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三十六章馴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三十六章馴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這樣講來,沒點膽量的還真不敢來了。」葉凡笑著,他發現,這牛所的裝修風格還真是充滿原始的野性跟狂燥。

牆壁上塗得血紅,而牆上也掛著許多的牛頭馬頭之類的動物骨頭,還有經過處理的風乾了的豬頭等等。

裡面瀰漫著一股令人難以言狀的味兒,葉老大嗅了一下,又伸手指頭在牆壁上摸了一下,頓時驚詫。

胡峻銓一看,笑道:「不要奇怪,這牆壁上的血色並不是塗料顏色,而是真正的牛血混合一定的材料塗上去的。

人一進來就能感覺到牛血的野性。你看,那張桌子的桌架是牛骨頭製成的。

而那些椅子卻是牛頭風乾后原味兒的製成的。當然經過特殊處理,坐上去一點都不舒服,但很有味兒。」

葉凡等人挑了一張全是牛頭椅子的桌子坐了下來,不由得笑道:「的確不舒服,這屁股都給這牛角頂得生疼。不過,疼我也得嘗嘗這牛所出來的牛肉。」

「你嗎的才疼,這是刺激懂嗎小子!沒見過世面就不要出來混。」想不到葉老大剛講完隨著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一個拳頭大的牛角從側面砸了過來。

狼破天身子一晃一格那牛角自然不會砸到葉老大了,而是反方向飛砸向了攻擊者。

葉凡發現此人完全像個嬉皮士。臉上居然給塗得亂七八糟的連本來面目都認不出來了。

其人一身綠色牛仔。頭上還整了頂很大的牛仔帽子。連整張臉都快給遮擋住了。

見牛角飛了回來,那傢伙一跳把屁股下的馬頭椅子掄起砸向了空中的牛角。

叭嚓兩聲脆響。

牛角是給擋住了,不過,卻是斷了。斷了一截的牛角穩當的給了那傢伙的屁股一下。

葉凡發現,胡峻銓的瞳孔突然收縮了一下。心裡琢磨,估計是狼破天用內氣在空中控制斷了的牛角讓胡峻銓發現了什麼端倪。

這說明了什麼,估計胡峻銓也是個練家子,而且功底子還不淺。也許這傢伙是個扮豬吃虎的角了。一切都是在裝傻。葉老大不由得暗暗警惕了起來。

滋啦……

嬉皮士摸著自己的屁股跳將了起來,那被塗成綠色的牛仔褲早被牛角給劃破,露出這傢伙那半邊看上去不怎麼光滑的丑屁股來。

哈哈哈……

有人大聲的喊道:「狼牙,你的屁股透風了。」

「這屁股,還真像牛屁股。」也有人噓聲道。

又有人譏諷著叫道:「狼牙這屁股沒肉,娘們不喜歡。」

「你嗎的敢打我狼牙,你死定了。」狼牙跑到櫃檯旁操起一根牛骨頭兇悍的往狼破天臉上戳了過來。

「給老子滾蛋1狼破天的兇悍那是比狼牙還要殘的。人家是殺人不眨眼的冷血。

狼牙那牛骨被狼破天一扯,整個人連人帶著骨頭往櫃檯上飛砸而去。

這貨拚命想停住身子。不過。狼破天的力氣有多大。不下幾千斤。

眼見狼牙就要砸撞進那紅色花崗岩的櫃檯上了,嚇得這貨哭喊道:「操你娘的老姐,你再不出手狼牙可就成死牙了。」

「死了活該1樓上傳來一道聲音,叭嚓一聲狼牙是狠狠的砸在櫃檯上又撞進了櫃檯里的木頭架子上。

頓時就是嘩啦啦一陣子響動,威士忌跟白蘭地碎了一地都是。至於說伏特加好像還挺硬朗,居然一瓶瓶的豎立著沒啥事兒。而狼牙的屁股正好坐在這些碎瓶上,頓時就是鮮紅一片。

「姐。你個死人,你弟弟被人打死了。我的根兒可能壞了。咱們老喬枘家要斷根子了。」狼牙大聲的哭叫開了。

「斷了就斷了,有姐在還怕不能傳根兒下去。」那道聲音不含絲毫感情的講道。令眾人聽來感覺十分的怪異兒了。

「塔先生,今天運氣好,咱們能見到野獸跟天使了。」胡峻銓似笑非敵的講道,奇怪的是這貨臉上又閃過一絲憐憫,好像葉老大等人要倒霉了似的。

「喬枘無輕在什麼地方?」葉凡望向了樓梯,也琢磨出估計這要下樓之人就是她了,倒也好奇得很了。對於喬枘無輕跟這位『狼牙』的關係葉老大彼為好奇,感覺應該屬於情人情弟之流了。

