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三十一章就這麼一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三十一章就這麼一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昨天晚上九點才剛從外地趕回來,連澡都不來及洗了連夜整了幾更,1更到,今天連爆4更,兄弟們還有理由不把保底月票給狗哥嗎?感謝『盟主哥cbchen』打賞。

「這個,我沒那麼多錢,算啦,就不投了。」騰各人一愣趕緊說道,他可是不想給葉老大當了冤大頭。心說老子要下注也是選木林了。

「小杜,你要不要玩一把?」葉凡笑眯眯的問已經坐在自已身側正揉搓著腰部的杜千草。

「這個……」杜千草有些猶豫,雖說她是五行門長老的重孫女,但是現在的五行門早就沒落了,門派中就剩下幾個人。基本上是沒有弟子,全湊一堆還不坐不滿一張圓桌子。

而五行門只是追蹤術跟偵察術厲害,攻擊防備等方面的能力並不強,逃跑功還不錯。

這種狀況使得五行門都快沒『門』了,自然也沒什麼錢。這次出來自家那個太爺爺也是咬了牙把所剩下的最後一個玉佩拿去賣掉湊了三百多萬給重孫女的。

「等下可別後悔噢?」葉老大淡然一笑伸手在杜千草的下巴上勾了一下,樣子極為的輕佻。

這傢伙,演風流人物倒是拿捏得准,騰各在心裡有些發酸的哼了一聲。

「我就三百萬,這是我全部家底兒。」杜千草可是拗不過葉老大的面子,再加上千草姑娘可是葉老大的崇拜者。不然的話也不可能在要獻身的情況下這麼乾脆的接受了這個任務。

其實,杜千草並不是a組正式隊員。只不過國家需要她的這種特殊能力,所以,倒也配合著a組出過幾次任務。

算是國家雇傭形式了,差不多出一次任務能為門派撈回五六十萬人民幣了。

像前次撒哈啦之戰她也是頭批雇傭來偵察的,那次任務大,倒也撈到了一百萬。

「三百萬摺合一下才40萬左右美金,那算你投了50萬就是了。你跟小狼合起來佔了一半。我個人150萬。」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杜千草不由得嘴角翹了翹了,不過,肉痛是肉痛也沒再作聲。

只是,千草姑娘那臉色有點僵硬。估計還是擔心自家的那點家底兒給葉老大敗光光了。

「笑一個。」葉老大早把一切看在眼中,伸手指頭在杜千草的臉蛋上輕輕的彈了一下。

杜千草擠出了點笑,其實。心裡對這貨那是恨得牙痒痒的。

啪地一聲,大家抬頭看去。蓋爾居然被木林一個下勾拳給擊得整個人頭往上一翹摔在了地下。

這托米斯拳會的規則跟國際拳聯的不一樣。不是算有效點數而是以一方打得另一方不能站起或者一方自動認輸才能為勝。所以是相當殘酷的。彼有股子不死不殘不休的架勢。

木林一看兇悍的撲了上去照準蓋爾的頭部就是猛擊。好像打沙袋一般連著來了十幾個。蓋爾的頭頓時腫得比牛頭還要大了。

眼耳鼻三處都溢出鮮血來了,整個臉都是血。但是,因為蓋爾一直在掙扎著不肯認輸。

所以,木林還在下手瘋狂的擊著蓋爾的頭部。這貨是擺明了不讓蓋爾重新爬起來了。

打啊打礙…

打死他!

打碎他腦袋……

下邊的同志們全都沸騰開了,凡是把注壓在木林身上的賭家們都在狂喊著,此一刻,地下室里頓時就是吵嘈聲震天動地。

……

蓋爾腿腳抽搐著好像是不行了。喊叫聲更大了。

狼破天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而騰各臉上在冷笑。

葉老大還是一臉淡定的在喝著茶。只是一邊給他捶大腿部位的杜千草姑娘可是有口無心的捶著了,因為。她現在的關注點在擂台上。

見此等情景千草那臉色更僵硬了,知道自個兒的三百萬算是打了水漂。那可是自家門派的全部家底兒,杜千草不由得肉痛得心氣兒一急拿捏得重了,葉老大不由得叫道,「你輕點,搞什麼?」

「三百萬沒了重一點都不行?」杜千草心裡有火氣了,忍不住呶了一下嘴,不過,聲音還是相當輕。畢竟不能壞了這次大事,她在忍。

「別擔心,晚上好好的伺候一下哥哥我三百萬還給你。」葉老大湊近杜千草一臉猥瑣的笑著。

「想得美1想不到杜千草斷然拒絕了。

「呵呵呵……」葉老大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爾後往茶几上重重一擱,哼道,「還不起來1

杜千草一聽還以為是講自己,那是裝得一臉慌張的站了起來。不過,眼神有點憤憤然,覺得葉老大耍大牌也耍得太過了一些。我又不是你真正的婢女,只是執行任各,心說你還真當真了是不是?

