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九十七章逃出升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九十七章逃出升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已經交待過仁磅,還有唐城等同志了。我有說過,這是共和國的最高機密,哪個敢亂出嘴將以最重的紀律處分。」龔開河同志一臉嚴肅的哼聲道。

「你這話對別的同志有用,但對王仁磅沒用。人家可不是咱們a組的人。你處分個什麼毛蛋?」李嘯峰講道。

「唉,也是,得給成澤講講。」龔開河被了一下嘆了口氣。

二個月前。

「彼亞洛夫,你應該是隸屬於俄羅斯紅軍特勤組的吧?」三人看完瑪麗珠納號上的船體結構圖后吃了乾糧。

商量了一陣子如何搞到氧氣的法子后決定先休息一下把體能恢復到一定的程度就過去。

成敗在此一舉了,對葉老大三人來講這是最後的救命稻草。不成功便成仁了。

「塔布斯里馬,這個肯定不是你的真名吧?」想不到彼亞洛夫看了葉凡一眼,似笑非笑,說道。

「你說呢?」葉凡似笑非笑,說道。

「我看這境況對咱們三來講也是凶多吉少,即使是能弄到氧氣瓶即便是衝到船外。

如果是在幾千米深的海底,就是這水壓也能要了咱們的小命。也沒必要遮遮掩掩的了。

到時真見了上帝咱們三個也有伴,我名號帝尊,來自英聯邦藍山狐組。」帝鐵倒是豁達一些,很大方的講道。

「彼亞洛夫,來自俄羅斯紅軍特別組。」彼亞洛夫也講道。

「呵呵,真名大家都不會講。咱們知道外號就是了,有人稱我為『死神』,來自華夏a組。」葉凡也光棍著笑道。

反正空成部落的身份都是假的,而且,塔布斯里馬這名字估計也只能用在這一回。

反正對於搞假身份,a組估計有著幾十套方案能讓你不被人查出來。

就從吳大順是a組底這一塊就能看出來,對於吳大順的身份,即使是龔開河都沒告訴葉凡。據騰各彙報。吳大順在托米斯拳會幹了十五六年了。

而托米斯拳會肯定是海狼背後撐腰著的。或者說是美眾國海狼的一個分支機構罷了。

用拳會作幌子倒是個很好的借口。而且,能接觸到多個層次的人物。

這樣一個重量級人物居然是a組的人,估計海狼就是想破頭也沒想到吧。

葉老大一想起這些心裡彼為有些惱火,有點上當受騙的感覺。不過,對於a組的神秘葉老大也暗暗吃驚。

也不曉得a組還有多少秘密自己並不曉得,這個,估計只有龔開河同志自個兒知道了。

因為,騰各在托米斯拳會底也有幾年了。居然不曉得吳大順是自己人。

而吳大順的功底子,既然能拚死拌住夜當,葉凡可以肯定此人至少九段位頂階及以上境界。

這樣的高手居然能默默在托米斯拳會底十幾年,也著實的令人佩服。這次要不是吳大順,葉老大早沒命了。

「礙…」

想不到帝鐵跟彼亞洛夫同時張大嘴巴叫了一聲。

「怎麼啦兩位,鬧牙疼是不是?」葉凡看了兩人一眼。裝得一臉的訝然。

「鬧個屁!想不到,實在沒想到,咱們還能見到你這尊神。」帝鐵頗為有些不滿的哼道。

「是啊,我兩個隊友在撒哈啦可都遭了你的毒手。當初我還發誓說是非手刃死神不可。想不到咱們今天居然躺一塊兒吃餅乾了。這世上的事真是講不清楚埃」彼亞洛夫感嘆了一聲。

「此一時彼一時嘛……死神,現在不照樣子受到『死神』的威脅了。」葉凡聳了聳肩,帝鐵也笑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說死神哥們。你可能不曉得。像海狼,神道組等,有多少人想要你腦袋。據說北宮暗地裡懸賞500萬美金買你人頭的。」

「我還真沒想到我這腦袋這麼值錢。」葉凡摸了摸頭,笑道,「你兩哥們可得手下留情了,別趁我不注意把咱這腦袋給割了,那可是五百萬美金的。」

「絕不會1想不到帝鐵跟彼亞洛夫同時很堅決的講道。

幸好帝尊這傢伙弄來的船體結構圖很完整,三人也都是高手。葉凡估計這兩個傢伙也有著十段二三個層次的能力。

倒是拚著氣找到了氧氣瓶以及潛水服的貯存之地,三人每人搞了一套穿身上。

這邊每個人又找到一個半浮的橡皮框子把氧氣瓶裝進了框子里。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是出了船艙。剛冒出頭來就感覺到了頭上那巨大的水壓。

