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五十四章刀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五十四章刀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掌往下一掄,好像一把短刀劃開了空氣直往葉老大腦袋上劈了過去。

這一刀如果劈實的話葉老大估計那頭會不會成為兩片都難講了。

因為空澤的爺爺空澤本秀一刀能劈裂開一座小山。這空澤雖說年輕,但也頗有了乃爺爺的一點小風範。

葉凡鷹眼掃描之下也有點吃驚,因為空澤一郎的手掌劃過之後居然在他的手掌前面二米處形成一個詭異的弧形的刀氣。這刀氣是透明的,人的肉眼是看不到的。2754

刀氣瞬間劃開空氣奔葉老大而來。葉凡明白了,空澤一郎至少十段位能量。

葉老大心裡冷哼一聲,一拳往空中直砸而去。瞬間拳掌相隔一米距離對撞上了。

嚓一聲脆響。

空澤一郎整個人反彈了一下往後退了一大步才穩定住了身子。

而葉凡也是狠退了一大步而且還晃了幾晃才穩定住了身子。其實是葉老大留了力氣了,只使了三分之力。

不過,即使是這種狀況。頓時,全場皆驚。

那些個下了注的闊佬們心臟也是不爭氣的抖了抖,原本以為這場輸贏是十拿九穩。

現在看來好像這個少酋長也有些實力。居然能一拳打得空澤都退後了一步。

而空澤本秀『摸』了一下下巴,臉上的淡笑收斂了,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

「父親,這個部落爬出來的小子好像也不弱啊?」空澤田由皺了下眉頭,講道。

「實在沒想到這小子的實力居然如此的強悍,一郎好像也僅能佔到一點優勢。而且,這小子似乎並沒有出全力。」空澤本秀的分析一出,旁邊坐著的空澤家族的人全都把心提嗓子眼上了。因為,空澤一郎的勝負可是決定著他們的財富。這幾個億可也是大數目,空澤家基本上也是把家底兒都壓上去了一半。

「不可能吧,他如果沒出全力,那一郎豈不是?」空澤田由心跳也開始加速了。

「也不一定,看這小子歲數不會比一郎大。也許剛才是全力拚出才倒致如此結果。

咱們耐著xing子看,咱們空澤家的刀功還沒有展『露』嘛,別擔心,咱們家一郎不是那麼容易就敗的。

空澤本秀又恢復了平靜,並且安慰起家族人來了。

「有些怪了?」菲爾不經意間撓了一下頭。

「看來十合之下這場格鬥是不會結束了,空澤一郎即使是能贏估計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的。甚至會受重傷。」斯皮波東的眼光就是獨到,一言就出來了。

