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喬家敲定接班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喬家敲定接班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嗎的,一個個全是吃人不吐骨頭。今天老子就是倒霉,被雪紅這丫頭耍了。天通又敲詐我,龔頭兒又壓老子……這日子,葉老大朝天吼了一聲,沒法子,這事還得辦了。趕緊又聯繫上了西門前輩以及王成澤和天通。四人商定晚上開始去寒潭練習。

凌晨一點鐘。

四人悄悄到了寒潭。

先是仔細的研究西門家的天雷四象陣,其實,這陣法看起來玄虛,說白了也沒什麼。

無非是四個人各施展開內氣,利用西門家的特殊法門把四股內氣有機的融合在一起,利用空氣的摩擦辦產生高熱。

當高熱達到一家的程序時就會在對撞下發生爆炸,從而產生像天上自然界的雷擊現象。如果用現代槍械的話,十幾枚手榴彈綁在一起就能產生這種威力。

當然,在人工之下能產生如此的威力也著實可怕了。如是鳳家那個宋青真是十二段位高手,幾顆手榴彈估計還炸不死他的。

因為,十二段位的高手身體機能當然跟普通人相比好了幾倍。肌肉跟經絡等經過長時間的鍛煉,變得堅韌異常。

而且,在內息之下,經絡也特別的寬暢。血流動量加大,血的總量也增多了起來。更可怕的是這種高手身手靈活,你根本就炸不中他。這才是關鍵之處。

當然,西門家的這項秘術也著實厲害。一般的內息撞在一起就會排斥的。人家有了這秘術就解決了這個老大難問題。

「西門前輩,如何鎖定鳳家那位宋青讓他被炸中。這也是個難題。」葉凡一邊試著一邊說道。

「是啊,人家又不是傻子站那裡給你天雷給擊中。像十二段位的高手,身手比咱們靈活得多。也許咱們還沒發動人家早就解決了咱們四個。」天通也是有些不信的講道。

「呵呵,首先。出奇不易最重要。人家真曉得了咱們的秘密在有防備之下,咱們這個四象陣當然就成了擺設了。

第二點就是,天雷四象陣是我家幾百年前的祖上研究出來的,當然對於對手也有一定的牽制力的。

比如,咱們只要拿捏得住,在出急不意的情況下站好位置同時出手。四股內息之機一旦交融,會產生強大的鎖定能力。

這個,跟現代空戰中導彈的鎖定原理差不多。只不過一種是光學熱能鎖定。咱們的是用內息探測鎖定罷了。而且,咱們要抓住機會,一擊就要中。

相信,如果真有這種機會。即便是不能讓宋青斃命。但重傷他絕對有把握。」西門津通摸了一下頜下白鬍子,挺自信的講道。

「不管了,死馬當活馬治吧。先練出天雷來再講,不然,一切都是白搭。」王成澤一臉嚴肅的講道。

四人也就不再嗦。全跳入寒潭中開始試練了起來。這天雷四象陣並不複雜,但是,關鍵在於配合得怎麼樣才能產生怎麼樣的威力來。

四人忙活到了凌晨八點鐘,累得一個個都快成死狗了。一上岸全躺塑料躺椅上連話都懶得講了。張強在岸上忙裡忙外的。端茶送水開暖氣等等做著跑龍套的活計。

不過,張強很帶勁頭。因為。這是他的希望。

「我說西門老頭,這東東練了都半天了咋滴連點火星都沒炸出來。會不會這東東根本就是你家祖上故弄玄虛的。根本就弄不出火星來,更別說什麼會產生十幾顆手榴彈的威力了?」天通可是不管誰,這貨發起牢騷來了。

「別急小胖同志,慢慢來嘛1王成澤倒是沉得住氣,一臉平靜的說道。

「我也覺得有些奇怪,這都練了七八個小時了連點火星都沒冒出來。如果很難練的話五天時間也不夠了。到時這個練不成倒擔擱了其它的辦法。」葉凡也提出了質疑。

「這個,說句實話,我也不曉得具體情況怎麼樣。只是聽祖上在留下來的秘功里這樣講的。」西門津通那老臉居然微微有點紅了。

「看到沒,他自己都不清楚還練個球毛。咱們真成白老鼠了。」天通氣得嚷叫了起來。

「雖說沒見過練成功的,不過,祖上既然把這視為我們西門家的傳家之寶。肯定有過人之處,說實話,要不是我孫子被打被欺負成那樣,我還不願意拿出來呢。」西門津通說道。

「唉,西門前輩,連你都沒見過。這個,咱們只好一條道走到黑了。」葉老大也嘆了口氣,因為,也著實想不到還有其它什麼法子了。到哪去找能制服宋青這種超絕高手的同志。

幾人就地吃過東西,就躺椅上隨便休息了二個小時后又開始了。白天整整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三點多的時候,隨著天通一聲叫道:「成了1

