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九十章夜當居然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夜當居然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夜當居然是……

王仁磅還在監視著四周,不過,喬枘無輕想弄斷鎖著車一刀的鐵鏈子時卻是問題出來了。

顯然她的功底子不夠,連砍了幾刀下去只是把鐵鏈子砍出幾道淺淺的刀痕出來。

「我力氣不夠,這烏金刀砍不斷。塔少,還是你來。」喬枘無輕在鐵籠子里一臉焦急,叫道。

「我過來,馬其注意四周及上邊。」葉凡交待王仁磅道,這邊拎起布蘭托里一個縱身往鐵籠子里鑽去。

而在空中一拳砸過去,地一聲羅格卡爾被葉老大隔空一拳砸進水裡頓時就暈了過去。

不過,葉老大下手拿捏得當。羅格卡爾卻是暈倒在水池邊上,倒是不用擔心被淹死了。此刻不易激怒對方出冷槍。

葉老大鷹眼之下掃描了周遭,似乎沒發現什麼機關設置等。不過,葉老大不相信這鐵籠子裡面沒有機關設置。

不過,此刻也是給逼得沒辦法考慮其它了,救車一刀要緊。

於是一扔把布蘭托里交給了喬枘無輕,這邊揮起烏金刀內氣瘋狂逼入,發現烏金刀還真是把好刀。

瞬間居然在刀口上冒出了長達十厘米左右的淡黃色刀芒來,伸縮不定,似乎刀芒是一活物。

這刀芒比真刀砍在物體上還厲害得多。有點像是科幻電影中的激光刀一般的鋒利。

知道這烏金刀跟王仁磅的柔極刀有異曲同工之妙,估計也是有著放大內氣的作用的。

這東東,應該是喬枘無輕部落的寶刀了。

……

在極短的時間內葉老大連砍了十幾刀才把四條二指寬大的鐵鏈給砍斷了。這鐵鏈肯定是海狼最新科技成果,不然,何用如此的費力。

背起車一刀葉凡一扯喬枘無輕就要往外衝去。嘴裡喊道:「把布蘭托里頂在前面當盾牌。」

喬枘無輕也聽話,雙手箍在布蘭托里的腰部頂在外邊往鐵籠子外邊猛衝而去。

不過,當葉老大的身子剛出鐵籠快到滑開的鋼鐵之門的門框之時,發生了巨大的變故。

感覺到前方突然一道剛猛無匹的掌力往自己身上猛擊而來,那力道葉老大都感覺到了顫慄。

知道那股大力比自己內息要深厚,心說難道是夜當悄悄回來了。

反正都是個死,葉老大拚命往外衝去。

……

一聲巨響,葉老大連著車一刀被那股強悍的掌力一把擊得砸回了鐵籠子里。

「喬枘,你幹什麼?」葉老大抹了一巴鼻孔上的鮮血,瞳也猛地收縮,發現把自己擊回來的居然是喬枘無輕。

而王仁磅趕緊一槍射向了喬枘無輕,不過,顯然太晚了。喬枘無輕早就一掌過去,隔空一拳就把王仁磅給砸得噴著血甩在了那兩扇銅金大門旁。

王仁磅感覺這一拳似乎是砸碎了自己的肋骨,這貨掙扎著想爬起來,居然起不來了。

一臉驚駭的瞪著喬枘無輕,搞不清楚這個女滴什麼時候如此的厲害起來,似乎比葉老大的掌勁厲害得多。

「馬其沒事吧?喬枘,你個雜碎1葉老大血紅著眼吼叫道。

「咯咯咯……」喬枘無輕那魔鬼之笑突然展顯,看了葉凡一眼,笑道,「是不是感覺剛才救人特別的順利,是不是覺得布蘭托里設的局也不怎麼樣?而且一個暗哨都沒有?

