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一十九章三個女人一台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一十九章三個女人一台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4x7小時不間斷快發此小說「噢也1費蝶舞突然比了個手勢,顯得有點妖靈了起來,葉老大頓時一愣,不曉得這美麗的妖靈妹子啥意思。

「太伯要了兩個人過來,一個就是劉媽,一個就是我。你看,我所有東西都帶來了。原先我還有些擔心你不歡迎,所以東西不敢搬進來,現在既然你歡迎了,我馬上叫他們搬進來。」費蝶笑盈盈講著,跑到門外招呼了起來。

不一會兒,進來了十幾個人。大包小包大箱小箱的居然有幾十個箱了。

而且,令葉老大瞠目結舌的就是,居然還搬進來一鋪雕龍鳳凰的大床。

這床有點像是清朝時那些格格們睡的架勢,葉凡用鷹眼一掃,覺得這東東絕對是古董級別的。還是真貨,絕不會是現在外間人搞的那種山寨版本的。

「我這床聽說是太婆留給我的,聽說這床還是清宮一個貴妃睡過的。當年我們費家因為門弟大,而且高手多。我一個祖輩還在清宮當過四品帶刀護衛長。所以,這床就是他弄出來的。家裡一直當個寶。」費蝶舞一臉清靈,講道。

看著那些忙著擺東西的費家人,葉老大甚至有種當皇上要納妃子的荒唐感覺。

葉老大心裡猛然一驚,心說莫非是費棟這老頭有別的意思。現在圓圓暈迷不醒……

一想,葉老大頓時汗毛都差點豎了起來。

「走,蝶姐姐,葉哥哥,咱們到蝶姐姐房間看看,肯定擺得好氣派。」這時,雪紅沖了進來,老遠就大叫道。

葉凡本來是不想上去的,不過,愣是被雪紅給拉上去了。

這費家的擺設還真是講究,這費蝶舞的房間設置完全就是按照古代大家閨秀的閨房設計的。

梳妝台、床塌墊、花色蚊帳、雕鳳椅子等等一應俱全。

而外邊有二個房間。一個客房還有書房。其實就是一小套了。

這根本就是費格格的房間嘛。

雪紅眨巴著眼很是羨慕,小妮子撲到費蝶舞的床上打了個滾兒,咯咯笑道:「好哇好哇!蝶姐姐在左,是左貴妃。我在右,就是右小貴妃。中間是大貴妃圓圓姐姐住的。葉哥哥就是皇上萬歲了。」

咯咯咯……

葉老大聽得脊背發涼心裡發毛,臉上爬滿了黑線。只能是很尷尬的當起了陪笑小生。

「你錯了雪妹子。不是這種叫法的。」想不到費蝶舞居然紅著臉蛋還要來一番說詞。

「你們聊。我先走了,有事。」葉老大差點是要抱頭鼠竄。

「不準走,聽完蝶姐姐的話再走,我還有話沒跟你講呢?」雪紅叉著個腰站在床上像個小夜叉,兇巴巴的瞪著可憐的葉老大。

「有啥話以後再講,我真有事。」葉凡那是下定決心要逃之夭夭了,就怕給費蝶舞一解釋到時下不來台就更慘了。

「我家裡過幾天會來人,你如果不聽就算啦。」想不到雪紅居然將起葉老大的『軍』來了。

這貨一聽,那是趕緊打住了腳步。這雪家如果有高人來。那豈不是對圓圓有利了。

葉老大當然最希望看

到那個懷疑是『飛鈴鐺雪丫丫』那個長著一幅娃娃臉的雪家高人。

葉凡可以肯定,此人絕對是傳說中的境界大高手。因為就是南雲天眉這半先天強都都不敵她一合之敵。有她來,圓圓就有救了。

所以,葉老大趕緊轉身,一臉笑眯眯的說道:「誰說滴,我是最喜歡聽咱們家雪丫頭講故事了。哥就喜歡聽故事是不是?」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費蝶舞居然笑了一聲。

「哼。沒錯,他就是一馬屁精1雪紅哼了一聲。

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道尖利的咯笑聲。

「你怎麼來了?」葉凡頭感覺有些大了,居然是寧和和這搗事鬼到了。

「蝶姐搬家,我當然要來賀一賀。」寧和和才不怵葉老大。胸脯頂得老高走了進來,而梅天傑這二貨卻是有些焉頭耷腦的跟在後邊像個跟屁蟲。

「太姨丈回來啦?」費蝶舞問道,而且。還掃了葉凡一眼。自然,葉老大這貨也豎起了耳朵,正想找寧志和這天雲省省長打下「擦邊球」。

自然,葉老大心裡暗暗感激費蝶舞太懂事兒了。正合我意呀!

