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抓中胸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抓中胸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抓中胸脯

葉凡心裡暗暗叫苦,如果空澤本秀真發現了此人。那此人被*掉后自己躲這裡面那豈不成了瓮中之鱉死定了。

不過,眼前又沒其它辦法可想。如果想破牆到隔壁去估計折騰開來還更早被空澤本秀髮現。

而且,這船艙中的房間壁用的鋼板好像比上邊厚實了不少。一刀捅個洞是有。

不過,想捅開一個人能穿過去的洞那至少得干十幾拳了。真到那個時候空澤本秀哪能給你出拳的機會。

那人也發現了空澤本秀過來了,嚇得趕緊輕輕的往門背後靠去估計是想整個人窩進門框里等後邊的傢伙上來時來個出奇不易給他幾梭子彈伺候。

而遠隔那人十幾米處的先前那傢伙也沒動靜掉,估計早伏在地板上端著槍瞄準了空澤本秀了。

不過,葉老大卻是把門給頂住了不讓這傢伙縮進身子來。因為,如果讓他進來的話那空澤本秀一進來那自已也將遭受池魚這殃了。

而那傢伙往門裡輕輕一靠發現這門好像被什麼卡住了居然靠不進去。

那傢伙還不死心,又輕輕的靠了兩下,發現還是卡門。那傢伙估計是急得出汗了,因為空澤本秀貼著牆壁越來越近了。

那傢伙也絕沒想到門背後還有個人在相抗著不讓他進來,而老大身手高,在收斂氣息方面做得比他更好。

而船上因為爆炸著火了響聲很大,連帶著船艙里也有相當的影響。

在雜亂的跑步聲,叫聲,火聲中,船艙下邊也不好判別對方的情況了。

見空澤本秀離自己只有十米左右距離了,那人又進不了屋子。估計是牙一咬端起狙擊步槍叭叭就開火了。

他這種是短柄的能連發的那種步槍,比五八六厲害得多,威力相當的大。

不過葉凡可以肯定,他絕打不中空澤本秀的。因為老傢伙在他扣板機的一瞬間根本早就閃到了頭頂上的天花板上倒貼著像一隻壁虎。

而前面配合著的那個傢伙一見同夥開火了,那也是端著槍一梭子彈就幹了過來。

在子彈噴出的火舌中,葉凡鷹眼發現。空澤本秀手中一彈,兩枚鐵彈攻擊了過來。

叭叭兩聲,前面那人估計比後邊這個厲害,聽聲音好像是一個滾兒閃過去了。估計沒擊中要害。

而自已門前這個傢伙就沒這般好運了,空澤本秀的鐵彈拐了個彎兒準確命中了這傢伙的腦袋。

啪地一聲,腦袋就開了花,鮮血濺得躲在門背後的葉老大一身都是。

空澤本秀速度飛快,一閃就到了門前。

就在這時候,前邊那人扔了一枚手雷過來,隨道著又是一排火花閃著,一梭子彈射向了空澤本秀。

葉老大一看機不可失,趁著子彈身響起把門前腦袋開花的那傢伙腰間的手雷給摘了幾枚下來。

而且,這邊猛力的突然一掌拍去,那人的屍體噴著鮮血直往空澤本秀而去。

老傢伙一看,居然愣神了一下。估計是在遺撼自已這般身手的高手居然沒能一鐵彈砸死這傢伙。

後來一看那傢伙好像腦袋開花了,空澤本秀又是微微一愣。氣得老傢伙一晃閃過手雷,隨手還輕輕一擊把手雷擊得往前飛去。

發現前面那傢伙估計是在裝子彈,而葉老大猛地撲了出來,隨在那屍體後邊,又隨手把往空澤本秀身上扔了二枚手雷。

因為空澤本秀離葉老大太近了,突然發現屍體身後砸出兩枚手雷。

老傢伙還以為這屍體是不是詐屍了。趕緊往側面一閃而又彈指過去想把手雷給彈到後邊。

而葉老大早就不顧一切冒著子彈沖向前去,瞬間就到了前面那個傢伙面前。

葉老大也不管他,腳在那傢伙腦袋上踩了一下往前瘋狂的飛跑,這個時候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兒。