是不是覺得布蘭托里特蠢蛋,你們居然能輕鬆的救人出來而且控制住了場面。

實話告訴你,這屋子裡根本就不需要什麼機關,更不需要任何的暗哨,因為,有我夜當在。

你們,用你們華夏人所講的術語說,那就是,你們二個只是兩隻可憐的跳樑小丑罷了。

不不不,只能算是兩隻小蟲。」

喬枘無輕一臉的鄙視跟不屑。

「夜當,你怎麼可能是夜當?」葉老大跟王仁磅幾乎同時出聲叫道。

「你塔布斯里馬能是a組的死亡之神,喬枘無輕怎麼就不能是海狼的夜當?」這時,布蘭托里居然輕步走到了坐位上悠閑的坐了下來。

老傢伙還翹著一個二郎腿,撿起桌上那還沒抽完剩半根的雪茄嚓一聲點燃抽了起來。

「我布蘭托里根本就不需要設什麼局,光是一個夜當就夠收拾你們了。

可惜啊,就來了兩個。不不不,加上這位,就是三位了。估計,你們三個也是a組的超級高手了。

來得好啊,這次我們海狼可以出一口惡氣了。明天,你們總部就會知道。

他們的三位超級高手全給我們抓獲了。不過,看來,a組還真是沒人了。」布蘭托里一講完哈哈狂笑了起來,老傢伙看都沒看還側躺在水池裡的羅格卡爾。

「他們先前還傷了兩個,被空澤本秀傷了,估計也殘了。a組一下子去了五位頂樑柱子,老闆,你說a組現在的總頭兒是什麼樣的心情呢?」喬枘無輕咯笑了一聲。

「你個*子。」葉凡一聲怒吼,背起車一刀往外猛衝,不過,連續三次,全給喬枘無輕輕巧的幾拳就砸了回來。

雙方實力太差太懸殊,葉老大剩下的就是瘋狂的憤怒了。

喬枘無輕又狂笑了起來,不過,就在這時候,過道的大門突然打開了。

嗖地一聲。

「快閃1喬枘無輕一看頓時色變,因為,門道外邊飛進來的居然是一枚小型號的火箭彈。

那速度太快了,葉老大一看機不可失,十幾把飛刀全都砸向了火箭彈。

喬枘無輕拎起布蘭托里剛閃到側面火箭彈撞到船艙壁時炸開了。那當然是葉老大的飛刀撞出來的。

不過,儘管喬枘無輕閃得快,但這枚特殊的火箭彈炸開的威力太大了。

頓時就是轟隆一聲巨響,船艙下邊劇烈的搖晃著,而池中的水被炸起來騰起了的水花像水箭一樣的往外噴去,撞到頂上又反彈了回來。船艙中頓時撒開了滿艙的水珠子彈。

「快走!我掩護你1在炸彈的威力還沒有完全消退前,在雨花似箭中葉老大竄進雨花里。

騰到空中拚命的把車一刀給砸到了王仁磅旁邊。這王仁磅那貨一看趕緊抱住了人,而那個盒子也給葉凡包進了車一刀的衣服里。

「大哥,要死一起死1王仁磅不肯跑。

「混蛋,你想全死嗎?快滾1葉老大嘶啞著嗓子拚出全部力氣,飛刀如落葉散花一般的往喬枘無輕跟布蘭托里身上招呼過去。

因為要保護布蘭托里,喬枘無輕暫時還真給搞了個手忙腳亂。

「大哥,一起跑1王仁磅還在猶豫,不過,那邊趕緊把車一刀綁在了身後已經出了門道。

……

喬枘無輕憤怒了,一拳砸來,葉老大飛砸到了門框上。鮮血飛濺而出頓時就染紅了十幾米的範圍。就連池水都成了紅色的了。

「大哥,快跑1王仁磅回身一扯起葉凡就要一起跑。

「你個混蛋,真想一起死嗎,家人拜託了1葉凡最後喊了一聲,一腳把王仁磅給踹得飛砸了出去。

當然,葉老大下的有分寸。這個,其實是助力王仁磅逃得更快些。

王仁磅那貨一看,知道不能再呆下去了。再下去得全死在這裡。

「我滾了大哥……大哥……大哥……」王仁磅一路狂喊著,那悲凄的聲音久久在過道里回蕩著。

葉凡像一個人肉包子死死的卡在門道里。用自己那鋼鐵般血肉之軀胡亂的拚著全力跟喬枘無輕對打著。

因為後背抵在艙壁上,一股悍不畏死的力量在激厲著葉老大。這貨全麻木了,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盡最大力阻住夜當,盡最大力氣爭取到時間,只要王仁磅能到船上。

到時唐城杜千草等人匯合過後扔出幾枚炸彈製造混亂,肯定得全體撤退了。

到那個時候,船上二三千人在,即便是海狼也不敢再過於施展手段的。

只不過一分鐘,葉老大全身都是鮮血。整個人全成了一個血人。

嗖,又一枚小型號的火箭彈飛了進來。

喬枘無輕罵了一句『混蛋』,不過,不得不收手先把布蘭托里拎起閃避開。

不過,葉凡剛有點清醒想甩開步子溜時背後又是強悍的拳風到了。

知道跑不了啦,喬枘無輕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老子跟你拚了,夜當,你丫的跟老子也是同床鴛鴦過。咱們就到地府去當一對死鴛鴦吧。」葉老大血紅了眼,掙扎著站起來乾脆就要往裡衝去。整個人就想往喬枘無輕身上抱去。

這時,又是幾枚手雷扔了進來。

裡面頓時全亂了,煙霧升騰而起,而大廳也劇烈的晃動著,似乎馬上就要塌下來了。而四周也給炸得全是窟窿。

「快跑死神,a組永遠不敗,不敗1這時,後邊傳來一道嘶啞的聲音。

嗖地一聲,有個人迅猛的竄進來了,那人身上居然梆了七八顆手雷悍不畏死的把葉老大往後一扯,自個兒雙腿一蹬撲向了喬枘無輕。

葉凡眼前閃過一道熟悉的身影,心裡頓時訝然,差點叫出聲來——他不是吳大順嗎,托米斯拳會的拳王爭霸賽的一號主持人。想不到他居然是a組的人。

「想死容易1吳大順還沒到喬枘無輕面前,那傢伙早就一掌過來把吳大順給震到了一側。

這時,手雷滋響開了。

不過,手雷被喬枘無輕一掌給卷著往前方的艙壁而去。最後一顆手雷在吳大順身邊不遠處炸開了。

頓時,一條大腿飛彈到了空中,鮮血頓時散滿了整個大廳。

葉凡發現,在爆炸中。吳大順拚出最後一口氣撐著一條腿居然死死的抱住了喬枘無輕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