「剛回來,我也是剛從天雲那邊回來。」寧和和坐在了貴妃床上,那小腿兒一盪一盪的樣子像個精靈妹子。

「你小子,給老子搬條椅了過來。」葉凡一看梅天傑那熊樣,沒好氣的哼道。

「得令1梅天傑一臉笑著去搬椅子了,請師傅葉凡坐上后還遞上了一支大號雪茄,嚓一聲給點上了。

「嗯,這古巴剛出產的新貨,還不錯,夠味兒。」葉凡吸了一口噴了個煙圈,「你也來一隻?」

「你自己受毒傷了還慫恿天傑抽,不準抽。」寧和和兇巴巴的瞪著梅天傑,這貨縮了縮脖子,臉有些微紅,說道,「在外人面前,你得給我點面子是不是?回家你是老大,可不能再這樣了。不然,給師傅看笑話了。」

「那是你的師傅不是我寧和和的師傅,哼哼,就不給你面子。」寧和和一點面子不賣,梅天傑咂巴了一下嘴巴沒再嗦。

「這小子,還真慘……誰叫你喜歡寧和和這刁蠻女。還是咱家圓圓好礙…」葉老大在心裡為梅天傑默哀了一下。自然不願意再摻和進這種是非當中了。

「師傅,我準備去天雲省工作了。」梅天傑說道。

「好啊,有寧省長罩著,你小子也騰達得更快了。不過,可不得給寧省長添亂子。」葉凡擺起師傅架子教訓起人來了。

「不是寧省長了。」梅天傑說道。

「不是寧省長,難道『生了』?」葉老大心裡一喜,寧志和升得越高對自己當然越有利了。

「代省委書記。還沒有轉正。」寧志和笑道。

「恭喜啊和和。」葉凡笑道。

「哼1寧和和算孔差點朝天了,扭了頭不給葉老大面子。

&nb

sp「算啦,最近搞了幾顆藥丸就給蝶舞。」葉凡伸手在褲兜里開始掏巴掏巴了。

「你還有後宮玉顏丸子?」寧和和一下子從床上蹦了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到了葉凡面前,早就伸開了手,說道,「蝶姐姐皮膚比我的要好,不需要這個。」

其實,費蝶舞還得叫寧和和一聲表姨。因為費青山跟寧和和的母親是親兄妹。

而費蝶舞卻是費青山的親孫女,所以,費蝶舞比寧和和要矮了一輩人。

不過,兩人年紀相仿。寧和和反倒稱呼費蝶舞蝶姐姐。這個,叫順口了費家人也沒人提出什麼意見。反正是小字輩,由著她們去了。

「人家葉哥可是送給我的,如果你真想要我分一顆給你。」想不到費蝶舞居然較真了,看樣子不是講假話。

著實,對於『女人必殺』的『後宮玉顏丸』,用過的女子都是當仁不讓的。

即便是親戚也不行。因為,她們知道這藥丸兒的好處。女子對容顏是最再乎了。

「小輩可得讓著長輩,哼哼,蝶舞,你叫我什麼?」想不到寧和和生氣了,抬出輩份來了。這次改口叫蝶舞了,那個『姐』字都給省略了。

「長輩應該讓著小輩才是,太表姐,是不是?」費蝶舞也較真了,當仁不讓。

「那就一人一半,不用再講了,不肯的話我去問大舅要。」寧和和耍蠻了,這大舅自然是費青山了。

「那好,就一半。」費蝶舞無奈的答應了。

「這才像話嗎蝶姐姐是不是?」寧和和的嘴兒又甜了起來。

「我可還沒答應呢,這藥丸可是我的。你們都沒問過我這個主人就給瓜分了。」葉老大也耍刁了,翹著個二郎腿一晃一晃的。梅天傑背著老婆暗暗對葉老大豎起了大拇指,意思是師傅就是『牛逼』。該教訓一下這個刁蠻女才是。

「我可是聽說過某個人要打『擦邊球』滴,哼哼,這『球』可得打得順心才行。

不然的話,本姑娘可是要搗亂滴。」想不到寧和和居然講出這麼一句話來,葉老大頓時臉上爬滿了黑紅。

估計這事是寧志和剛回來到費家后,費青山正好碰上估計也是好心給講了幾句,應該是寧和和正好在一旁給聽見了。現在這刁蠻女居然抬出這個來。

葉老大心裡自然得哀嘆倒霉,居然會遇上她這『禍害』。當然,葉老大也曉得,寧志和不可能給寧和和左右的。

不過,寧和和影響不了寧志和決定,但是卻是可以騷擾寧志和老婆的心境。

到時這枕頭風一吹,要是在寧志和心裡落下點什麼也是一件大麻煩事。這種人,最好不要惹滴為妙。

「算啦,給你們啦,我算是怕了你們。不過,和和,可得美言美言。」葉凡叫人拿來了藥丸給了她們。

「沒問題,美言又不要錢。以後有這好東西可別忘了本姑娘。」寧和和頭點得像是雞啄米一般,早就樂得差點忘北了。

爾,她醒悟過來,盯著費蝶舞手上的藥丸。嚇得費蝶舞趕緊把藥丸給塞進了包包里,而且馬上又把包包擱進了一個木頭櫃里,一旋轉,那木頭柜子居然是帶有古代那種暗門的。

其實就是古代的那種『保險箱』了。這一番動作下來如行動流水,就是葉老大都差點目瞪口呆了。

,24x7小時不間斷快發此小說

官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