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被人涮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被人涮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顯示他有老婆。」中年人搖了搖頭說道。

「單身,倒是怪了。像他這種級別的官員一般來講都會先成家的。不然,會給人落下一個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不良印象。

你看看,那些官員們,不要講到廳級,就是到副處了那個不成家了。

當然,按官員的正常爬升速度,像他這個位置的官員差不多都是四十齣頭的了。

這個,也是有些怪異。」賈罩德還深諳官場規則的。

「最多就是有個把靠山罷了,不足為慮。不要講別的,南雲家找個把部級幹部還是有的。」賈勇不屑的講道。

「龍東,你怎麼來了。」葉凡有些訝然的問推開包間進來的王龍東。

「不管她。」王龍東臉色有些陰沉。

「怎麼了,女同胞是要靠哄的。你這個態度可不好,要是鬧騰得大了就麻煩了。」葉凡一邊叫王龍東坐下,一邊說道。

「天下女人又沒死光,她,太刁蠻了。」王龍東說道,「不講她了,沒味道。」

「我說老弟,你對他到底存什麼心思。如果只是玩玩那就算啦,我看她那個賈叔也是只笑面虎,賈家人好像都很翹皮,咱們在他們面前都成癩蛤蟆了。」葉凡說道。

「玩玩,虧你也講得出口。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整天盡想著玩玩,哼哼。」想不到唐寶兒怒了。插話奔著葉老大就去了。

「呵呵,妹子別惱,我只是問他的態度罷了。並不是真的要玩弄女性,我這人。還是很尊重婦女同志的。」葉凡笑道,並不著惱。

「你不玩弄,怎麼有那麼多漂亮妹子,扯鬼話罷了。我估計,雪紅並不是你唯一的情妹妹吧?我可是經常聽雪紅在念叨,說你家那位特別的漂亮,像天上的仙女。可是,你看看你自己。吃著碗里的還要瞧著雪紅這鍋里的,太色了。」想不到李仙仙也跟著起鬨了。

「別這樣講我哥,他很疼我的。前次的事還是他出了大力,為了我還到韓國去跑人動拳頭。」雪紅居然幫起葉凡來了。倒是令得她的兩個室友都像看外星人一般的盯著雪紅看。

唐寶兒還伸出手來摸了摸雪紅額角,問道:「你沒發燒吧,還為這種色狼辯解,他給你灌了什麼**湯。」

「我沒有礙…」雪紅臉微紅著講道。

「唉,中毒太深了。沒救了,寶兒,別跟她講這個了。」李仙仙在一旁作了個鬼臉,一臉的悲憫樣子。逗得唐寶兒妖笑不已。

「我沒中毒1雪紅還蠢蠢的講了一句,更是逗得兩女笑得差點噴湯了。

「雪紅。這個哥哥在同嶺幹什麼工作?」李仙仙好奇樣子問道。

「問這麼多幹嘛,是不是想到同嶺揩油我哥?」雪紅沒好氣的哼聲道。

「揩油他。笑死人了。我李仙仙還要揩油他嗎?」李仙仙眼中有些不屑神情。

「雪紅,你可能不曉得,咱們李仙仙小姐家裡可是有權有勢人家。」唐寶兒哧哧笑道。

「你不一樣,候門大家,比咱們家門弟更深。」李仙仙送給唐寶兒一個白眼球。

「噢,兩位妹子看來都是深宮大院家庭出來的了。葉某願聞其詳。」葉老大頓時來了興趣,這個,能多接交個有實力的家庭總是好事。

「幹啥,想攀交是不是,門兒都沒有。像你這種官員,純粹是披著官員外衣的色狼。雪紅,千萬別被他騙了,到時哭都來不及了。」想不到唐寶兒的反響特別的激烈,而且,隨道著還遞給了葉老大一個白眼球。

