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吶喊
小說:| 作者:| 類別:

吶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道奇還準備在旁邊來看哈雷表演一出好戲的,那知一折的功夫,哈雷就掉進水中去了正來過去拉他上來,卻見哈雷頭頂水草,滿身污泥,狼狽不堪的從湖裡爬了上來這才轉過頭來怒視楊仁,活動著筋骨向楊仁走過來

楊仁剛才在哈雷身上用了五成功力試了一下這三道氣圈功法的威力,又用」卸「和「化」的功夫抵擋了他兩拳,最後才使出「棉花肚」把他彈出去看來自己基本以達到了全身「如棉裹鐵」的境界了當年楊氏太極開山宗師楊露蟬年輕時,打遍北京無敵手人稱「楊無敵」時,渾身就是被人說道是「如棉裹鐵」

見道奇渾身骨骼活動的咯咯直響,如坦克般地朝自己走過來暗想就是這傢伙說我是東亞病夫,就不能再輕易把他放倒了要把那節膜、拿脈、抓筋、閉穴四種功法都在他身上試一道才行啊要不然過了這一村就沒下一店了哦還上那裡去找這麼好的實驗品啊再說楊仁心裡還是對白人比黑人反感一些這主要是當年八國聯軍到中國來燒殺搶奪的都是白人

楊仁見道奇走到自己面前站住一雙碗大的拳頭舉起來,雙腿微曲,重心降低完全是南美拳手的風格,站勢標準,防守嚴謹也就同樣的朝他溝溝手,道奇也不客氣,滿臉猙獰的一記左直拳直奔楊仁面門而來這一拳雖說沒哈雷出拳的度快,但是力量足,進攻兇狠,動作簡單實用,沒有什麼華而不實嘩眾取寵的表演成分,完全是中規中距的一記重拳

毛主席教導我們:在戰略上要藐視敵人,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楊仁不敢託大,這道奇不比哈雷,自己有把握能化他的力這傢伙屬重量級的選手,是那種能一拳制勝的,一招制敵的傢伙自己如果再站著不動硬化他的拳力,萬一沒有把握,可就不妙了當然主要是心裡還沒有底

為了穩妥起見,還是用上了太極的「借力打力,邊化邊打」的傳統貫用戰術左手一搭一引,身體一後撤步,便將這股大力消了,同是五根手指從道奇的拳面上拂過剎時間,道奇只覺得手背上一陣火燙般的爍熱傳來,整個手臂頓時無力,趕快後退一大步,收回拳來一看,幾道紅印留在自己那手背之上

但那中國人卻並未趁此機會攻擊自己,又在朝自己囂張的溝手,示意自己再來道奇大怒又是一記右拳揮去,卻又被他一搭一退一閃一勾手,擊中自己手臂的麻筋頓時如被強大電流所擊,整個自己手臂僵在那裡,是動也不能動而那中國人也不攻擊自己,任等自己緩過勁來,又在朝自己囂張的溝手

這一次,道奇不敢在出重拳了道奇也是身經百戰之輩,前面兩下吃了虧,自然不能再犯第三個同樣的錯誤馬上改變戰術,以刺拳點拳等虛拳為主,來試探楊仁而重拳在後,準備隨時一擊,一拳制勝道奇對自己的重拳很有信心,因為他自己知道這一記重拳有多大的力量那知那中國人好似看穿自己的企圖,根本是不在意自己的虛拳一隻手掌輕輕的兩邊擺動如同撥草一般輕鬆,就全把自己的頭拳給撥開了按說自己的虛拳也有兩三百磅的拳力,這可是在儀器上檢測過的啊那知這傢伙的手掌前象有一無形阻力,還沒碰到他的手力量就損失了一多半,要不是只是探拳,縮回的快只怕又要遭到剛才同樣的情形

楊仁見這傢伙被自己用了三層功力的兩下拿脈、抓筋功夫給嚇住了,不敢在貌然進攻而轉為防守了為了在實踐中試驗自己的這一套功法,就開始主動出擊一記「穿掌」,掌沿大腿內側伸出,指尖朝前直奔道奇胸前「檀中穴」而點去這一掌本是去如奔雷,但快接近道奇身體之時卻又慢了下來原來楊仁雖只用了三層功力,但出手后才想到這「檀中穴」乃是人體死穴之一,萬一道奇經受不住,出了事就不好辦了心想意到於是就慢了下來,減輕一點力道道奇也是搏擊老手了,那能放過著稍縱即逝的機會呢馬上拖后的那隻手,一記重拳直奔楊仁的手掌擊去

