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八十二章『女人』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八十二章『女人』的秘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七百八十二章『女人』的秘密

「你嗎滴別得寸進尺,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滅了你。」王仁磅可是有些火大了。

「行,講出秘密之後馬上想辦法送你回國。不過,你要保證你的秘密是真的。怎麼樣論證呢,所以,必須等到我們證實過後才能送你回國。我們可以先把你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葉老大可也不是傻瓜。

「成交,他們兩個也得發誓。」橫木推二說道,王仁磅跟唐城不想發誓,不過,在葉老大的眼神相逼之下兩人不得不發誓。

「你們想知道的肯定就是那把鑰匙,沒錯。那把鑰匙以前的確在我手上。不過,現在已經不在我手上了。」橫木推二這話一出,王仁磅都忍不住要出腳狠踹這傢伙了。

「你耍我們是不是?」葉凡冷冷哼道。

「我耍你們有什麼好處,你們隨時可以要了我的命。我講的實話,如果我騙你們是沒有任何好處的。」橫木推二講道。

「那鑰匙什麼樣子的,你從什麼地方弄過來的。」葉凡哼道。

「是從一個英國佬手中搞過來的,為了這把鑰匙,我們魔宮死了十幾個核心弟子。

結果搞到手中一看,我。因為它根本就不像把鑰匙,而是一個女人。」橫木推二講道,「而且還是一個穿和服的日本女子。」

「把你講的鑰匙詳細的描述出來。」葉凡講道,那邊唐城早拿出電腦等設備準備描畫了。「的確是個女人,是用銅雕鑄的。雕工非常的細膩,似乎並不是刻刀刻出來的。

我當時也仔細的檢查過,後來大吃一驚。才發現這銅雕居然是什麼高手用手隨便的捏出來的一個漂亮女人。

女人很漂亮,捏得很細緻。不過,我總是想不起來我們國內哪個女子像這鑰匙樣子。

我想,如果這也算是鑰匙的話那就是世界上最奇怪的鑰匙了。」橫木推二講道。

「以著秋山屯田的能力用手捏把鑰匙出來也能做到。」葉凡點了點頭,覺得橫木推二的話有可信度。

因為據騰各得到的消息,布蘭托手中就有這麼一個酷似的『女人』雕像。

「女人鑰匙身上沒其它什麼特殊嗎?」唐城問道。

「有1橫木推二點了點頭,想了想說道,「就是有一點有些奇怪,這女人鑰匙沒有如房。

如果是隨便捏出的漂亮女人再怎麼講也是應該有一點胸房的,就是這個女人再『平胸』的話也應該要突顯一點這方面。

只有那樣子才能看出這是個女人是不是?對於這個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橫木推二講道。

「這把鑰匙現在落到誰的手上了,什麼時候給弄走的?」葉凡問道。

「夜當拿走了,大約二個月前吧。」橫木推二講道。

「橫木推二,你講的話可是有些不實埃」葉凡淡淡哼道。

「絕對屬實。」橫木推二態度很堅決是脫口而出,不像是講假話。

「騰各得來的消息是這女人鑰匙在半年前就在布蘭托手中露過。而橫木推二講二個月前才給夜當拿去。這裡頭怎麼這麼亂?」把橫木推二暫時弄進了衛生間,葉老大三人出來后商量道。

「是啊,騰各是咱們自己的人,是不可能講假話的。」唐城講道。

「關於日期,橫木推二也沒理由講假話,這裡面很複雜埃」王仁磅講道。

三人又把橫木推二拎出來,葉凡問道:「有件事我覺得很可疑,既然鑰匙都給夜當拿去了,哪他為什麼還不滅了你。

而你先前也講過,夜當想套你的秘密。這說明你的鑰匙夜當還沒有弄到手才不會殺你。

而且夜當每隔一天就會進來審問你或者折磨你。不然的話也不會在池中放那種只能讓人難過的癢毒了。

這個,無非是逼你講出鑰匙的一種手段罷了。所以,橫木推二,你這謊話可是編得太爛了吧?」

「這個秘密跟鑰匙沒關係,是夜當想逼我講出魔宮的全部秘密來。我身為魔宮大長老的最信得過的弟子,我是絕不會幹這種事的。即便是死我也不會講出來的。」橫木推二一臉嚴肅的講道。

「老傢伙,你沒講實話1葉凡突然冷哼一聲,因為,剛才氣波揣測到的結果是掃描出來的波紋跟剛才講那把鑰匙時的波紋不一樣。

這就是鷹眼的作用,可以根據人體溢出的氣機的振動來比較講話人一些心理。

「我講的全是事實。」橫木推二嘴硬道。

「你不講也行,我們也可以不履行約定。」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你們這是無恥,我已經講出所有的秘密。你們憑什麼不履行約定,你們可是以你們母親的名義起過誓,難道你們連母親都想侮辱嗎?」橫木推二吼道。

