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兩千八百一十四章難怪他們如此的親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千八百一十四章難怪他們如此的親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倒是想去走一趟,當然,科能組的專家願意隨隊同行的話也能起到相當好的協助作用的是不是?」西門東洪果然露出了狐狸尾巴。萬shu吧更新

葉老大暗暗好笑,知道西門東洪如此的積極應該是想搞到那些蛇膽。

爾後自個兒先吞了一個下去,西門東洪現在也不過九段頂階,相信吞下一枚過後突破到十段位第二個層次沒問題。

對某些人來講,金錢很重。但對西門東洪來講,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提高階位。

因為,他的野心很大。估計早瞧中了龔開河的位置了。

而西門東洪還年輕,不過四十來歲。龔開河再當上一任組長到七十歲也該退休了。

到時西門東洪剛好五十,正好接班了。

不過,a組的總頭兒功底子不高可是難以服眾的。因為,a組這個部門不同於一般的國家部門。拳頭大才是硬道理在這裡充分的體現了出來。

「協助也行,不過,我要求親自帶隊配合西門將軍執行這次神秘荒島探測任務。」吳光寶倒沒多大的想法,人歲數也不小了。估計是沖著神秘而去的。像科能組這些老傢伙都是考古秘。越神秘的玩意兒越能激起他們的興趣。

這個,其實是好事。他們的興趣上來了,才會以飽滿的熱情創造更大的秘密玩意兒出來,有助於a組的發展嘛。

當然,如果講吳光寶沒有一點私心那也是不可能的。畢竟,吳光寶現在都快五十了還只是個少將。到退休前能提個中將也是吳光寶的夢想。

只不過a組的中將是不好提的,主要原因在於,差不多的中將就可以進入核心委員會了。

吳光寶只是科能組分組組長,想坐上副組長位置分管上幾個下屬部門那難度相當的高。

因為吳光寶同志功度子太淺,就四段開源。他的能量主要在科研方面。

「去是可以去,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一下西門將軍跟吳將軍。這可不是兒戲,那地兒的確是太詭異了。

即便是我現在想起來都心有餘悸。而且,太危險了。你們科能組的專家功底子可都很淺,甚至有些專家只是練過一些軍體拳。

全是花架子,健身還行,實戰的話不敵那些巨蛇的一合之力。所以,怎麼樣保護這些專家安全到達並且安全撤回來也是一大難題。

而且,如果紅軍組跟藍山狐組都派得有人來的話。你們面對的將不止是蛇了。還有比蛇更可怕的就是咱們的對頭。

因此,我建議如果真要去的話不要去太多。不能超過二個,其中還包括你吳將軍。」葉凡提醒他們道。

「葉將軍,你把我們科能組看得太扁了。我不是講過,有東洪將軍等高手護著,咱們的專註點在科研方面。難道打不過還不能跑嗎?

並且來講,我們科能組的專家雖說功底子不高,大多數同志就三段左右。

甚至有同志連二段都不到。但是,他們都經過特殊訓練,開槍能力還是有的。

如果只有兩位同志過去,就怕到時需要某方面人才時咱們鞭長莫及,要是給英國佬跟俄羅斯人搶了先,咱們可是沒地兒哭去。並且,我隱隱的感覺到了。這個怪島對我們的a組建設有著舉足重輕的作用。

想想。如果俄羅斯的紅軍組,英國佬的藍山狐組捷足先登,他們拿到了先進科技,神秘蛇膽。

那咱們a組將處於一處更加尷尬,更加被打壓的地步。這可是關係著國家安全大計。

不可馬虎。」吳光寶有些氣呼呼的講道。認為組裡二號人物西門東洪瞧不起我們,你葉凡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居然也瞧不起咱們,那是沒辦法再忍了。

