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一十章發財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一十章發財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嗎滴,還真遇上海盜了。這難道是在拍電影?」帝鐵嘀咕了一句,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葉凡喊道,「爆起1

三人同時從木排上炸然爆起,那速度,船上的傢伙感覺眼前一花,森排猛地往下一沉,葉老大早就躍上二十來米的高空一個滑空,瞬間就到了船上。

小李刀一撒出去,頓時三個拿槍的傢伙就冒血倒下了。而彼亞洛夫跟帝鐵沒葉老大的好本事。

不過,兩人也不慢。一跳滑過三十來米距離地一聲鑽進海里,不久像魚一樣冒出頭來攀著船就上來了。

帝鐵一巴掌就把在船舷旁的一個傢伙給煽到了海里喂王八。而彼亞洛夫也不是善茬,手箍住一個胖傢伙那腦袋一板一扭,嚓一聲,那傢伙噴著血腦袋旋轉著往幾十米外的空中去了。

「我們是加勒比海盜,全住手,不然全打死1船艙里有人拿著槍一邊開著一邊大叫道。

三人那是如狼似虎根本就沒理會這叫囂。

「加勒比海盜,老子還是魯賓遜。」葉老大一聲吼,叭叭幾腿下去,隨著鮮血頓時就了賬幾個。

甲板上十幾個傢伙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全給搞定了。

至於船艙門,被葉老大閃側面一腳就踹開了。

又幹掉了三個。

就在這時候,當帝鐵的腳馬上就要飛到一個矮胖的傢伙頭頂上時,那傢伙大叫道:「手下留情,我有藏寶圖1

「藏寶圖,咋不早說嘛1帝鐵收回了腿,一巴掌幹得那傢伙暈暈乎乎的坐在了地下。

葉凡上去一指戳得那傢伙全身發軟。三人又搜找了全船,發現絕對沒再有活口了才坐下來休息。

帝鐵跑到廚房搞了些吃的出來,三人海吃海喝了一頓才喘了口氣。

飽暖思淫慾,這句話講得再有道理不過了。

三人吃飽后目光全聚焦在了那個矮胖的傢伙身上,發現這傢伙打扮還真是拉風,破布條掛的衣服。腳上蹬著的鞋子居然外邊還包著一薄鐵皮子,這鞋子,絕對能防彈滴。

帝鐵一盆水把那個傢伙澆了個透心涼,那傢伙打了個哈欠醒了過來。

「你叫啥名?」葉凡問道。

「大俠,我叫威斯沙加。」威斯沙加說道。

「你是這船頭兒?」葉凡有些不屑的哼了一聲。

「不是頭兒。他被你們扔下海了。我是軍師。」威斯沙加講道。居然還露出了一絲得瑟神情。

「軍師,你們一群不入流的海盜還真以為自己是正規軍了是不是?還軍師個屁屁?」帝鐵笑得差點斷了腰。

「藏寶圖呢?」彼亞洛夫比較關心這個。

「你們得發誓不殺我不傷我。」威斯沙加說道。

「我以上帝的名義發誓……」帝鐵馬上劃了個十字發誓開了,葉凡跟彼亞洛夫也發誓了。

「還不行,得等我下船后再告訴你們。你們都是大俠。不會怕我溜了是不是?」威斯沙加還真有些狡猾,不怎麼好騙。

「給你臉不要臉,你丫的算個屁1帝鐵不耐煩了,一巴掌甩得這傢伙打了三個滾兒,半邊臉頓時腫得像豬頭。

「慢著。他不講也行,讓我來探探。」葉凡擺了擺手制止住了帝鐵的下一巴掌。

這貨乾笑了一聲,伸手在威斯沙加身上揉搓了幾下。隨著輕微的幾聲骨骼聲響起。

不久,威斯沙加整個人像一軟體動物痛得呲牙咧嘴,全身都給濕透了。

這貨不久連嗓子都喊啞了,眼眶中痛得都冒血了。而且,雙腿跟手都在蠕動著,像蛇一般。就是彼亞洛夫跟帝鐵也是看得有些頭皮發麻。

「我說……我……說……」威斯沙加大叫道。最後供出了藏寶圖的地方,帝鐵馬上給這傢伙翻了一個身。一張發黃的相當破舊的羊皮圖居然貼著縫合在這傢伙的背後。

帝鐵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撕硬生生的揭了下來。威斯沙加頓時大叫著背後一邊鮮血。

