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八十一章鑰匙是一個『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八十一章鑰匙是一個『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說,你是誰?」橫木推二差點要爆燥起來了,他有些懷疑此人不是夜當了。因為夜當不可能曉得這麼多秘密的。

「沒什麼奇怪,因為,當初我到過你們魔宮。」葉凡淡淡哼道。

「到過魔宮,難道你就是那個把我們魔宮毀了的雜碎1橫木推二罵道,「聽說當初是a組的人毀了我們魔宮,你是a組的人?」

「你想怎麼想就怎麼想,我並沒承認。不過,秋山林一夫以前是不是戰不過你們。為什麼他現在能戰勝你們,呵呵,這個秘密,只有我最清楚。」葉凡笑道。2781

「為什麼?」橫木推二憤怒的問葉凡道。

「呵呵,把夜當『逼』你的事講出來。我告訴你秋山林一夫的秘密。」葉凡笑道,到現在反倒是不急了。

「休想1橫木推二哼道。

「那這個秘密我只好帶走了,這世上,只有我知道這個秘密。就是秋山林一夫本人都不怎麼清楚。」葉凡說道。

「想設個套誆我進去,夜當,你不用再演戲了。即便是你查到了一些關於我們魔宮的秘密,那又怎麼樣?」橫木推二居然又不信了起來。

「呵呵,我說過我不是夜當。」葉凡搖了搖頭,看了橫木推二一眼,哼道,「而且,我想,夜當『逼』你,是不是想找到那把鑰匙。也就是一個『女人』。」

「你……」橫木推二居然語塞了,他一臉的驚詫,瞪著葉老大,一臉不敢置信樣子。

「呵呵呵,兩把鑰匙合一就能打開關東軍留在華夏國昌背山的秘密。

這秘密也許還是你們魔宮的創始人秋山屯田搞的。你們想破昌背山之秘。

估計也是想得到紅血刀法吧,甚至,還有相關的魔宮的一些秘密。

我講得可對。不過人,你現在連命都快沒有了,你守著這秘密還有什麼用?

沒準兒惹得夜當火起到你們魔宮去一趟,估計魔宮還真有全部毀滅的危險了。」葉凡冷冷笑道。

「得不到秘密,夜當不會讓我死的。至於魔宮,只要夜當敢去,他不一定能回得來。」橫木推二又得瑟了起來。

「夜當是半先天強者,你們魔宮如果是秋山屯田在的話夜當肯定不敢去。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如今的魔宮已經不是以前的魔宮了。估計連十二段位的高階強者都找不到了。

你們用什麼去抵抗夜當這位半先天強者的進攻。更何況,夜當應該是海狼的人,人家海狼什麼樣的秘密破解不了。

所以,這筆交易你必須跟我做了。

我給你們秘密,讓你們擁有紅血刀法。一旦擁有了紅血刀法,你們不但擁有了跟秋山林一夫抗衡的本錢。

而且組織起來,也有了跟夜當抗衡的本錢。你們想解開昌背山之秘無非也是想弄到紅血刀法是不是?2781

再則講了,即便是你們拿到了鑰匙也沒用。因為昌背山現在a組的控制之下。

你想你那把鑰匙就是廢鐵一把。人家一個團的兵力把昌背山圍得鐵桶一般,你難道還想進去不成?

與其留著一把沒用的鑰匙,還不如用它來換紅血刀法以及秋山屯田的秘密。

更何況,還要搭上你這條老命。」葉凡說道。

果然,橫木推二有些心動了,老傢伙在想著事兒。

「你手中真有紅血刀法?」橫木推二思忖了一陣子問道。

「說句實話,我沒有,但是,我知道什麼地方有。信不信由你自己決定。而且,如果我不清楚這個的話剛才也不會倒出這麼多的大秘密了。有些秘密就是你也頭次聽說吧?」葉凡講道。

「成交。」橫木推二一咬牙,講道。

「這才對了嘛。」葉凡點了點頭盯著橫木推二。

「你先救我出來,爾後我告訴你們秘密。」橫木推二講道。

「老傢伙,你這算盤可是拔得比任何人都精埃你身手不低,放你出來到時翻臉不認賬咱們不是白乾了。」王仁磅冷哼道。

「我這個樣子了還能怎麼樣?說實話,夜當折磨我一個多月了。

連鎖骨都受了重傷,沒有一二年是不可能恢復過來的。難道你們還怕我一個受了重傷的人。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也可以採取一些必要的措施是不是?比如把我捆起來或者用一些點脈隔『穴』之法。

