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八十七章這痰太厲害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八十七章這痰太厲害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七百八十七章這痰太厲害了

「叫空澤本秀那老傢伙買回去。」王仁磅陰陽怪氣的大聲喊道。

不過,再往下一看。葉老大心裡閃過一絲怪異。心說怪了,剛才我那毒痰雖說厲害,但也沒能厲害到能把這用整個直徑達一米厚度的鐵木製成的防震地板給炸開的地步吧?

因為,擂台的地板居然被炸開了一個坑。直徑有一米左右,深達一米左右。

而木頭因為被紫霧腐蝕過後變得紫焦之色了。

「塔爺威武,塔爺威武1王仁磅擠到擂台邊揮手大叫了起來。

「各位,看到沒,塔爺一口痰就能炸出這麼大的洞來。這就是空成部落的秘術『鑽地有聲』。」唐城一張嘴就胡扯了起來。

「鑽地有聲。」就是夜當都一臉驚詫的看著擂台那個坑,一會兒又看看葉老大。

麻痹滴,唐城這傢伙還真會扯,就是老子自己都糊塗得很,他居然取了這麼拉風的名字,還『鑽地有聲』。葉老大施展開鷹眼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這貨蹲下去聞了聞,突然一震,感覺好像居然有點火藥的味兒。怪了,誰在這擂台下埋了火藥要幫我。

不過,葉老大明白。此刻除了自己,一般人都難以聞到這淡淡的火藥味兒的。

一個是因為太淡了。主要是被自己的毒霧給融合在了一起。往往人們被毒霧的味兒給騙過去了。

除非用測量火藥的專用儀器才能測出來了,而自己是毒霧的創造者當然敏感了。

「比賽結束,來自日本空刀流的空澤本秀先生自動離開了現場,時間已經超過一分鐘。

而且,空澤本秀大師還違規的用了雙掌攻擊,按比賽以及先前簽定下的協議跟規則,這就是自動認輸。

所以,本人吳大順慎重的宣布,來自空成部落的塔布斯里馬勝1當地一聲,鑼鳴之後吳大順大聲的宣布著。

而且,老傢伙看了看擂台馬上說道,「下場比賽推遲一個小時後進行,因為要馬上搶修擂台。這位塔少太厲害了,一口痰居然能把地板給炸出坑來。這是什麼神功,大家自個人回去想想。」

現場居然同時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來,這次很奇怪。就是輸了錢的傢伙也都站起來大聲的喊著『塔布斯』的名字。看來,葉老大不想出名都不行了。

雖說空澤本秀讓了一隻手,而且塔布斯明擺著打不過空澤本秀。但是,在坐的還是為塔布斯那種堅韌的精神所感動了。

葉老大雙手揮舞著像個得勝歸來的將軍,而王仁磅跟唐城早跑過去兩人舉起了塔布斯。

而胡峻銓的人早擠出來團團簇擁著葉老大這位超級拳王回去了。

喬枘無輕雙眼掉淚了。

只有胡峻銓有些鬱悶的跟在後邊不想吭聲,因為這次他沒敢壓錢,而且還譏諷喬枘無輕壓注那是傻帽行為。

這貨更怕喬枘無輕奚落自己,趕緊擠到葉老大面前說是要處理錢款賠償事務先留下了。

「你太棒了塔少1一回到房間,顧不及這傢伙臉上的臭汗以及嘴角邊還有一絲鮮血,喬枘無輕當眾抱著葉凡來了個香吻。

「我先洗洗。」葉凡說道,喬枘無輕才反應過來,馬上到洗浴間放水去了。

一身輕鬆的從洗浴間出來,發現王仁磅這二貨正在擠眉弄眼的。

「幹嘛,你這樣子可是有點賊眉鼠眼了。」葉老大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享受啊,這十段位的高手給你搓背真是不錯。」王仁磅嘆了口氣。

「塔少,還是趕緊療傷。空澤那老匹夫最後雙掌拍下可是相當重的。」唐城在一旁關切的說道。

「嗯,內腑有些受傷了,不過,問題不是很大。幸好我反應得快,知道老傢伙肯定會發飆的。」葉凡點了點頭,一屁股窩進沙發里,看了大家一眼,才說道,「這次是運氣好。最主要的原因是空澤太輕敵所致的。要論真本事我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老傢伙這次臉可是丟大了,他絕對不會放過你的。這梁子怎麼樣避開才是上策。」王仁磅說道。

