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九十九章屁滾尿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九十九章屁滾尿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這東東很小,估計就一厘米左右,並沒有螞蝗那般的長。而且也小,比『毛』線還細。

「你娘的,老子最近流了這麼多血你還來揩油,給老子死去。」帝鐵氣得一把就要把蟲子給抹掉。

「慢著,我看看。」彼亞洛夫低下了身子一手擱住了帝鐵,仔細一看,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皺著眉頭講道,「這個好像是蛇虻。」

「我只聽說過牛虻,從沒聽說過還有蛇虻。這玩意兒很厲害嗎?」帝鐵隨口問道。

「如果真是蛇虻那還有些麻煩了,因為這種蟲子別看它體積小,但一吸上來就不肯松嘴的。2799

而且,最喜歡的就是鮮血。除了蛇身上的鮮血它不吸以及。要清理它不能直接捋下來,要用燒紅的鉻鐵燙一下它才會出來。不然的話你一拔的話整個身子變斷了,而它的頭部卻是鑽進了你的皮肌里還會繼續吸血咬下去。

直到咬到你的內腑為止。一隻還不會喪命,但來上得多就麻煩了。

你想,心臟都給它吸光了血還有命在嗎?」彼亞洛夫這話一出,就是葉老大都有些膽寒的看著這小玩意兒。

葉凡二話沒說掏出了烏金刀把破船上的火機點燃了,等到發燙時往帝鐵的大腿上一燙,還真是靈驗。蛇虻好像怕湯,自個兒縮回了頭掉了下去。

帝鐵氣得一腳踩上去,直到踩成爛泥還呸了一口,嘴裡罵罵咧咧的你吸老子血老子要你命的啥的屁話。

「不對啊兄弟,這蛇虻既然叫蛇虻,怎麼又不吸蛇的血?」葉凡有些不明白,問道。

「這個還真是一件怪事,它跟蛇是寄生關係。遇上目標時蛇先是發動攻擊.

等到對方不行時蛇虻們就出動配合著寄主蛇去攻擊吸血,而獵物倒下後會被蛇整個吞了進去。

而蛇虻也將跟著被蛇吞進肚子。奇怪的就是蛇虻居然會在蛇的肚皮里產卵,而這卵在蛇肚子里會寄存上一段時間。

後來會自然隨著蛇的糞便排出來。而一出來卵一遇上冷空氣就會破卵而出長成新的蛇虻。

就這樣子循環往複。」彼亞洛夫說道。

「不好,既然出現了蛇虻那豈不是講它的『主人』就在不遠處了?」葉凡趕緊施展開鷹眼往四周掃去。

「這個差點忘了。咱們趕緊搶佔制高點,這蛇肯定就在不遠處。

而且,一般的蛇虻是不屑寄存的。它們寄屬的屬主都是森林中最毒最厲害的蛇之一。

比如眼鏡王蛇,劇毒的大蟒等。」彼亞洛夫也是頓時臉『色』有些發白,看準一顆樹就竄了上去。

而葉凡跟帝鐵也不慢,這傢伙連褲腿都來不及放下跟著葉老大三人就竄到了一顆大樹上。

「嗎滴,要是有原先的裝備就好了,何怕這小蛇虻。」帝鐵嗦著罵了一句。

葉凡看了一陣子。手指往前一指,說道:「那傢伙就在前方三百米之處。」

帝鐵兩人也定睛看去,兩人搖了搖頭意思是沒看到東西。2799

「再仔細點看,那顆綠『色』的大樹,是不是有點問題?」葉凡戳了兩下手指頭。

帝鐵跟彼亞洛夫一看,頓時嚇得嘴巴都抖了一下。小聲講道:「好大的個頭。應該有水桶粗了。

這東西還真他娘的掩藏得好,這外形,簡直就跟樹皮一樣的。而且,好像頭上不頂著些樹葉子。

鬼都難發現。你看,它現在好像也正瞪著咱們了。」

「這麼大的蛇估計年層不近,幾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有。咱們光是對付一隻巨蟒倒不用擔心什麼。不過,就怕蛇虻夾攻就麻煩了。這東東這麼小,就怕量多。」葉凡皺緊了眉頭。

「嗯,如果它真是寄主。像這麼大的蛇那它身上寄著的蛇虻估計不下十萬隻。到時攻擊起來就像大黃蜂一般,鋪天蓋地而來。咱們可是有得樂子玩了。」彼亞洛夫也是一臉的擔心。

「十幾萬隻,要是全爬身上來老子還不得在眨眼間被這些狗日的東西給吸光了。」帝鐵黑著個臉哼道。

「差不多差不多,像你這身板如果引不起巨蛇的興趣的話它會讓給蛇虻們享受。

到時,估計不用兩分鐘你就是一具活體的木乃伊了。掛上商標可以到博物館報道了。」彼亞洛夫居然打趣起帝鐵來。

氣得這傢伙是牙痒痒的哼道,「你這身板大號些,那就請到蛇老弟肚中過夜了。咱們嘛,是彼此彼此。」

就在這時候,葉凡叫道:「小心。那傢伙不耐煩了。過來了。」

兩人抬頭一看,哧溜。那傢伙來勢還真是迅猛。別看它身子大如水桶,長恐怕也有二十米左右。

可是那傢伙一彎,尾巴一彈過來的速度絕對不會比水桶在空中飛的速度慢。

「攻擊。」葉凡一聲吼,柳葉刀飛紮了過去。

而彼亞洛夫的兩枚鐵彈也全往這傢伙頭上砸去。至於帝鐵這傢伙往腰間一甩,一條鏈子像蛇一樣的往那大蛇身上纏去。

哧溜……

三人驚訝的發現,那傢伙居然在眨眼間就不見了。

「閃哪裡去了,嗎的,好像武林高手一樣居然會閃?」帝鐵差點叫起來了。

「注意,這是它要發出最迅猛攻擊的前奏曲。往往這個時候這傢伙是躲在什麼地方正彎著蛇身子準備一擊而中。而且,出擊時快如閃電。」彼亞洛夫講道,話音剛落地,「注意1葉凡早就彈身到了空中。

