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五十一章有人眼饞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五十一章有人眼饞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胡峻銓一看,嘴角抽搐了幾下臉色頓現緊張,趕緊喊道:「停,塔爺,別吹了。」

「怎麼樣,你認出這玩意兒來啦?」葉老大把那隻小笛子在手指頭上玩轉著,一臉玩味兒的看著胡峻銓。

「你怎麼有這東西?」胡峻銓盯著葉老大。

「這是我的秘密,還是哪句話,你把你們培養這東西的方法給我就是了。我塔爺只是好奇,也想養幾隻玩玩。而且,對於用這玩意兒賺錢塔爺我沒興趣,也沒時間去搞這些。所以,你放心交給我就是了。」葉凡講道。

「呵呵,那是不可能的。我先前講過了,這秘密是我們莊周集團立命之本。我們怎麼可能把自己的最大秘密告訴你。」胡峻銓居然笑了起來。

「呵呵,假如我一吹這笛子,你想會有什麼結果?」葉凡淡然一笑。

「我想塔少也不會想跟我們兩敗俱傷的。你掐斷了我們的財路,那就是我們公司最大的仇人。你想,我們傾全公司之力,你能擋得住嗎?」胡峻銓一臉的冷酷。

「呵呵呵,如果**是這樣子認為的,那咱們不妨一試怎麼樣?」葉凡不為所動,淡淡笑道。

「塔爺真要這樣子干?」胡峻銓一臉凶厲地盯著葉凡。

「小狼,如果說咱們把胡大少留在這裡。莊周的那位胡董會不會讓出秘密來呢?」葉凡看了狼破天一眼,笑問道。

「這事交給小狼我辦就是了,要整治他嘛,咱們有的是辦法是不是?曾經不是有人被塔少你整成了活死人。」狼破天哼聲道,這貨戲演得好,一臉的正經。

而且,講著話就跨前一步逼向了胡峻銓。

「塔爺,如果你膽敢動胡少一根汗毛的話我保證你們走不出這道門。」朗格里斯也是露出少有的兇相來了。

叭……

一道清脆的耳光聲傳來,朗格里斯早被葉老大隔空一巴掌給煽得飛砸到了地板上。頓時鼻血冒著,老傢伙那是狼狽不已。

「就你也敢在老子面前人五人六,什麼東西1葉凡哼聲著看了胡峻銓一眼,說道,「把他給老子綁了再說。」

「沒問題1唐城跟狼破天都應著前後把胡峻銓夾在了中間。

「嘟……」

一道怪音響起,詭異的場景閃現了。也不曉得從什麼地方突然的就竄出許多毒蛇毒蜥蜴以及蜻蜓等東東來,這些東東以極快的速度往狼破天跟唐城身上攻擊而去。

「滾你母親的1葉老大把笛子湊近嘴邊一吹,怪事發生了。那般兇殘的毒蛇等全嚇得往後猛竄。而葉老大又是一鼓氣入笛子,毒蛇毒蟲們全都爬到了他面前。

「全都滅了1葉凡冷著臉沖喬枘無輕哼聲道。女子一聽舉起手掌就要往這些已經被葉老大笛子控制得有些暈乎的毒蟲毒蛇們拍去。

「咱們私談1胡峻銓黑著個李逵臉終於屈服了。要知道這些蛇蟲也是極難培養的。如果給毀了也太可惜了。

「早說嘛1葉凡擺了擺手狼破天等人退了出去。

「把你們那些討人厭的東西全給收走,不然的話惹得本人火起那就得全滅了。別看這些蛇蟲平時多兇殘,在塔爺我的笛子下是沒有絲毫抵抗力的。」葉凡沖胡峻銓哼道。

廳里就剩下兩個人。

「塔少,我覺得你是越來越神秘了。你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來自非洲部落的少酋長。」胡峻銓臉臭臭的講道。

