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一十五章莫非是『生』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一十五章莫非是『生』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琢磨了一陣子,問道:「專家您好,你們的ct掃描以』及x光片上是否有發現她的腦部經絡中有著許多的黑色斑點?」

「沒有發現,片子我們已經拍過好多張了。只是感覺到她的腦部被什麼堵塞住了。

不過,腦部是人體最複雜的部位,這個地方不好動刀子。院里分析過後覺得會出現兩種情況。

動手術的話可能會讓她能走,但是可能從此後會失去意識,說清楚點就是傻子。

不動手術的話她長時期內就是將處於這種狀態。什麼時候醒轉完全不可預測。

結合一些武學常識,我們想,是不是遭到了暗算。如果是如此的話我們就無能為力了。

不過,病人已經有幾個月身孕了。如何的保全孩子也是一個相當棘手的問題。

如果病人一直就如此的話,恐怕孩子無法順利降生。而且,病人這種狀況對孩子是相當的不利的。

胎兒在母體內的成長發育跟母體有著莫大的關係。只是現在情況就這樣了,只能是盡最大努力保祝

要不,如果從病人安全方面考慮能否考慮流了胎兒。只是胎兒太大了,就是人流也太危險了。

因為病人處於無意識狀態。」老專家詳細的跟葉凡分析道。

「你也是哪裡面的人?」葉凡恍然大悟。我葉老大的孩子當然會不一樣,圓圓又有身手。

「嗯,我是科能組的專家,是專門研究病理學一塊的帶頭人。」專家走過去關閉了監控設備,小聲的講著點了點頭。

這重症監護室是隔音的,而現在就剩下葉凡兩人,倒也不怕什麼人聽到。

「我檢查過了,以我的能力無法解開那種暗算。對方實力非常的強大。強大到令我都顫慄的地步。」葉凡點了點頭,因為剛才試著衝擊了一下,發現那斑點居然會反射回一些煞氣來。

反倒把自己的內息給刺得隱隱作痛。因為在腦部,葉老大又不敢逼得太緊,怕傷著喬圓圓。

而且。葉凡發現。在逼過內氣之時,喬圓圓居然皺緊了眉頭,好像很痛的樣子。所以,強行打通裡面被堵塞的經絡這一點是行不通了。

因為自己功力層次還不夠。如果是比暗算者功力高,在打通的時候還要保護就能順利解開這些了。

「保住胎兒,更要保住大人的生命。我想,病人雖說處於無意識狀態。

但是,營養方面我們每天有調理好。對於腹中胎兒的成長並不會造成過大的影響。

而且,已經九個月了,差不多快生了。還是堅持祝老專家,他是我葉凡的孩子。請您們多費心。」葉凡嘆了口氣。

「我們明白,吳組長跟龔組長都專門交待過我們了。我們每天都有一個專家過來隨時觀察情況。

既然將軍您不贊成成人流,哪咱們就保吧。我相信將軍這樣的福將老天都會眷顧著你的。」專家說道,「而且,我們發現了一個怪異的現象。

似乎喬小姐肚內的孩子跟普通人孕育發生了些差別。按普通人的進度,下個月差不多可以降生了。

不過。我們專家組研究過,可能你的孩子會不會懷孕上11個月都難說。

這在醫學界來講簡直就是個奇。不過,我們只是猜測,到現在時間沒到我們也無法判斷真假。就讓事實說話吧。」

「是男孩子還是女孩?」葉凡問道。

「將軍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專家問道。

「都喜歡。」葉凡講道。

「那恭喜將軍你了,龍鳳胎。而且。胎兒長勢喜人,個頭不校」專家說道。

三天後,軍醫總院在紅葉堡把葉老大的室給改裝了一下。其實也沒多大必要。無非是安裝了氧氣瓶以及一些應急等設備。

當然,房間的改裝更趨向於有利於病人健康方面了。至於錢。軍醫總院說是那邊給全額報銷。

自然指的是a組了,而且。軍醫總院派得有兩個經驗特別豐富的護士長輪流守著。而婦產科方面專家隨時待命。

喬遠山全家都過來過了。他把葉凡拉到了書房。准岳父跟葉凡喝了一泡茶。

「今後你有什麼打算?」喬遠山問道。

「只能等待了,不過,我會想盡一切辦法。但是,我也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圓圓的情況很複雜,急不來,慢慢來。」葉凡態度堅決。

