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零九章有救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零九章有救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被雪丫拿走了,我去的時候已經給拿走了。雪丫走得匆忙,雪紅講她回家一趟,拿貼子去估計是去請教家人了。而且,雪紅受傷,估計雪家也會坐不住的。」崔金同講道。

「哼,一群廢物1就在這時候,會議室那門轟地一聲居然被人給踢開了似的,嚇了四人一跳。

崔金同正要喝問守門的怎麼回事,發現天通那傢伙黑著個臉,一幅怒髮衝冠樣子正站在門口。

唐城趕緊跑出去,發現守門的兩個武警早被這傢伙兩拳干倒在地。估計是踢門的同時就干倒倆人了。

「你幹什麼天通同志,你太無組織無紀律性了。」崔金同氣得直接就吼了起來。

「紀律個屁,紀律能救出他們嗎?你們說說,你們平時號稱什麼樣的神秘部隊,共和國的精英,我看全是一堆蠢蛋,廢物!不但保護不了隊中的高手,人家在外流血流汗連命都流沒掉了,你們幹了什麼?

現在連他的家人都保護不了。你們這樣子的狀況讓英雄走得不安心的。

而且,連帶著我妹子都遭了殃,你們實在令人失望,失望透底了。」天通張開嘴就罵開了,那聲音又粗,像打雷一般。

慌得崔金同馬上跳過去把門給關了起來,幸好這是隔音的門還是能經得起幾踢的,只是門扣有點壞了,其它倒沒什麼毛玻

「你給老子坐下1突然,啪地一聲轟響,龔開河同志居然氣得拍桌子了,這是非常罕見的。

共和國上將那霸王之氣勢發出,就是天通看了一眼都嚇得退了一步,這貨嘴咂巴了一下,明顯氣勢比剛才弱了不少。

不過,他嘴裡還是想扳回點面子,吶吶道,「我講得有錯嗎?聽說原先你們安排了一個排的外圍部隊守護紅葉堡。

後來怎麼回事。你們居然給拆走了,只剩下三個人配合著李松他們輪流守護。

如果還有那麼多人的話,幾十竿槍,什麼高手敢隨便的進來。他又不是金鋼之身,我天通講的可對!

我算是看透了。你們知道葉凡沒了。你們馬上就甩手不管了。你們這是什麼行為,兔死狗烹,典型的忘恩負義行為。」

天通一席話出來,唐城都聽得想笑了。這傢伙大道理不會講。不過,道理講出來還真有些味兒。

「怎麼回事?」龔開河一轉頭問崔金同道。

「這事是西門東洪將軍負責調派的,聽說是那邊有特別行動。人手不夠,而當初派過去守衛紅葉堡的那一個排人馬並不是普通的武警,而是像獵豹那樣的外圍部隊。個個身手都達到二段頂階左右。」崔金同一臉難看的說道,臉上閃過一絲愧色。

「我說對了是不是?你們的目的別以為我不曉得。還不是把這個排的人馬派過去想近水樓台先得月。

無非是想葉老大在無聊之時能隨便的露幾手教他們一點好把式。

而且,你們把這麼多的二到三段頂階的高手派過去,其中還有一個更大的陰謀就是想讓葉老大瞧得順眼時幫你們挑選人才。而現在葉老大死了人,我們馬上就甩手走人了。我天通講你們忘恩負義是一點錯都沒有,我呸!麻痹滴,都不是個東西1天通又神氣了起來。

「馬上給我接通西門東洪將軍電話。」龔開河氣得嘴唇都有些發顫了。

「西門將軍現還在太平洋附近隨隊指揮東海艦隊的軍兵們搜找他的下落,還沒回到總部。」崔金同講道。

「接通1龔開河只哼出兩個字來。

旁邊站著的一個上校是龔開河同志的專職秘書,馬上拿出特製加密電話拔了過去。

不久接通了雙手恭敬的遞給了龔開河。龔開河接過後嗯啊了一陣子后擱下了電話。

氣得把手機往桌上一拍,罵道:「楊國濤啊楊國濤,你還真會搞事。這次無論如何,我是不會饒過你了。」

「我早說過此人跟我們不齊心,早就該踢出去了。麻痹的。原來還是他搞的事。不過,這事是西門東洪將軍負責的,跟他這個搞思想政治工作的又有什麼關係?」李嘯峰哼了一聲質問道。