「噢,本人如假包換,你又憑什麼講我不是?」葉凡問道。

「就是這把笛子太可疑了,你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胡峻銓在關注點在這上面。

「呵呵,你想我會告訴你嗎?」葉凡笑道。

「你這笛子來自華夏國的五毒教是不是?」胡峻銓突然出嘴問道。

「那是你的猜測。」葉凡是口風很緊一點不露。

「在全球各大門派中擁有能驅使毒蛇毒蟲的工具不盡相同。但也絕對不會很多。

而你這把笛子在五毒教叫『魂波笛』。看你這魂波笛的驅蛇能力來看應該屬於該派最核心的控蛇蟲工具。

即使是在五毒教中估計也僅有最核心的教主跟大長老才有權力擁有。

雖說五毒教的『魂波笛』至少有著幾十把。但這種笛子也是分等級的。

像普通的魂波笛是絕驅動不了我們這些經過特殊培養出來的蛇蟲的。

難道塔少是五毒教的人?」胡峻銓不死心,還想套話。

「呵呵,那是你的說詞。你愛怎麼樣想就怎麼樣想?本人不發表任何的意見。」葉凡還是一臉淡定,恨得胡峻銓是牙痒痒的。

「這樣吧,咱們作筆交易。」胡峻銓無奈之下說道。

「交易,怎麼個交易法?」葉凡看了他一眼,不緊不快的說道。

「我們可以出高價買下你這把『魂波笛』。」胡峻銓肉痛的抽了下嘴。

「多少價碼,如果能讓我心跳的話還是有可談性的。」葉凡哼了一聲。

「一千萬美金怎麼樣,夠多了。」胡峻銓伸出一根指頭。

「我塔布斯在拳台上一擲就是上億。你想,這一千萬能讓本塔爺心跳嗎?**,你也太小看我塔布斯對金錢的抗拒能力了。」葉老大譏諷著說道。

「三千萬,不二價。」胡峻銓肉痛得咧牙說道。

「沒意思。」葉凡搖了搖頭,伸出三根指頭,說道,「三個億,美金我還是可以考慮的。

你想想,你們還是很划算的。我發現你們並沒有用笛子來控制蛇蟲,那肯定是你們還沒有找到這種『魂波笛』的製造方法。而你們用嘴或手指頭摩擦那是很費勁頭的。並且,跟我這笛子相比效果差得太遠了。

現在是什麼社會,一旦這笛子給你們買下,那就等於掌握了這門技術。

你們經后通過它控制蛇蟲就能賺到更多的錢,而且控制起來也輕鬆得多。

沒準兒這笛子還能助你們培養出更為優秀的蛇蟲來。」

「哼,說滴比唱滴還好聽。三個億,還美金,你塔少怎麼不去搶銀行去。」胡峻銓憤怒的哼了一聲后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你能從五毒教弄到這種魂波笛,相信我們莊周集團只要肯出五千萬應該就能弄到。」

「能弄到的話你們早弄到手了,何必還要來求我。你這話講出來騙鬼都不信。

真把我塔少當傻瓜了是不是?剛才你也講了,這種級別的笛子只有掌門跟大長老才有資格擁有。

五毒教以玩毒蛇毒蟲起家的,那是人家的保命之本。你想他們肯買給你們莊周集團嗎?

那豈不是把自已的命送到你們手中任你們拿捏了。更何況,我據塔某所知,五毒教在國際上的生意做得很大。

人家的資金方面能力並不比你們莊周集團要差。要從他們手中購到人家保命的玩意兒,那隻能講你們是在痴人說夢罷了。」葉凡冷笑道。

胡峻銓恨不得抽自己一個耳光,剛才是想套話無意中把這笛子的份量講重了。

這下子想不到這塔少居然搬出來當證據了。這貨不由得苦笑了一聲,說道:「也不一定,即使是沒有這笛子,我們也有另外的法子控制它們。

剛才你也看見了,我們手指頭彈彈或者是嘴吹個哨子就能控制住他們。

這個,比你們要吹笛更方便得多了。」「既然比這魂波笛方便得多,你又何必還要花重金來購買。**,別在我塔爺面前玩小把戲。

雖說我出身非洲部落,但是,我塔布斯可是名牌大學畢業出來的。

你把我當蠻人看待那你就大錯特錯了。而且,剛才你也看見了。

我這魂波笛完全超越了你們對蛇蟲的控制能力。不要講三個億,就是十個億我也不會買掉它。

不過,你們唯一能拿走這笛子的條件就是把怎麼樣培養這些毒蛇毒蟲的秘密提供給我。

一旦材料到手,這笛子對我來講沒多大用,你們可以拿走了。」葉凡一臉淡定。

「這樣,這事太大了。我得回去跟家父商量一下再定。不過,塔少能不能先透露一點這魂波笛你們是怎麼樣搞到手的?」胡峻銓問道。

「呵呵,告訴了你我這笛子還有價值嗎?」葉凡乾笑了一聲,胡峻銓咬了咬牙走了。

「你這笛哪搞的?」就是狼破天也覺得好奇。

「呵呵,前次不是去三毒教一行,後來無意中搞來的。估計是宗無秋的東西。這東西還真是好用,而且,那箱了里還裝著一些初級的使用方法。不過,這莊周集團可是有些神秘了。他們怎麼會有五毒教的培養蛇蟲的方法?」葉凡有些疑惑不解了。

「我想,是不是他們本來就是五毒教的人。後來像三毒教一樣成了一個分支而到了美眾國。

抑或是胡家的祖上有在五毒教擔任過什麼要職。比如護法或長老等職務。

後來什麼原因重傷或什麼退出了五毒教。而胡家當然也偷師了一部分技藝。

現在倒是利用起來干起保鏢的行當來了。還真別講,這胡家還真有腦子。

用這些培養好的蛇蟲保護人還真是不錯的想法。而且,出奇不意之下這些蛇蟲的攻擊能力相當的強悍。

如果我先前沒有防備之下的話還會給那蜻蜓搞得手忙腳亂了。

這些玩意兒經胡家用一些特殊方法雜交融合之後居然全變色龍的能力。

一個個貼牆壁上的話你都很難發現。估計是更進化了的變色龍了。」唐城分析道。

感謝『leed123』大俠打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