「唉……」喬遠山嘆了口氣,沉默了一陣子,說道,「圓圓這邊你有請專人看著,問題不大。而且,我們也會經常過來。男兒以事業為重,可別把工作給荒廢了。」

「不會的,年過後我就返回同嶺。那邊的事還很多,也走了大半年了。也不曉得風州引資搞得怎麼樣了,還有那條路建好沒有,天風渠搞好沒有……」葉凡說道。知道急也沒用,要解決喬圓圓的事就必須請到高手才行。

自己雖說都12段位了,但還是不行。看來,這下手之人功力高到何種地步,葉老大想起來都頭大。

而且,葉老大首先懷疑的就是華山的蕭瑟一。此人是半先天境界,他暗算圓圓的話自己還真是解不開了。

因為,那人問到了盒子。估計就是丑無端搶走的那個盒子,丑無端還死在了那盒子上。

至於蕭瑟一怎麼樣追到自己這裡來,估計那傢伙有什麼秘術,估計當時在跟他動手時給他下了手腳才追到了紅葉堡的。武林中一些古老門派有些秘術不為外人知曉也正常。

一啄一飲當由天定。

「你還不知道吧,你現在已經被解除了同嶺市委書記一職,而風州那邊也不用兼著了,你現在就剩下一個晉嶺省省長助理一職。」喬遠山一句話出來,石破天驚。

一股濤天怒意在葉老大的心裡熊熊燃燒了起來。

「這些龜孫子的1葉老大捏緊了拳頭,忍不住罵了一句。

「別急,今天我到這裡來就是談這個問題的。這對你並不是一件壞事。」喬遠山倒是淡然講道。

「摘了我帽子,搶了我的功勞還不是壞事,哪什麼才算是好事?」葉凡口吻犀利質問了起來。

而且,對於晉嶺省委如此的干自家這個准岳父居然沒插手而感到憤怒。

「你還是欠缺冷靜啊,你在那方面是高手。但是,估計正是因為此而讓你覺得自己很自大。

你有傲世的本錢,但是,政府工作完全不一樣,不是拳頭硬就能打天下的。

政府工作更需要的是冷靜跟細緻。要有泰山崩於頂而不變色的氣概才行。

只有做到這一點,才有利於你擔任更重要的職位,走向更高級別的領導崗位。

因為,越往上事越多。而且,更重要的就是事越大。往往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也許你很魯莽的一句話就能葬送了上千萬人的幸福。你一個稍不留神的決定會讓全省人民跟著你遭受苦難。

這並不是聳人聽聞。」喬遠山一臉嚴厲地批評起葉凡來了。

「對不起,我是有些衝動了。估計是最近火氣太大,我經歷的事你完全沒有體驗過,那種血與火的殘酷場景,也許是造成我火氣特別大的原因之一吧。」葉凡表示歉意。

「以後不管遇上什麼,你都要學會按捺住這火。越兇險,越要笑面相對。這才是大氣魄,這才是一個有為的人,能建功偉業的人所必備的素質。」喬遠山說道。

「爸講得對。」葉凡還真有些服氣了。喬遠山不慍不火的話語,好像一貼清涼劑一般能讓人消火。

「其實,關於你的工作方面。上面已經給我打過招呼了。晉嶺那邊你也幹得差不多了。

雖說結果你並不能趕上,但是,這些上面都看在眼中的。至於為什麼上面這樣子關注著。

估計跟你執行的秘密任務有關係吧。你應該是完成得特別的出色,使得上面的首長們不得不關注著。

當然,那是國家機密,我也不問你具體的事了。」喬遠山講道。

「他們什麼意思?」葉凡心裡一跳,心說莫非要『生』了。對於這方面,葉老大還是相當渴望的。

「你歲數的確太小了,太年輕了。你再往上一步就是副省部級大員了。

可是你太年輕,資歷的確太淺了,而人脈方面也略顯不足。至於工作方面,你的確是有一些能力。

但是,火候不夠也是你最大的軟肋之一。副省長分管的部門很多,方方面面的範圍很大。

如果冒然提你上去,就怕會遭到許多同志的誤解。」喬遠山這話出來可是令得葉老大有些莫名其妙了。

「爸了講了我再上一層就是副省部了,難道就因為我太年輕資歷不夠就給擱置了。

難道還讓我在正廳級的道理上熬上幾年甚至十幾年不成?與其換一個地方又是某市的市委書記什麼職位。

或者說部里某個重份量的司長職位,那還不如讓我回到晉嶺去繼續干我的事來。」葉凡有些窩火,但也儘力的忍住了,因為,人要冷靜嘛,喬遠山剛講的。

葉老大可不想讓人看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