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五十章特殊高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五十章特殊高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股巨大的旋風刮向了毒蜥蜴,這小傢伙居然圍著狼破天的氣旋打起圈兒來。而且還會時不時的噴出一點黑色的毒霧逼得狼破天有些自顧不瑕了。

「你嗎滴1狼破天一時有點狼狽,這貨生氣了。

乾脆不動了,手掌分為前後一下了猛擊了過去。這個動作太怪異了。

毒蜥蜴一時轉不過彎爾來,畢竟是動物,哪能像人一樣聰明。即便是胡峻銓大力培養起來的東西它也還是一隻小動物。

啪……

這一掌狼破天是著實的拍在了毒蜥蜴的身上。

「呱……」

好像是青蛙叫的聲音傳來,毒蜥蜴慘叫一聲,全身居然爆開了。那紫黑色的鮮血把周遭十米範圍都染紫了。

狼破天風捲殘雲一般把毒血給捲走了。不過,這傢伙還是有點狼狽,頭髮蓬亂得到。而額角也冒出汗珠子來了。

「怎麼樣塔先生,就這巴掌大的一隻就能逼得你這位厲害的手下如此了。

這還是在你們有防備的情況下。如果未及防備之下的話很可能會讓這位小狼先生狼狽不堪的。

甚至受傷也是常事兒,而這隻『小婆羅』並不是我們養的攻擊性最強的。

給你們透個底子,它的攻擊能力還不到我們培養的『婆羅王』的三成。

如果是我們的婆羅王出手,這位小狼先生很可能受重傷。」胡峻銓非常的自信。

「估計你們還不止養這毒蜥蜴吧,比如,還有毒蛇什麼。」葉凡淡淡哼道,並沒有絲毫擔心神情。

胡峻銓不由得一愣,覺得這傢伙心性還真是穩當。於是講道:「那當然,這小婆羅只是我們培養的一種攻擊武器。

塔先生不相信的話我可以換一隻出來跟塔先生交交手。當然,這種寒山王比剛才那隻可是厲害得多。

我事先得申明一下,如果塔先生因此受了傷的話可得缺了明天跟空澤一郎的比賽。

你還是先慎重考慮一下要不要試試。」

「是么,弄出來試試,塔爺我還真是有些好奇了。」葉凡是從鼻腔里哼出的聲音來的。

「咀……」

胡峻銓這次捏嘴一聲哨響,不過,顯然好像沒奏效。因為,現場並沒有像毒蜥蜴這樣的東西突然嘎出來。

「搞什麼搞?」唐城有些不耍煩的哼聲道。

「它來了。」葉凡突然伸指往左面一指。眾人抬眼望去,頓時傻眼掉了。

哪有什麼毒蟲猛獸,不就是一隻二指粗的蜻蜓飛過來了。

這小東西跟普通蜻蜓相比大了一點罷了,估計是營養好罷了。這蜻蜓能有什麼攻擊能力,這位塔爺會給它放倒了那還不如趕緊回家買聲豆腐撞死得,免得在這裡丟人現眼的。

噓噓……

葉凡瞳孔猛地跳了一下,鷹眼掃描下發現這隻蜻蜓居然會發出類似蝙蝠樣的聲波出來。

這種聲波人耳是聽不見的,而葉老大有鷹眼所以能掃描到了。

那麼小的一隻蜻蜓嘴裡發出的波紋在空中一顫慄,一下子分散成了許多僅有毛髮幾十分之一的毛毛線一樣的東西向葉老大全身扎了過來。

這東西有屁用,葉老大有些不屑的想了想。隨手一掌往那些毛毛波上掃去。在強悍的內氣攻擊之下相信這些毛波是不堪一擊的。

不過,令葉老大有些跌碎眼鏡的就是那般剛猛的掌力過去居然不能把這些『毛波』掃動分毫。

似乎這東西不是實物而只是一影子樣的虛幻之物,內氣當然掃不動他了。

眼見那些密密麻麻的毛毛波就要到身邊了,葉老大沒辦法,只好一個扭轉連轉了三個大圈到了蜻蜓後邊。伸手一吸往蜻蜓吸扯了過去——斬首嘛!

