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六十四章關鍵地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六十四章關鍵地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人家如果搞個紫外線藍外線的掃描咱們就沒辦法知曉了。

科技在大發展,這世上出奇的玩意兒太多了。只要他們秘而不宣,估計就是美眾國的中情局也未必能全面的搞清楚這些玩意兒。

比如,我最近就聽說過一種激光束防盜攻擊『性』設備。這種東西安裝在什麼地方你根本就探測不到。

到時只要你進入人家的『射』程範圍。那可不是子彈而是像手電筒樣的一束光『射』出來。

而且比手電筒發『射』的光更小更有隱蔽『性』。就怕那種光根本就不是肉眼能見到或者是要用一種特殊的設備才能看到。2764

除非是他們自已人戴上那種設備才能看到。要是去探路的話那就太危險了。

在哪種能在瞬間融化鋼鐵的高灼的激光束之下什麼高手都只能是災劫難逃被擊傷甚至喪命。」喬枘無輕一臉擔心的講道,兩隻美麗的藍眼睛一直盯在葉凡身上。

「唉……這女人,好像被葉老大『迷』『惑』住了。似乎是生情了……」一旁的唐城嘆了口氣。

心說這傢伙惹上的情債太多了,恐怕今後發作起來時很難多方擺平了。這個,也許就是名人能人的麻煩事吧。

「這事,危險『性』肯定很高。而且在其中存在著許多的變數。不過,高手更是難得。

雖說危險『性』很高,但如果一旦能成功獲得一位超級高手的話那絕對值得去冒險。

幹什麼事沒有風險,就是在路上走沒準兒也會掉下一塊磚頭砸傷我們是不是?

更何況,相信有著我們集團公司培養的『特殊高手』相助的話這種危險度能降低不少。

再則說這個畢竟是地下公開了的拳會。全世界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的。

托米斯拳會也不可能幹得太出格了是不是?」胡峻銓說道。

「你當然想塔少去了,還不是為了那根魂笛王。要是塔少出不來了,你豈不是更好。

根本就不用付出什麼代價就能佔了這根笛子。別以為我們不曉得你們的鬼心思。

我在想,這個,沒準兒還是你們莊周集團的下作陰謀。」喬枘無輕一席話出來差點氣炸了胡峻銓的心肺,這貨馬上反嘴道,「你這講的是人話嗎?

我們莊周集團可是響噹噹的擺在市面上的。假如我們敢如此的幹人家塔少的家人肯同意嗎?

到時空成部落的高手找上門來我們不是引火燒身了。塔少。你要相信我們的誠意。

那樣子干對我們來講是一點好處都沒有的。」

「人都沒命了還講這個有什麼用?」喬枘無輕哼了一聲又蹭到葉凡身邊,說道,「不要去塔少,太危險了。咱們就是少一個高手也沒什麼是不是?總比丟了命來得值。」

「你是他什麼人,連『咱們』都講出來了。別以為塔少真把你當什麼了,你不就是一個花瓶嗎?

還真相當塔少的老婆是不是?咱們三家可是合作夥伴,你喬枘無輕好像是把我排除在外了。2764

這個是很影響團結的,很不利於咱們共同賺錢的。」胡峻銓趕緊提醒喬枘無輕。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我不是塔少的老婆,不過,我是他最忠實的情人。你胡峻銓別吃不到葡萄就講這個酸呀哪個苦的。我喬枘無輕一心為的是塔少。此心絕無二可講,不像你,暮三朝四的沒個準頭。」喬枘無輕挖苦道。

