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你很不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你很不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我看小鞏是很不幸埃(最穩定,」葉老大幹笑了一聲,轉身出包廂而去。

葉老大站在鏡子前欣賞著自己那鼓起的肌肉,因為現在就穿著兩條褲子,一條內褲外罩一條紅色的長短褲。

葉老大不由得有點鬱悶,以前沒練習狼術之前自個兒這身體根本變化不大,看上茹文文弱弱的倒有點儒雅學士的風範。

現在練習了納西米族人的狼術過後身體得到了強力的體現,跟儒雅是難以沾上邊了,因為那塊頭肌肉太恐怖,一塊塊凸顯著,不過,摸上去卻是很有彈性。

這貨甚至糗糗的想再練得幾年豈不是可以去參加健美比賽了。因為狼術專門練的就是皮肌,而狼氣卻是貯存在皮肌之中,他們是不練習丹田貯氣的。

「塔爺,你再鼓一點再高一點點的話就能趕上施瓦辛格了。」杜千草一臉的粉絲相,伸手輕輕的給葉老大鬆弛著肌肉。

而唐城卻是拿著一條很大的紅色浴巾,等下打累了休息時給葉老大煽風用的。

狼破天還是一臉酷酷的雙手環肩的立著,這樣子才像是酋長公子的貼身保鏢嘛。

葉老大是新人,所以首先出常

當然,葉老大太新人了,出場時只是稀稀落落的有幾個人鼓掌。這其中還包括唐城和杜千草以及點來的兩個漂亮妞以及騰各了。

因為據騰各告知,把注下在葉老大這一邊的就葉老大帶來的幾個人。其它的賭鈔大家』根本就不信這個菜鳥會有什麼作為滴。

這次唐城也壓了一百萬,而狼破天最狠,居然一口氣壓了二百萬美金,這估計也是狼破天的家底子了。

杜千草是葉老大的鐵竿崇拜者,沒二話就把六百萬人民幣給下注到葉凡手上。

騰各同志心裡嘆息著家底子太欠,全都壓上也沒超過一百五十萬美金。

這個還是臨時頭去湊了一些借了一些才整全的。海馬在騰各的慫恿下也壓了十萬美金。

當然,海馬的家底子也不止這一點,不過,海馬也不敢盲目的全信了騰各的話。只是拿出了三分之一的家底子了。

而且,心裡還七上八下的就怕打了水漂。要不是他對騰各有些相信的話叫他壓這位『塔爺』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大多數成份還是看在騰各的面子上壓的。相信即使是輸了今後騰各也會想辦法還了自己這個人情。