終於讓四人看到了一點點火苗。不過,根本就不能稱之為火苗,有點像是柴火灶燒起來時從煙囪里冒出來的火星子,小得用肉眼看都很費力。

「看到沒,我說有希望是不是?老祖宗,我終於讓咱們西門家的天雷四象陣產生火星了。」西門津通比誰都激動,居然當場就跪在了岸邊,朝著西邊就跪拜了下去。而且,還是三拜九叩。

「這老傢伙,就這點屁事不中用的火星子也給他激動成這樣子。就這個能拿來幹啥,估計連頭髮都燒不焦。」天通湊葉凡耳旁腹誹起西門老傢伙來。

「別這樣講人家,這是人家的信仰。這個,估計西門老頭這幾代人都演練過天雷四象陣,只是從沒成功過。

而且,到現代,十段高手也難找。西門津通無非是想借咱們三個人實現他還原祖宗想法的一個心愿罷了。

不然,我看他才沒那般好心為a組辦事。話講得冠冕堂皇的,其實,沒不曉得這老傢伙真的想些什麼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講,咱們也算是多學到了一門秘技嘛,累是累著了,但也不虧本。

再說了,有a組提供的特殊後勤服務。你看看,龔頭兒想得周到。連給我們松馳皮膚的按摩師都請到這裡來了。」葉凡小聲笑道。

「這一點還不錯,舒服還是挺舒服的。特別是那個大屁股的女子,那屁股摸摸肉感十足。」天通一句話出來,葉老大差點要抓狂了。

「你剛才摸了?」葉老大雙眼瞪得老大,眼珠子都差點爆出來了。

「笨蛋才不摸,聽龔頭兒講這四個女子都是持有證件的國家正宗的按摩大師。人家不搞色情那一塊,只按摩,是為高幹們服務的。」天通乾笑道。

「那你剛才摸那女的人家讓你摸?」葉凡有些好奇了。

「開始當然不肯,不過,老子是什麼人,小小動了點小手段罷了。不過,你也別把俺想得那麼齷齪,我只是揩了點油而已。」天通笑道,這貨像是撿到寶一樣,居然有些興奮。

「要不等下回家時你把她帶回家算啦,我想,你這高幹要帶她回家人家沒準兒還十分的願意。到時娶來當媳婦兒,她天天給你正宗按摩,你要怎麼摸都行那豈不快哉。」葉凡乾笑道。

「少來,摸一下還行,當老婆不合適。」天通那頭搖得差點像拔浪鼓了。

「白給你摸了,你丫的忒不地道。」葉老大送給這家貨一個『衛生球』。

「虛偽!你們全是假道學。」天通朝天比了個bos。

傍晚五點,葉凡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還破天荒的天了領結。估計,晚上是給喬報國的慶升宴。

喬家有份量的官員全回來了,喬圓圓親自逼著葉凡打扮成這個樣子的,而且,鬍子也給她颳得乾乾淨淨。

在鏡子面前一照,葉老大不由得感嘆道:「娘的,這身衣服一裝,真是帥呆了。」

「你就吹吧。」喬圓圓笑道。

「聽說你們家那個隔代堂叔,我的老同學喬空成要升了?」葉凡轉爾問道。

喬空成跟葉凡以前在中央黨校同班學習過,而且是班上的組織委員,現任浦海市副市長。

「你還講,以前他跟你在同班學習時你還只是個副廳級幹部。現在你都小封疆,人家由不帶常的進入帶常的有啥奇怪。算起來級別還是沒變嘛。」喬圓圓笑道。

「浦海是直轄市,華夏第一大市。有多少歷史沉澱的地方。能在這個地方擔任常務副市長,也算是為你們喬家添了一員得力虎將了。不過,你們喬家大院好像也沒多少能拿得出手的高幹。」葉凡說道。

「呵呵,喬家的班底,哪能是你明面上能見到的,那只是冰山的一角罷了。」喬圓圓略顯得瑟的笑道。

「噢,透露一點。免得碰面不相識還互相對昴了起來那豈不是虧大發了?」葉凡裝得一臉訝然,問道。

「我不清楚,估計,就我爸知道。」喬圓圓一本正經的講道。

五點多,葉老大雙手插在褲兜里。喬圓圓左手挽著這廝,兩人緩步著就進了喬家大院。

「回來了。」喬報國先是朝著葉凡微笑著打了聲招呼,跟老婆蘇香玲前排著站在大門口,喬報國一身黑色的立領,蘇香玲卻是開口很低的那種粉紅色的現代旗袍,顯得莊重,大方。未完待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