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八十五章打了雞血似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八十五章打了雞血似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七百八十五章打了雞血似的

「我知道,我清楚。塔少簽定了生死契約,他今天肯定會死在擂台上。

塔少是我喬枘的第一個男人,也將是最後一個。我用五千萬燒給我的男人。

讓他到上帝處也能謀個好差事。」喬枘無輕講這話時聲音居然有些哽咽開了。

「你這種人,不值得交1唐城看了胡峻銓一眼,拳頭都捏得緊緊的,「喬枘,我會把你講的話傳給塔少的。我相信,塔爺不容易死的。」

「哼,我是生意人,沒你們那麼多情感。不然的話,我們早賠得連短褲都沒了。不過,唐米亞,你還是想想等下塔布斯一死你這個下屬外加保鏢如何保命吧。」胡峻銓冷冷哼道,這傢伙還真是心硬如鐵了。

「你什麼意思胡峻銓?」唐城冷冷盯著他,眼神像一匹野狼。

「什麼意思,空澤本秀會放過你們嗎?別以為他們都是傻瓜,塔布斯的人全在他們空澤家掛過號的。

塔布斯一倒,你們一個個將都會倒在船上的。空澤本秀是什麼人,人家是刀口舔血過來的大師。

空澤一郎是他最疼愛的孫子,他絕對不會手軟的。」胡峻銓講到這裡看了喬枘無輕一眼,說道,「喬枘,如果你出五千萬,我們莊周集團保證你的安全。」

「不稀罕1喬枘無輕呸了一口胡峻銓,這傢伙居然伸手把臉上的口水擦巴了一下,還真算得上是個人物。這種情況下居然冷笑看著喬枘無輕而不還擊。

雙方簽定了生死契約,這約一簽定下來等下子在擂台上就可以任意亂來了,打死了也是白死。

這世道上雖說有法律,但下邊有下邊的規矩。這規矩是所有混江湖的人都自動認可的。

到時把你屍骨往海里一扔,估計就是神仙也難測了。更何況哪還有人來為你復仇。

當……

這次鑼聲開場顯得特別的刺耳,最緊張的莫過於喬枘無輕唐城以及王仁磅了。三人臉上都掛著一股子濃濃的凄傷。

「唉,怎麼這麼糊塗埃」李嘯峰氣得一拳砸到了桌上,頓時就是茶水杯子滾落於一地都是。

「糊塗啊小葉,你這糊塗可得要命啊1龔開河面對茶水滿地一點都沒惱,反倒也是一拳砸中桌了。

桌子自然在兩大高手連砸之下開裂了。這次沒一個a組委員們提出什麼異議。

全都顯得有些麻目的盯著指揮中心那張桌子上的碎杯子在滾動著。

「這個時候制止已經來不及了,唉,小葉,你這想幹什麼?」就是西門東洪都一臉的不理解還微微搖頭。

「英雄主義罷了。」蘭遠金冷冷哼了一聲。

「你嗎滴才英雄主義。」李嘯峰氣得咬牙,那是豁然而起,手指著蘭遠金大有一語不合就要揍人的架勢。

「英雄主義,這是明曉得要丟命的,老蘭,你去試試當這個死亡的英雄。」戴成冷冷沖著蘭遠金哼了一聲。

「我也擔心他,怎麼能這樣子。說得沒錯啊,英雄主義還得先保全性命完成任務才對。」蘭遠金倒真有些怵李嘯峰。

惹得這傢伙真毛了上來干自己幾拳的話估計這指揮中心都沒有站出來為自己講話的。

到時,估計這頓打也將白挨了。即便是給李嘯峰一個處分也沒屁用,反正他也退休了,背十個處分都沒事滴。

「老蘭,少講兩句。」想不到平時跟蘭遠金同穿一條褲子的楊國濤同志居然也提醒起蘭遠金來。這倒是非常的罕見,蘭遠金砸巴了一下嘴巴,沒再講話了。

「有什麼手段你儘管使出來,我空澤本秀要讓你的鮮血告訴世人,犯我空澤家的人,全都得死1空澤本秀一臉淡定的冷笑著。

其人氣勢發出,那氣機像是飛機上的雷達波一般馬上就鎖定了葉凡。葉凡能感覺到這種恐怕的氣機鎖家,似乎有千萬條無形的繩子把自己給束縛住無法動彈似的。

而剩下的氣機往外發散開去,擂台居然在無風的顫慄著,發出喳喳的可怕的聲響來。

觀眾席頓時燥動了起來,那些個離得擂台近些的同志們嚇得不由自主的往後邊退縮而去。

因為座無虛席,前邊人往後邊一退。後邊人被擠得往後也退,這下子場面有點亂開了。

「不要慌亂,這擂台我們用特殊的精鋼加固過,而且,上面鋪的防震木頭也是上百年的鐵木,融合在一起可以承受幾十噸的反覆猛烈撞擊的。」吳大順趕緊喊道,「而且,我們要相信參賽者的職業操守。他們格鬥得再凶也不會傷及顧客的。這些天下來,我們並沒有人因此而傷殘了。」

