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五十七章來了只老狐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五十七章來了只老狐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初,你殺我師姐的時候,難道就沒有想過。dyzdyzw現在你會為當初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如今你已頭髮變白,剩下的時間不多。可是,我只想問你?當初你為什麼要狠心殺了我師姐?為什麼!你知道嗎?我師姐她告訴我,她愛你!她愛你!可是卻被你親手殺了她/。你對得起她嗎?」雨容越說越急。到最後幾乎是喊出聲的。

「我殺了你1痛苦的雨容,手向後一仰,劍再次的向狼的身體里刺去。可是在距離狼的身體時。雨容卻下不去手。其實回想到幾天前,雨慕對自己說話的時候,雨容就已經覺得有些不對竟。可雨容不可能會知道雨慕會死。現在想起來,雨慕當時就已經無法自拔的愛上狼/。或許真的是『自殺』。劍尖抵在狼的衣服之上,沒有刺進去。而是抵出一個劍尖的小凹。雨容哭泣著臉。說道:「告訴我,師姐葬在哪裡。」

雨容點住了詩思的血。雨容的武功雖然不高,那只是對於狼這些人來說而已。當然在一般人中,雨容的武功可也不弱。幾步之下,便到了狼的身前。手中的劍,直截了當的向狼心口刺去。「不要。」被雨容點住血,詩思不能動。可也知道雨容肯定是去殺狼。心中一陣痛苦,「不要殺他。」

「我不想讓她死。當我想阻止時。她已經將劍刺進了自己的身體。殺了我,為你師姐報仇。如果不是我的出現,你師姐就不會死。你就不會失去你師姐。殺了我。」狼言道。

「二師姐,沒事。」雨容裝作沒事一般回道。可看在雨蝶的眼裡卻有些奇怪。雨容明明好像是哭過的樣子。「師妹,你真的沒事嗎?可你眼睛為何會像是哭過後的樣子?」雨蝶也是出於關心才會如此一問。可問話之後,被落雨聽見。便也看向了雨容。2757

「師妹。你去哪兒,怎麼這麼久?」見雨容下來。剛才雨蝶和落並沒有與落雨走在一起。是後來才趕到的。此刻見雨容已經去了很久才回來。便關心問道。

落雨和雨蝶兩人都有些奇怪的看著雨容。見雨容深思熟慮。落雨便道:「雨容,剛才你還好好的,怎麼現在臉上變得心神恍惚,憂心忡忡的樣子?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可是現在,雨容自己也不知道該要如何解釋這件事。但此刻卻不是說的時候,如果說出來,她們可能會猜出剛才自己見到過誰。

「雨容。不要,求你不要殺他。讓他走完這最近的幾天好嗎?我求你,就算你真的要為你師姐報仇,你先殺了我。以解你心中的怨恨。可是我求你,求求你放過他好嗎?幾天,只是幾天而已,他就會死!我跪下求你好嗎?」詩思身體被點住,不能跪下。可若是身體能動。詩思真的會跪在雨容的面前。

「如果你真這麼想,我也無話可說。我師父和二師姐她們正在樓下。還有一人,我不知道他是誰。可他的武功絕對與你不分高下。你們不能這樣明白著走出去。我想你們也應該有辦法離開才是。好了就這樣吧,這或許是我為師姐能做的最後一點事。希望你可以記住,在這世上還有一個女人,是為了愛你而死。」雨容雖然是痛對著狼說話,而臉還是向狼的方向轉了些許過見狼。

見雨容的劍向著自己的心口之處刺下。白髮的狼輕輕的閉上了眼。可是在身前的雨容手中的劍卻並沒有刺下。臉上的痛苦已經無法再用言語可以形容。哭泣的秀雅之中,那悲苦的心。「告訴我,我師姐那麼喜歡你。為什麼你要狠心殺了她。」雨容的手在狼的身前,劍雖然沒有刺下去。可劍尖卻沒有移開。而是依然緊挨著狼的衣服。

雨容解開了詩思的全身的血。詩思道:「雨容謝謝你,放過他。」其實剛才聽雨容說怒斥的說出那句話之後。詩思的心裡對雨慕,有著另外的一種感覺。一直都不知道,原來雨慕也喜歡他。