「避是避不開了,咱們這段是死梁子,不死不休。」葉凡擺了擺手,眼中閃過的並不是頹廢而是堅毅。

「不曉得空澤全不會就此棄權了。」喬枘無輕輕輕說道。

「不會,老傢伙下一步肯定會拿下崔可田跟泰西河。進而最後的總決賽可能會向我挑戰。」葉凡搖了搖頭。

「塔少只要能戰勝崔可田跟泰西河兩人中的一人就能穩當進入前三強了。」唐城說道。

「到時走一步看一步了。」葉凡說道。

「彼有戲劇性啊夜當。」布蘭托里輕輕把手中的咖啡擱在了桌上,淡淡笑道。

「空澤本秀太輕敵是輸的主要原因,不過,這個塔布斯還真有些鬼本事。

他那毒痰可是相當厲害,不過,我有些不明白。這毒痰怎麼會把擂台炸出一個坑來。

這個跟一枚手雷的當量可是差不多了。因為咱們的擂台上邊雖說一米厚度都是木頭。

但這種鐵木之堅硬堪比那種薄鐵皮子。就是手雷都很難一下子湊效的。難道人的口痰真有如此的威力,莫非是秘術?」夜當有些疑惑。

「塔布斯相當的鬼,估計是把最後的力氣都用上了。而且,我懷疑他事先在嘴裡含著可以爆炸的一些像火藥樣的東西。

這種東西估計是濃縮過的火藥,威力更大了不少。比如咱們現在研製出的橡皮彈,一枚乒乓球大的橡皮彈炸開就能炸出這個效果來。

不過,這種東西是屬於很保密的東西,即便是在軍方手上也屬於超級保密的玩意兒。

塔布斯又是怎麼樣弄到手的。」布蘭托里也有些疑惑。

「我看也沒啥奇怪,聽說世界上有七八個國家都掌握有這種技術。

比如咱們的老對頭俄羅斯。人家只要有錢,連導彈核彈都能從地下黑市買到手,更何況一枚小小的橡皮彈是不是?」夜當搖了搖頭講道。

「可惜的是空澤本秀這老傢伙急於回去換衣服沒有提出異議,不然的話咱們倒是可以用一些特殊設備來檢測一下當時的這個坑。」布蘭托里有些遺撼。

「這個時候了換作任何人都是搶先回去換衣服了,特別是對於空澤這種大師級人物。

今天這老傢伙的事真會成為全球的笑柄了。而且,他們也未必會想到特殊炸藥這一塊上面。

不然的話,使用這個就是塔布斯首先違規了而不是空澤本秀。想不到這個從野人部落鑽出來的傢伙還真不簡直。

居然懂的東西真不少。老闆,你看,此人像不像華夏那位死亡之神?」夜當說道。

「現在還難說,我講過個人都有可能。就是直到現在空澤本秀也不能排除在外。

只不過死亡之神到底是誰,他功底子到底如何,直到現在還是個秘。

這雲里霧裡的還真是揣測不透。中情局這些傢伙真是吃乾飯去了。

居然不能提供一點相關方面的信息。」布蘭托里有些憤然講道。

「查當現在估計是連在船上呆都呆不住了,因為菲爾提前出局了。

如果真是死亡之神來了,菲爾也沒屁用。查當這次想建功那是不可能了。

老傢伙估計現在還在心疼自己那點被塔布斯贏了去的家底子吧。」夜當口氣中充著一絲幸哉樂禍了。

「活該1布蘭托里哼了一聲。

「他們把橫木推二給劫走了,現在肯定得到了有關那把鑰匙在你手中的消息了。

所以,他們必須要接近你才能拿到那把鑰匙。所以,老闆,咱們也沒必要心急。

死亡之神,不久就會顯露在你的面前的。」夜當笑了一聲。

「呵呵呵,咱們把一個12階位初階的強者拿去作誘餌,恐怕只有我們海狼有這種大手筆了。不過,如果階位低了不能讓他們相信的。只不過,我在想,是不是太強了一些。」布蘭托里笑道。

「太強,越強越好。」夜當說道。

「不一定,如果太強的話他們會不會想到你的身上來。到時,既然咱們能把橫木推二制服,那死亡之神如果功底子不如橫木推二,他是不是得度量一下見到我豈不是送死嗎?就怕他們不來了。」布蘭托里嘆了口氣。

「橫木推二心裡痴迷著大軍國主義,這種人不能為我們所用。相信他在a組手中也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不過,我想,昌背山鑰匙比什麼都重要。a組長期派出了一個團的兵力在駐守著。

耗資不說,這個,也不能無限期的拖下去。就是a組想拖下去估計他們防務部那些將軍們也會不滿了。

a組現在是騎虎難下,他們必須豁出去了。我在想,死亡之神這次來是不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夜當感嘆了一句。

「這就是軍人的屬命吧。」布蘭托里也嘆了口氣。

「空澤這個老混賬,居然會輸給一個野人酋長?」另一個包房裡,有幾個傢伙也正坐在一起咬牙著。

「這簡直是丟我們大和民族的臉子。」另一個中年人也憤然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