小葉這貨有些訕訕然,笑道:「哪裡的話,只是,純屬好奇罷了。」

「幹嘛要告訴你,不說。」李仙仙也狡詐的眨巴了一下眼睛講道。

雪紅這時突然朝著葉老大眨了個眼球,葉凡馬上閉嘴了。曉得這妮子會為自己打聽的。

「不講就算啦,我還不稀罕呢?」葉老大臉現一絲不屑神情。

唐寶兒咂巴了一下嘴正想開口,李仙仙喊道:「寶兒,別上當,他用的激將法。虧得你還是將軍之女,怎麼這麼笨。豬腦啊1

「你不一樣,家裡是大部長。」唐寶兒不滿的呶嘴道,這兩個姑娘一爭,倒先把底子露得也差不多了。葉凡跟張強王龍東互相看了一眼,差點笑出聲來。

不過,葉老大也有些吃驚。想不到雪紅這兩個同學來頭如之大,估計也是京城豪門大家了。

而且,唐寶兒好像沒多少心機。而李仙仙狡猾一些,但也好不了多少。

京城玉園以玉出名,這裡並不是賣玉或玉器的地方。這裡反倒是娛樂消費的地方。不過,從名字來看,肯定就是個雅緻的地方。因為,這裡的老闆別出心裁。

在『玉園』中布置了許多的玉,搞得非常的和諧。走進玉園,消費者往往都會被這玉的裝飾而吸引。

玉園門前立著一尊玉雕,是整塊和田玉雕琢的。雕工精湛,高達二米。光是這尊玉雕至少值二三千萬。

它就那樣的立在玉園的門前,也沒那個不開眼的敢順走了。這說明什麼,說明人家玉園有實力。敢擺在這裡就不怕盜賊順走。

雪雨的生日宴會就安排在這裡,是藍存鈞同志一手操辦的。之前雪紅並沒告訴雪雨,只是一定要求她賠自己去吃頓飯為由頭拉來的。

而賓客,像雪紅的同學唐寶兒跟李仙仙當然早就盯上了這個。兩女晚上那是打扮得時尚高貴,朝氣。

不過,當上身白色披風,下身黑色冬裙,一臉清雅,不食人間煙火的喬圓圓喬大小姐出現在兩女面前時,還是令得兩女都嘟了一下嘴唇。估計,心裡有沒有發酸就搞不清楚了。

蘇林兒今天晚上梳了一個小丫頭髮型,再配上做工考究的清式旗袍。這丫頭,顯得靚麗中不失古雅。至於鐵占雄的夫人,那是不失女人的風韻。

一行人走在玉園那用雨花石鋪的小園中。

「雨姐姐,你看看,那塊玉太漂亮了,咱們過去玩玩。」雪紅拉著雪雨就跑到了一塊雕成馬形的玉雕面前。

葉凡一個眼色,全體同志都停了下來盯著那馬雕。

「雨姐姐,你看,這玉馬眼睛好像活的一樣。你按按,好像還會轉動似的。」雪紅叫道。

雪雨聽她一講,倒也伸手過去按了一下。這下子不得了啦——

玉馬上頓時亮了起來,而整個小包園裡的彩燈突然全亮了,一閃一閃的。而輕快,舒服的『祝你生日快樂』音樂響了起來。

藍存鈞站旁邊指揮了起來,葉凡等人馬上配合著樂聲唱起了生日哥。

雪雨整個人傻了,她獃獃的盯著那玉馬。那臉蛋上漸漸的爬山上了紅暈。

而這時,在樂聲中,一座三十二層的蛋糕寶塔悄悄的推到了玉馬面前。

一陣掌聲傳來,雪紅大叫道:「雨姐姐,快吹啊1

「謝謝你們!謝謝……」雪雨的眼睛中含有淚水,她轉過身來朝著大家深深的來了一個躬身。爾後嘴一張,吹滅了所有的……

生日宴辦得很成功,不過,當走出玉園葉凡問道:「怎麼樣,成功不?」

「太成功了,你那個朋友簡單是個天才。」雪紅臉紅紅的笑道,這妮子,興奮勁頭還沒消裉。

「那我講的事呢,晚上就要行動了。叫雪雨跟我去一個地方,咱們要合練天雷四象陣。你給她講清楚,就五天時間,辛苦一點,不好意思了。」葉老大心情也是大好。

「這個,我恐怕辦不到。」想不到雪紅眼中突現一線狡詐。

「啥意思,你難道想反悔?」葉凡那笑容沒了。

「不是我想反悔,這個,主要是,前兩天雪雨姐練功岔氣了。你沒看見,這幾天她連走路都有些彆扭。」雪紅一句話出來,葉老大差點給氣結了。

指著雪紅問道:「怎麼可能,中午的時候她不使力還砸了金都大酒店嗎?小妮子,別跟我玩花樣。」

「就是因為為了給我出氣,所以,內部也傷更嚴重了一些。後面估計一個多月都沒能使力了。不過也好,今後跟班沒了,我自由1望著雪紅那一臉沒心沒肺樣子,葉老大怒吼道,「這個,你一開始就清楚,你在耍我是不是?」

「男人都這樣小家子氣,就是看我面上給雪雨姐過一個生日就不行啦?平時講多疼我,還妹子妹子的。我看你,也不是個好東西。你給算算,去了多少錢,我來付1雪紅氣鼓鼓的講著,眼圈又紅了起來。

「唉,算啦,算我倒霉1葉老大嘆了口氣,轉身氣呼呼的走了。

結果,只好打了電話給天通。這貨開出的價碼是200萬,葉老大隻好肉痛的答應了。

不過,轉爾,這傢伙馬上打了電話給龔開河。一聽說出一次手要200萬。龔開河同志在電話沉默了一陣子才有氣無力的講道:「200萬就200萬吧,誰叫咱~~-更新首發~~們自己沒本事要求他。不過,一定要贏,如果輸了200萬你給貼上。」

「這跟我屁關係,這是國家的事。哪能說包贏?我能把天通拉過來就不錯了。現在用一個九段大圓滿頂替,這天雷四象陣肯定缺了許多火候。這輸贏,有點懸了。」葉老大在電話那頭喊了起來。

「這是你的任務,別跟我嗦。就這樣了,還有,抓緊合練。」龔開河說著就掛了電話。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