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一十六章喬委員下傳『上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一十六章喬委員下傳『上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呵,你的腦子還是太僵化埃」喬遠山喝了口茶居然笑了起來。

「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不能提副省部,那隻能是正廳了。我還有什麼好新奇的。說實話,這正廳我都轉了好幾茬地方了,從中辦開始一直到同嶺都是這檔次。想起這些煩都煩死人了。一直原地踏步,任誰都會窩火是不是爸。」葉凡說道。

「這樣子就可以。」喬遠山突然做了個非常詭異的打網球的動作,但又不像是正規的打網球架子,似乎這個動作有些怪。

葉凡一琢磨,豁然開朗。

「爸的意思是『打擦邊球』?」葉凡問道。

「呵呵呵,我並沒說。」喬遠山居然有點欣慰,笑了三聲,站了起來,說道,「我走了,你也是穩定心境。圓圓既然都這樣子了,你了不必整天傷懷,那樣子得不償失。做大事者都要有常人難有的堅毅,這個並不是講我們不能有感情。感情跟堅毅是兩碼子事。」

不過,葉凡發現,喬遠山那緩緩遠去的背影在突然間顯得那般的蒼老,似乎他一下子老了不少。

我知道,你心疼圓圓……只是……你在外人面前永遠是那麼堅強……葉老大心裡一發酸,鼻子一衝,拳頭捏得嚓震響。

變強!

晚上的時候,費青山陪著費棟到了葉凡的室。

經過費棟細緻的檢查過後又沉默了許久。最後,他還是搖了搖頭,說道:「下手之人功底子比我還要高。

我的半內液居然沖不開圓圓腦部積壓的阻塞。此人,我懷疑,他並不是半先天強者。

當然,也不排除可能是。因為,有些秘法如果是同階高手是很難解開的。

像腦部這種脆弱的地方,我們又不敢拚命的加大力度。這也許是那人下手早就想好的。

此人,攻於算計,堪稱一個強勁的對手。」

「有沒可能是華山的蕭瑟一?」葉凡問道。把事講了一遍下來。

「有可能,也有可能。」費棟的話很矛盾。

「可惜雪家那位娃娃臉的奇人沒來,不然的話她很可能有辦法。」葉凡嘆了口氣,心想著怎麼樣哄雪紅把那位神秘人騙來。

「雪家,奇人?」費棟跟費青山都一臉詫異看著葉凡。

葉凡又把事有選擇性的講了一遍。聽得費棟跟費青山這種高手都唏噓不已。

「我懷疑此人是不是就是當年的天下十大高手。飛鈴鐺雪丫丫。」費棟突然出口道。

「還真有點像她,不過,如果她還活著的話至少也得八十來歲了吧。

怎麼可能會是一張娃娃臉,而且。娃娃臉如此年輕,怎麼又可能達到傳說中的境界。

即便是以葉凡的天才來講,真要進階到先天境界,估計不到六十歲是辦不到的。」費青山有些疑惑不信。

只有葉老大心裡才有些相信了,因為雪家有『童子臉』。那位雪丫丫很可能就是一『童子臉』的傳承者。

估計是十來歲的時候繼承了童子臉才造成的。再加上功底子高。這養顏方面當然就更出色了許多。

當然,對於這個當初雪家有慎重交待不準外傳,葉凡也不好漏出去。

「葉凡,今後你有什麼打算?」費青山問道。

「還能有啥打算,先等著,努力提高功力,爭取解決圓圓的問題。」葉凡講道。

「工作方面呢?」費青山問道。

葉凡把打算也講了一遍下來,並且,葉凡覺得有些怪。費青山怎麼會突然關心起自己的工作來。以前他可是從來不問這個的。

「你肯定覺得有些奇怪。以前我是不問的。我問你當然是有目的,前段時間碰上志和從天雲那邊回來。跟我閑聊時談起你了,說是想叫你去他那邊工作。」費青山說道。

「他給我的也只是正廳職務,我沒多大興趣。」葉凡講道。

「呵呵呵,你不是要打『擦邊球』嗎?也許。他那邊有擦邊球打的。不信可以打個電話先問問嘛,幾毛錢電話費又不吃虧。」費青山倒出了個餿主意。

「葉凡,我看,你是不是可以去嶗山爭取一下『紅粉天妖』了。

沒準兒還能從中弄到一些實惠的東西加快你功力的推進。不然的話。按部就班,你到猴年馬月才能到半先天境界。

我這身子骨估計都等不著了。」費棟也很欣賞葉凡。因為,他把費家武功一塊的希望都寄托在葉凡身上了。

「暫時去了估計也沒用。」想不到葉凡搖了搖頭。

「為什麼沒用,你不是奇遇鏈鏈。突破11段位也有一段時間了吧。

沒準兒紅粉天妖有著特殊能量能讓你再上一層樓,比如,突破到11段位第三個層次也說不準。

總比你天天苦練,當然,我並不是講你苦練不好。苦練不能停,但機會要爭取是不是?