「他說這批幹部的思想還不穩定,而且。其中有一半都是a組挑中要將來要挑大樑的人。

甚至有些會被看中的法還會正式入以,提前要對他們進行更為堅決。更為忠誠的共和國教育。

因為a組正式隊員都是精英,不是正式隊員的外圍部隊也是精英,不能放鬆了對他們的隨時的思想加固。

而且,獵豹也給他抽了一批人回來到咱們組裡的黨校進行學習。

想不到這個節骨眼上居然出事了。這事西門東洪同志也太草率了,居然沒向我彙報。

回來我會要求他給個說法的。」龔開河一臉臭臭的講道。

「搞思想政治工作,天天搞這些破玩意兒屁滴用。能當飯吃嗎,能加強a組的實力嗎?全是空話廢話1天通嘴一咂又哼哼開始了。

「你給我少嗦1龔開河后一擺,說道,「思想工作是要抓的,而且不能鬆懈。要長抓不懈,只有這樣才能凝聚向心力,國濤同志這一點的出發點是好的。不過,如果以此為『槍』用在一些上面就過頭了。」

「我看他根本就是別有用心,以此為噱頭,無非還不是想擴大他自己在a隊里的影響力。

他一直以為咱們在排擠他,咱們哪有這樣子干過。所以,他想壯大自己的影響力,從而增強自己在隊里的影響。

無非就是一個加大話語權的意思罷了。不過,他這樣子干無可厚非。

但是,不能隨便的撤人走。這下子怎麼樣,出大亂子了。」崔金同冷哼道。

「這事不要議了,我自會向上彙報的。」龔開河擺了擺手,看了天通一眼,問道,「你們家意思是什麼?」

「你問我,我問誰?」天通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轉身一邊開門一邊說道,「我要去看大嫂跟妹子了。跟你這們這些沒用的臭蟲講也沒啥用。」

「臭蟲,哪裡有臭蟲?」門剛打開,過道里傳來一道聲音問道。

「是……喬委員,這個,我們開玩笑。」天通趕緊擠了點笑,這貨打了聲招呼一溜煙給溜了。這傢伙還是有些怵這些官氣十足的高幹的。

「喬委員,快請進來坐。」龔開河跨步向前伸出了雙手,雖說龔開河也是副國級幹部,但喬遠山人家可是正宗的國家政治委員會的委員,再加上主持中組部工作,這檔次又高上一點了。

「我剛才圓圓那邊過來,事情查清楚沒有?」喬遠山倒也進來隨屁股就坐下了。

「這事還請喬委員放心,我們絕對會處理好的。不過,其中涉及一些不好講的東西。」龔開河一個立正,說道。

「那行,你們處理好后能講的方面直接給我講一聲。我有事,先走了。」喬遠山也沒多話,站起來走了。

他也明白,這其中肯定涉及一些國家機密。即便是作為自己這種高級別的幹部,但不該問的還是不能亂問。

「唉,這事……」崔金同看著喬委員那有些蒼縮的背影在樓道轉角處消失,一臉的晦氣。

「前面有條船,咱們有救啦1帝鐵那聲音像破鑼一般的響了起來。葉凡跟彼亞洛夫從夢中被驚醒,揉巴了一下眼睛往前一看,頓時也是大喜。

前方五六海里處絕對有艘船,看規格還校估計跟千噸的漁船有得一比。

「趕緊求救。」葉凡叫道,因為沒有信號彈煙火什麼樣的設備,三人只好把內氣逼入嘴裡扯開沙啞的聲音就大叫了起來。

那船上人一聽,頓時甲板上跑上來十幾個人。一看,船也往葉老大三人的木排處開過來了。

不過,當船靠近后,葉老大覺得這些傢伙的穿著有些奇怪。那打扮,居然跟電影中的加勒比海盜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帝鐵跟彼亞洛夫也互相看了一眼。

「嗎滴,現在還有人扮加勒比海盜,這些驢友們還真是瘋狂了。」帝鐵大笑開了。

「沒準兒還真是海盜,咱們小心點。你看,好像有人還拿著槍的。如果是漁船怎麼有這玩意兒?」彼亞洛夫有些擔心,全身戒備了起來,其實葉老大早就警惕了起來。

「你們什麼人?」其中有人拿了個半導體的傳音筒用英語喊道。

「我們是出來旅遊的,在海上遇上風暴,船沉了。」帝鐵大聲的回應道。

「就你們三個?」那人問道。

「不清楚,我們這邊就三個人。後來到了一個荒島,扎了木排漂流到了這裡。」帝鐵講道。

「船上的貨物呢?」那個傢伙問道。

「全沒……」帝鐵剛喊出兩個字,葉凡卻是搶先喊道,「就剩下一箱子東西在木排下邊拖著的。太沉了,你們過來幫助搬搬。」

叭叭叭……

水面突然炸起了水花,幾聲槍響,三人嚇得趕緊伏在了木排上,此刻船離木排僅有一里之地。

「嗎滴,小心點打,別把好貨給打得沉海了。」一個高個子,獨眼的傢伙一巴掌就把一個亂開槍的傢伙給煽得摔倒在甲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