「這狼牙就是她的親弟弟。」胡峻銓乾笑了一聲,說道,「恭喜你了塔先生,你們打了她這個寶貝弟弟。估計,下邊你們將走『好運』了。」

「放心,這『好運』跟你們不沾邊。」葉凡淡淡笑道,知道胡峻銓這傢伙想抽身不想摻和進來了。

心裡罵著這沒品的傢伙,自己請客了客人的事居然不想管事兒。估計也是成了心想探探自已這方的功底子的意思了。這喬枘無輕倒是一塊試金石。

絕對野性跟天使。

樓梯上緩緩的露出一截白嫩的腿兒來,腳上穿著高跟鞋,還是紫青色的。不久,露出一截裙子來,再不久,隨著聲終於看到了此女全貌似。

葉老大一伙人都暗暗驚嘆。

此女眉似青水,黛如飄絮,唇紅齒白,頭髮披著還插了一根白色羽毛。

其人再搭配上乳白色的裙擺,如果再配上一對假翅膀的話那就絕對是一幅純潔得不得了的天使形象。

要不把車天的翅膀借給他就合適了,葉老大心裡暗暗嘀咕了一句。

「這不像是野獸嘛!天使很合適呢?」唐城嘀咕了一句。

「呵呵……」胡峻銓半眯著眼一笑自個兒微微搖了搖頭就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

嘩啦一聲響。

葉老大等人驚呆了。

那般純潔的天使居然手粗魯的往櫃檯上一拍,啪地一聲隨著就是嘩啦聲響起。

地下碎瓶子全都跳將起來像飛彈一樣的砸向了狼破天。

「太強悍了,有野性,一句話不講就要殺人1唐城嘆息道。

見來勢兇猛,周遭的人此刻倒都趕緊往牆壁上靠去,以免得遭了這飛彈過來的池魚之殃。但是,這些人露出的並不是恐懼而全是刺激跟狂燥神情。

「要玩行1狼破天也不是好相與,大手一張,一股強悍的內氣撲擊而去。

那漫屋子飛著的碎瓶子玻璃等好像遇上了阻隔在空中亂竄著居然刺不過去了。

「砸死他扎死他,扎幾千個窟窿1狼牙摸著屁股跳將起來大喊大叫著,這傢伙興奮得很。

「哼1喬枘無輕冷哼一聲往前一甩掌力,一股凶爆的掌勁往前一砸。

碎瓶子在空中閃著詭異的光芒往前前進了半米,不過,狼破天也是一聲喊,掄起拳頭往空中的碎瓶子一砸,那些東東像是表演魔術一般又回到了原位。

喬枘無輕一看顯然怒了,純潔的眼珠子一瞪。居然張開了櫻桃小嘴往空中的碎瓶子猛地一吹。

葉老大眼皮子不由得跳了跳,因為,他發現喬枘無輕的嘴裡居然能吹出凶礪的氣體出來。這些氣體一到瓶子處瓶子晃了晃上下擺動了起來。

狼破天冷凌的控制著瓶子想穩住,不過,怪事又發生了。隨著喬枘無輕吹氣不斷,那些碎瓶子不久居然凝結在一塊成了一個冰疙瘩似的。

似乎喬枘無輕的嘴裡之氣得了魔力一般能凝聚這一切,此刻,那東東『忽』地一聲往狼破天處砸了過去。

葉凡鷹眼在細細的觀察著,終於發現了一點端倪。喬枘無輕在吹氣時這氣出來有些怪,這氣應該是熱氣,這熱氣居然能卷帶著空氣中的水份子使得它們跟碎瓶子凝聚成一團。

凝聚后的碎瓶子似乎更聽喬枘無輕的話了所以往狼破天飛砸過去。

「麻痹滴1狼破天怒了,手往空中一旋一掄下來豎拳為掌好像在甩鞭子似的往近在二米處的碎瓶子團劃去。

嚓……

眼見就要砸中狼破天了,那東東居然詭異的被狼破天一掌劃成了兩片。

喬枘無輕也是怒了,拚命操控著一半的碎瓶子又往狼破天頭上敲砸過去。

老狼也生氣了,同樣手法操控著另一片的碎瓶子團對撞了過去。

轟嚓一聲刺耳響聲傳過,嚇得立牆壁處的好事者們馬上是抱頭鼠竄的躺進了桌子底下。

喳啦啦……

碎瓶子全散開彈射而去,廳中好像突然遭到了幾十顆大子彈的射擊一般,乒乒乓乓之後喬枘無輕的臉色相當的難看。因為,自家這牛所第一層給毀了一半。

椅子跟桌子以及吧台還有酒架子都是千瘡百孔全都成了一堆廢物垃圾。

要知道這些骨頭椅子等都是相當難製作的。比普通的木頭椅子可是貴了何止10倍的價格。

而報廢的桌子底下躲著幾十個好事者們此刻都站了起來全都又跳又嚷叫好開了。

這些傢伙還真是不怕死,也有幾個受了點輕傷,居然連鮮血都不顧了還在刺激的大叫著『再來再來/甚至有些傢伙把鮮血還抹到了臉上手臂上看上去真有些恐怖。

「滾1喬枘無輕暴怒了,揮起一掌往椅子們掃去。頓時堂中破椅子滿天飛舞著砸向了那好事者們。

這夥人一看那來勢如此的兇猛人家不是折騰著玩的了,一個個趕緊隨手拿著一塊什麼骨頭頂在頭上全跑了出去。

不過,一切都停當過後店員們震驚的發現。整個大堂第一層樓十幾張桌子椅子就剩下葉凡那一桌是完好無損的。

似乎這傢伙那一桌外邊有保護罩一般的,連桌上的酒水都沒有濺出來一絲一毫。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