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零二章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零二章往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可能啊,原來這石像就十幾米高,現在看來,怎麼樣也有三十來米,這石像會長高,不可能。請在,!會不會現在是中午給太陽的光照一下咱們的視覺出現了什麼問題。或者有其它什麼原因?」帝鐵差點叫出聲來。

迴音一直在回『盪』著『原因、原因』,令人感覺相當的煩燥。

「我擔心這石像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尊石像了,咱們趕緊『摸』一下看看是不是實體的。如果是虛的還好說一些。」葉凡講著,帝鐵比倆人都人,幾個跨步到了石像面前伸手一『摸』,臉『色』更是白了許多。

「莫非……真是變實質『性』了?」彼亞洛夫講話有點卡了。

「你看,伸不進去了。他娘的,還真是實質化了。」帝鐵講著還伸指頭彈了彈,伸腿踢了幾腳,居然發出石像被踢的沉悶的聲來。2802

葉凡跟彼亞洛夫也試了試,這次可以肯定,絕對是真的石頭。因為,葉老大用烏金刀砍了幾下,發現特別的硬。不用內氣根本就砍不下來。

後來又『逼』出內氣用刀芒砍了幾下,結果才發現有拳頭大的石塊從石像身上掉下來。

「怎麼可能啊,我這破布條還在這裡呢。這裡應該就是原來的地方是不是?」帝鐵嘀咕道。

「地方應該是原來的地方,但是石像卻是不是原來的石像。而且,虛擬的石像變成了實體的。」葉凡講道,臉『色』也有些難看。因為,這裡一點變化都可能要了三人的小命。

「這石像如此的硬,如果用搗毀的方式推倒走直線出去好像都不可能了。」彼亞洛夫說道。

「我們按原來的方式試一下再說。」葉凡望了望天,認準一個方向上了石像頂上,一直往前腳點在石像頭頂上滑空而跳。

三人走了半天,估計都走了上千尊石像了。不過,看到前面還是密密麻麻的石像。

葉老大停下了腳步,鷹眼往前掃描著,最後跳到了石像腳下。

問。「前次咱們是不是會回到破布條那邊?」

「會。」彼亞洛夫跟帝鐵都點頭應是。

「前次咱們試了好幾次,有沒用這麼長時間?」葉凡像個老師在課堂上提問似的又問道。

「沒用這麼長時間,我剛才琢磨過。你看,我們開始走的時候這太陽還斜著沒到頭上,因為還是上午10點多。

而現在看來,這太陽已經到了另外一邊斜下去了快落山了。那就代表是傍晚了。

這中間一算下來。咱們可是走了五六個小時了。前次每次二三個小時就會回到原地。現在五六個小時還沒回到原地。

那是不是說明咱們這次會回不到原地了。」彼亞洛夫的分析相當的有道理。

「也有一種可能,也許是咱們走對了所以回不到原地。只要咱們直走下去,以咱們的腳力,再走一天應該能夠回到原地了。」帝鐵倒是顯出一臉的期待了。

「但願是第二種可能。」葉凡暫時也想不出其它了,點了點頭,三人又吃了點蛇肉休息了幾個小時,從石像頭上照著前方走去。

從晚上一直走到太陽從東邊升起。

不過,葉老大鷹眼往前看著又跳了下來。2802

「怎麼不走了?」帝鐵問道。

「這次咱們可能真遇上大麻煩了,你看到沒有。前面還是密密麻麻的石像一眼看不到頭。照我的眼力勁看。這一眼看過去因為沒有石像比我的視覺高,至少可以看到幾百千米的距離。我是擔心再走下去還是老樣子。」葉凡講道。

「不會,應該是這石像群特別的大。」帝鐵講出的話連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這石像群有奇巧,以前是虛擬的,現在變實體了。這本身就是太詭異了。我同意死神的觀點。」彼亞洛夫一邊講著一邊斜躺了下來。

「咱們還有其它辦法嗎,如果回頭估計已經回不到原地去了。」帝鐵一臉喪氣。狠狠一腳把地下一枚石子給踢得『射』向了幾十米遠處的石像身上,叭嚓一聲被石像反彈了回來。

很詭異的就是反彈回來的石子居然是攻擊向了帝鐵。似乎沒有一點折『射』,完全是原路返回。

「小心點帝鐵。」葉凡說道,帝鐵一個側身倒是閃過了小石頭。

「這現象可是很詭異,這石像看上去很粗糙,幾乎連臉型都看不清楚。

只是大致看來像石像罷了。如此凹凸不平的石像怎麼可能把石子給原路反『射』回來。」彼亞洛夫分析道,自己也看準一枚石子踢向了另外一尊石像。發現石子呼嘯著又原路返『射』了回來。