叭地一聲,一道清晰的五根指印印在了橫木推二左邊腮上。

「老傢伙,本人就能感覺到你沒講實話。快說,肯定是有關這把鑰匙的秘密。不然的話,本人會讓你嘗嘗什麼叫分筋錯骨手。相信你應該聽說過咱們華夏這種偉大的秘術。」葉凡不陰不陽的哼道。

「唉……」橫木推二一嗦,這貨嘆了口氣,說道,「二個如房。」

「兩個如房,啥玩意兒?」王仁磅一臉驚愕,這貨眼珠子差點瞪得滾圓了,人也差點笑出聲來。

「是不是就是女人鑰匙上的那兩個如房?」葉凡若有所思,問道。

「嗯,當初也不曉得怎麼回事的。我從那個英國佬手中搶來這女人鑰匙之後發現是個很粗糙的石頭盒子裝著的。

盒子有著估計也是拿捏這把鑰匙的那個高人用手直接捏出來的一些圖騰。

上面排好著一些古代的古怪文字跟圖騰。我也不認識這些是什麼東西。

不過,也許是巧合。我在搗鼓這個盒子時居然奇巧的打開了這個盒子。裡面就是那把『女人鑰匙』。

不過,奇怪的就是女人的兩個胸房另外擱在了一邊。我試著拼了拼,不過,一拼上去就掉了下來。

好像不相吻合似的。我當時想,這兩個如房肯定是原本這把鑰匙身上掉下來的。

不過,為什麼又裝不上去。是什麼原因倒致它掉了下來,即使是掉下來按理講也能裝上去。

即使是粘不上去但看上去應該吻合才對。不過,我還用儀器測過,基本上不吻合。」橫木推二一臉死灰,講道。

「老傢伙,你剛才還留有秘密沒講。要不是我們逼你的話又給你騙過去了。還有什麼秘密,一併講出來。」王仁磅罵道。

「真沒有了,就這秘密是最後的秘密了。直到現在我也沒搞清楚。如果你們能搞清楚,能告訴我一聲就最好了。」橫木推二這次不像是講假話,葉凡用氣波揣測了一下,發現跟先前講女人鑰匙時掃描到的氣波圖紋差不多了。

「行啊,到時你留下電話號碼或地址,我們告訴你。」王仁磅一臉怪異的笑了笑。

「唉,算啦,我也不想求什麼了。」橫木推二知道這貨講的是玩弄人的話。

「難道這兩個如房是另外一尊鑰匙上掉下來的?不對,為什麼會擺在這盒子里。」葉凡嘀咕了一句問道,「那個盒子呢?」

「等你們把我藏到一個安全地點我再告訴你們,最好是去金三角。」橫木推二說道。

「那盒子就藏在金三角吧?」葉凡哼聲道,心說這傢伙還藏得真是隱蔽,搞這麼遠。

「到時我會告訴你們的。」橫木推二講道。

葉凡馬上安排人把橫木推二送走了,這個倒是好辦。把他注射過肌肉藥水之後這傢伙臉型倒是大變。爾後再化妝了一下就混出去了。

當然,夜當不敢明目張的搜查也是能順利送走橫木推二的原因之一。

「就這樣也太便宜這個小日本了。」唐城有些憤憤然不平了起來。

「老大還真會放他自由回國?」王仁磅有些不信,問道。

「你說呢?」葉老大神秘一笑不答,害得王仁磅跟唐城都是一臉鬱悶。

「兩個如房到底有什麼秘密不成?」王仁磅又轉回老路上了。

「我在想,是不是跟我們拿到手的那把鑰匙有關聯,到時拿回去一對比沒準兒還能發現什麼其它的秘密。」葉凡也是興趣大漲了。

「只能這樣了,不過,既然女人鑰匙的主體在夜當手裡。那騰各講的就是真的,應該是夜當給了布蘭托里。

看來,你只能是勇撞前三了。不然的話就沒有機會能見到布蘭托里。

到時他宴請你時可以趁機出手制住他逼出鑰匙來。」王仁磅講道。

「沒那麼容易,我在想,布蘭托里請客。就怕夜當隨時躲在暗處或者說就在桌上。咱們找不到能抗衡夜當的高手。到時不要講趁機制服布蘭托里,恐怕連自己都給陷進去了。」葉凡講道。也是一臉的苦惱。

「唉,還是實力為尊埃如果老大的實力能超過夜當,那這就不是個問題了。」王仁磅嘆了口氣,這貨也是一臉的鬱悶。

「不管怎麼樣都得去,還有一點。要撞入前三甲還得過空澤本秀這一關。

真是麻煩事一茬接一茬得沒個盡頭。到時就怕一遇上這老傢伙前三根本就沒有指望了。

見不到布蘭托里一切都是空,可是見到他還有隻攔路虎夜當。左右不是。

而且,到現在咱們沒有絲毫關於車一刀的消息。他到底在什麼地方?」葉凡鬱悶的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