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一十三章全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一十三章全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要知道楊國濤來a組前可是總政的副主任,這下子是越活越回去了。轉悠了一圈子過後居然下放到下邊大軍區任政治部的副主任了。

雖說大軍區跟總政一個級別,但是,現在的軍界委員會經過改革過後,已經把下邊的大軍區司令員基本上排除在外了。

而軍界委員會的委員是由三軍總司令以及二炮還有總參總政等部門的一把手組成的。

而大軍區級別沒降,但地位顯然是比總政要略遜半疇了。猶如帶常跟不帶常的副市長之區別。

而且,楊國濤如果下去任副司令員還算是平調。而下去擔任大軍區政治部副主任一職那貶謫就相當的明顯了。

葉老大還不曉得是因為自己的事引起的,不然的話,也不曉得心裡作何想法了。

「開會吧1龔開河說道,於是葉凡把這次行動的經過講了一遍。

再看各位委員的神情,那幾乎都是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全都張大嘴巴,李嘯峰的口水都差點流出來了還不自知。

足足五秒過後大家才緩過神來。

「怎麼可能,聽來好像是在聽科幻故事?」西門東洪恢復了平靜,居然有點不信。

葉凡看另外幾個傢伙的眼神,似乎都差不多。只有龔開河一臉平靜,因為他是聽第二遍了。

不過,心裡什麼想法葉老大不清楚,估計剛才礙於主席在場也不好在飯桌就就地詢問開了。

「我知道你們難以相信,即便是我來講,直到現在都感覺這是不是一場夢。這個,的確太玄了。」葉凡苦笑了一聲。

「你有沒拿回一點東西?」崔金同問道,自然是想要證據。

「沒有任何東西,當時逃命還來不及,哪還會拿什麼東西。而且,那神像太詭異了,就怕引來那些可怕的蛇。後來搶了一蛇膽。最後還是沒熬住給我吞了。還真別說,那蛇膽好像有助力突破功力的作用。」葉凡說道,自然是真假摻半。

那枚鴿蛋大的蛇膽是給蝙蝠吞了,但小的那枚可是給葉老大藏起來了,準備造就一位自已的高手準備的。

「你說有突破功力的效果。你現在又突破了?」想不到龔老頭可是坐不住了。搶著話頭就問開了。葉凡理解他的心情,他當然希望自己功底子越高越好了。

還不是為你賣命,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某位同志一聲,還沒講。李嘯峰又追著問道:「小子現在幾段幾階了?」

「呵呵,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這個數了吧。」葉凡比了個12的手勢,馬上又補充說明道,「不過,才開源。第一個小層次罷了。」

眾人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西門東洪首先是有些抖瑟著嗓門問道:「你確定你12段開源之階了,怎麼可能?

出發前你不是才11段開源嗎?這個,雖說有大半年了,但對咱們練功者來講這時間不長。

如果講是突破來講,那是短得可憐的。咱們突破一個小階還要一年,而大階長的十幾年都無法突破。」

「要不我跟東洪將軍切磋一下試試,讓你感受一下12段位開源的威力?」葉凡似笑非笑看著他。

「誰跟你這個變態打,我還不想成為人肉包子。」西門東洪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看來。這怪島的蛇膽還真有助力突破的能量。比你那什麼丸估計效果更佳。可惜了,要是當初你能弄幾枚回來就好了。咱們也可以造幾個高手出來接替破天的位置。」計永遠這傢伙貪心馬上上來了。