聽落雨此言。雨容此刻心裡很是一陣徘徊。潔白的臉上苦『色』愁容。言道:「師父,你說的是真的?武當派也會全力追殺他?」

一刻之後,雨容苦楚的臉上,並沒有因為擦去淚前而恢復剛才的樣子。雙眼有些微紅。雨容回到了剛才的房間,但此刻卻已是人去空景。房屋裡,兩人都已經消失不見。

見他們兩人都已經不在房裡。雨容便出門下了樓。在見落雨之前,雨容已經整理好自己的臉『色』。只不過雙臉還是有些輕輕的微紅。

臉上的淚水,一滴一滴的劃過臉痕。並沒有下樓,而是走了不遠之後,便停了下來。雨容心裡此刻很『亂』。自己本來可以親手殺了他為雨慕報仇,可雨容見他那發白的頭髮。閉目的站在那裡等自己殺他時。雖然心如痛恨,可當然劍抵在他的身體時,自己卻無力再使出一點力氣。

「師妹,我們是要尋找大師姐葬在何處。可現在有消息說狼在此出現。我們不能放過這次機會。他的武功高強,可是卻聽說他與古心一戰。身體受傷很重。所以這是殺他最好的時機。」雨蝶恨意的說道。狼殺了自己的娘,這是雨蝶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事實。在心裡,雨蝶曾重重的發誓,此生一定要殺了他為娘報仇。現在可以知道自己的大仇人出現在此,雨蝶日期夜盼。終於可以有殺他的機會。現在又怎麼可能會放過這次。

「就算你大師姐不是他殺的。可他也逃拖不了干係。況且現在江湖之中,他的傳言已經散開。這一來年江湖中他壞事做荊滅殺了多少的門派。殺了多少無辜的人。像他這樣的人。我們雨劍門必須要將其剷除。即便我們殺不了他,可武當派剩下的四大弟子也會傾盡全力追殺他。」落雨重重的口氣說道。雙目間怒火中燒。

見雨蝶和落雨兩人同時看像自己。雨容心裡有些緊張,臉『色』也有些變化。剛才見了狼的事,雨容知道,自己不可以告訴她們。不然,她們一定會前去追殺狼。現在自己知道雨慕的死並不是狼關手所為。可在開始的時候,卻是自己關口說的雨慕是被狼所殺。現在若是再改口。落雨和雨蝶一定會看出端倪。自己所說的前後不一。

「雨容謝謝你。可是,你不會知道,其實愛就是如此,就是如此的簡單。不論他是生是死。我都會永遠倍隨在他身邊不離不棄。」知道雨容是在關心自己。詩思並沒有生氣,而是平靜的微笑之下。說道

「師父,如果。如果當初,是弟子把事情混淆。大師姐並非死在他的手上。大師姐是心甘情願死的。師父還是要殺他為大師姐報仇嗎?」雨容試探的問道,心裡很是緊張。

「你不用謝我。這也是為了我師姐。如果我真殺了她。師姐也不會安心。雖然你我現在不是朋友,可我還是對你說一句話。他畢竟只有幾天的生命。我想現在你也看見了。他的獎狀比之前已經更糟。」雨容走到詩思的面前,眼裡不是愁恨。沒有怨氣,是出於內心真正的關心。

「雨容,師父知道你心裡還在想著你大師姐。可你二師姐說的也沒錯。我們若是能夠找到此人,那你大師姐所葬何處,我們也可以從他的身上問出。現在既然有消息稱他在此地出現,我們必須要找到他。」落雨言道。

「沒,師父。弟子沒事。只是剛才突然想起大師姐,所以心裡難過,便哭了。師父,我們不去找大師姐的葬身之處了嗎?」雨容恢復神情,剛才一思所想。現在已經差不多恢復了過來。2757

白髮的狼,見雨容手持短的劍。並不是算是劍吧,可以說是匕首。一隻手緊握手中,雨容跑到狼的身前。舉起手便向狼的心口刺下。

雨容道完,便走出了房門。可在房門之外,雨容在最後離開的時候,並沒有哭泣。可離開之後,眼淚卻不知不覺的從眼中流了出來。『我為什麼要放過他?就算師姐不是被他殺死,可師姐畢竟是為她而死。師姐,我這樣做對嗎?你為他而『自殺』。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相,可師姐他根本就不像是在說慌話。師姐,對不起。雨容不能殺了他為你報仇。雨容對不起你。』在心裡雨容默默的念道。

狼將雨慕的葬身之處告訴了雨容。而雨容看著狼此刻的獎狀。滿頭的白髮披散,身體已經開始枯竭。「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

shu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