這貨頭下腳上,烏金刀一閃往大蟒的那三角樣的綠『色』腦袋上刺了下去。

雖說可以隔空如此,但是葉老大想節省體力。用內氣『操』控不如直接用手扎來得順當著。

眼見就要到大蛇的頭部了,突然一股紅『色』煙塵從那蛇的頭部一個雞冠部位噴了出來。2799

「不好,有毒。」葉凡趕緊大叫一聲,來了個鷂子翻身而且身子往左側偏移堪堪閃過大蛇的攻擊。

雖說葉老大不怕一般的毒,但天曉得這蛇噴出的是什麼毒,還是防防比較好。

不過,顯然晚了點。

彼亞洛夫跟帝鐵兩傢伙早就撲到大蛇面前,被那紅『色』毒霧一噴。

大蛇那嘴一張。如閃電一般的快。帝鐵的肩膀被他咬住了半邊。大蛇一扯頭往下一側就要往樹上閃去。

而這醜陋的大傢伙尾巴也沒消停著,居然一掃就把有些暈沉的彼亞洛夫給掃得摔倒在了幾十米開外梆地一聲就掉在了地下。

葉老大一看可是急紅了眼,烏金刀脫手飛去。滋啦一聲響,大蛇的脖頸處頓時像是噴泉一般的噴出一條如小指頭粗的血柱來。

大蛇吃痛,嘴一張,而帝鐵趁機卻是從大蛇的嘴裡脫出一個猛退到了三十米開外,這傢伙肩膀全是血,正一臉的恐懼看著那條大蛇。

嗚嗚……

大蛇突然發出相當刺耳的叫聲來。

「不好了。估計這傢伙還有同夥,趕緊幹掉它。不然同夥一來咱們就更麻煩了。」彼亞洛夫重新鼓足了力氣的大叫著鐵彈同時飛出了三顆。

而整個人就地掄起一條兒臂粗大的木頭騰到五米高的空中一個滑行到了大蛇上空,力劈華山往大蛇頭上不要命的狠幹了下去。

帝鐵也是一咬牙,鐵鏈子往大蛇蛇身上纏了過去。葉凡緩過神來。烏金刀再次從手中飛出,這個時候也顧不及保存什麼體力了。

就在這時候,就在烏金刀快到大蛇脖頸處時。葉老大突然驚詫的發現這大蛇的頭居然一下子就變成了五個蛇頭。

嗎滴。莫非是眼花了。

葉老大心裡一愣,鷹眼餘光再一掃帝鐵跟彼亞洛夫,好像他們也看見了。

兩人手中的動作都好像緩了一緩,似乎是拿不準要攻擊那個蛇頭了。

「砍了再說。」葉凡用化音『迷』術大叫道。兩個傢伙一愣醒轉過來一起攻擊了過去。

好像全都落空了。

葉凡鷹眼之下駭然的發現那條大蛇全不見了,而在當地留下的五個蛇頭似乎全是幻像。

「不好兄弟們,這蛇好像會幻化,趕緊跑。」葉凡叫道,身子往後一縱抬腿就要溜。

「後邊跑不了啦,往前跑。」彼亞洛夫叫道。葉凡才發現後邊好像有嗡嗡聲響起。

鷹眼之下發現漫天的蛇虻像是微型轟炸機一般,鋪天蓋地往三人而來。

而那條大蛇此刻居然在這群轟炸機中央,凶礪地張大如農村『婦』女洗腳時的腳盒那般大的血口猛撲面來了。

「沒錯,我看到五個頭,突然又不見了。」帝鐵也是大叫著跟著葉老大就跑。

至於彼亞洛夫也不慢,跟帝鐵並排著,三人一這發力下來也是不得了。一溜煙的往前拚命跑去。

一時之間跑了個暈天黑地,三人那是昴足了力氣。如果回國后講出去那還真會笑掉圈內高手的大牙。

三個人中葉老大11段頂階,而另兩個也接近11段位。居然被一條巨蟒追得只恨當初爹娘給自己少生了兩條腿兒。

不過。葉老大鷹眼之下感覺那大蛇速度也是奇快。離自己三人始終保持著300米左右的距離。

估計是人家蛇老兄起步太晚了一點,沒有拿捏好。不然的話那還真是誰跑得快都難講了。

「上帝埃前面好像有房子。」帝鐵突然大叫了起來指著前方。

「賣糕,好像真是房子。」彼亞洛夫也是一邊跑著一邊叫道。葉老大因為剛才專註點在後邊的大蛇身上,倒是沒發現前邊的情況。

「有房子就衝過去,估計有人居祝」葉凡大叫道。

感謝『一米陽光小子』等兄弟打賞,狗子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