這全力一拳至少有八百磅的拳力,這可都是在海豹突擊隊測定過的然這一拳打出后,自己想象中的,按常理也應該是那中國人手指粉碎,手臂骨折,隨之整個人倒飛出去的情況並沒生這一拳先是受到了無形氣勁的阻力,然後打到那中國人手指上就象打到彈簧上一樣,猛的一沉,那中國人的手臂一彎,身軀也象不倒翁一樣,往後一仰隨及又反彈回來隨之一股大力反衝回來,而且比自己去的力還要大得多頓時整個身子也如哈雷一般,騰騰騰倒退幾步,向東湖掉去剛剛爬起來的在旁邊觀看的哈雷,一看不對就想趕緊拉住他,不想這力道卻太大自己倒被這大力所帶動,隨道奇一起又落入水中

楊仁站在湖邊,懊悔地看著兩人滿身污泥,狼狽不堪的從湖裡爬了上來看來自己還是實戰經驗不足,對力量掌握分寸還有待提高啊本來是只想把道奇給擊退後一兩步,好再來繼續練習後幾招的,那知力道沒控制好,力過猛一下把他給彈到湖裡去了真是悔之晚已啊

但看到兩人的狼狽樣子,就笑咪咪的問他們:「你們還要較量嗎」?那道奇好似還不服氣的樣子,哈雷在用外語向他說了幾句什麼,道奇的目光馬上變得敬畏起來哈雷依舊用那生硬的中國話,一臉臣服的樣子說:「我們輸了,不打了」楊仁聽后,很有紳士風度的對著他們說了句:「先生們還記得我們打的賭嗎?我可聽說你們西方人是最講誠信的喲」

公元2008年的某月某天早晨,在武漢東湖邊,傳來了幾聲怪異而響亮的中國話:「我是西方狗熊我是西方狗熊我是西方狗熊」那吶喊的聲音略顯生硬,稍帶委屈,頗具傷感含無奈之意那聲音如晨鐘一般驚起樹林里的滿湖飛鳥,盤懸於東湖之上,飄蕩於會所之空,久久不能平息

楊仁回到房間,洗了個澡出來,就去喊小叮噹一起去吃早餐回來后就美美的睡了一覺好多天都沒睡過這長時間的覺了,直到手機響了幾遍,才爬起來一看,都是下午四五點鐘了電話一接是羅志打的,問楊仁怎麼還沒過來,昨天楊仁給他打電話說休息過來玩的楊仁忙說好馬上就來然後起來換了身衣服就出來了

武漢是全國三大火爐之一,楊仁在會所二十四小時都開的是中央空調倒不覺得這一出來才覺得熱,實在是熱本來還想順著東湖邊慢悠悠的盪過去的,一看這才不到七月就熱的受不了,趕快攔了一輛計程車過去,在街口下車后,看見路邊賣西瓜的,就賣了兩個提了去老在那裡白吃白喝,還有點不好意思啊

這時候,還沒到營業的時候羅志正光著上身挺著個大肚皮,趟在睡椅上吹電扇看來胖子怕熱,還是真有這麼一說啊看見楊仁提著兩西瓜進來,趕快起來打招呼小婉聽到后也從房裡出來,後面還有一人正是她那同學董梨現在天熱兩人都是短袖短褲,一身清涼打扮,倒把青春活力顯現無遺特別是那董梨身材又高,皮膚又白腿又長還有東北人特有的豐滿很是養眼啊

兩人和楊仁打過招呼后,小婉盯著楊仁看了一會兒對羅志說:「騾子,你看仁哥是不是變了啊?」羅志和楊仁聽得莫名其妙,摸頭不是腦羅志象看國寶熊貓一樣,上下打量了一番楊仁說:「那裡變了?我怎麼沒看出來氨小婉白了他一眼說:「你個男人,怎能看得出來,梨子啊,你看仁哥是不是變了啊?」董梨也上下看了一會,看得楊仁都快不好意思了,才紅著臉小聲的說:「是不是頭變長了一些」

小婉抿著嘴笑了起來,等笑完后才說:「是啊,頭是長長了,我說的是他的臉色」幾個人一起往楊仁臉上看去,才現楊仁的臉色是有所變化倒也不是這多天沒曬太陽變白了,還是那麼紅潤只是臉上的皮膚里隱隱有微微光華在流動,不是很仔細看還不會留意到聽小婉如此一說楊仁才明白是曉得是自己內力以加深厚,加之初悟道門一呼一吸之間,不自覺帶動內氣運行所致

於是趕快解釋說:「肯定是我剛才走快了,加上太熱了,才會這樣的,這就是煉太極拳能夠活血的好處啊來來來,殺西瓜吃」然後又轉移視線去找刀瓜還不錯,紅瓤無籽還很是甜就又把店裡正在鬥地主的,和在旁邊觀看的其他師傅和小工都喊來,一人拿了一片西瓜吃了起來