「幾枚蛇膽,一枚差點要了我小命了。那蛇太強悍了,就是我到初以11段位頂階。

加上彼亞洛夫跟帝鐵倆位十段頂階也差點喪命蛇口。那蛇好像給人開過光一般,居然會算計。

而且。攻擊的時候居然能晃出五個腦袋。這一切,我琢磨過,似乎跟那些神秘的石像有關係。

而且,五個蛇腦袋。估計應該是像3d那樣的光線反應的結果。但這一切是誰搞出來的。

古人嗎,即便是現代技術也不能搞到如此的以假亂真的地步。那種真實度就跟真的一樣。」葉凡講道。

「這島太神秘了。一定要再派人去探查一下。我在想,這是不是跟遠古一些傳說有關係。

抑或是這些怪事其中摻和著外星智慧生物。這一切都是秘,比如瑪雅人到哪裡去了,百慕大三角之謎等等。

咱們這個地球上神秘的事還很多,就是前次的死亡謎宮的現象就無法用現代科技來解釋清楚。」龔開河講道,想了想,示意秘書把吳光寶這個科能組的頭兒請了過來。

幸好剛才有錄像,吳光寶看過葉凡的錄像講話之後也差不多狀況。

他沉吟了一陣子說道:「這個也不是不可能,比如光學現象很能讓人蔘生一些幻覺。

這些幻覺太逼真的,你的心裡感覺就是真的。比如那石像先前給葉將軍的感覺是真的。

後來怎麼又能透過去又變成虛擬的了。我想,是不是原先的是給人的一種幻覺。後來幻上加幻。

抑或是真的石像移位了,而虛擬的時候是空的,只是光學在作怪。

不過,這麼多石像要移位那是相當有難度的,這種可能性並不大。」

「可是我還跳上去試過,而且一腳一腳的跳到另外的神像頭上踩過去的。如果這神像是虛擬的話,那怎麼能承載住我的重量?」葉凡反問道。

「呵呵,也許你腳本來就是踩在地板上。而當時的幻覺給你的感覺就是踩在神像的頭頂上在跳躍。

像那種環境,你們本來就感覺太詭異了,而此刻的心理就起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並不是講你們的心理素質不行。我的意思是不管誰遇上那種事都會起到一定的微妙心理變化的。

處於那種特定的環境,人很會相信這些。」吳光寶講道。

「那也太真了,而且,我們挖出地下的用於像古墓壘牆似的石像磚之後地面上的石像居然全部消失了。

而那一大群蛇好像知道這些秘密,或者說是感覺到了什麼。居然在拚命的搬那石像想重新的塞回去。

而更奇妙的就是,最後那條大蛇在地面上的石像消失之後我們攻擊起來更順手了許多。

那條大蛇可是比原來的那條大得多,也厲害得多。可是它反倒不會幻化出五個蛇頭來。

我在想,這一切,是不是跟石像的消失有關係。而這些蛇是不是我們在古墓底下見到的那尊高大的石像有關係。

一旦這邊消失,而蛇在這方面一些虛幻能力也消失了。不過,那些蛇我總覺得太奇巧,跟古墓肯定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要解開這個謎,肯定得再次重返。不過,我也拿不準能否再找到那個荒島。

而且,我在想,荒島下的地宮是不是跟死亡謎宮有一定的聯繫。

莫非它就是死亡謎宮中從那具屍體身上扯出來的圖所標示的地方。

關於那圖,不曉得你們處理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這事我們正在加緊跟其它三個擁有部份圖紙的國家磋商。最關鍵的就是利益的分配問題現在還處於一個坎兒上。

不過,我相信,快了。估計會以合作的形式共同去探索死亡謎宮留下的秘密。」龔開河講道,「不過,那荒島咱們得抓緊回去。既然如此的神秘,不是講別的。

就是把那些蛇弄回來也是一大好處。全弄回來哪能為咱們a組憑添多少高手。

咱們正是急需要高手的時候。而且,當時跟你一起逃難的那兩位同志,帝鐵跟彼亞洛夫肯定一回去就向組織彙報過了。

咱們絕對不能拖在他們後邊,這樣吧葉凡同志,你先把大致的方位標出來,我們先派人帶一個小組過去探一探。」

「是啊,這事如果走漏了風聲那就將帶來極嚴重的後果,一定要搶在時間前邊。如果給他們搶先下了手那就麻煩了。」西門東洪也咂嘴講道。

「關鍵是我自己都雲里霧裡,當時又沒什麼設備。只是從星象方面觀察出了一點瞄頭。就是在北極星……」葉凡把話扯了一些出來,當然,鷹眼的秘密葉老大是不可能講出來的。

「有這些我們就可以推測了,至少從你們搶來的那艘海盜船算起,我們再延展過去,可以大致劃定一個大致的範圍出來,咱們加強搜索就是了。我想,既然是島,它總不可能憑空消失了。總會在海上是不是?要不這事就交給我們科能組去辦,對於探測遠古的東西我們可是有經驗。」吳光寶講道。

這傢伙也是興趣得很,早就雙眼放彩光了,有點像是一匹北方的餓狼那神情。

「你們是有考古經驗,挖墓考古是好手,但是,那可是死亡之地。就是葉將軍這種高手都差點喪命在哪地兒。你們科能組能幹什麼。恐怕還沒啟動一塊墓磚人早給蛇吞了。不妥不妥1西門東洪馬上站出來反對。

「你們也太看不起我們了,再說了,我們可以配奮一些人馬帶上最先進的探測儀器以及槍支過去。葉將軍當時手中沒有大威力的現代兵器。相信我們擁有這些的話還怕了蛇不成?」吳光寶顯然不同意西門東洪的看法,覺得被人看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