彼亞洛夫一邊跳著閃開一邊看著那石像真是發獃了。

「現在大家都別『亂』動,這石像如此的詭異。如果在反『射』的時候變得加速了起來,咱們很可能會被自己踢過去的石子給『射』中。在這裡一切都有可能,平時不能解釋的現象在這裡都有可能變成現實。」葉凡講道。

「怎麼可能。石頭不咬人埃」帝鐵根本就不信,這次是飛起一腳把地下那枚尖尖的石子給踢得呼嘯著往石像砸去。

地一聲刺耳聲音傳來,帝鐵感覺眼前影子一閃,一個東東像子彈樣的『射』了過來。

「礙…」帝鐵一看,馬上閃,不過,好像是來不及了。不過,旁邊飛出一東東,呯地一聲彈開了那小東西。

帝鐵頓時嚇出一聲冷汗,以這東西如此的快速度就是一木頭塊砸身上也得戳出一個洞來。

往地下一看那東西,還真是自己踢出去的石頭。

「看到沒,靈念了。」葉凡哼聲道。

「多謝1帝鐵抱了抱拳頭,知道剛才把石子彈開的死神的飛刀。

五天後蛇肉吃完了,三人也用了n種辦法,最後顯現在前面的還是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邊的沉寂著的可怕石像群。

又過了幾天時間,三人雖說是大高手,但都脫力了。身體都衰弱到了以前的狀況。

「咱們難道還真會死在這可惡的石像群里?」帝鐵斜躺在一石像腳下,嘆了口氣。雙眼深深的陷了下去,他脫水脫得最厲害了。

就在這時候,葉老大突然彈了起來,掃了兩人一眼,說道:「咱們還有一個法子沒試過。」2802

「快講1帝鐵兩人急著問道。

「往地下挖試試,如果這上面的石像是虛擬跟現實的結合體。而咱們一直往前走都看不見出路。

那證明咱們肯定是『迷』路了。如果說這島上的石像群有如此的大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以著咱們這幾天走過的腳力來看,差不多可以穿越歐洲了。這石像群有如此大嗎?」葉凡講道。

「對呀,挖。這地下總是實體的,如果石像群不大的話咱們挖洞像老鼠一樣也能鑽出去。

除非這地也是虛擬跟現實的結合體。而且,這地好像表面應該是沙地。

如果下邊是石頭的話只能怪咱們命該如此了。」帝鐵也跳了起來,猶如快死的人一下了抓住了救命稻草。

「嗯,開始。」彼亞洛夫也覺得有道理。

三人開始挖了起來,以著三人的力氣,不久就挖出一條地道來。三人分工負責,輪流著往前挖去。

而夜當的烏金刀就成了挖地的主要工具,因為彼亞洛夫的鐵彈跟帝鐵的鐵鏈子好像都不適合於擔當這份光榮的工作。

要是給夜當知道了葉老大把她的寶貝烏金刀當鋤頭用的話也不曉得會不會氣死過去。

不過,帝鐵的合金鏈子也有個好處。前邊挖出來的土經他鏈子一扯就能扯以後邊去,三人也就順利的往前挖去。

「當1前方傳來像是碰上金屬樣的聲音。

「老彼,是不是碰上鐵器了?」帝鐵在他的屁股處問道。

「不是鐵器,應該是含鐵非常高的金屬石頭。不過,現在麻煩了,如果還想挖過去咱們這力氣肯定不夠。也不曉得離前方有多遠了。」彼亞洛夫說道。

三人捅破泥土層回到地面。

頓時氣得差點吐血了。

「它娘的,你還真是陰魂不散了。」就是葉老大都差點給煩燥死了,一腳把帝鐵扔下的帶血的破布條給踢得飛到了空中。

「居然回到原來的原來的地方,難道在地下挖也會『迷』路了。可是以著咱們的經驗,咱們挖的路線可是直線埃這怎麼可能啊兩位?」彼亞洛夫一下子好像失去了精神寄託。

因缺水再加上飢餓造成的深深陷下去的眼眶活脫脫像一具乾屍,要不是三人都是差不多形象,還真會把其中一個先給嚇死過去了。

三人不死心,休息了一陣子改了個方向又開始挖。不過,顯然結果都差不多,居然詭異的又回到了帶血的破布條這裡。

「等死兩位,我先涼這裡了。支持不住了,這太苦了,還不如死了百了。」帝鐵一屁股坐下,四腳張開像個『大』字躺在了地下。

「不對,我還得留下點什麼。」帝鐵想了想又爬了起來,在自己躺的地方寫了一串字。也就是某某時間英國佬帝鐵到此一游啥的屁話。

就在這時候,石像周遭的嘈音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刺耳。似乎是什麼聲音都有,搞得人『毛』『毛』燥燥的就想抱頭去撞石像一死百了。

三人躺了二個小時,實在受不了那嘈音了。帝鐵彈身而起居然真的抱著頭往石像身上撞去。

「停1葉凡一邊扯住了帝鐵一邊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