「放屁,前次塔布斯好像瘋了似的可是衝下打那個傢伙打得鼻青臉腫的。

誰敢保證這傢伙不會再次進入瘋狂狀態。更何況這傢伙這次還有用兵器。

兵器是不長眼的,到時咱們可是經不起折騰的。」有人在大聲的叫道。

「對對對,聽說高手會用飛鏢,到時這飛鏢亂彈咱們可不是刺蝟。」

「快跑,我看塔布斯快要瘋了。」

其實,這幾個人都是牛所的『托』。喬枘想把場面搞亂了到時搞得比賽無法進行也許能保全塔布斯一條命。

「放心,有我空澤本秀在,可以保證你們任何人的安全。塔布斯,只不過是我手中一隻可憐的玩物罷了。你們準備好心境看他如何噴血吧?他,在我空澤本秀面前不堪一擊。」空澤本秀手一揮大聲的叫道,聲音頓時就蓋過了全場的哄叫。

「到時真傷著我們怎麼辦,你空澤本秀憑什麼講這話。到時你一拍屁股溜了我們找誰哭去。」有人叫道。

「哼1空澤本秀顯然怒了,伸手巴掌微微一動。啪地一聲,那個出聲的傢伙給空澤本秀一巴掌給煽得砸進了人堆里。

「空澤本秀也瘋了,咱們趕緊出去。聽說這傢伙一掌能劈裂開小山,咱們可不是石頭。」不過,接著有人還是叫道。

哄,人群開鍋了。

都站了起來想往外邊擠去。

「放心,你們哪個受傷了我百萬賠你們。」空澤本秀生氣了。

「百萬有個屁用,沒命了錢拿來幹嘛。」有人又大叫道。

「那個再敢出聲,我空澤本秀現在就要了你們的命1空澤本秀今天是絕對要把葉老大留在擂台上,是不允許任何人來攪局的。

「放心,有我們在你們不用擔心。」就在這時候,角落處傳來一道聲音。

隨著聲音,夜當騰空而起滑到了擂台旁邊。不久,幾十個黑衣保鏢一臉冷酷的端著槍進來了。而且圍著擂台一圈坐下了。

人群一看,頓時騷動又平息了下來。因為大家見過夜當的身手,他跟空澤本秀差不多。

再加這麼多冷酷的黑衣人再加上那可怕的槍,應該能確保塔布斯即便是瘋了也不會危及到貴客們的人生安全的。

「唉,白乾了。」胡峻銓看了看喬枘無輕,有點喪氣。

「半點不由我們啊,都是夜當這傢伙,真是可恨。」喬楓無輕也是氣得直哼哼。

……

葉老大也沒再客氣,第一拳隔空一拳黑虎掏心用了八成力氣直擊空澤本秀。

巨響過後擂台震了震,人家空澤本秀只是伸出右手隨手一擱,葉老大詭異的,好像空中有隻無形之手一樣給拎起二米高度又給砸到了擂台上。

那般堅實的鐵木搞的防震地板居然被葉老大一屁股坐出個淺淺的鍋蓋窩來。

喬楓無輕嘴角一顫,不忍再看了。

「唉,不堪一擊礙…」胡峻銓神情喪氣。

這時,台上一股子怪音傳來。喬枘無輕睜眼一看,發現塔布斯正像一隻大風車一般在空中頭上腳下的旋轉著。而操控這架『風車』的顯然是空澤本秀那老匹夫。

這傢伙右手在空中做著旋轉的動作,而塔布斯根本就控制不住身體,頓時就成了一架人肉『風車』了。而伸開的四肢儼然就是風車的槳葉。

還真別說,這人肉風車旋轉得越來越快了。帶動著周遭的空氣形成一股巨大的旋風,發出喳喳的怪異聲響往四周煽去。

而有八個黑衣保鏢因為是站在擂台四周的角落處,此刻被這股風吹得連身體都站不穩當,在東搖西擺著。

而遠隔二三十米處的看客們的衣服全都給風吹了起來,都覺得這風像刀子一般的割得臉生疼。

而那些漂亮的小姐們早嚇得拿出什麼毛巾之類的東東把嫩臉給包裹了起來。

只露出的兩隻嬌媚的眼睛此刻也是一邊冒淚一邊戴上了眼鏡。整個人趕緊是窩進旁邊爺們的懷裡瑟瑟發著抖。

「別怕,寶貝,有爺在。」這些大腹便便的爺們也暫時充起了英雄,抖瑟著來個救美的勾當來了。

至於葉老大,自然是一會兒頭在上一會兒頭在下被旋轉得腦中金星四濺。

這貨拚命的施展開內氣想控制住身子,但是,空澤本秀那邊攻擊過來的內息之氣太強悍了,根本就不是自已所能拒斥的。

葉老大感覺似乎掉進了颶風中心一般,根本就由不得自己有什麼動作了。

空澤本秀臉上掛著猙獰的笑,還在旋轉。看來,老傢伙是想一招就把葉老大給旋轉散架了爾後再收拾葉老大了。

「隨心所欲,夢由心生。」葉老大腦子裡突然的冒出這句話來,頓時一震,心說,我就當自己是一架風車,任他旋轉,這本來就是我的任務嘛。

一想到這一點,這傢伙屏息心聲。不久,還真做到了。在旋轉中彷彿自己就變成了一架風車。而且,旋轉旋轉著感覺居然爽快了起來。

居然還嫌空澤本秀那老傢伙旋轉得太慢了似的,這時,葉老大百脈俱開。四腳俱展,全身血滴以平時n倍的速度往四周擴散著。

葉老大感覺到狼術中貯藏在皮肌中的狼氣此刻最活躍,好像打了雞血似的在皮肌中躍躍欲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