帝鐵冒了一下頭頭一歪就縮進了鋼板下的船艙里。比了個手勢說是外邊水壓太強,差點壓斷了脖頸。

葉凡比了個手勢。說是他打頭陣。

葉老大一鼓氣,艱難的頂開頭上那塊厚實的鋼板。

太它娘的強悍了,頭上好像是壓著一座山似的。葉老大拚了力才整個身子擠了出去,又把帝鐵兩個傢伙拉了出來。

不過,剛開始時發現壓力特別的大。

後邊適應了一下感覺就好得多了。

畢竟是高手,而且,三人估計這裡水深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深。

於是往上拚命浮去,上浮了二分鐘后感覺到了洋流的巨大威力。

三人被那股洶湧的洋流衝擊得東倒西歪。最後三人抱成團,但還是被那洋流給沖得不曉得到了什麼地方。

差不多一個小時過後,三人都暈暈沉沉過後才有些清醒了過來。

「嗎滴,終於出頭了。」帝鐵一冒出頭來翻開氧氣罩子猛地吸了口氣跟著就罵了一句。

三人浮出了水面,放眼望去,頓時也是鬱悶得很。這裡海面寬闊,再加上艷陽高照。葉老大的目力加上鷹眼一眼就能看到幾百里的地方。

發現不要講船,連個鬼影子都沒發現。

不過,幸好三人也有準備。馬上把一個軟袋子推到了海面。這是個很簡易的橡皮艇。

因為沒有打氣的東東,三人對準入口處拚命的輪翻吹氣,愣是用嘴把這個小橡皮艇給吹得鼓了起來。

爬上橡皮艇,三人像三隻死豬一般的躺在艇上,人累得話都講不出來了。

足足睡了二個鐘頭三人都醒轉了過來。

「帝鐵,你先用儀器測一下咱們現在什麼方位?」葉凡問道。

帝鐵沒三話,馬上開始搗鼓自己手腕上那塊腕錶。這表可不簡直,它可是綜合有多方面的功能的。比如測定方向,定位,跟上頭聯繫等。

不過,五分鐘后帝鐵一臉鬱悶的還甩了甩手錶,罵道:「它娘的,老子都懷疑組裡是不是給我搞了塊山寨貨。這麼多功能就剩下一個確定方位的功能了。gps定位,聯繫上面,測水壓等全壞了。」

「那還有個屁用,咱們這小艇又沒動力,全得靠人筏出去。如果離海岸遠的話,就這點乾糧咱們最多堅持一個星期。

還有這淡水也差不多,還得節省著用。下一個星期呢,咱們就成新奧爾糧烤人肉了。」彼亞洛夫不由得有些鬱悶的罵道。

「先別喪氣,有一線希望就有活命的路。這麼艱難咱們不也從船艙里鑽到水面了。活人總不得被尿給憋死了。沒準兒咱們運氣好,下一刻就能遇上過路的船是不是?」葉凡安慰道,其實這貨心裡也是扒涼扒涼的。

雖說三人身手高,但在這喜怒無常而蒼茫的大海里猶如蒼海一栗。不要講惡劣的環境,就是這大太陽的也能把人烤成肯得雞了。

而且,現在三人都不曉得到了什麼地方,聯繫設備又全沒了。此一刻,葉老大深深的感覺到了一種無助跟無奈。

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活著回去,葉老大捏緊了拳頭。

「死神,我剛才擺弄了半天。發現全壞了,這破玩意兒連方位都測不出來了。」帝鐵有些喪氣,氣得一把捋下腕錶,咕咚一聲給他砸進了海里。

不過,叭地一聲,那腕錶又被葉老大隔空從海里吸了出來,說道:「不要扔了,沒準兒什麼時候它又會好起來。會不會長時期的水泡,給水壓弄得有些不正常了。咱們打開給太陽晒晒。而且,即便是再沒用還是能看時間是不是?」

「沒用了,剛才發現,連針都不會走了。估計是剛才在下邊格鬥時太猛烈,給炸彈震壞了也沒準兒。它娘的,還講是最高科技成果,防震防水防火防什麼啥的,我看毛都防不了。」帝鐵憤憤然罵道。

「算啦,罵也沒用,咱們商量一下下邊怎麼干。」彼亞洛夫性子較平和。而帝鐵這傢伙變火爆得多,葉凡覺得這有伙有點像是華夏名人黑李逵。只不過麵皮沒這麼黑罷了。

「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咱們要打持久戰,對於搞到食物咱們都不愁。這海裡面別的沒有,但魚還是不少的。不過,關鍵的問題就是淡水跟惡劣的海況。比如大風。」葉凡講道。

「嗯,這是個大問題。這海水不能喝,這淡水咱們再節約最多夠一個禮拜的量。所以,咱們能不喝時最少不要喝,要忍祝而且,魚裡面也有魚血什麼,咱們就多喝鮮魚的血。」彼亞洛夫說道。

「還不成野人了,臭死了。」帝鐵說道。

「成野人總比成死人滴好。」葉凡瞄了這傢伙一眼,哼聲道。帝鐵垂下了頭,而葉老大無形中成了三人的頭兒。

感謝『cbchen』『kingjackli』兩位盟主哥打賞,狗子謝謝你們了。最近狗子事太忙,實在是無力連爆。狗哥答應下個月初一連爆。

抱歉了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