「如果真如此的話只要結果能勝對咱們來講也是好事,到時咱們菲爾也可以多節省些體力是不是?」查當還在微笑,老傢伙倒是淡定得很。

「橫馬斷屍1空澤一郎短暫的震驚之後馬上恢復了平靜,對於一個高階位的武者,對決時保持冷靜是最重要得的。2754

空澤一郎一聲吼,手掌突然橫在胸前,腳步一推往前一撲,手掌往葉凡的方向一掄像一把刀樣子橫切了過去。

而葉凡也不慢,卻是掄起大拳頭當鐵鎚子往下猛砸了直去。空澤一郎的刀氣碰上上面砸下來的拳氣。

嚓……

好像木頭被敲斷的聲音傳來,葉老大的拳頭砸在了空澤的掌上。空澤整個人臉一紅,往上掌力一翹想把葉老大的拳頭給挑開。

不過,葉老大卻也好像是昴足了吃ni的力氣往下壓著。

雙方一下子居然像是粘在一起,一個往上翹,一個往下砸,暫時僵持在了一起。

只有高手才會明白,這兩個人開始拚內氣了。

表面上看兩人動作怪異,實際上兩人的內氣比拚比實打實的拳掌相撞更來得吃力跟猛烈得多。

不久,就是普通的看客都激動了起來。

因為他們發現了一個怪異的現象,塔布斯雖說跟空澤都沒動。但是,他們倆個腳下的擂台卻是在顫慄了起來。好像是剛開始的地震似的。

不久,擂台居然抖動了起來,它好像喝醉了似的居然微微的往左右搖晃了起來。

要知道這擂台可是好鋼搭建起來的,上邊鋪了有彈xing的厚實木頭。

嚓……

「啊,天哪,那麼大的木頭都裂開了。」某人驚叫了起來。現場頓時就轟動了。

「斷了斷了1有人也叫道。

「真的斷了,麥糕啊,這是什麼能力啊?」

葉老大跟空澤雙方腳下的厚達20來厘米的硬實木頭居然斷裂開了。而兩人的腳都陷進了木頭裡面。

而木頭下邊被壓得都冒起了淡淡的如薄霧狀的白煙來。實際上是兩人把力氣都壓在了腳上摩擦產生的熱能讓木頭冒煙了。

「起1

「下1兩人居然同時一聲大吼,啪嚓一聲,兩人拳掌猛烈的撞擊了一下之後腳愣是在擂台上滑著退開了七八米遠。

而此刻在他們倆個的腳底下『露』出一條腳印來,深陷進木頭絕對有十厘米左右。頓時又引起了一場轟動。

「是塊難啃的骨頭。」空澤田由有些緊張了起來。2754

「難啃也要啃下,連一個部落出來的土人都啃不下我們空澤家沒有他這種不孝孫子。」空澤本秀臉有些臭了起來。

本來以為能輕鬆拿下塔布斯里馬後也能讓空澤家在這高手雲集之地大大的『露』臉一回,想不到居然折騰到了現在還看出一丁點的勝算來。

「萬一……萬一……」空澤田由剛講到這裡,空澤本秀粗爆的打斷了兒子的話喝叱道,老傢伙手往下一重拍,啪嚓一聲包廂里的茶几不堪重負給拍散架了,他看都沒看直接哼道,「沒有萬一,只有成功。不然的話,我空澤本秀沒這種低能的孫子。」

空澤本秀簡直就不敢想象這個『萬一』輸了自已這大師的臉往哪兒擱去。

空澤家還怎麼樣在ri本立足,還有何顏面回去見『江東父老』。

一郎,空澤田由的拳頭都捏出汗珠子來了,嘴裡念叨了一句。

「哥,穩當些,實在不行的話就用『刀破』了。」這時,空澤田由的弟弟空澤灰狼說道。

「放屁,老2,你是想一郎從此後成為一個廢人是不是?我實在沒想到,老2你的心腸如此的毒辣。

你難道不曉得咱們家使用『刀破』的後果嗎?虧得這些年來我一直照顧著你,把公司大半的事業都交待給了你。

你居然講出這種話來,你還是不是人?」空澤田由塌著個臉馬上訓叱起弟弟來了。

這空澤家的『刀破』也是空澤家最後的保命秘法,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敢用的。

因為此功是最後把丹田之氣全都『逼』在掌上,使得這掌一下子真正的成為了一把內氣之刀。而掌力一下子可以猛漲兩倍。

如果一旦失敗的話還有生命危險,即使是僥倖成功的話那后遺證也太可怕了。

施展者輕者受了重傷,再重些就是功力全廢人,再重些就是直接就去跟『上帝』喝茶聊天打屁兒了。

「空澤小兒,再來再來1葉老大狂妄的叫囂著,像極了原始森林出來的野人,他伸開拳頭直接就撲擊了過去。

啪啪啪……

雙方連著來了十幾拳掌,地一聲,最後一拳空澤一郎居然被葉老大一拳給砸得撞在了粗橡膠做的護欄之上又反彈了回來。葉老大是毫不客氣,因為火候也差不多了。

那是施展開五分力氣,把盧家的開碑之手使了出來,融合葉氏內氣之法連續給空澤一郎來了十幾下。

這貨現在根本就沒有了招架之力,完全淪落成了葉老大手中的沙袋子。而鮮血也從嘴裡溢了出來。

「想不到,實在沒想到……」菲爾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

「咱們的錢,這下子完了。」斯皮波東一臉死灰。

「沒用的東西,給老子拚吧,拚1查當都忍不住為空澤一郎加起油來。

因為查當局長可是把全部家底兒都壓上去了。一旦空澤一郎輸了查局長几十年存的錢可全得打了水漂,一朝就回到了解放前埃

同理,下邊許多壓了錢的闊佬們此刻全都瘋狂的叫喊了起來,為空澤一郎回油。

「該用『刀破』了,一刀破了這小子。」這時,空澤本秀嘴裡念叨了一句。好像是在講給自己聽的。

「爺,這刀破不能用埃」空澤田由一臉死灰。

「還不暗示他?難道你真想我空澤本秀跳進大海游回去。難道你真想讓空澤家一點家底子敗在這瑪麗珠納號上。

沒有了錢咱們家估計在ri本馬上將淪落為三流家族。昔ri咱們的仇家們一哄而上的話。

這ri本估計今後就再也沒有了空澤家了。」空澤本秀黑著個臉怒瞪著兒子。

空澤田由覺得這掌有千斤重,他緩緩的舉起了手勢。下邊有人得到了暗示,馬上向台上的空澤一郎發出了信號。

不過,空澤一郎被葉老大一連串的爆拳過後人早就暈暈乎乎快找不著北了。而葉老大也是在控制著力度要把空澤一郎慢慢的折磨到最後。

小ri本,爺折騰不死你。葉老大心裡yin笑著,一拳拳不間斷的干著。

嘴溢血了。

鼻子冒血了。

這耳朵也快了吧。

葉老大發狠的砸著踢著踹著這貨。

「刀破1空澤一郎終於清醒了一點過來,看見手勢之後再沒猶豫,突然人往後猛烈一退到了護欄邊。

而肚皮一鼓,像只青蛙一般,而雙手突兀地就合十像一把扁形的梭子一般。

詭異的事發生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