別太小看我們師門的紅粉天妖,歷代弟子撞破了頭都想得到它。

雖說我不曉得它到底是什麼東西,但當年師傅那般慎重,它絕對是好東西。」費棟有些責怪葉凡樣子了。

而且,覺得這傢伙有些看不起師門的紅粉天妖。

「不是這個原因,因為我剛突破到12段位開源。短時間內還會突破,那也太逆天了,會遭雷劈的。」葉凡一語出來,費青山失聲叫道,「你啥時突破12段了,怎麼可能礙…」

「剛突破的。」葉凡說著,於是把荒島的事講了出來,反正這事給費家二老聽聽沒大關係。

「太神奇了。」想不到兩人都感嘆道。

「大伯,你想,這蛇膽能不能助你突破這廢腿的堵塞。既然這蛇膽有如此大的衝擊力,能助葉凡突破到12段位。沒準兒你吞下之後能突破這廢腿的阻塞,重新讓你站起來。」費青山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費棟聽了后,眼中寒光一閃而逝。

他也動心了,葉凡心裡一震,暗暗吃驚。同時,也為費青山的高風格所感動,他首先想到的是家人而並不是自己。

費青山真是一代大俠豪傑的典範,是葉老大心目中的一尊神。即便是葉老大現在功底子高過他了,但還是很尊重他。

「可能是有點可能,不過我這腿可是廢了幾十年了,可能性極校再說了青山,那荒島也太神秘了。而且,太危險了。我看算啦算啦,反正也習慣了。」費棟其實有點言不由衷,葉老大都聽出來了。

「葉凡,你告訴我那島在哪裡,我去探一趟。」費青山眼中神情堅決。

「不能去,青山,你是費家現在的頂樑柱子。你不能去犯險,這事,絕對不行,我不允許你去。」費棟這次態度很堅決,一臉的嚴肅。

「那好吧,我不去。」費青山點了點頭,費棟卻是嘆了口氣,看了葉凡一眼,他曉得,費青山也特別固執,他決定的事是絕對會去乾的。

你又不可能整天把他綁起來。

「要不這樣,組裡有派人去。你不如跟他們一起去。到時你就專門攻擊那些大蛇。

挑大個頭的殺了,只需要一枚蛇膽就是了。相信組裡會同意的。

而且,有你這樣的大高手參加就多了一份保障,他們歡迎還來不及。」葉凡出了個主意,至少跟著西門東洪他們一起去安全得多。

「這辦法也行,不過,我會要求要兩枚的。一度太需要它了。」費青山講道。

葉凡馬上拿起了電話要打,不過,被費青山制止了。

「讓一桓支會他們一下更好,你如果直接講的話會在領導心裡落下疙瘩的。

像這種事肯定是國家最高機密。雖說他們曉得青山,但是,這話由誰講出口可是大不一樣。

不然,龔總兒會認為你這嘴把不牢,會把公私混為一談。而且,這種好東西就是龔開河也未必肯給咱們費家。」費棟開口講道。

「他們肯定會知道這事是我跟青山師伯講的,那不一樣嗎?」葉凡說道,有些搞不明白。

「不一樣,知道跟講出來又不一樣。更何況,這事,我完全可以叫一桓找個理由。

比如,對於這件事,一桓也有知情權是不是。到時,龔組長很可能會認為這是他們彙報上去后一桓知道了才提出要求的。」費棟別看他廢了幾十年了,居然城府如此的深,就是葉老大都暗暗咋舌——姜還是老滴辣!

這在處理事情方面人家就老套得多,而且眼光長遠。

「太師伯,你看,前期有人去過嶗山,說是嶗山現在破爛不堪。連那破道觀都快倒了,這個……」葉凡有些難於啟齒,看著費棟不好意思再講了。

「噢,說來聽聽。」費棟似笑非笑看著葉凡。

聽了葉凡的講述后,費棟哼了一聲,笑道:「他還是那性格,作弄起人來比誰都要鬼。」

「太師伯認識牛離道長不成?」葉凡頓時訝然了,前次是李嘯峰去的嶗山,當時穿著老舊的牛離首長叫得很可憐。

李老舌頭一大還答應給一千萬整修嶗山道觀。從現在費棟的表情看來李老顯然是被牛離那傢伙騙了。

「呵呵,他是我師侄兒。這小子,嘴巴利索著。估計是有人被他騙了吧?」費棟淡淡笑道。

「可不是嘛,李嘯峰李老去居然被坑了一千萬。不過,李老講嶗山派的道觀的確是太破了,早成危樓了。所以,這測隱之心一開就答應了一千萬。」葉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