「好小子,站住1一見葉老大那身影,空澤本秀在後邊咬牙罵著,不要命的追撲了過來。

不過,死者的同夥那傢伙又是幾梭子彈射了過來,空澤本秀只能趕緊閃人,一晃就到了那人面前。

葉老大剛跑出幾十米,就聽到後邊傳來那人臨死前的慘叫聲。

「哥們,對不住了,托個夢給我,回國后燒點紙錢給你。要啥幣都行……」葉老大心裡叫了聲『阿門』。

胡亂的跑了過去,發現下邊居然有道樓梯,葉老大心裡一驚,感覺有點好像。

發現這裡居然就是以前夜當用來關著橫木推二的過道里。

估計是炸開了門道通到這邊來了,葉老大不管三七二十一下了梯了往以前關著橫木推二的地下室跑去。

不久就閃進了地下室,發現那個水池還在,而破了的大鐵籠也還在。

空澤本秀肯定會進來,怎麼樣讓這老傢伙吃個大虧才是。葉老大急忙在心裡尋思著,往四周掃巡著。

因為,以著空澤本秀的嗅覺,自己雖說搶先了一步,但絕逃不過他的嗅覺範圍的。

搜了搜那個破裂開的袋子,發現就剩下二枚手雷了,而且還是剛才搶來的。

而這秘室中基本上也沒什麼可以掩藏身體的地方,葉老大一時有些急了。

就在這時候,感覺到不遠處好像有著輕微的腳步聲傳來,如狸貓爬行一般。

葉老大貼地一聽,那傢伙好像還真是朝著這秘密來了。

心裡也覺得奇怪,那傢伙進來的速度非常的快,似乎熟悉路徑似的。

病急亂投醫,葉老大也來不及多想。趕緊往水池裡一鑽,還真別說,這鐵籠子下邊的水池裡還是相當深的,居然有兩米左右深度。

原本這水池裡是有一些令人癢得難止的毒藥的,不過,以葉老大的這半毒人的資格根本就不用怕這個。

這傢伙找了個角落比較刁鑽的地方潛伏了下去,隨手拔出一根管子支在了外邊。

當……

外邊傳來金鐵相撞的聲音來,先前進來的那個傢伙停了下來,似乎正跟什麼人在交手了。

葉老大看了看這水池,又鑽出了水面。從破背包里掏出一個瓶子,打開后倒出一些藥粉。

這些是從三毒教搞來的紫毒花,葉老大對這個已經有了抵抗能力。

這貨往水池裡一撒,又攪了攪,水池那本來有些紫色的水一下子變成了黑色。

這樣,既有利於隱弊又利於攻擊了。

不久,一道身影閃了進來。

葉老大在黑影中一看,差點笑出聲來,發現閃進來的居然夜當這女人,難怪她如此的輕車熟路著。

女人身子一縱居然跳到了鐵籠子的上方直接就往頂上撞去,嗎滴,不怕撞死啊,葉老大心裡正嘀咕。

發現夜當居然直接撞進了頭頂裡面。葉老大頓時差點吞了舌頭,才發現這鐵籠子上方居然還有一個可以藏身的地方。

夜當身子一縮就窩了進去,而那蓋板又自動的扣了上去。看上去還真是天衣無縫,當初搞得很巧妙。

不過,葉凡發現,扣板上似乎有兩個小洞,估計是用來觀察外邊情況的。

能把夜當追成這個樣子的人肯定是個高手,不曉得是哪位高人了。葉老大心裡暗暗驚詫什麼人有如此的能量。

不過,現在的船艙底下早就亂成一團了。走一步跑一步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因為,你根本就不曉得各個國家的特勤隊員們到底是躲在什麼地方的。

就是半先天強者不小心人家窩在什麼地方放冷槍的話也是防不甚防,照樣子一槍就能要了你人老命。

半先天強者不好放倒那是因為人家的靈敏度太高,並不是講他的身體擁有抵抗子彈的能力。

當然,如果是手槍子彈估計一槍下去沒中要害還要不了他的命。但是,大威力的狙擊步槍的話就難講了。

果然,不久進來一個傢伙。

此人全身也是黑衣,眼睛上戴著一夜視儀。那傢伙伏在門框邊掃巡了一圈下來,發現沒什麼動靜悄悄的摸著進來了。

不久,又有一個傢伙進來了。

「裡面好像有個廳。」開頭的傢伙用的居然是日語。

「沒發現那個女的,那盒子可是被她搶去了。」後來的傢伙問道。

「應該是在裡面,不曉得藏什麼地方。」先前的傢伙閃在門框后講道。

就在這時候,啪啪,水花突然彈起。

「叭叭叭……」

嚇得兩個傢伙好像心有靈犀,幾梭子彈就往池子里瘋狂的掃去,嚇得葉老大一抖,差點要罵娘了。

知道是夜當這傢伙估計是從觀察洞里彈了什麼小東東出來打得水花濺了起來。

不過,葉老大這個時候可是不敢動。這個時候彈起來的話那是三面受敵,因為一出去估計就得被喬枘無輕給發現了。

再加上兩個日本神道組的高手子彈伺候,那自己估計還真會被打成塞子了。

兩個傢伙一前一後往池子里掃射了一陣子后其中一個傢伙又從背後拔出一把槍來繼續掃射,而另一個拉槍栓換了子彈準備繼續射擊。

再掃下去肯定會到葉老大藏身的偏角處,知道不動手不行了。葉老大一咬牙,伸指頭一彈,兩把飛刀從手腕上飛出直擊夜當藏身的開花板而去。

當地一聲脆響……

兩個傢伙一看,慌得趕緊拿著槍往天花板上胡亂的射擊了過去,打得火星四濺。

「去死吧1估計夜當忍不住受這鳥氣了,心裡也在罵著是哪個犯騷包的傢伙發現了自己干滴好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