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六十三章瑪麗珠納號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六十三章瑪麗珠納號的秘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最後鐵心出馬,費盡唇舌,現在倒是解決了。本章^節由萬書ba更新也就是當初壓菲爾的下注者們支付一半的賭金。

而托米斯拳會這次特殊待遇拳會不抽成。那些下注者雖說還在折騰,不過鐵心這嘴很厲害。

說是這事要是訴諸法庭的話估計還得全賠。這些下注者個個都厲害,都是有律師的。

想想也就答應了這個要求。咱們雖然虧大了,但如果繼續鬧騰下去的話,就怕到時一分錢賠償拿不到手還得搞得亂七八糟的。

所以,我電話里跟胡峻銓商量了一下。他也同意了這處折中的方案。

而塔少你當初有講過這事全權委託給我操辦了,所以我也就直接答應了下來。」喬枘無輕說道。

「撈回一半,也差不多了。」葉凡點了點頭。

「好消息……」胡峻銓一進門就說道。

「是不是那個神秘高人有消息了?」葉凡一聽,頓時坐直了身子問道。

「嗯。」胡峻銓小心的關上了門,看了三人一眼,說道,「還是我們的『小婆羅』厲害,因為它們對氣味特別的敏感。

這次有了塔少的魂笛王相助使喚起它們來更為靈活了。這魂笛王就是個好東西。

在高手操控下似乎能感覺到咱們培養的這些『特殊高手』的想法似的。

當然,這種感覺非常的模糊。只有我們當初培養這些蛇蟲的高手才能通過魂笛王感覺到一點概念。

在魂笛王的控制之下,我們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

講到這裡胡峻銓口乾了拿茶喝。

「奇怪,什麼奇怪?」葉凡也來了興趣。

「托米斯拳會雖說搞得神秘,但咱們的『小婆羅』也不是蓋的。

它時刻的躲在暗處關注著會長布蘭托里的包的豪華套間。雖說布蘭托里沒見到此人本人。

但是,總會有道黑影從房間里出來。不過,此人出來很神秘,除了我們的小婆羅的話即便是換作咱們去潛伏著也不能發現此人。

因為,此人根本就不是從門裡走出來的。而在布蘭托里包的豪華包間里好像有許多道暗門。

此人每次進出走的都不是同一條路。此人是個高手,在消除痕一塊也是個超級高手。

有著超絕的反偵察能力。幸好我們的小婆羅感知特別的明顯。漏過多次過後終於有一次發現了此人的一絲相同氣味兒。

經過兩次跟蹤。發現此人每隔二天就會到船上的塞卡酒吧去。此人先是喝上點酒。

爾後就會在趁人不注意之時裝著跟調酒師要求怎麼樣調酒而閃進後面的一個專門為貴賓們設計的調酒室里。

這調酒室其實就是一個專門招待貴賓的地方。比如你不喜歡這種形式的雞尾酒的話你可以進入貴賓室。

那裡有專門的調酒專家等著為你服務。你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諮詢專家過後再進行調酒。

當然,一般的人都會直接在前台跟調酒師簡單的提出要求就是了。

除非是遇上對酒的品嘗極為苛刻的人才會進入這個貴賓室。因為,這些人往往都是真正的品酒大師,而且相當有錢。

這貴賓室服務一次收費可不小,至少得一千美金的諮詢費。而那人每隔兩天就會進去一次。

我們的小婆羅發現,此人進去后呆的時間相當的長。」胡峻銓講道。

「多長時間?」葉凡追問道。

「一個小時左右,按理講諮詢也不需要這麼長時間了。而且,此人又很神秘。

表面上看去長相普通。穿著也是屬於大眾化的富翁衣服。像這種人屬於那種扔人堆里就找不到特點的人。

船上這種人太多了,這次能來的基本上都是富翁之流,算不上什麼稀奇的事。」胡峻銓說道。

「越是沒有特點的人越是有搞頭。」葉凡點了點頭講道,「而且,此人既然是小婆羅發現是從布蘭托里的包房裡出來的人。

那此人的身份就顯得神秘了。而且,既然能多次進入會長的房間。那此人在拳會裡頭也是有著相當份量的人物。

不過,你查過沒有,拳會裡頭有哪些份量重些的人物?像鐵心這種人應該就是拳會核心人物之一吧?」

「鐵心算是吧,不過,我有種感覺。鐵心只是托米斯拳會表面上的處理者。

他是否有進入核心這個難講,不過,有相當多的人都把鐵心看成是托米斯拳會的二號人物。

不過,本人並不這麼看。我看鐵心進入會長布蘭托里包房的次數絕對沒有那人的頻率高。

而且,那人在拳會裡頭好像並沒有什麼記錄。」胡峻銓講道。

「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夜當』。托米斯拳會第一高手。就是那天跟空澤本秀對峙的那個黑衣人?」葉凡隨口問道。