「喲喲喲,還情人。狗屁不是。」胡峻銓傲氣上來了,生氣的嚷道。

「塔少,你給句話,我是不是你的情人?」喬枘無輕生氣的凶道。那是盯著葉老大,儼然幅河東獅子架勢。

「暫時嘛,咱們算是情人。今後,那就得看你的態度跟表現了。」葉凡面無崩。自然是要把喬枘無輕先『吊』起來再說。

「暫時就暫時,我總是你的情人。今後你會看到我喬枘無輕是個什麼樣的人的。到時,保准讓你大吃一驚的。」喬枘無輕冷冷哼道。

「等打入八強之後咱們到塞卡酒吧去探一探。這幾天你控制那些蛇蟲先試探一下。不過要注意別漏了馬腳。」葉凡交待著下了決定。

「沒問題。」胡峻銓差點拍胸脯了,喬枘無輕自然是一臉難看,狠狠的瞪了胡貨一眼。

16強第一輪葉老大很順利的就打倒了幾個對手,而且,並沒有碰上空澤一郎而進入了8強賽。

不過,8強裡面的高手就多了起來。特別是頭號種子空澤本秀這不知恥的老傢伙更是令各方人馬滲得慌。

三天後,胡峻銓再次來到葉老大的包房。

「看你一臉喜氣,是不是有消息了?」葉凡問道。

「嗯,我們試探了一下。發現在調酒室里有個暗門。估計夜當就是從這裡進去的。只不過我們不敢再深入。怕被發現了。」胡峻銓說道。

「暗門設計得很精妙吧?」葉凡問道。

「那當然。不過,只要按我們的方法去搞。應該能進去。我想,最難的就是這道暗門了。一旦進去後邊就有了活動的空間。」胡峻銓講道。

「怎麼個情況?」葉凡問道。

「暗門居然藏在調酒室的一個巨大的空瓶裡面,當然,這個空油瓶並不是真的瓶子,而一個特製的空酒瓶。

此瓶高足有二米五左右,那最大的瓶肚直徑估計也達到一米二左右寬度。

不曉得的人肯定會認為這就是一個藝術品。跟調酒室倒也適配著。」胡峻銓說道。

「夜當是怎麼進去的?」葉凡問道。

「不是從瓶口進去的,居然在瓶肚下邊有暗門。夜當用手在茶几旁邊那個垃圾桶里一『摸』那暗門就開了。

爾後他一躬身子就進去了。暗門又恢復了原狀,並且搞得天衣無縫,不用放大鏡估計都難以找到這瓶上的暗門。2764

因為瓶子暗門處正好彩繪著圖畫。是一幅仕女飛天圖,仕女的旁邊有許多的花朵。

而暗門的邊框看上去還以為是那些花朵的花瓣。不是我們的特殊高手在觀察著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

我們發現那開關按鈕就在垃圾桶旁側的牆壁上。用手一按進去就能打開暗門。

而暗門估計也有自動關門的機關。」胡峻銓講道。

「聽你講來很容易。」喬枘無輕譏諷道。

「那當然,我們觀察了好幾天了。發現夜當進去了二次,每次進去差不多一個小時就出來了。」胡峻銓說道。

「就這麼簡單?」葉凡貌似很隨意的問了胡峻銓一眼,不過,雙眼卻是盯著這貨的。

胡峻銓不由得被盯得有些心裡發『毛』,硬著頭皮講道:「沒錯,我們的特殊高手發現的。我們也分析過,絕不會『亂』講的。這可是要命的玩意兒,塔少可是我們的賺錢保證,我們絕不願意看到塔少出什麼狀況是不是?商人,追求利潤是我們永恆的話題。」

「是么?」想不到擱一旁的杜千草突然『插』嘴哼了一聲。

「啥意思小草姑娘?你這話里好像有話似的。」胡峻銓有些惱火的看了杜千草一眼。

「啥意思,你心知肚明。這邊話講得好聽,什麼塔少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什麼賺錢保障,全是屁話。別以為我們不曉得,人家夜當進去的時候可還有一個環節。」杜千草冷冷的瞪著胡峻銓哼道。

「啥環節,你說。」胡峻銓很硬朗樣子。

「你敢說夜當沒用五指先印在酒瓶上一朵牡丹圖上嗎?那朵牡丹花特別的大,正好有隻巴掌大。

夜當估計是在做指紋鑒定開門的環節。這個環節太關鍵了,如果塔少不曉得這個環節,到時估計一按垃圾桶旁邊牆壁上的按鈕的話估計就出不來了。

而且,還有那調酒室也是特別設計的。牆壁居然是用5厘米的鋼板加厚的。

不要講到時事發后塔少想逃出來,就是用炸彈一時也難把五厘米厚的鋼板給炸開。

胡峻銓,你到底安的是什麼心。你這不是明擺著想引塔少去送死嗎?

到時塔少出不來,你完全以塔少是觸發了不知名的機關為由推託。

到時這魂笛王不就是你的了。胡峻銓,想不到你的心如此的毒辣,還合作夥伴,我呸1杜千草講到激憤之處,一口痰毫不留情的呸在了胡峻銓的臉上。

氣得這貨馬上跳了起來,一邊掏紙巾抹臉一邊吼道:「娘們,你想幹什麼我很懷疑你講的是不是事實。

即便是事實,但是只能講是我們的蛇蟲們沒有發現罷了。它們畢竟只是蛇蟲而不是人?

它們是沒有思想的冷血動物。」

「呵呵,胡大少,現在謊言被拆穿了就想把責任往那些無辜的蟲子身上推了是不是?」喬枘無輕居然笑了,她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早說過這傢伙根本就不可靠,現在你看出來了?」

「胡總,小草講的是事實。我相信她比相信你多得多。小草是從小就伺候我的女人。

胡總,如果你不能給出個適當的理由講清楚這件事的話,本人將立即要求收回魂笛王。

而且,從此後咱們的合作到此為止。至於今後還會發生什麼事那隻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因為,我發現你這個合作夥伴太不誠實。錢還沒賺到手居然想過河拆橋。」葉凡臭著個臉哼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