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三十五章砸了金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三十五章砸了金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對不起菲菲,我大哥在,我不能進去。」王龍東轉過臉來,很直白的就講道。

「好你個王龍東,要大哥的話你找他去。牛指,咱們進去。好心給狗吃了。」賈菲菲一跺腳,擱下王龍東轉身就要進門去。

「龍東,你跟他們一起吃算啦,我們另開一桌。」葉凡說道,倒有些不好意思,搞得人家兩個居然有鬧矛盾的架勢了。

「不要管她,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想不到王龍東也來火氣了,沖著賈菲菲就哼道。

「姓王的,你敢把這話你再說一遍?」剛觸及玻璃門的賈菲菲收回了腳一個轉身指著王龍東兇巴巴的問道。

「菲菲,看人要看準,你這朋友的素質,呵呵。」想不到賈罩德又補了一句,更是火上澆油了。看來,王龍東同志給賈家小叔賈罩德的印象相當的不良了。

王龍東一看,咂了下嘴正想開口時想不到雪紅這純丫頭也還真是善解人意。她一把抓住了賈菲菲的手胳膊,說道:「菲菲,咱們作姑娘的,有的時候可不能犯小姐脾氣,這種場合還得聽他們的才是是不是?」

「我又沒講什麼,他那麼凶幹嘛?」賈菲菲眼圈一紅,快哭的樣子了。

「菲菲別哭,你是賈家的小姐,不用順著別人。」賈罩德冷哼道,勢氣高揚。

「如果真要跟我兄弟談朋友,還是順著點、好。不然賈府李府都沒用口女人嘛,還是溫柔些。不然,男人都會給嚇跑的。」葉老大可是真火了,硬梆梆的就頂了回去。

「你算什麼東西在金都面前人五人六的。知道賈府有多大嗎?年輕人,別吃了幾天飯就擱這裡來亂講。

首先你得看看自己的份量再出口。今天我賈罩德代表賈家就把這話擱這裡了。

想跟我侄女談朋友的公子哥多得海里去了。你那小弟王龍東,他根本就不配。

」賈罩德大家族款爺的氣勢真爆發了。

其實,他是針對王龍東的。因為,賈府給賈菲菲介紹了一個朋友,不過賈菲菲不喜歡跑了出來。一直遊盪到今天也沒回家。

自然,賈罩德覺得是王龍東惹出來的事才使得侄女不願意回家。自然把火燒王龍東身上,連帶著葉老大這個大哥也遭了池魚之殃。

再加上賈府家大業大勢力大,當然不把葉凡跟王龍東這樣的年輕人擱在眼中。

因為,賈罩德早看見了葉凡是坐切諾基來的。如果是坐寶馬賓士來的那估計又得另一番考量了。

賈罩德平時並不是這樣的人,作為金都大酒店的總經理,八面玲瓏的口只是在侄女的事上也失了分寸眼睛沒怎麼看準。

「本來就不是東西嘛,賈總,你講得太對了。一個窮旮旯爬出來的也敢到咱們京城之地撒野。現在的有些人啊,莽夫一個。真想用自己的肉腦袋去撞金都的牆壁,金都可不是泥捏紙糊的是不是?」想不到這個節骨眼上,方知白那貨又來加油了。

「你是?」賈總看了方知白一恨,問道。

「本人方知白,華宏集團的方堂東是我父親。」方知白亮同了名響,賈罩德一聽,果然態度微有些變化笑道,「原來是華宏的少東來了,賈某失敬了。」

其實,華宏集團在賈罩白面前也拉不起什麼風的。金陵賈府控股的金都集團比華宏的實力雄厚得多。

儼然跟四九城內八大家能抗衡,就是跟京城南門蘇家相比也不遜多讓的。

不過,賈罩德卻是曉得口華宏集團的董事長方堂東的哥哥方風林卻是燕京市副市長。

正好掛勾分管的就是金都集團這一塊地盤。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所以,賈罩德才會如此對一個毛都沒長全的年輕人如此的客氣。

這個,客氣當然也有由頭的。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客氣,當然也沒有無緣無故的不客氣了。

「哪裡的話,你們金都集團可是相噹噹的牌子。不要講在金陵城,就是在京城,也是能排得//無彈窗無廣告//上號的大集團。」方知白還沒狂妄到沒邊的地步居然也謙虛了起來。

「大哥,我們去皇城根吃飯吧。」這時王龍東一臉的尷尬,問道。因為剛才的事可是令得葉老大受辱了。

「今天我們就要在這裡吃,我們是顧客,是金都的上帝。」想不到雪紅生氣了,呶了呶嘴朝著賈罩德就說道,「賈總,也不曉得你這個總經理是假的還是真的。辜切當你是真的吧,給我們一個豪華包間,我們要吃飯。」

雪紅那話一出,差點氣歪了賈罩德鼻子。他冷冷哼道:「對不起,對於有文明有知識有身份的客人我們金都待他們如上帝,對於像姑娘你這樣有些愚昧的人,我們金都不屑為之。你們幾個請離開吧,別擋了我們的客人。」

