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這傢伙實力不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這傢伙實力不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這傢伙實力不虛

第一拳,葉老大還沒反應過來。眨眼間菲爾就到了面前,一個下勾拳差點就勾到葉老大下巴處了。

不過,幸好葉老大有鷹眼。

菲爾動作雖快,但葉老大的鷹眼更靈敏。一感覺到氣機馬上一個側滑就讓過了,而菲爾的下勾拳也是貼著葉老大的下巴而落空了。

菲爾明顯的愣神了半秒鐘,哼道:「還有點實力。」

其實,葉老大還是『中槍』了。雖說閃過去了,但是還是感覺下巴有些火辣辣的痛。估計是菲爾的拳風掃到了肌肉而倒致的結果。

「閣下也不差,彼此彼此罷了。」葉凡也是冷哼一聲。突然一個爆起,水州盧家的開碑之手一掌隔空就擊向了菲爾。

因為盧家的開碑之後很是詭異,出掌初居然無聲無息的。貌似這一掌只是花把式打來好看的。

一旦逼近你的身體半米距離之時,那掌力在瞬間就猛增上三倍不止。

不過,那個時候對手發現時也太晚了。往往只能是硬xng的承受了。

果然,菲爾眼中閃過一絲的鄙夷。這貨往外一個側環身,詭異的一滑,影子一閃居然到了葉老大的身後。那是揮起一拳就往葉老大的後腦勺狂擊了過來。

這一切都在葉老大的鷹眼之下,不過,對於菲爾的快速葉老大還是暗暗的咋舌的。

自認為如果沒有鷹眼提前預jng的話估計是閃不過這一拳了。

葉凡裝著一時來不及發現樣子那開碑之掌還是朝著前面攻擊而去。

不過,等到菲爾的拳頭離自己僅有一米距離之時。葉老大的陷井也閃現了出來。

這貨把那個便宜師傅的『水功』施展出來了,幾乎就在眨眼間的時候里完成了水功的一系列防禦動作。

轉眼就在葉老大的後腦勺形成一道肉眼見不到的無形水牆。

對於現場絕大多數人來講都是看不見這道無形的水牆的,不過,還是有人能感覺到了。

擂台最偏僻的角落處一個全身黑衣的人此刻突然瞳孔瞪大,嘴裡吶吶道:「這傢伙不簡單。」

「你發現什麼了?」另一道略顯得有點蒼啞的聲音問道。

「講了你也看不到。」黑衣人哼道。

「看不到講講也沒事嘛,對於武功這一塊我是個門外漢。但是要論主意的話你可是不如我了。」蒼啞聲音說道。

「這事講不清楚,我感覺在塔布斯這傢伙的後腦勺上好像有牆影子牆似的。」黑衣人講道。

「影子牆,那是什麼?」蒼啞聲音明顯的驚訝了一聲問道。

「這是一種感覺,可能是內氣形成的凌厲之牆。別看就一牆無形的牆,估計菲爾是要倒霉了,看著吧。」黑衣人話音剛落。

那邊菲爾身子一震,而塔布斯的手掌居然詭異的突然往後一扳,這貨頭也沒回的往後拍掌過去。

叭地一聲爆響。

眾人看見菲爾臉頓時憋得通紅,雖說只是身子晃了晃。但是好像很不自然。

「菲爾受傷了,這個傻瓜蛋子。硬撐著幹什麼?你這個時候就應該趕緊往後退上幾步把力道消除到最校

架勢雖說難看了一點但對身體的損害卻是最小的。你這樣子硬撐著的話那得把塔布斯這全部的掌勁都吞下去了。

這傢伙,估計一口血都給憋在了嘴裡吧。」黑衣人一嘴鄙夷的講道。

「菲爾挺聰明的一個人,怎麼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蒼啞聲音有些不理解了。

「聰明人因為太聰明,往往把面子看得比命還重要。這在格鬥中是大忌的。本人從來不拘小節,只要能有利於戰勝的都要使出來。格鬥不在於面子,而在於一定要取勝。」黑衣人講道。

「這小子,居然還有這種能力。(最穩定,」空澤本秀坐包廂里吶吶了一句。

「父親看出什麼來了?」空澤田由問道。

「無形之牆,此人比我以前估計的水準要高一些。看來,一郎輸給他不冤。

不過,此人對一郎也太狠了。而且,那天一郎是給他耍了。此人根本就不用多費力氣就能拿下一郎的,居然還要追著下重手殘了一郎。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子恨一郎。按理講他應該聽說過我的大名,無端的樹下這種強力對手是很不明智的。

而且,從此人幾場比賽看。好像此人也不是這種人,為什麼單單對一郎如此。

田由,你說說到底是為了什麼?」空澤本秀很是疑惑不解。

「此人來自空成部落,我們也是頭次見到他。咱們空澤家族跟非洲那個空成部落是沒有什麼交集的。兩地相隔何止萬里,而且,往r無怨也無仇,難道是因為此人妒忌一郎的名聲而下了重手?」空澤田由講道。