詭異的事發生了,蓋爾突然伸腿一腳狠狠的踹開木林跳將起來。而木林好像未及防備之下整個人被蓋爾一腳蹬得摔在了十米開外。

蓋爾可是來勁頭了,餓虎撲羊上去了。對準木林的身上就狠來了幾腳。

……

連續十幾腳踹了下去,木頭好像一時沒反應過來掙扎著居然爬不起來了。

打打打……

打得好……

葉老大跟狼破天都叫了起來,杜千草一愣也是拍著掌大叫了起來。自然,千草姑娘是在為自己的錢而吶喊了。

在眾人的喊叫聲中木林再也沒爬起來,最後主持人宣布蓋爾獲勝之後有人想扯木林起來,不過,他已經扯不起來了。

馬上有擔架抬過來,不過,一搬動木林好像都痛苦得不行了。專家隨手一摸一捏一檢查。最後確定,木林的多處骨頭都斷了,難怪爬不起來了。

最莫名其妙的就是木林了,本來還在狂擊著蓋爾的頭部。沒想到突然身子被什麼重擊了一下,整個人往外飛去,表面看是蓋爾踹成這樣子的。

木林怎麼也不敢相信快完蛋的蓋爾怎麼會如此有如此大力氣一腳就解決了自己。

這東東當然是葉老大的手筆,這貨那茶杯往桌上一頓之時施展的是秘術隔山打牛,通過茶几直接傳到包廂外邊的擂台上集中擊傷了木林罷了。

當然。要拿捏得剛好又不讓人發現那是非常的不容易的。

「咯咯咯,我賺了50萬美金了。」杜千草得意得又跳又叫了起來。

「是40萬。」想不到狼破天插了一句。

「這是塔爺說的40萬算成美金就是50萬。」杜千草不滿的瞪了狼破天一眼,哼,「又不是你的錢,你在這裡扎什麼勁頭?」

「杜妹子,你忘了要交傭金嗎?人家托米斯要抽走20%滴。是給了你50萬,最後到手就40萬。這是塔爺故意給你的。但人家辦了半天拳會也得抽成是不是?所以嘛,本人將得到80萬。」狼破天這貨心裡當然也高興了。心裡大呼還是葉老大眼光准。

不過。狼破天隱隱也有些懷疑是不是葉老大動了手腳,只是並沒有見到葉老大有絲毫動作。難道葉老大想他倒就倒了,這成什麼了,那豈不是能掐會算的仙術了。

「40萬就40萬。」杜千草不滿的嘟囔了一句,更是溫柔得不得了的給葉老大輕輕的按摩了起來。

這次杜千草按摩的地兒可是『那地兒』。葉老大卻是半眯上了雙眼乾脆往沙發上一躺盡情享受著杜千草的手兒溫軟。這個,其實就是下三流的所謂的『按摩』了。

而騰各同志後悔得嘴角直抽搐之後從外邊轉了回來,給葉老大講道:「你的資格賽已經認證了下來。晚上打不打,打的話我去給你抽籤安排一下。要早作決定。也能提前一點知曉對手的情況。知彼知已才能百戰不殆是不是。」

「晚上活動一兩場也好。」葉凡淡淡一笑點了點頭。騰各馬上轉出包廂去辦理了。

「塔爺,你如果參賽的話我這六百萬全部壓你勝。」杜千草現在嘗到甜頭了。也曉得這位『死亡之神』的傳說,自然就是盲目的先搶個表現的彩頭了。

「你就不怕血本無歸?」葉凡乾笑了一聲。

「不怕,如果輸了的話晚上我陪你。你說會還給我的,塔爺有錢是不是?」杜千草貌似相當純純的講道一邊還咯咯妖敵著,葉老大差點給著了,瞪了杜千草一眼,喊道,「這麼貴1

半晌這貨才又嗯出一句道:「而且,才一個晚上。比啥的一流港姐還貴。」

「本姑娘難道不值六百萬么?」杜千草一偏頭哼道。

「值了1葉凡點了點頭。

「值毛啊值,六百萬可以玩上一火車的娘們了。不要講港姐,就是啥帝后影后歌后的全給玩轉了。」狼破天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你把本姑娘當什麼了,能跟那些地攤貨相提並論嗎?」杜千草兇巴巴的沖著老狼叫開了。

「好一點,好一點1狼破天一聲乾笑趕緊側身閃到包廂牆壁處立著了。

「小狼,你這可是在暗示我塔爺沒眼光是不是?」葉老大似笑非笑的看了狼破天一眼。

「沒……真沒……我哪敢……」狼破天趕緊辯解道。

不久騰各進來了,拿了一份材料說道:「抽籤抽好了,你抽在6號地下室。

因為你是初級賽,你的對手是多特加的鞏馬。此人曾經獲得過多特加拳王爭霸賽的亞軍。

不過,那已經是二年前的事了。此人後來奪得亞軍后沉寂了兩年現在重新出山。

聽說是專心練習什麼拳功去了。也有人講此人出外尋訪名師,現在攻擊能力比二年前狠礪幾倍。

前天此人一拳就打倒了排名前20的一個黑人拳手。」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