不過,哪只蜻蜓居然一點不笨,靈活得很。它一調頭突然的往下一載就到了地板上。張嘴往上面的葉凡身上又吹出了音波來。

這次的音波不是毛毛雨而是一束,有毛線粗大。這東東還真像是一竿標槍電光一閃就到了葉凡有腦門前。

嗎的,音波也能如此的用,今天開眼界了。葉老大豎指往空中一點,水功瞬間施展開來在面前出現了一堵影子樣的水牆。

那音波標槍鑽進了水牆中,葉老大突然收攏內息之氣。水牆驟然間變冷變成了冰塊一般把『標槍給冰凍在裡頭扯不出來了。

葉老大隨勢一彈,分出一枚水彈往蜻蜓身上飛紮了過去。蜻蜓似乎感覺到了危機,張嘴一噴,一道青色的音波線往水彈身上圍繞了過來想扯祝

不過,葉老大是什麼人,人家是11段位頂階強者。胡峻銓千算萬算也算不到這個的。

……

一道轉身聲響傳來,蜻蜓頓時炸開了似的。其實並沒有炸開,而是被葉老大的水彈給封住了全身,葉老大手一招,蜻蜓落到了葉老大手中。

今天胡峻銓也是倒霉,因為碰上了有鷹眼的葉老大。不然的話這蜻蜓發出的毛波一般的人都看不見。自然也不曉得要怎麼樣防備了。

這蜻蜓叫寒山王,是跟一種冰蛙還有毒蛛融合在一起雜交出來的。是莊周集團hu了大力氣培養出來的殺手。

攻擊的時候能把音波化作蛛絲樣的東西出來,而且肉眼見不到。那還真是攻擊之利器了。

以前曾經干倒過十星級的拳王。想不到它今天栽倒在了葉老大這怪胎手中。

「寒山王,還不錯,有點意思。」葉凡攤開手掌看著手中的蜻蜓,葉老大其實早動心了。

這莊周集團搞的東東還真是好玩意兒。葉老大自然是想把這秘密武器搞到手也培養幾隻,到時跟高手過招時沒準兒也能出其不意一下。

而且,葉凡發現這蜻蜓趨向於透明,不注意的話很難發現。這樣就大大的增加了它的隱身能力。

如果能把變色龍的技術再融合到這隻蜻蜓身上那豈不是更加完美。

幾人又回到了客廳。

胡峻銓的臉色有些陰沉,而且還有那麼一絲尷尬。

「就這破爛貨也想跟塔爺相鬥,還真是自不量力了。」狼破天開始譏諷起胡峻銓來了。

「塔爺身手高,但是,我這隻寒山王也不差。你問塔爺,是不是攻擊能力相當的強悍。不過,我有些不明白。塔爺你是怎麼發現它的攻擊的?」胡峻銓一臉鬱悶的講道。

「呵呵,你想問清楚可以。不過,你這寒山王是怎麼搞出來的。你先把這個問題給我談談,咱們交換一下秘密是不是?」葉凡笑道。

「這是我們的最高機密,也是我們莊重集團的立身之本。光是這一項的收入就佔了我們集團公司四成收入。所以,塔少,你想我會告訴你嗎?」胡峻銓冷哼道。

「彼此彼此。」葉凡淡淡的擺了擺手,哼道「不過,你們搞的這些玩意兒對我來講等於雞肋一樣,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

因為本人有的是方法對付它們。捏死它們比捏死一隻螞蟻還來得輕鬆。

假如本人去這船上巡一圈下來,你想結果會是怎麼樣?」

「你威脅我們?」胡峻銓豁然站起,雙眼灼灼的盯著葉凡。

「你說呢?到時我給他們排除了監視,等於保護了他們。沒準兒我還能狠賺上一筆。」葉老大不為所動,一臉淡定的看著胡峻銓。

「那你去試試,我想,這樣子乾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到時,恐怕塔先生是下不了船了。這瑪麗珠納號就是你塔先生的墳墓。」胡峻銓一臉兇悍的說道。

「那你就試試,假如這瑪麗珠納號是我塔布斯的墳墓的話那將也是你們莊周集團的墳墓。

我可以肯定,在我塔布斯倒下的那一刻,這世上再沒有莊周集團。

包括你胡峻銓一家人將成為我塔布斯的喪葬品。

如果你不相信我塔布斯有這種能力的話那你也可以試試。」葉凡的氣更盛。

「和氣生財和氣生財,兩位爺坐下來好好談談就是了。我想,這世上沒有解不開的結是不是?何必真要搞得兩敗俱傷,這對大家來講都沒有絲毫好處的是不是?」胡家的管家朗格里斯趕緊出頭當起了和事佬。

「是啊是啊,大家還是坐下好好談談就是了。何必搞成這樣子,原本我們三方可是合作夥伴的。

這大把的錢還等著咱們去賺,把這裡都搞成墳墓了還有什麼活頭。

咱們要好好的活下去,賺更多的錢。莊周集團有這好東西很好,而塔爺也有秘術。

你們倆家一配合豈不是能賺到更多的錢。」喬枘無輕趕緊也出嘴和稀泥了。

「哼,不是我小看你們。你們的這些破玩意兒是有些意思,但是,想用它來威脅我塔爺,你們還太嫩著了。

不要講別的,就是我們擺在明面上的人馬也不比你們差。至於說暗中,你們有你們的人,難道我一個少酋長還怕沒有人跟著。今天我要讓你看看我塔爺的手段。說句不中聽的話,你們的這些什麼寒山王小婆羅我早就發現,只是發現這些東西對我們也無害也就暫時按兵不動。

而且,本人也想搞明白到底是哪家人搞的這些,到底是想玩什麼噱頭。

所以一直忍著沒有點破。今天我塔爺要讓你們莊周集團看看我的手段是什麼?」葉凡突然抽出一隻笛子來,這笛子就小手指頭粗大,指頭長。葉老大湊近嘴邊就要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