就在這時,兩輛黑色太子摩托車轟鳴著開到店鋪門口退下來開車的是兩個都戴著黑鏡,剃著青皮,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這熱的天還都是穿著緊身t衫,判褲膀臂上是雕龍畫鳳,看那樣子就差臉上寫「我是黑社會」幾個字了一輛車子後面座的是個古惑女,也是奇裝異服,臉上畫得象花貓咪一樣而這時另一輛車後面下來一個子不高,一雙小三角眼,滿臉精明樣子的,留著一小平頭,穿著大花短袖襯衣的男子,看上去不到三十歲,就聽他很和藹的朝羅志喊了聲:「羅哥,給你送煙來了氨

羅志一看,就對小婉低說了聲:「去拿錢」然後對那花袖襯衣的男子笑著說:「八斤哥,來吃西瓜」那個叫八斤的連忙滿臉堆笑的推辭說:「不吃不吃,謝謝才在張老闆那裡喝了飲料的」說完把一條黃鶴樓的滿天星香煙遞給羅志這時小婉從裡面出來,拿了錢交給羅志羅志又給了那八斤哥八斤哥數都沒數錢是多少,一把裝到褲袋同羅志說聲「走了啊,羅老闆有事打電話」然後上車,一陣轟鳴過後,幾人就撤退了

目送幾人消失后,楊仁就問羅志:「這幾個是什麼人啊?」羅志苦笑一聲:「是來收保護費的」

楊仁皺眉說「哦,那他們拿煙來幹什麼啊假煙啊?」羅志一邊上下看了這條煙一邊說:「這條黃鶴樓滿天星的煙倒是真的,不是假煙,而且他們也從來不拿假煙來這煙外面零賣三十塊一包,三百一條他們賣給我是一千塊一條,相當於收了七百塊的保護費」然後又啃了一口西瓜才說:「他們直接找我要錢,屬於敲詐勒索賣煙給我,則只是強買強賣」

楊仁也是老江湖了,自是知道其中的厲害所在敲詐勒索那是撞了刑法,要是那天了水,出了事.或者那天搞起運動來輕的判個兩三年,重的給你誆個黑社會集團的大帽子,搞個七八上十年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而強買強賣和敲詐勒索那就是兩碼事了,性質完全不同了,該工商管理部門處奉重也不過是關幾天罰點錢

說到這上面來了,羅志就把他們這條街上的事給楊仁說了說這條街及附近地方,在羅志剛來的時候,原本是一個叫黑三的傢伙在收保護費手下可能有一二十號人,採用的是暴力手段直接收錢象羅志的餐館原來每個月是交五百塊一年六千是一分都不能少

但是做學生的生意,每年寒暑假學校放假后,都有近三個月不做生意按理是不該交的,但在黑三的淫威之下,大家還是交了因為幾家不交的,晚上門口的缽都被磚頭砸破了,在說這條街上作生意的基本都是些外地人,小本生意,靠勤勞致富在武漢也沒靠山,也只有忍氣吞聲算了何況一塊門口的大缽就幾百塊啊與其被砸幾塊,還不如交了算了再說這個叫黑三的傢伙也不約束下面的馬仔,雖說他自己每次在這條街吃喝玩都還是買了單的,但手下可就不同了,到處抹單簽帳,搞得是怨聲載道

不過這傢伙在局子里可能關係還蠻硬,幾回有事都只是下面的馬仔頂了直到去年年底,一個叫九爺的,原本也是混這一方的老江湖坐牢回來了,兩人為爭這塊地盤打了幾架據說是黑三的腿被槍給打廢了,在別人調解下,九爺賠了點錢給他,後來黑三就在這地頭上消失了保護費當然就由九爺的人收了,你才剛看到的那個八斤,就是他手下專門收帳的

不過這九爺比那黑三會為人些先是和大家說寒暑假都不收,然後過了一兩個月,才又要八斤和大家說好話,說現在什麼都漲價了煙錢也要漲一點點,由八百漲到一千雖說總的和以前差不多,但大家心裡舒服一些再說這九爺對手下管的還是蠻到位,自己開了個小歌舞娛樂城,平時下面的馬仔都在那裡吃喝玩,很少在外面惹事就是有時候在我這吃飯都還是不差一分錢的給了的

另外他還是瞞罩得主的,象有一回幾個體育系的牛高馬大的學生在我館子里喝醉了鬧事,說菜里有蒼蠅把冰櫃,酒,桌子全砸了我給他打電話,不到五分種就派了一二十個人趕來了,把事情擺平后,第二天那幾個學生就湊了近兩千塊來賠我了要是換著是等110來,黃花菜都涼了不談賠錢了,就是能陪,起碼兩條腿都要往派出所跑斷還不知道要接他們吃幾餐才能拿到錢哦就是我們這條街上小偷和搶包的都比別處街上的少一些

聽羅志如此一說,楊仁覺得這九爺懂得避重就輕,恩威並施,攏落人心,約束手下,還真是個人物看來現在這世道啊,不只是大快頭有大智慧,混黑社會也需要有大智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