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零五章殺出重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零五章殺出重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帝鐵一看,腰部的鏈子往上一竄及時的纏住了大蛇的上頜。

那蛇一下子咬不進去。

頓時,身體一收縮,彼亞洛夫臉憋得通紅如血,估計是腰部都感覺快斷了似的。

而葉老大一看馬上一個回滑到了大蛇的腰部。烏金匕狠捅了下去。雖說有刀芒出來,但也僅僅是把大蛇的鱗片給划裂開了一片。2805

『露』出裡面的小鱗片來。

葉老大一看叫道:「帝鐵你堅持住,我殺了它。」

那烏金匕往裡不要命的捅去,不過,裡面小鱗片上居然有一層保護『摸』狀的粘稠之『液』,葉老大那般厲害的刀芒居然被滑過去了。

「兩位,快跑吧,我不行了,把這個給我老婆,她在……」彼亞洛夫從脖頸處摘下一個玉佩樣東東扔給了葉老大。

這貨臉全猙獰著,鼻子跟嘴巴都擠在了一起,耳朵都看不見了,似乎骨頭都快給壓斷了。

「麻痹滴,去死吧1葉老大一時悲起,跟這二個傢伙同甘共苦也有一個多月了,此刻居然起了一種莫大的悲憫。

就在這時候,額角處的那隻蝙蝠詭異的飛了同來。往那些小鱗片里一紮,那稠滑的小鱗片居然馬上就給割出一個小口子,隨著鮮血外濺,內息蝙蝠鑽了進去。

一股神奇的現象冒了出來,這內息蝙蝠好像就是葉老大的化身似的。葉老大感覺自己就在這大蛇的體幾鑽動著。

捅捅捅,咬咬咬……

葉老大心裡想著,那隻蝙蝠好像能理解葉老大的心意似的。在大蛇的內腹之處一陣子『亂』來。頓時,大蛇痛得是『亂』扭狂擺了起來。

不小心一鬆動,彼亞洛夫縮身彈了出來,跟帝鐵一陣子狂奔停下來才發現死神好像被蛇纏住了。

「嗎滴,回去1彼亞洛夫絲毫沒有猶豫返身把鐵彈身大蛇身上砸去追撲了過去。

而帝鐵一看,只好也沖了回去。此刻大蛇的抵抗力好像比剛才下降了n倍。

因為肚子里那隻蝙蝠在作怪。

蝙蝠往蛇頭鑽去,突然發現一顆鴿蛋大的東西,外邊有幾層像老樹枝樣的肉條樣紋理的東東纏在外邊。肉條『毛』絨絨的有些令人發『毛』。

難道這就是這隻至少有千年歲月的巨蟒的蛇膽。

葉老大一起,蝙蝠張嘴就咬了過去。一口咬斷了纏在外邊的一條樹枝樣的肉條。

大蛇痛得大叫了起來,尾巴一鏟,那嘴張大著好像一隻瘋蛇一般往遠處竄去,而葉老大也給它帶動著被扯得往遠處彈去。

彼亞洛夫跟帝鐵一看趕緊追殺了過來。2805

一直狂奔了估計有十幾里之地,留下一片蛇血。

而肚子里的蝙蝠此刻卻是把那隻鴿蛋大的玩意兒給吸光了,這傢伙還伸出小舌頭『舔』了『舔』,似乎是意猶未荊其實,這蛋蛋並不怎麼爽口。

只是葉老大好多天沒進食了。不過,古怪的就是這蝙蝠吸進去給葉老大的感覺就是自己本身在吸一般,真是詭異得很。

蝙蝠一閃鑽了出來扎進了葉老大額度裡面不見了。突然,丹田內嚓一聲震響,葉老大頓時差點狂喜得跳將了起來。

因為,葉老大能感覺到那種能讓人窒息的充沛的力量重新回到了身體裡面,而且比先前更為強大。

葉老大知道,自己已經成功突破到了12段的開源之階。估計,其原因就是那枚鴿子蛋大樣的肉質的蛇膽了。

葉老大不由得『摸』了『摸』貼身藏著的先前從那隻小了一號的綠蛇身體內搞來的蛇膽。

心想這雖說質地會差一些,但是,培養一個10段位高手出來應該不難。這東東好像是純天然的,比老子的雷陰九龍丸還要好使得多。

而且,現在材料難找。這雷陰九龍丸根本上就沒地兒配製了。葉老大眼頓時發光。

如果能把這荒島的蛇全給宰了把蛇膽弄出來,那豈不是馬上就可以造就一大批高手。

這個計劃太瘋狂了……

不過,轉爾給帝鐵這傢伙的吼聲給驚醒回過神來,發現那隻大蛇就剩下喘氣的份頭了。

而彼亞洛夫跟帝鐵兩個傢伙正死命的大蛇身上『亂』踢『亂』砸『亂』劈著。不久,大蛇全死了。

三人不管三七十二下,張開大嘴猛烈的吸食著蛇的鮮血。那鮮血居然隱隱的帶有一絲絲金紫之『色』。

也不管有沒毒了,三人也是渴極了,就是毒死也比渴死來得好。

這大蛇身上的鮮血還真是多,三人吸飽了居然還外流著。

「不留些可惜了,也不曉得這島上有沒淡水。咱們馬上拔蛇皮紮成蛇皮袋子裝血。」葉凡嘀咕了一句,招呼帝鐵跟彼亞洛夫,三人馬上忙活了起來。

估計是這大蛇跑得太快,也有可能是那些蛇都在挪石像。暫時倒沒發現有其它的蛇跑過來。