「是不能馬虎了,不過,葉將軍如此的講也是擔心到你們的生命安全。你們可都是咱們組裡的寶貝。損失一個都折損不起。」龔開河打『圓朝道。

「沒事。當初加入a組大家都在黨旗下發過誓的。這輩子,我們都把命準備著獻給了黨和國家。獻給了a組。

我們不怕死,就是死也為國而死。難道就准你們浴血拚命,就不興讓咱們到『前線』去拚一把,搏一把。

如果成功了,那將強力推進我們組裡的建設。老嚴走了,他那句話永遠激勵著我們。『a組永遠不敗』。

吳大順同志走了,他在『走前』喊的也是這句話。我也想說,即便是我回不來了。

我相信,咱們組會越來越強大的。總有一天,我們會站在世界民族強者之頂。」吳寶光的決心非常的大。

「那好吧,給你們科能組四個名額,包括你自己也算在內。這邊西門東洪將軍馬上組織籌備一下。

要挑選組裡的高手,懂得這方面的高手過去。葉凡同志暫時就不用管這事了。

你也該歇歇了。好好陪陪圓圓吧。」龔開河一講到喬圓圓,頓時眉頭皺得緊緊的。

「呵呵,會開完沒有。開完了我可是要回家見我的圓圓了。大半年不見,我可是想死她了。」葉凡笑了笑站了起來,頓時,全體同志那嘴角一抽,笑容僵硬了。

葉凡一看,覺得怪怪的,開玩笑著說道:「難道你們不願意?我跟圓圓都商量好了,就在26那天,對了,還有幾天就到了。這喜貼還沒發呢。

到時,我請大家,咱們好好的喝一頓。大家可都要到,西門將軍也不急在這一時,年過後再去吧。

相信即便是他們先動手,想找到那荒島也難於登天。太平洋有多大,其中的荒島有多少,不下千千萬萬,談何容易。」

見大家的目光居然有點躲閃,葉凡心裡頓時一震,沖李嘯峰笑道:「怎麼啦李老,連你都不恭喜我一下,也忒不地道了是不是?」

「這個……呵呵……那個……」李嘯峰居然扭捏得像個娘們。

「唉,散會……」龔開河嘆了口氣,叫上李嘯峰,沖葉凡講道,「你到我辦公室去喝喝茶,咱們聊聊。」

三人都靜靜的喝了兩泡茶。

「龔組,李老,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你們講吧,我頂得祝」葉凡也感覺到了什麼,先開口問道。

「唉,醜媳婦總要見家翁的。龔組,你講不出來我來講,圓圓遭到毒手了……」李嘯峰硬著頭皮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

「我去看她。」葉凡瞬間明白了,為什麼唐對自己超乎尋常的親切,人家就是因為圓圓的事。

葉凡急了,傷痛著了,就講了四個字,轉身出門而去。兩聲嘆自己從裡間傳來,葉凡也聽不見了。他根本用的就是滑跑。

剛到軍醫總院的重症監護室,在門口居然發現了一個意外的人——鳳傾。

「你來幹什麼?」葉凡兇巴巴的問道。

「我來看圓圓姐,不行么?」鳳傾臉上透著淡淡的哀傷,那話並不像平時所講話的那種翹皮的口吻。她好像一下子長大了不少。

「你是來貓哭老鼠是不是?」葉老大冷哼道,隔著玻璃,看著那躺在病房裡靜靜的喬圓圓,不由得吶吶道,「圓圓,你的葉凡哥回來看你了,我回來了。」

「你氣量太窄了。」鳳傾果然給氣著了,嘟上了嘴。不過,葉老大換上衣服早進了病房。

「圓圓,我回來了。你怎麼不起來迎接我,咱們過幾天就要結婚了,26可是咱們的大喜之日,你醒醒吧,我們要舉辦很隆重的婚禮,我要讓全世界人都看到你的美麗。」葉凡嘴裡有些語無倫次的吶吶著,他獃獃的站在喬圓圓的床前,兩行淚水無聲的留了下來。

「首長,她也哭了。」這時,那個漂亮護士看了看喬圓圓的臉,驚喜得叫了起來。

「圓圓,你醒啦?」葉老大高興的蹲下了身子想扶她起來。

「別動1這時,門口傳來一道威嚴的喊道,葉凡轉頭一看,應該是喬圓圓的主治專家。

「她沒醒怎麼會流淚?」葉凡哼道。

「她是有一些意識,而且,估計她也想醒過來。只不過這點意識很朦朧,支撐不了她醒轉過來。

像許多同類的病人,他們都有此種反應。好像是他們能聽到親人的深情呼喚,但是,很難醒過來。

小夥子,這是我講的實話。不過,像她這種癥狀的人,身體我們全面的檢查過了。

身體機能方面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現在關鍵點在於她的意識沒有恢復過來。

最大的問題在神經系統方面,所以,我建議你辦出院吧。呆醫院對她反倒沒有什麼好處。

如果能回到熟悉的環境中去,有著親人陪伴,也許,她醒過來的機率更大。」老專家一臉莊重的講道。

「我也有此種想法,不過,我希望醫院要提供一切的設備。我可以出錢請你們在我的家裡搞一個像這樣的地方。我不希望她受到一點傷害,而且,我相信她會醒轉過來的。」葉凡恢復了平靜,一把抹去臉腮邊的淚珠,開始握著喬圓圓的手,內氣緩緩的輸入了進去。

不過,很顯然。

喬圓圓的腦部經絡被嚴重堵塞住了,在鷹眼下,葉凡發現此刻的鷹眼居然擁有一絲模糊的透視功能了。

他發現喬圓圓的腦部經絡有著許多的黑色斑點,像是在一個網狀結構上點綴著無數的黑色小班點似的。

不過,因為鷹眼太模糊了。葉凡也看不十分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