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又一個大腕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又一個大腕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兩人認真的檢查完畢后才揮手放行。

車子進了農大小院停在了院牆旁的一片藤蘿旁邊。葉凡發現,裡面已經停著一輛紅旗商務車子。aoye.

難道是前次那個小院,葉凡心裡驚詫著也沒講話,跟著龔開河往內院走去。

這農家小院分內外兩院,外院種著許多的瓜瓜果果。走進內院在內院的入口處又發現了另外兩個便衣守衛。

兩人對著龔開河馬上就敬禮了。2812

不過,即便是這個樣子曉得龔開河是頭兒,但是,還是檢查了一下證件等才放行的。因為,這是程序問題。

「您是哪位首長。」突然,其中一個一臉驚詫的看著葉凡。葉凡一愣之後再一細看,笑道,「原來是你們。」

因為以前葉凡有次配合狼破天在國慶時參加保衛工作時見過這兩人,這兩位同志還是葉凡的協助工作人員。此刻其中一個認出葉凡來了。

因為是大冬天,北方的天很較。

所以,這次直接進到了農家小院的門裡面。

發現大廳里擺著一張八仙桌,葉凡一看裡面沙發上坐著的人。正想打招呼,龔開河早就一個立正敬禮問好,葉凡那也不慢,跟著也問好。

「辛苦了葉凡同志。」唐浩東同志一臉微笑跟葉凡握著手,而且還伸出一隻手拍著葉凡的背部。葉凡能感覺到唐『主席』手掌上傳來的熱度。

「為人民服務,不辛苦1葉凡一個收回手后一個立正,很響亮的答道。

「坐吧,咱們邊吃邊聊。」唐『主席』指著八仙桌講道,這邊,兩個服務員端來了水給葉凡和龔開河洗了一把。爾後兩人規規矩矩分坐在了八仙桌的兩旁。

「都開飯啦,來晚了來晚啦。」突然,外邊傳來一道爽朗的笑聲。唐『主席』坐著沒動,葉凡跟龔開河趕緊站了起來。

「坐坐坐,我晚上還要被罰,向你們倆位同志請罰,等下先干三杯。」軍界委員會不久前剛上任的副『主席』林江中同志一臉笑著大步走來了。

因為前任秦志同志身體實在欠佳,不得不提前申請退居二線。所以,林江中有了機會上馬。

「別聽他的,他是最好這口了。早就瞅准了我的窖藏老酒。這罰酒豈不正中他下懷,不妥不妥1唐『主席』呵呵笑著。

林江中好像心事被戳穿了似的,不好意思的乾笑了一聲,說道:「不帶這般摳門的是不是?好不容易盼到了這壇好酒。要不是開河跟葉凡倆位同志來,估計『主席』您還不會拿出來吧。」

林江中洗了手,擦巴了臉坐了上來。他坐在唐『主席』的對面。葉凡用鷹眼的餘光悄悄打量著林江中,發現此人天庭飽滿。而鼻子像刀削出來的一般。

此人是從野戰部隊起家的,從一個偵察員一直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其中還參加多次局部戰爭,比如自衛反擊戰,南邊那場海戰等等。算是真正從基層上『摸』爬打滾兒出來的高級將領。

而林江中的父親林老也是老一代**家,是開國元勛之一。

鷹眼掃描之下發現林江中的氣機非常的粗大,這說明什麼。從葉凡最近對鷹眼的總結來看。應該是說明此人氣血很旺。而職位很穩當。2812

而且,隱隱中葉凡驚訝的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因為,他發現林江中溢出的氣機跟唐浩東居然有那麼點相似之處。這貨又悄悄的掃描了唐浩東一次。

