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這傢伙是不是吃軟飯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這傢伙是不是吃軟飯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誰幹的?」賈罩德豎起了眉毛,隨著喊聲,從門裡大堂後邊走出幾個年輕人來。

其中一個葉老大可以肯定,這傢伙功底子不弱。從他身上溢出的氣機可以斷定,此人有著四五段身手。

而牛指往四周的跑著,想找出砸東西的人。

「再砸再砸,還剩下幾個字全都砸了1雪紅又拍起了手掌。不過,葉老大哼道:「夠了,走吧!龍東,你不要過來了,就陪吳局在這裡吃飯吧。」一講完,葉老大轉身就走了。最後,還是給了賈菲菲一點面子。

雪紅一看,撇了一下嘴也跟著走了。而唐寶兒跟李仙仙也跟著雪紅擠上了車子。方知白跟候文龍一看,兩人也是索然無味,叫了輛的士換地方吃飯了。

「方少,那個雪紅不簡單埃」在車裡,候文龍一臉感嘆,說道。

「這丫頭我覺得怎麼有點神秘,還有那個葉凡,好像也有些神神叨叨的。估計,背後好像有高人在保護雪紅那丫頭片子似的。文龍,你怎麼看?」方知白問道。

「肯定有人,而且,此人不得了。沒看見人影就把金都給砸了。這個,好像只有電影中那些大俠能幹。」方知白臉上空前的凝重。

「不但是高人,人家也不怎麼『吊』金都。說砸就砸了,厲害。」候文龍縮了一下脖子。

「那也沒什麼,高人能高過槍嗎?」方知白有些不屑的冷哼道。

「賈勇。查到人沒有?」賈罩德氣得嘴唇都在顫慄,這傢伙,一臉的難堪,今天金閌歉人砸了。而且。令人鬱悶的是誰砸的都不清楚。

「賈叔,此人是個高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肯定跟那個雪紅丫頭有關係。不然,怎麼會那麼聽話,說砸什麼地方就砸什麼地方。」賈勇眉頭緊皺著,看了大家一眼,又講道,「而且。那人好像也蠻聽葉凡的話。一聽葉凡哼聲就沒再下手了。這事,倒真是怪了。」

「小王,你給我講講,葉凡到底是什麼人。對了。到裡面包間去講。」賈罩德看了一眼,正想招呼吳正風局長。

不過,人家早跟著葉凡走了。賈罩德臉色更難看,氣得直進大堂而去。在二樓整了個包間就進去了。

「唉,賈總。我不早提醒過你。我那大哥不簡單,他很寵著雪紅的。好端端的你們惹他們倆幹嘛。」王龍東嘆了口氣,看了賈菲菲一眼,講道。「菲菲,你這脾氣也得改改。你左一口野丫頭右一口野丫頭的很不好。今天不就招惹了。你想想,暗中出手的那個人如果是招呼在你的身上。甚至臉上,那會怎麼樣了?」

「他敢1想不到一旁的賈勇冷哼出聲了,他看了王龍東一眼,說道,「這事我們金都絕不會就此算了的,絕對是要一查到底。

高人就厲害了,我們賈家也不是擺設。文的武的都能過過招子。賈叔,今天的事如果不掰回來。

咱們這金都還有什麼臉面擱在京城之地,成人家的笑柄了。要不,這事,我們給南雲家講一聲。」

「就是1賈菲菲也在一旁湊熱鬧。

「你少生點事。」王龍東沖著賈菲菲就哼開了。

「你這麼凶幹什麼?我賈菲菲又不是你王龍東的奴才?」賈菲菲小姐脾氣又犯了。

「你這樣講,那好,算我王龍東多事,賈總,告辭1王龍東真火了,一講完扭頭就走。

「誰稀罕你,要滾就滾1賈菲菲脾氣上來了,出嘴是毫不留情。王龍東轉身看了她一眼,再也沒講話,大步而去。

「早就該滾了,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居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傍上我們賈家,什麼玩意兒。要不是看菲菲面上,我早打得他滿地找牙了。」賈勇在一旁哼聲著。

因為,那個介紹給賈菲菲男朋友的同志正是賈勇的鐵哥們,自然,賈菲菲逃婚,賈勇對王龍東這個第三者自然不感冒了。

「你放什麼屁,我的事你少管。那個南雲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以為我不曉得,你倆個串通一氣。」賈菲菲兇巴巴的朝著賈勇就吼開了。

賈勇砸巴了一下嘴,講道:「菲菲,我就看不出那個王龍東有哪一點配得上你。

要論家世,他有家世嗎?跟著那個葉凡混有什麼出昔。你看南雲家,人家要拳頭有拳頭,要實力有實力。

咱們賈家雖說有錢,但是,在官面層次跟黑一塊上是空白。要是跟南雲家結了親家,這兩方面立即可以補足了。有了南雲家,哪個敢來咱們賈府找事?」

「菲菲,賈勇的話也有點道理。我看那個王龍東也不怎麼樣,人沒本事脾氣還不校你看,咱們家講的話他都不聽了,那個葉凡放句屁他當聖旨。」想不到賈總也是如此的講,言詞是還充滿了鄙夷。