三人各自扎了一個很大的蛇皮袋了,當然,這蛇皮還真是正宗的巨蟒之皮。

滿滿的接了三大蛇袋的鮮血。往背上一背,帝鐵不由得罵道:「這玩意兒血真多,估計不下是三百斤。」

「正常,這麼大的蛇蛇身足有二三噸重。幾百斤血也顯得少了。」葉凡說道。

「有件事有點奇怪,剛才我有用軍匕都戳不開這蛇鱗的。現在怎麼很輕易的就戳進去了。難道這蛇也練得有內功,把內氣『逼』在蛇鱗片上。一死就失去了這能力?」彼亞洛夫有些怪怪的講道。2805

「暫時別探討了,咱們還是趕緊溜人,要是給這些蛇祖宗們追過來那咱們三個就得留這島上了。

而且,這島它娘的太可怕了,特別是那些神像,怎麼又不見了。

我想,是不是跟咱們挖出來的那尊神像有關係。如果一堵回去,估計地面上又能出現**陣一般的神像了。」葉凡講道。

「是太恐怖了,老子從沒遇上過這種事。就是以前的死亡謎宮也沒這麼可怕。

而且,我覺得這些蛇難道跟神像也有關係。而且一會兒實體一會會虛擬,搞得太玄乎了。

要不是我還活著,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到了另外一個虛擬的遊戲世界中去探寶了。」帝鐵講著,帝鐵一邊講著一邊收拾起蛇肉來。

「別搞了,這蛇肉咱們不要了。咱們到了海里還怕沒食物,關鍵是這蛇血弄到手就是了。這麼多量,節約些應該能對付上二十天了。不過,就怕會壞掉,那隻能聽天由命了。」葉凡講道。

「走1彼亞洛夫也點了點頭,三人趕緊背起蛇血認定一個方向撒開步子就跑。

一直跑了幾個小時,終於望見了大海。

「大海啊,我的母親,你就是可愛礙…」帝鐵梆地一聲居然跪在了地下大哭了起來。

彼亞洛夫也差不多,望著那蔚藍的在海也是眼淚直冒,葉老大也是一陣子心酸,見到這海好像是見到了親娘似的。

三人馬不停蹄動手砍倒了許多顆中大已經有些乾枯的樹,用匕首跟烏金刀當鋸子,不久就割出了一截截來。

再不久,利用木釘跟島上的藤條之類的東東結合在一起,再運到海邊拼湊一起。

一天過後,一個巨大的樹排出現在了三人面前。寬達三十來米,完全可以承載三人的重量了。

終於上排了。

「再見了你丫的這破島,老子再也不想回來了。」帝鐵仰天狂叫了一聲,一撐那巴掌大的木頭木篙,船緩緩的離開了荒島。

此刻天已經全黑了下來。

葉老大鷹眼盡量的施展開望向了天空,終於是找到了北極星。爾後,掃描之下居然詭異的發現。

在鷹眼下,北極星跟這荒島,以及空中的一輪很模糊的月亮居然形成一個詭異的立體的三角圖案。

葉凡發現,這荒島所處的位置居然是位於立體三角的一個坐標上,傾斜成九十度的角度。

如果這個能準確的話,那經后雖說沒有了導航等設備。完全可以利用這個法子來確定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

而葉老大如此的幹當然是為了能確定荒島的位置,以便於今後有興趣的時候再回來探尋。

因為這荒島太神秘了,不查清這遠古之秘葉老大是不會死心的。

而且,葉凡發現。彼亞洛夫跟帝鐵兩人也專註在於天空。

不過,葉老大相信,他們在沒有現代通訊設備的情況下想記下這荒島,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這荒島擁有如此多的神秘,不解開葉老大是不甘心的。而且,葉凡總是感覺這荒島似乎跟死亡謎宮有啥聯繫似的。

更何況,就是那批蛇膽了令得葉老大是垂涎三尺。

值得冒險……

而且,古墓中那個神秘人的越來越近的笑臉,那似乎正在眨巴的眼睛,那人面蛇身的怪像,好像在無聲的招呼著葉老大再次回來探秘。

a組的正式隊員們因為明面上有著各種各樣的身份。所以,他們的住處並不堆在一起。

因為他們身分的神秘『性』,所以,除非他們自身表明,不然的話是你是很難曉得他們的身份的。

而且,從一鍋端的理論看來分散而住也有利於保存實力。如果你都堆在一起住,要是給外國特勤組織知道了,豁出去用了大量的**那豈不是a組要滅亡了。

其實,這種現象各個國家的特勤組織都差不多。這就是特勤組織讓人感覺到神秘的地方。

而龔開河同志明面上的身份是『主席』特別顧部外加軍界委員會委員,還兼著防務部顧問一職,上將軍銜。

他是是正宗的副國級待遇的幹部,所以,住在共和國西園別墅群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