這傢伙估計是這圖跟背上貼合得太久了,所以跟肌膚長得有些在一起了。

圖相當的抽象,上邊還有些血淋淋的。一時之間根本就看不懂。而製圖的材質應該是一種羊皮。

「你這圖不像是最近搞的吧?」葉凡用鷹眼仔細的掃描了一番,哼聲道。

「其實。這個,我也說不清楚。這個也是當年我們海盜一個首領被人殺了后我從房間里翻出來的。

一直以來我都在尋找這個地方,只是找了十幾年了還是沒找到。

不過,關於藏寶圖的確是有這個傳說的。我想。既然有這麼一張圖,那肯定就有秘密。」威斯沙加說道。

「那個海盜首領叫什麼名字。以前在什麼地方搶劫?」葉凡問道。

對於遠古的藏寶圖三人當然更有興趣,這加勒比海盜可是太有名氣了,全世界人民都曉得。

如果真有這藏寶圖的話,那三人可以肯定,馬上就可以追趕比爾蓋茨成為富翁乙葉富翁丙彼了。

「他們叫他『賽海蛇』,真名叫什麼誰也不清楚。因為此人心腸比海蛇還要毒,所以叫『賽海蛇』。

他們最喜歡活躍的地方就是加勒比海caribbeansea。這片神秘的海域位於北美洲東南部,那裡碧海藍天,陽光明媚,海面水晶般清澈。

聽說17世紀的時候,這裡更是歐洲大陸的商旅艦隊到達美洲的必經之地。

所以,當時的海盜活動非常猖獗,不僅攻擊過往商人,甚至包括英國皇家艦隊。

而『賽海蛇』還是個非常狂妄自大的人,經常講要沿襲祖宗的傳統,做一個舉世聞名的海盜大師。爾後讓全世界人民都來瞻仰他。

所以,有人猜他是不是有名的海盜傑克、史派羅的後代。

而『賽海蛇』還說要建造一艘跟祖先一樣的『黑珍珠號』。不過,直到他死了也沒能完成這個目標。」威斯沙加說道。

「還真有加勒比海盜啊,看來,電影中也不是空穴來風了。」帝鐵饒有興趣的叫道。

「無風不起浪嘛,這些影視題材也是有一定的現實基礎的。不然,就成了胡編亂造了。」彼亞洛夫也不興趣得很。

「他怎麼死的?」葉凡問道。

「不清楚,我推測他是內部爭鬥而死的。因為,當時的二頭領『巴切爾』野心也很大。估計是他暗下的殺手,只不過賽海蛇已死,也沒人為他出頭了。」威斯沙加說道。

「嗎滴,還真是加勒比海盜的翻版啊,聽說當年傑克史派羅也是被大副『巴博沙』背叛的。真是邪門了,有味道。」帝鐵一邊晃頭一邊笑道。

「巴切爾現在什麼地方活動?」葉凡問道。

「不清楚,應該還在加勒比沿海一帶活動吧。」威斯沙加講道。

「你們這麼大船海盜,你不會給我講沒有撈到一點東西吧?」這時,彼亞洛夫冷冷的插了一句,帝鐵頓時雙眼閃彩,灼灼的盯著威斯沙加,好像這傢伙就是一堆金幣似的。

「我們很倒霉,以前是搶了點東西,但大家花得快。一般像我們,說句實話,都是亡命天涯的人。

一搶到錢或什麼就要到岸上去瀟洒。大部分都塞進了女人坑裡。錢一花完又出海去搶。

所以,並沒有存錢什麼。而且,這次我們是剛剛花完了錢出來,還沒碰上合適的對象下手。

這年月當海盜也不容易。像馬六甲海峽來講原本就很好搶,現在不行了,聯合國有組織一批各國軍艦輪流在護航。

咱們這破裝備哪能打得過那些尖船利炮。就是直升機一起飛咱們都會嚇得屁滾尿流。

這世道,生意不好做埃」威斯沙加苦瓜著臉,一幅很慘的模樣。

「看來,不給你點厲害嘗嘗你是不會老實的。死神,再加點『料』怎麼樣?」帝鐵陰森森的笑著,求起葉老大來。自然是葉老大的分筋錯骨手了。

「別……別……船艙那垃圾捅里還有一包東西,除這個再沒有了。我真沒有了,就這點最後的家底兒了。」威斯沙加還真是給葉凡弄怕了,嚇得臉慘白,馬上叫道。

三人掏出了東東來,發現居然是一包手飾。看了一陣子估計也能賣個幾十萬。

三人都有些索然無味,這點錢三人還真看上眼。

葉凡又施展了分筋錯骨手,不過,威斯加沙再也沒吐出個什麼來,看來是真沒貨了。

帝鐵氣得一腳就把這傢伙給踢進到了海里。

「你們發過誓的。」威斯沙加在海里大叫道。

「沒錯啊,我們是發過誓,並沒殺你,而且也不傷你。你說要送你上岸,我們可是給你準備了一艘船的。我們完全履行了自己的承諾,我們是很守信用的。」帝鐵陰陽怪氣的說道。

「船在哪,你們騙人,你們違背了誓言是要遭雷劈的。」威斯沙加在海里撲騰著大喊道。

「不在你背後不遠處嗎,老子三人坐這『船』在海上幾個月了都沒屁事。相信你也能順利到岸的,阿門,哥們,悠著點划埃」帝鐵在面門前劃了個十字,指著離威斯沙加不遠處的那木要排笑道。

「你……你們……你們這些混蛋……」威斯沙加氣極了,不小心給灌進來一大口海水,嗆得這傢伙眼淚直冒著。

不過,也沒辦法了,倒也爬上了木排。因為,下邊的鯊魚老哥可是過來了。在木排上總比直接喂鯊魚哥來得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