「你說誰愚昧了,剛才還罵葉哥不是東西。我看,你這金都也不是什麼好玩意兒,什麼東西1張強再也忍不住了,一腳踹向了金都的玻璃大門。

「好了張強,踢這種破大門太掉價了。我們走吧,到皇城根。」葉凡看王龍東面子,哼了一聲轉身就要走人。

「葉哥,這金都的飯太餿,我們一起走。」王龍東也硬氣了起來,不理賈菲菲跟著葉凡抬腳就要走人。

「東龍,你真要走?」賈菲菲喊道。

「誰也不能污辱我們葉哥,不然,我王龍東將視他為對手。」王龍東這話講得是斬釘截鐵般堅決。

突然響起了拍掌聲,隨著掌聲從門裡走出一熟悉的人來。他大步到了葉凡跟著,伸出雙手一邊握了過去一邊嘴裡非常親熱的說道:「葉書記,什麼時候回京的,也不給正風來個電話。你連請個客的機會都不給正風埃」

原來是燕京市公安局長吳正風。

「是吳局啊,你在這裡頭?」葉凡看了看裡頭,伸手跟吳正風握了握笑道。

鷹眼中發現,賈罩德是微微一愣,嘴角不由得動了動。估計對吳正風對自己的熱情過度有些震驚了。

「唉,就金都這種待客之道,不吃了。葉書記,今兒個我作東,你說去哪裡就去哪裡?」吳正風言語中當然也批評了金都。

「吳局,對不住了。我不曉得這位葉書記是你的朋友。今天中午我請,咱們到一號包間去喝幾杯。」賈罩德還真是拿下起放得下,馬上就變臉了。

他明白,雖說吳正風中是一個正廳級的幹部,但人家是京城牛人,主是要吳正風掌控的是公安局。

這種人你不結交好,以後要整死你是一點、商量都沒有。比如,今天來查一下,明天來檢查一下督促一下,你這酒店還怎麼開下去。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賈罩德想弄明白這位姓葉的書記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連吳正風這種牛人對他好像都熱情過度了。

賈罩德的腦中一時就冒出了這位葉書記應該是京城某大家公子或啥二代三代的了。

「一號包間就派頭啦,我們不稀罕。

」雪紅撅著個嘴兒,一點面子沒給賈總。

「小丫頭,你撅啥嘴巴。估計你這鄉下來的野丫頭一進去就會呆蒙住的。

咱們家金都大酒店可是五星級的,那一號包間可以跟國宴有得一比。

當然,檔次上去了消費當然也得上去。一般來說從一號包間出來的客人沒個萬兒八千的消費就丟不起那個人。」想不到賈菲菲那脾氣也暴發了,跟雪紅對昂上了。

王龍東東看看西看看,一臉的無奈。這貨,總算是深刻體會到了夾心餅乾的味道是咋的。

「咯咯,金都算什麼。知道我哥是誰嗎,只要我雪紅一句話,你這僉都馬上給砸了信不信?野丫頭,野丫頭未必比你們這些城裡小丫頭差。」雪紅一臉的翹皮相,這妮子,得瑟得很。

當然,雪紅講的話除了葉凡和張強以外沒人相信。果然,賈菲菲猖狂的妖笑得直打跌,爾後緩過氣來指著雪紅說道:「見過傻的,沒見過如你一樣笨的口你哥是誰啊,砸我們金都,叫他這個傻冒來試試。咱們金都是一塊皺璃他都賠不起1

「人家農村來的野丫頭砸砸泥巴玩玩牆還行。把你們金都這牆壁當土牆疙瘩了。」方知白這貨又開始起鬨了。

「菲菲,你少講點。」王龍東實在憋不住了,出口了。

「我今天就砸給你們看看1雪紅顯然惱了。

「砸啊1賈菲菲叉著個腰像一夜叉,直逼雪紅而去。

不過,她話剛完。叭嚓一聲刺耳的響聲傳來。大家隨聲看去,頓時傻眼了。

因為,金都那高檔的幾乎達到防彈標準的有機玻璃旋轉門居然被什麼東東砸成了碎片。

而誰下的手只有葉凡和張強曉得,肯定是雪雨那丫頭乾的了口其他同志當然全都一頭霧水給搞蒙了。

這事,你也不能怪人家雪紅是不是。雪紅連腿都沒提起,估計這防彈的玻璃雪紅想踹也踹不碎嘛。

「咯咯咯,看到沒,遭報應了沒有。砸得好啊,旁邊的玻璃也給砸了。還有那金都大酒店的招牌也給砸了。」雪紅拍著手掌,又跳又叫了起來,活脫脫一隻美女兔子形象。

還真是靈念,雪紅那話一完。叭啦啦又是幾聲脆響,雪紅指的地方都給砸了。

就連金都大酒店的金都兩個燙金大字都碎了叭嚓一聲就掉了下來。嚇得眾人趕緊退後了幾十米,怕被砸中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