「我也懷疑就是『夜當』,如果真是他那就很值得我們揣測了。如果真是他的話他為什麼要搞得如此的神神叨叨的。

我在想,這塞卡酒吧是不是藏著天大的秘密。而且,那個高手是不是就是夜當拿下的,現在就關在塞卡酒吧。

所以,綜合了一下可以推測出一個大概的框架來。這塞卡酒吧估計真有問題。

不過,這船太大了,結構太複雜了。不過,我們已經搞到了當初建造這艘豪華游輪的關於塞卡酒吧那一部位的建造圖。

發現這塞卡酒吧以前設計來並不是打算開酒吧的。而當初的設計此部位居然是船上藏一些秘密資料的地方。

這個部位的建造圖本來是很難搞到手的。不過。我們可是付了很大的代價才弄到的。

畢竟這是屬於人家瑪麗珠納號擁有者的秘密。」胡峻銓講道。

「既然是放秘密東西的部位,那構造肯定特別的複雜。而且。在此部位肯定裝有高科技的比如探頭紅外掃描等防盜的設備。

甚至還有一些秘密的比如像古代地宮那種防盜的暗器之類的東西了。

不過,既然是如此秘密的地方怎麼又給租出去當酒吧了?難道這瑪麗珠納號本身就是托米斯拳會所擁有的?」葉凡有些疑惑了。

「我也想完全有這種可能,不過,為了免得打草驚蛇。即使是我們公司隱蔽性超高的特殊高手們我也不敢輕易的操控它們出動去探那塞卡酒吧的。

因為,夜當的身手太高了。一旦漏點痕的話估計就會被他發現了。

到時那個高手被他轉移了的話咱們想再次找到就難於登天了。」胡峻銓說道。

「瑪麗珠納號跟托米斯拳會有關係嗎?」葉凡問道。

「沒關係,我們非常細緻的查過了。的確是沒有關係,瑪麗珠納號這船是屬於沙特一個叫卡門沙的富翁的。

他的公司叫做『千喏盤公司』。其實,『千喏盤公司』就是沙特的一個海運公司,公司擁有幾艘三萬頓級以上的油輪。

而這瑪麗珠納號就是該公司打造的第一艘豪華游輪。『千喏盤公司』已經擁有20年的歷史,在海運業一塊來講雖說不是特別的強大,但也能排得上中等規模行業。

我們調查過,他們跟托米斯拳會沒有一點生意上的來往。這次托米斯拳會是以全包的形式租下這艘豪華游輪的。

聽說一天的租金就達到150萬美金。這也算是大手筆了,要知道,拳會這次預計的舉辦時間加上來回在海上航行的時間總計長達近兩個月。

光是租金就接近一個多億了。當然,拳會的人精明著,肯定能賺回來的。

按他們對下注的抽成來看,一個億不到二十天就能賺回來。這對於他們來講也是穩賺不賠的。

更何況,他們還有許多的灰色收入。比如,他們自個兒也下注,因為他們對各位拳手的底細比咱們還要清楚。

在他們提前曉得此人功底子比對方強的基礎上當然會狠狠下注的。

所以,光是這次拳會舉辦下來。除去一切開銷之外,托米斯絕對有著一個多億甚至二個億的美金進賬。」胡峻銓十分肯定的講道。

「我懷疑這塞卡酒吧是不是本來就是托米斯拳會租下來的。而且,估計這條船當初建好後人家就出手了。

不然,為什麼他們會選擇這條船而不是別的游輪。雖說瑪麗珠納號很豪華。

但是,同級別的豪華游輪可不在少數。比如依沙麗白號那艘皇家游輪恐怕比這還要豪華得多。

至於講到咱們想查出人家的底細,那個就更好操作了。他們完全可以通過第三方去租下這個酒吧。

而且,我還有一個更為擔心的地方。就怕他們租下酒吧那塊原本是用於保存秘密東西的部位來改裝成酒吧只是掩人耳目。

其實在該地方藏著托米斯拳會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是擔心經過他們改裝之後裡面的結構跟你搞到的建造圖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如果還按照你們搞到的結構圖去塞卡酒吧探路的話很可能會跌進他們設的圈套之中。

而且,跟當初的構造相比。估計裡面的危險度增加了不知幾何了。」葉凡講道。

「既然是藏神秘高手的地方,那肯定防守極為嚴密。現代高科技手段的應用過後那是防不甚防的。就怕他們會安裝一些就是世面上都不常見的高科技手段。比如紅外線掃描這個是常見的,我們都能防到這一點。」胡峻銓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