「牛指,我們走。」賈菲菲顯然生氣了,一甩臉子就要走人。

「大小姐,你就不要走了。」賈勇往門邊一站,擺明了今天要攔人了。

「滾開1賈菲菲朝著賈勇吼道。

「我已經通知你爸了,你哥快到金都了。」賈勇說道。

「你要死啊,滾開,我再也不想見到你這個叛徒1賈菲菲咬牙罵著,一腳就踹向了賈勇。

賈勇硬挨了一腿,不過,他沒有動。賈菲菲一看,朴上去又踹又踢,不過,賈勇鼓著氣硬挨著,就是不讓開道路。

牛指一看,一把抱住賈勇想扯開人。不過,賈勇有著五段身手。伸手一推,叭嚓一聲,牛指那滾圓的身子就摔在了圓桌下。而且。還砸壞了兩張木椅子。

「你敢打牛指!我踹死你1牛指可是賈菲菲從小的跟班,倆人感情挺深的。

賈菲菲大叫著在賈勇身上又扯又踢,不過,賈勇只能伸手軟乎乎的擋著。對於賈大小姐。賈勇不敢動手。對於牛指這個奴才,那又另當別論了。

「哼,你鬧騰夠了沒有?」想不到賈罩德也冷哼出聲了。

「小叔,你不是跟我發過誓不泄露我的行蹤?」賈菲菲眼圈一紅,哭著說道。

「我發過誓,我並沒有泄露你一切。不過,我不說並不等於我的手下不說。這個,你不能怪我。」賈罩德還真是奸詐。這話一出,賈菲菲氣得嘴唇顫慄著講不出話來。

「你混蛋1賈菲菲再也忍不住了,罵出聲來。

「我是你小叔,親親的小叔。你再罵的話我要替哥教訓你了。來人,把菲菲送到樓上總統套房去。叫三個姑娘來陪著她,給我看牢了。」賈罩德終於顯出了冷酷的一面,隨著喊聲,賈勇一側身子。

「快跑小姐1牛指猛地從地下竄了起來一頭撞向了賈勇。不過。雙方實力差得太懸殊了。

賈勇身子一側隨腳一腳踢去,牛指整個人飛出門外就撞在了牆壁上。額角上頓時就冒出血來,整個人癱軟了下去。

「牛指,我打死你們1賈菲菲心疼的喊叫著想撲過去。不過,這時。從過道里匆匆而來幾個姑娘,各自硬扯著賈菲菲就往樓上而去。這些姑娘可也是賈家培養出來的打手。對付別人不怎麼樣。但三個對付賈菲菲還是綽綽有餘的。

「牛指要是出事,我跟你們沒完,沒完……」賈菲菲被人扯著抬走時還要過道里大叫著。

「協…小姐……牛……牛指沒用,沒用……」牛指凄慘的大叫著,頭一耷拉,昏過去了。

「到醫院先包紮一下,不過,不能放他出去。不然,估計會去搬人。

這次一定要先把跟南雲家的事敲定下來。實在不行時生米先煮成熟飯。菲菲最多再鬧騰幾天也就沒事了。

像菲菲這種高傲的女人,一旦**了還折騰什麼?而且,那個王龍東估計也會失去興趣的。

如果這小子還想折騰,賈勇,給他點小教訓就是了。」賈罩德冷冷的指示賈勇道。

「放心,整人的招子我多著。包準讓他沒脾氣來著。到時,我還要請他來喝菲菲的婚酒。什麼東西,也想跟南雲家搶婆娘。」賈勇冷哼著,牛指被賈勇的手下像拎小雞一樣的拎走了。

「要做得乾淨些。」賈罩德交待道。

「賈叔是擔心那個葉凡是不是?」賈勇冷哼道,眼露不屑神情。

「那個人也不算什麼,馬上就能見分曉了。」賈罩德講著話,就見一個中年人急匆匆進來了,他遞上了文件袋子。

「直接說,我不想看這玩意兒。」賈罩德一臉寒罩著說道。

「剛通過一些朋友查到的,葉凡,南福省古川縣人。父親……最近剛到同嶺市任市委書記。

至於那個雪紅,燕大學生。一個農村來的土疙瘩,沒任何背景。前段時間還被學校開除過。

不過,後來估計是葉凡跑上竄下的總算是讓雪紅又有得書讀了。」中年人講道。

「爬得蠻快的嘛,不到三十歲居然能坐上市委書記寶座。不過,有些奇怪了。從你查的資料看來,那個葉凡出身並不怎麼樣?父親勞動局局長,母親教書的。祖宗八代也沒什麼傑出人物。他又憑什麼如此年青就爬到現在的位置的?」賈罩德有些疑惑不解了。

「賈叔,會不會是這小子是吃軟飯的,婆娘厲害?」賈勇問道。

感謝『盟主磅哥』飄紅,感謝『盟主cbchen哥』『石王老壹』『飛翔2102』『溫柔的一匹狼』『大城小事誠誠』六位大哥打賞。

早上起來一看,嚇了一條,官術居然跌到月票總榜第55名了。哥兒們,咱們可不能就這樣認了是不是?今天連爆5更,加油,砸票,訂閱!未完待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