至於一齊來的擔任外圍跑腿角色的另外三個a組隊員聽杜千草說過後也全給掏出了家底子壓了上去。每人十萬美金。

就在這時候,騰總匆匆進來到葉凡耳旁說道:「塔爺,部落幾個酋長聽說了這事後也說要下注給你加油喝彩。」

「噢,都是哪幾位酋長?」葉凡問道。

「河酋長洪酋長成酋長金酋長外加峰長老都說要壓注在你身上。每人都是五十萬美金。

說是錢馬上轉到咱們賬頭上,叫咱們先墊一墊,十分鐘過後就會打過來。」騰各講道,這麼多怪酋長其實就是a組領導班子了。

比如龔開河取了『河酋長』。西門東洪取了『洪酋長』。成酋長是戴成,遠酋長是計永遠。峰長老就是李嘯峰了。

這a組領導班子全都集體湊一塊賭搏了。就蘭遠金跟楊國濤兩位常委同志好面子沒下注。

不過,這事李嘯峰也通知過他們了。你不下注的話那也沒話講了。

這第一場葉老大都拿不下了那還不如買塊豆腐自己把自己解決掉算啦。那談啥的完成任務,那根本就跟放屁了差不多。

本來大客戶們都不怎麼看好低層次的賽事的,像葉凡這個初級『菜鳥』的同場賽事基本上是沒人下注的,也沒幾個人願意來觀賞拳擊之術。(最穩定,

這些大客戶們在欣賞搏羿拳腳的同時更是來找刺激的,越是星位高的拳王比賽越能刺激他們的神經,觀戰者也多,而注也下得多。

有時像是九星拳王出來的話一場搏擊賭注高達幾千萬美金。像葉凡這種菜鳥級別的比賽一場合計下來能超過20萬美金的話托馬斯拳會會所的大老闆布蘭托里就要叭著嘴笑了。

所以。安排的地點也差了一些。擂台里的設備以及舒服度當然也就差了不少,因為利潤不高嘛。

人家布蘭托里也捨不得把大把的錢砸這窟窿里去。

只是葉老大自個兒一行人下的注當時就令得托米斯拳會裡那個前台經理傻了眼,一合計,還沒開戰前下注給葉凡這個初級『菜鳥』的賭資居然高達一千多萬美金。

除了龔開河狼破天等人下的,剩下其實最大的頭是葉老大自個兒給自己下的。

這錢反正能賺回來,不賺白不賺。葉老大一次就壓了600萬美金。

開始不感興趣的那些大客戶在收到拳會通知后馬上就派人打聽雙方情況了。

僅僅十五分鐘過後,葉老大還在休息休息之時想不到外邊已經折騰得沸沸揚揚了。

一些大客戶居然早就候在了比賽用的2號擂台室。本來葉老大抽在六號室的。不過,前台經理一看這注下得如此的大。那是馬上往上彙報。

總經理一聽馬上批准換了場地,自然得換個舒服的地兒了。而大批的客戶們也瘋狂的湧進了2號拳擊室。去晚了點的還訂不到位置乾脆就站在一旁了。

等葉老大到了擂台上時望了一眼那個大屏幕還真是吃了一驚,壓塔爺的就自個兒一伙人的一千二百多萬美金。

而壓給對手也是是多特加來的鞏馬這個准一星拳王的注居然高達二千多萬美金。

這其中後來有七八百萬美金估計都只能空掛著沒得賠了。後來的客戶自然是心裡後悔得直打跌。

一個個都在罵著手下子這消息也太不靈通了,居然讓別人搶的先。這能穩賺的錢白白給別人搶先下手撈去了。

後來下注的客戶們只希望著能有人在開戰前一分鐘之時犯了毛病下注給這位叫塔爺的菜鳥。

不過,隨著主持人倒數100到了7之時大家都失望了。

就在這時候,葉老大突然站起來,雙手舉著朝天仰天一聲笑道:「慢著,我壓我自己。」

「壓……」

「拳神壓礙…」

「壓壓壓……」

「拳爺……」

「祖宗你多壓點……」

一時之間,那些後來下注的客戶們全都沸騰了。居然有這種好事,這個聽說是某部落酋長大少的傢伙是不是瘋了。

居然要壓給自己。自然,這些個正在後悔不跌被錢狂燥得雙眼通紅的傢伙們全都狂燥的叫著刺激慫恿著葉老大了。

對於這個菜鳥,這些舔不知恥的傢伙居然連『拳神』,『拳爺』甚至『祖宗』以及『爺爺』都叫出來了。這個時候比的就是氣勢,沒準兒這個有錢的菜鳥一激動全給接收了。

如他們所願了。

想不到這位塔爺估計是真被眾人激得犯糊塗了,一開口喝道:「我壓1500萬美金,有沒再跟進的?」

「主持人,塔爺那邊有多出來的壓注籌碼我全包了,有剩下多少我壓多少。」這時,一個頭髮梳得溜金的白人中年人站出來大聲的喊道。

「成交!10號客人承包……」主持人點了點頭一槌敲擊在了桌上的銀盤裡,發出當地一聲響。

「這個傢伙,居然把我給弄的錢全都拿去壓自個兒身上了。」計永遠有些憤憤不平。

自然,這裡發生的一切基本上算是大事變化的事幾秒鐘就要彙報給a組總部的。

聽說葉老大上場了,晚上總部這些班子成員們居然都沒回家。一個個都自然的走到了總部一個大的休息間里喝茶聊天打屁了起來。

雖說見不到現場的情景,但自有隊員隨時彙報。

「這個算公家的還是私人的?」崔金同笑道。

「不可能算公家的,我已經講過了。不過,這次我倒是希望葉凡同志能算我們公家的。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了。先前他壓了三百萬我沒同意來著。現在叫他換成公家的注我老龔這臉也擱不下了。」龔開河有些鬱悶的說道。

「可這錢也不能亂拿出去是不是?」西門東洪咂嘴講道。其實這貨有點犯了紅眼玻

「人家自已有錢,大家都曉得,不必動用計將軍給準備的那筆錢。」李嘯峰哼聲著掃了大家一眼,有些肉痛的講道,「要不是要顧及到外人閑話,我還真想把家底全都壓上去。50萬美金,太少了一占。」

「唉,少是少了點,不過拿回國來也有好幾百萬的。」戴成嘆了口氣說道。

當……

第一局開始了。

鞏馬臉上掛著不屑的微笑突然仰天一聲大笑,一拳直擊葉老大的腦袋瓜子。

架勢還是挺嚇人的,看那力勁估計有著三段左右的力道。

「你丫的人五人六個屁!老子塔爺乾死你龜孫子的。」葉老大表現得非常的猖狂,這樣子干只是為了能及時的引出更強力,星位更高的拳王來挑戰了。

比如現在跳出一個三星拳王來主動挑戰,如果葉老大同意的話也可以進行。

一旦葉老大戰勝三星拳王那葉老大馬上可以晉陞為三星拳王了。

而三星拳王是到瑪麗珠納號的通行證。沒有三星你根本就沒資格參加瑪麗珠納號的搏擊。

吧……嚓……。。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