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五十六章海狼的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五十六章海狼的陰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最樂觀的估計就是手術非常成功的話估計空澤一郎從此後也將成為一個癱在床上的廢物。」胡峻銓一臉陰沉,講道。

「這下子倒真是惹上**煩了,空澤本秀可是日本空刀流的超一流大師。

聽說在日本也有武士道泰山北斗之稱。空澤家族實力雄厚,現在你廢了他最看好的孫子。

這個仇可是結得有些大了。後邊就得時刻小心著他會從中使壞甚至暗算你了。2756

現在你的兩個高手手下都受了重傷,我看還是把他們先送回去。

你還是另外從部落里抽調幾個高手過來。不然的話,你自己可得小心著了。」喬枘無輕相當擔心了起來,最近跟葉老大混在一張床上也有了一點感情。

「怎麼樣塔少,你現在還是可以重新考慮一下我們莊周集團派人保護你的事。

放心,有我們得力的手下再加上這些毒蟲蛇類,即便是空澤本秀也不好下手。

至少,在他要干出對你不利的時候我們提前能感覺到。」胡峻銓這傢伙真是個陰人,干起落井投石的活計那是輕車熟路。而且,那是臉不紅心不跳的。

「這個時候了你還講這種話,胡峻銓,我懷疑你的心是不是冷血的。」喬枘無輕氣得指著他罵了起來。

「我們有什麼,我們也是剛認識不久。只能講是合作上的夥伴。我們提供服務,你塔布斯付出一定的代價那是正常的。」胡峻銓一臉鎮定,講道。

「不需要,我塔布斯的命硬朗著,不是那麼容易丟在這裡的。倒是你要考慮一下你那些小蟲毒蛇什麼滴。惹本人不高興了我一時興起玩起『雅興』來那可就怪不得咱了。」葉凡冷冷哼道,這『雅興』自然指的是那能控制這些蛇蟲的笛子。

「頑固不化,我看你還真是把那破東西看得比命還重。既然談不來咱也沒什麼話講了。

到時真遇上空澤本秀出手的話,本公司只能當瞎子了。至於說你要玩『雅興』的話也別過度。

不然的話,你的對手就不止空澤本秀了。」胡峻銓也是冷冷反擊了過來。

「走著瞧就是了。」葉凡冷冷哼道,看了胡峻銓一眼,問道,「我的兩個手下難道就這麼被人打成植物人,剛才那個黑衣頭頭有沒跟空澤本秀交涉怎麼樣處理這事兒?」

「你以為你是誰啊,人家是托米斯拳會的王牌。人家能站出來沒讓你被空澤本秀當場打死在擂台上已經不錯了。」胡峻銓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當然,他也講過了。願意當個和事佬。等這擂台賽的事一旦結束,你們雙方可以坐下來談談賠償的事。」

「談談,拳會一旦結束估計就是該報仇的報仇該了結的了結。那個時候估計托米斯拳會賺了個盆缽兒滿溢之後就要抽手走人了。下邊的事他們會管才怪。這話,好聽話罷了。」喬枘無輕咂了下嘴譏諷道。

