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六十五章死神是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六十五章死神是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七百六十五章死神是誰

「塔少,你別信』她的。雖說她從小伺候你,但正是因為伺候你伺候得煩了,現在當然也想換個門臉兒了。

這話你懂嗎?華夏國有句俗語叫做『最毒婦人心』。你可是要當心埃

別被枕邊人給買了還幫她數錢玩。」胡峻銓這傢伙倒打一耙的本事還真是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我再次重申一下,我相信小草比相信你多得多。胡總,你再如此講的話我可是要生氣了。不過,既然你要證據我拿出來給你看看。胡總,別把我們空成部落出來的人當傻瓜,那隻能講你太腦殘了。」葉凡講著示意杜千草出示。

不久,一段視頻出來了——只見那個普通人夜當先是去牆壁處按了一下。爾後一隻手掌正是按在酒瓶的那朵正盛開的牡丹花上。

不久,瓶肚皮處那暗門無聲的開了……

胡峻銓一看,頓時臉漲得相當的紅了。這貨吶吶道:「這個,肯定是我們的蛇蟲疏忽了這一點。太不像話了,這麼致命的關鍵點居然也會疏忽了。回去我一定跟叔叔好好談談,也要懲罰這些蛇蟲們了。餓它們三天再說。」

「到現在你還不承認,胡總,我看咱們的合作到此為此吧。我限你十分鐘內把我的笛子拿回來。不然的話,相信我塔布斯會讓你看到你養的那些蛇蟲們是怎麼樣被人發現又怎麼樣被人像踩死一隻只蟑螂樣的踩死的。」葉凡塞煞煞的哼道。

「唉……小叔,我給你害死了。」胡峻銓嘆了口氣,想了想才講道,「其實,這並不是我的本意。

從私人感情上來講,我還是相當想接交塔少這樣的朋友的。只不過那根笛子對我們莊周集團太重要了。

它簡直就是控制我們那些特殊高手的不二法門。我們太害怕失去這把笛子了。

也請塔少能理解我們的這些急迫心情。我想,信任都是一步步增進了解中建立的。

從現在開始,我胡峻銓以母親的名義起誓,絕不會再做一絲有害塔少的事了。

塔少,我希望你能相信我,再給我胡峻銓一次機會。你會看到,我胡峻銓也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的。

而且,我會跟小叔商量。如果塔少真要去找那位高手,我們將不途餘力的相助你們。」

「我不想再上當一次,這當可是上不起的。那可是要命的『當』。」葉凡冷著個臉,擺明了不給胡峻銓面子。

「這樣,我們把魂笛王先還給你。先教給你一些簡單的co控這些蛇蟲的方法。由你指揮著它們協助你去行動。怎麼樣?如果講我胡峻銓還不夠誠意的話我二話不說馬上滾蛋。」胡峻銓也下了狠心了。

「成交1葉凡點頭了,胡峻銓終於鬆了口氣。

其實,葉老大也著實需要這些蛇蟲相助。因為這些特殊高手的隱身能力跟攻擊能力都不錯。

到時真正的進到暗門裡之時必不得已的時候只能是犧牲這些蛇蟲了。

而且,帶幾隻『小婆羅』進去比帶上二個人進去更為安全一些。

因為它們的目標跟人相比小得多。再則說葉老大身邊也著實再也挑不出可信任的高手來了。

8強晉級四強賽的第一場,葉凡居然抽中了菲爾。

葉老大暗暗慶幸,如果提前碰上空澤本秀那就完蛋了。空澤本秀也進入了八強。

這老傢伙看來是真盯上葉凡了。估計是一直要打到跟葉凡碰面為止了。

葉凡決定,明天把菲爾拿下后再狠賺上一筆,晚上決定去塞呀酒吧一試。

這次的主要任務是救出車一刀。一定要趕在跟空澤本秀碰面前下手才行。

不然的話碰上這老傢伙那也只能是棄權了,那可就失去了跟布蘭托里碰面的機會了。(最穩定,

所以,還不如搶先下手為妙。

「菲爾,這次你必須勝1比賽前頭天晚上七點鐘,查當副局長一臉凝重的沖菲爾講道。

「放心局長,塔布斯雖說是一匹野馬。但是,我菲爾是宰馬的。」菲爾信心十足,一臉淡口咖啡,說道。

「菲爾,你要明白這次比賽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查當局長一臉嚴肅的說道。

「明白,拿下死亡之神嘛。不過,到現在咱們好像是一點線索沒找到。已經進入八強賽了,我看這幾個人中好像都沒有像死亡之神的。」菲爾有些疑惑了起來。

「不一定,這八個人中除了空澤本秀跟你以外。剩下的六個人都有可能是華夏來的死亡之神。

不過,幾年前死亡之神在撒哈啦一戰之中就滅殺過海狼中那位用藥培養出來的十段位高手。

我是擔心幾年過去了,死亡之神的功力肯定也在長進。你現在也不過十一段位罷了。

你們倆個真正碰上時那還難說埃」查當的臉s有些不好看。

「當年海狼的那兩個十段位藥劑人聽說只是准十段,其實還沒有能達到正宗的十段位門檻。

而且撒哈拉環境惡劣,據說也只是死亡之神是撿了漏才偷襲成功的。

我想,既然要用偷襲,那此人當時估計還沒達到十段位。九段頂階差不多了。

所以,撒哈啦之戰過去也僅僅兩年左右時間,他能從九段頂階突破到十一段位,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菲爾一臉傲氣,哼道,「只要局裡能提供此人的確鑿信息,我菲爾定讓他來得了去不了。」