相信你們華夏人有這種秘技的。」橫木推二態度好像還不錯。

「放下出來。」葉凡一揮手作了決定,覺得這傢伙應該還沒達到十二段位。

不要講受了重傷的他,就是能力在鼎盛時期葉老大也不怕他。

當然,為了保險。葉凡也伸指頭在橫木推二身上隔空戳了幾下。

用的自然是五陰雷罡指。以葉老大目前十一段位頂階的實話戳下此指,想解開沒有12段位頂階的境界那是絕不可能的。

唐城正要動手,葉凡又趕緊制止道:「先檢查一下,看看周圍有沒什麼機關設置?」

唐城一聽,趕緊翻出一些特殊的儀器開始掃描。葉凡也用鷹眼細緻的觀察著周遭的一切。

「這鎖骨的鐵鏈好像連接著一些感覺靈敏的激光裝置。」唐城檢查完后指著屏幕上顯示的一些怪異線條講道。2781

「你的意思是講如果強行鋸斷鐵鏈那邊的激光裝置會感覺得到。從而會倒致一些機關發『射』是不是?」葉凡問道。

「具體有什麼後果我不清楚,不過,既然有這種裝置,咱們盲目鋸斷肯定會倒致一些麻煩。

往往像這種裝置都是用在觸髮式的機關之中。像他身上這種,你任意動都行。

不然的話他剛才那般的『亂』踢『亂』動裝置都沒有觸發。但是,一旦鐵鏈斷裂開就有可能觸發機關。

麻煩就相當的多了,比如噴出毒霧,放箭,甚至子彈『射』擊都有可能。

還有炸『葯』炸開等等手段,手段太多了,而且,不管哪一種,對咱們來講都是個**煩。

要是這裝置連著的是把過道封死的話那咱們三個人都將成為瓮中之鱉了。」唐城一臉慎重的講道。

「不弄斷鐵鏈肯定沒辦法救出他來,這鐵鏈是非弄斷不可。有什麼辦法在既弄斷鐵鏈又不觸發裝置的情況下救出他呢?」葉凡嘀咕了一句,三人都搜盡腦子的想了起來。

「除非是把他的鎖骨先敲斷爾後再動手術接上,只有這樣才能不用鋸斷鐵鏈。」王仁磅出了個餿主意,橫木推二一聽馬上叫道:「不行不行,鎖骨對我來重要了。」

「只是弄斷,像你這種高手接上後幾個月就能恢復原狀了。」唐城說道。

「絕對不行,鎖骨是練功者的大忌。斷了雖說還能接合起來,但今後的『質量』可是大打折扣。而且,能否接得好也難講。要是接不好我這身功底子就將徹底廢了,我反對這個法子。」橫木推二堅決反對。

「那你說有啥辦法?」葉凡哼道。

「那是你們的事,救我出來那是你們的先決條件。不然的話我寧願被鎖在這裡。」橫木推二擺出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鎖骨斷了又能接合,這個對高手的身體來講損傷不是很大。即使是有損傷,但總比你在這裡受著夜當的折騰來得強。而且,受傷總比丟了老命來得值。」葉凡勸道。

「不行,絕對不行。如果你們要如此乾的話咱們的交易就沒辦法進行了。關於鎖骨的功能,咱們都是練武者,誰都曉得它的重要『性』。你弄斷了它跟廢了我的武功有什麼區別?」橫木推二不上當。

「這事由不得你1葉老大冷哼一聲,一個縱身到了橫木推二面前一掌干去,手一勒緊,嚓幾聲,兩邊鎖骨都斷了。

「你個混蛋1橫木推二張嘴罵道,叭叭幾聲就被王仁磅幹了**掌,這貨罵道,「老傢伙,救了你還敢罵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葉凡檢查了一下,發現老傢伙的確是受傷彼重的。而葉老大一轉身把一口毒痰吐在掌上再加上些口水,把一顆驚宮丸搓散粘巴沾巴過後一搓又是顆丸子了,轉爾愣是塞進了橫木推二嘴裡。

「你……給我吃了什麼?」橫木推二瞳孔一大,有些驚恐的問道。

「沒事,一點毒『葯』。到時你告訴我們的是真事的話可以輕鬆的搞定。」葉老大一臉笑眯眯的說道。

橫木推二一聽,臉『色』頓烏。但也無可奈何,嘆了口氣,說道:「人為刀咀我為魚肉,由你們擺弄吧。」

這邊唐城跟喬枘無輕接通后了解到夜當已經返回了擂台那個角落處,於是背著老傢伙很順當的就出來了。

當然,出來之時直接採取的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快速度跑出來的。

夜當聽到消息后馬上帶了人過來,而且全船進行了暗中搜索。不過,估計是怕得罪這些貴客們,夜當也不敢多放肆。折騰了幾個小時后只好鬱悶的回去了。

「你現在總可以講了。」葉老大等人把這傢伙接上骨頭後進了室里。

「你以母親的名義起誓,我講出秘密后你要給我解毒。而且連這截脈之法都要解開,還我自由之身。」橫木推二說道。

「行,我以母親的名義起誓。橫木推二講出秘密之後解除他身上的截脈之法。順當著解去其人身上的毒,還他自由之身。」葉凡起誓道。

「不行,還得加上馬上送我回國。」橫木推二講道。

感謝『盟主哥大城小事誠誠』等兄弟打賞,狗子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