頓時眼睛有點生痛,趕緊避開了過去。

心說聽說有些厲害人物身體溢出的氣機能嚇人,看來,唐『主席』的氣機太可怕了,不是任何人能隨便的掃描的。

而林江中的氣機也差不多,葉凡也是感覺眼睛隱隱作痛,而且,兩人的氣機都相當的模糊。好像是不讓你看透,只能是一種朦朧的感知罷了。

不過,葉凡還是感覺到了兩人的氣機波紋有二分相似之處。心裡又是一驚,心道莫非是說這兩人氣味相投,而是屬於同一個圈子的。

為了驗證,葉老大又悄悄的掃描了龔開河的氣機。發現龔開河的氣機並不比林江中要遜,甚至更強。葉老大突然感覺眼睛被扎了一下,趕緊又避了過去。

心裡對鷹眼掃描又有些懷疑了起來,按道理唐跟林的氣機應該都比龔要旺得多才對。

因為他們的職位級別都不是龔開河同志所能比擬的,怎麼會龔開河反倒要更旺一些。

琢磨了一下,葉老大也理出一點頭緒來。估計是龔開河是高手的緣故。

葉凡這個時候才想起三人的氣機龔開河的跟兩人相比其中的凌厲之氣更旺一些,估計就是高手的煞氣了。

只是,葉凡還是發現了三人的氣機在自己鷹眼掃描下波紋呈顯的也有二分相似的一些紋理。說明龔跟林都是唐手下的大將之一。

「葉凡,發什麼愣,林將軍可都罰了三杯了,你也不表示一下。」就在這時候,龔開河的聲音好像從高空傳來。

葉凡一震,剛才居然開了小差,這貨一下了站了起來,不好意思樣子舉著杯子,說道,「唐『主席』,小葉先敬您一杯。」

「你這杯我喝了1唐『主席』居然站了起來,倒把葉老大給嚇了一條,趕緊請唐『主席』坐,別站。

「我這是為共和國而站的,這杯酒,我代泵瘢代表共和國感謝你葉凡同志,你辛苦了1唐『主席』講著,一仰頭,一飲而進。

唐都站了起來,龔跟林當然不敢再大條的坐著了。兩人也舉起杯子跟著唐一起感謝起葉凡來了。

葉老大頓時差點有點飄飄然起來了,不過,幸好這貨鎮定功夫還不錯,馬上就清醒了過來。不然滴話就得挨老龔同志的嘮叨板子了。

很恭敬的回禮三杯,四人又坐了下來。

「吃菜吃菜,這冬筍可是從南方運過來的,很嫩很香脆。」唐浩東示意大家。

葉凡也夾了一筷子擱盤子里嘗了一口,覺得味道的確很地道。看來,這農家小院的廚師功底子不淺。

喝了幾杯過後大家的臉都微微有點紅了。2812

「葉凡同志,咱們乾脆就在這裡邊吃邊聊。你先把這次行動的具體情況向『主席』跟林將軍彙報一下。」龔開河一臉嚴肅,說道。

葉凡感覺有些怪,這飯桌上怎麼彙報起工作來了,那還有什麼吃飯的樂趣。

不過,葉凡也照辦了。一個立正,爾後把這次行動的具體過程都描述了一遍下來。

三人聽后開始是哀傷,爾後都是面現震驚神情。

「吳大順同志是個好同志,唉……」林江中嘆了口氣。

「是啊,吳大順同志在托米斯拳會底達十五年之久。在我還沒進a組前就過去了,是李嘯峰同志親自安排的。

該同志一直默默的戰鬥在最複雜的環境里。由托米斯拳會一個小僱員走到了今天的位置。」講到這裡,龔開河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你千萬別怪我們事先沒跟你把他的事講出來,實際上來講。

人嘛,如果知道對方是自己人的時候就怕有時一個眼神不對會被咱們的對手偵察分析出來。

咱們的對手是海狼,其狡猾程度絲毫不亞於咱們。而且在托米斯拳會那可是每走一步都要十分小心。

任何一點小破綻都可能斷送了吳大順同志的生命。葉凡同志,你能理解我們嗎?」

「我能理解,在重大機密面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葉凡點了點頭。

「那我就放心了。」龔開河點了點頭。

「龔組,吳大順同志是救我而犧牲的。不曉得他在國內是否有家人?」葉凡問道。

「有,我們已經派人過去處理了。」龔開河說道。

「還請過後龔組把他家人的情況跟我聊聊,我想去看看他們。」葉凡聲音有些哽咽。

「你想……」龔開河看了葉凡一眼講了兩個字。

「嗯1葉凡點了點頭。

「那行。」龔開河乾脆的又回了兩個字。知道葉凡想給錢給吳家,反正葉凡的家底兒龔開河也曉得,也就同意了。

「葉凡同志,聽你講述,我簡直覺得這是一場傳奇經歷。人生搏擊三千,有這樣的經歷也不枉來人世一常」林江中居然略顯羨慕。

不過,後邊對於這邊的事大家都沒再談。

飯吃完了。

唐『主席』又是緊緊的握著葉凡的手,葉凡雖說覺得有些奇怪,但也沒搞明白唐『主席』今天的表現為什麼如此的親切了。

出來后龔開河說是幾位委員已經在總部等著,要聽彙報。葉凡還有什麼話說,跟著龔老頭就去了。

不過,走進去后當掃到楊國濤的位置時葉老大還是愣神了一眼。

他發現位置上坐著的是李嘯峰將軍。老傢伙居然還天真的朝著葉凡眨巴了一下眼睛。

楊國濤去哪了,怎麼換成李老頭了,葉凡是滿腦門子的『迷』糊。龔開河好像看懂了壹,笑道:「國濤同志已經到下邊大軍區任政治部的副主任,專門負責的就是思想政治一塊的工作。」

葉凡一聽,這個,不是明擺著被貶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