「還是小心點,雖說海狼內部是那樣子說的。我是擔心當時的布朗隊長是不是放了顆煙霧彈。

像這種事布朗是不可能全盤托出來的。這又不是什麼光彩事兒,對海狼來講就是洗雪不了的莫大恥辱。

如今海狼連夜當都派出來了,自然是想一雪撒哈啦之辱了。不然的話。

德克雷林這個布朗的接替人這老臉可是沒地兒擱去了。」查當講到這裡居然笑了起來,自然是一臉的幸哉樂禍了。

「應該不會,如果是放煙霧彈那也要把死亡之神講得越厲害越好。那樣子下來海狼即使是被滅了高手臉面上也過得去是不是?」菲爾搖了搖頭顯然不認同。

「嗯,也有道理。不過,唉,雖說我們中情局跟海狼都是共和國的秘密機構。

但是,咱們並不和拍。北宮整天說是要求咱們jng誠團結,有秘密要共享。

我看真要做到這一點那根本上就是不可能的。特別是現在,海狼下設的情報部門因為不得力被撤了合併到咱們中情局。

他們心裡肯定不滿,其實,菲爾,我想對你講的就是。表面上看他們的下設情報機構是撤了。

實際上並沒有撤了。只是轉變了一種方式,把下設的情報分組改成了偵察組。

完全是換湯不換藥。我知道,德克雷林不服我們。而且也不放心我們。

只有一些大眾都曉得的情報才會向我們索要。而真正的核心機密他們是半點沒跟我們共享的。

這些傢伙那腦子簡直是燒糊塗了。這些藏著掖著幹什麼?」查當講到後面又有些憤怒了起來。

菲爾聽了直想笑,心說中情局還不是一樣的。難道你們提供給海狼的情報會是最核心的嗎?這話講別人容易,擱自己頭上就受不了啦。

第二天下午二點鐘,二號擂台室也是爆滿。基本上進入八強的比賽都是場場爆滿。而且,下注的經額也是令人咋舌。

那些蓄勢已久的富翁們終於全部出手了,一出手就是一千萬美金的砸錢。那錢在這裡無非就是一個數字罷了。

「菲爾,咱們又見面了。」擂台上,葉老大一臉微笑看著菲爾。

「呵呵,咱們有緣分。」菲爾也是笑著,轉爾,這傢伙臉一臭,霸氣十足的說道,「塔布斯,前次本人讓給你一常後來幾天差點不敢出門了。今天,我菲爾要讓你知道,什麼叫『閃電俠』。你塔布斯里馬,將止步於四強之外。」

菲爾一講完馬上沖四周一抱著喊道:「各位,要下注的下吧。咱們一起把前次賠出去的一半給拿回來。我菲爾將用閃電俠之手洗雪前次的恥辱。讓這個來自那個野蠻部落的野人滾回他的部落去抱娘們吧1

「抱孩子,抱孩子……」

「滾回去塔布斯你個野蠻人……」

「我壓菲爾勝一千萬……」

現場頓時就火爆得很。

短短的五分鐘,在菲爾的鼓動之下。下注的總經額超過了三個億。

而葉老大這邊也是全力跟進,雖說胡峻銓跟喬枘無輕心裡都有些擔心,但是現在大家綁在同一條船上,也是沒辦法了。

胡家為了葉老大手中的笛子也是豁出去了,而喬枘無輕這個葉老大的枕邊人也是騎虎難下。

昨天晚上一直在吹枕頭風,想探聽一下葉老大到底有沒信心拿下菲爾。

不過,葉老大一直在玩神秘。一直只是神秘一笑,弄得喬枘無輕是鬱悶得很。

昨天晚上葉老大想在床上『動手動腳』的居然被喬枘無輕給拒絕了。

說是要讓葉老大保持旺盛的jng力明天賺大錢什麼滴,葉老大也只好鬱悶的作罷了。

「當……」

鳴鑼開場,不過,此刻雙方下注的總經額度達到了八個億,著實令人咋舌不已。這裡,還真是富人的天堂。窮人哪能想象到這種盛況。

菲爾不愧為閃電俠,葉老大總算是領教到了他的快速。用閃電來形容也不為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