「也許是吧,咱們家一郎名聲很響。也許此人想以此立威。你立威可以,但是,混賬小子,你找錯了對象。」空澤本秀講到這裡看了看躺在沙發上的空澤一郎,頓時,老傢伙那臉板得賽過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哼道,「一郎,快了。八強碰不上他四強肯定能碰上。到那個時候,你看爺爺怎麼樣為你找回過去。」

「呀……」

菲爾覺得這臉丟大了,整個人突然的來了個後空翻一下子就閃到了葉凡面門前。

那雙腿是毫不留情的踢向了葉凡的臉龐。

一道氣波砸來,葉老大展開雙臂,像一隻飛翔的雄鷹一般居然往後猛退。

菲爾不死心,鼓著勁氣往前不依不饒的猛撲而踢。

「你丫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是不是?」葉老大火了,突然一個詭異的轉身,那速度也不會比菲爾慢多少。居然詭異的閃到了菲爾的後邊。

這貨飛起一腳踹向了菲爾。

正中屁股。

叭地一聲脆響,菲爾因為著力往前撲,再加上葉老大的狠勁兒。

兩股大力加在一起,菲爾拚命的想搬轉過身子。不過,葉凡的力道太猛。

菲爾整個人直往擂台下邊的觀眾席砸去。

礙…

觀眾席頓時嘩然而起,眾人都被驚呆了。

不過,詭異的事又發生了。就在葉老大站在擂台上正準備欣賞菲爾砸進人堆里的狼狽相時。菲爾居然雙腿在一把椅子的靠背處一點。

整個身子還沒落地之時一個大迴環像大鳥一樣又旋轉回了擂台。

「閃電俠威武1有人拍掌大聲的叫好了起來,頓時,現場那些下注給菲爾的傢伙全都哄拍了起來。

威武個屁,葉老大在心裡冷哼了一聲。突然拔高而起,虎鷹之功施展到了極至,整個人趁菲爾還沒站穩當之機已經到了這傢伙的頭上。

雙腳往下狠狠的一踩,眼見就要到菲爾的鼻樑上了。

菲爾不愧是菲爾,不虧是號稱閃電俠。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身子以快箭的形式一橫,整個人似乎就那樣橫在了空中。

一個橫空硬生生從葉老大的腳底板下擦過到了另一邊的擂台上。

場景令人窒息,擂台室里居然安靜得很,只聽見了人們那急促的喘氣聲。

兩人又對峙著了。

現場居然也沒有了叫好聲,葉凡跟菲爾四隻眼睛都盯著對方。雙方都沒有什麼動作。

足足十分鐘過去,場面居然寂靜了兩分鐘。這在拳壇史上絕無僅有的。

突然,雙方都有動作了。

菲爾的雙手狂亂的在往前伸縮,雜亂的圓環上下插動著。而這位塔爺的動作給人的感覺就是在表演電影中的慢鏡頭。

似乎正抱著一個足球在手中玩耍一般。

「怪了,怎麼有點像是華夏武當的yn陽太極推手?」空澤本秀眼神一愣,不由得吶吶道。

「不可能,這傢伙明明是非洲來的,那跟華夏是八竿子也打不著的。」空澤田由一臉的不信。

「難道這傢伙到過華夏並且拜訪過華夏太極門的高手為師不成?」空澤本秀嘀咕道。

「這樣講來也有可能,現在只要有錢,想學什麼學不到。不是聽說燕京城太極門的陳無波還開了個武館。」空澤本秀講道。

「你講的是跟秋山林一夫比斗的那位太極大師?」空澤本秀看了兒子一眼問道。

「有可能,華夏會打太極的人可不少。而且,聽說還有許多神秘的太極大家都隱藏著。比如著名的太極陳名頭更響亮。

如果說塔布斯想從武當套出太極的jng華來那是不可能的。就是陳無波開武館教給學員的也只是初略的花把式。

真正的太極jng華是絕不會給塔布斯偷師去的。」空澤田由分析道,「我估計塔布斯只是學到一點皮毛罷了。」

「也許是吧,等下就有結果了。」空澤本秀哼道。

擂台周遭突然颳起了捲風似的,連那厚實的擂台都跟著瑟瑟顫慄了起來。

至於觀眾席上的那些大家們,幾乎都有一種想站起來趕緊逃命的感覺。

特別是站在擂台上那個白人裁判要拚命抓住擂台旁邊的橡膠護欄才能穩當住身子。

雙方好像動作都完成了,閃電俠往葉凡突然的就隔空擊出了十幾拳來,那速度的確是快如閃電。

不過,有些怪異的就是閃電俠那般剛猛的拳氣居然好像擊不到這位塔布斯的身上似的。

在雙方距離中間的地方隨著閃電俠的拳風到了,那中間空間會發出里啪啦的嚇人聲響來。彷彿在擂台室的上空正在打雷似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