「那是不真的現實,換作你們舉辦拳會也不會願意管這『騷』事的。

更何況他們面對的是日本空刀流的超一流大師這樣的硬把子。

即便是作用托米斯拳會也是有顧慮的。我看塔少你還是想辦法怎麼樣在結束后保全小命才是真的。」胡峻銓臉上閃過一絲幸哉樂禍。氣得葉老大想上前給這傢伙一狠耳刮子。

「不勞你牽挂,我的小命由我,空澤本秀也取不走的。」葉老冷靜得很,擺了擺手,說道,「那個黑衣頭頭很厲害,你查清他的底細沒有?」

「據說托米斯拳會有個叫『夜當』的高手,不過,此人從沒『露』面過。我想,那個黑衣頭頭是不是就是『夜當』此人了。」喬枘無輕說道。2756

「夜當,什麼來頭的?」葉凡緊追著問道,直覺到這傢伙好像跟車一刀的失蹤有些關係了。

「不清楚,即使是我有最超級的內線也查不到此人。」喬枘無輕搖了搖頭。

「當然查不到,此人是托米斯拳會最神秘的人。」胡峻銓說道。

四個小時過後人推了出來。

情況很不樂觀。

車天一直暈『迷』不醒,更是應證了專家們的預測——他很可能就是植物人。

而狼破天也是受了重傷,暫時根本就沒辦法恢復。葉凡施展內氣之術檢查過後再以金針扎了一遍下來。

感覺到狼破天的功力好像真的給廢了。心情不由得萬分沉重了起來。

沒辦法,葉老大隻好安排手下把兩人先送回去了。到地頭后自然有a組的人馬過來接人走。

這車一刀還沒見到人影居然折損了兩員大將,葉凡沒辦法,只好打電話想把洛飛從維基斯群島抽了過來。

不過,好像那邊那個拱陰教最近有些蠢蠢欲動,葉老大斷忖再三,最後放棄了這個打算。最後只好要求龔頭兒從組裡抽調高手過來協助完成任務了。

這游輪上倒是每天都有一艘小了一號的游輪過來接送新來的以及想回去的客人。想必空澤本秀也不可能對兩個受了重傷的人下陰手。

葉老大的身邊就剩下唐城跟騰各以及杜千草三人可信了。只不過三個人功底子都太弱,根本上就挑不起什麼大梁。打打下手還是行的。

「空澤先生,我們儘力了。令孫將成為一個癱在床上無法自理的殘疾人。」手術室的門打開了,一個專家摘下手術帽子,一臉歉意的沖空澤本秀說道。

「一點恢復的希望都沒有嗎?」空澤本秀臉『色』冷冷的問道。

「以目前的醫學技術來講基本上就是如此了。」專家說道。

「混蛋1空澤本秀一巴掌劈去,旁邊一把鋁合金的床架頓時就成了一堆廢鋁。

專家等人一看,趕緊打了聲招呼一個個匆匆而去,像躲避瘟神一般。

「小兒,我讓你走下瑪麗珠納號的話從此後這世上就沒有空澤本秀。」空澤本秀恢復了平靜,冷冷的哼了一聲。

那聲音不寒而慄。就是走遠的一個專家聽了心裡都在發抖,那是趕緊加快了腳步。

「一匹黑馬。」托米斯拳會會長布蘭托里的客廳里,一個黑妙蒙面的傢伙哼道。

「這跟我們預計的可是差了不少,想不到還真看到了黑馬。此人還真是厲害,居然廢了空澤一朗。不過,得注意著點別讓空澤本秀過早的暗算了此人。」布蘭托里說道。2756

「我已經派人盯著空澤本秀那老傢伙了,絕不能讓他破壞了我們的大事。不過,如果空澤本秀真要滅了那小子的話我看咱們也沒必要真出手。樹下這麼一個強敵不智。」蒙面人講道。

「不行,至少在那小子被人打倒前還是要注意盯緊點。他可是咱們的搖錢樹。

而且,我還想用他引出死亡之神來。據專家們推測過,死亡之神的年齡也不會很大,估計不會超過40歲。

這種人一旦遇上像塔布斯這種高手肯定也想上去斗一番的。我在想,死亡之神是不是就隱藏在咱們的拳手裡面。

所以,從現在開始,每場比賽都得盯緊點。每個人都值得懷疑。」布蘭托里說著看了黑衣人一眼,突然笑道,」查當這傢伙現在肯定痛哭。」

「痛哭,不會吧。」黑衣人有些不相信。

「他那點家底子我清楚,一下了壓了一百多萬美金。可是壓錯了方向,空澤本秀居然輸了。哈哈哈……」布蘭托里狂笑了幾聲,一臉的幸哉樂禍。

「聽說菲爾也壓了三百萬,估計現在也正鬱悶著了。」蒙面人也笑了。

「活該,咱們海狼多好。他居然不識相。中情局能給他什麼?估計,以後有得他哭的。」布蘭托里狠狠的哼了一聲,頭往後一仰斜躺在了沙發里。

「可惜的是咱們現在連死亡之神的一點消息都沒有,雖說大計可是猜測此人是混在拳王隊里。但是,個個看上去都有懷疑,這個,就難以取捨了。」蒙面人說道。

「是啊,德克雷林這傢伙又催得緊。給我們下了死命令,這次一定要將死亡之神留在這瑪麗珠納號上。如果真能知曉他在船上的話,德克這傢伙做了個出刀的手勢,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布蘭托里一臉嚴肅。

「難道是擊殺死亡之神?」蒙面人問道。

「不明確他的身份怎麼樣擊殺,德克組長講了。即便是把整個瑪麗珠納號葬進海里也不能讓死亡之神這次再次逃脫。」布蘭托里一語出來,就是蒙面人都震驚了一下,哼,「德克那傢伙還真是下得了手。

為了一個死亡之神居然想讓全船人為他作陪葬品。我估計,德克這傢伙叫你把這船安排在百慕大三角地帶進行比賽就是為了毀船作準備吧?」

「你很聰明,一點就透。沒錯,一旦船毀,到時咱們也有個說詞。這百慕大三角一直神秘著,經常有飛機跟輪船失蹤。多一艘瑪麗珠納號也不奇怪。」布蘭托里講起這話時是不含一絲情感的。

「我想,德克這老傢伙不會想把我們也毀在這裡面吧?」蒙面人冷冷哼道。

「怎麼可能,放心。他毀誰也不會毀咱們的。你的身份比死亡之神更為重要。不過,中情局、五角大樓的那些個可憐蟲這個就難講了。」布蘭托里說道。

「估計還得加上a組的高手,神道組的武士,紅軍組的藍帽等人吧。不過,咱們能想到的別人也能想到。估計,咱們這艘船下的海里不止咱們美眾國的潛艇吧?」蒙面人講道。。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