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二十章厚著臉皮先整過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厚著臉皮先整過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貨心裡叫道「太快了吧!這手快得,要是攻擊人還真得小心點了。」

雪紅對這玩意兒不感興趣,因為她有童子臉,小妮子又重提舊事了,問道:「蝶姐姐,你剛才還沒解釋清楚呢,我講的左貴妃怎麼又錯了?」

「當然錯了,古代是分四宮的。也就是東宮西宮南宮北宮,稱為四大娘娘。而東宮娘娘就是皇帝的正妻。而妃子的地位可是比娘娘們要低一個層次了。」費蝶舞一講,雪紅馬上叫道,「不行不行,那就是娘娘了。

我是右娘娘,你是左娘娘。圓圓姐是正宮娘娘。哈哈哈,那個壞人鳳傾咱們不讓她第三者『插』足。

她真要來的話咱們給她一個『丫頭』名位就是了。到時給我們端端洗腳水泡泡腳也好。」2820

雪紅一席話出,葉老大心裡扒涼扒涼。鳳家那公主給你洗腳,再給你編排下去我葉老大豈不成了你們的搓澡男。

三十六計,溜為上策。

「你們忙,我有事先走了……」這傢伙趕緊是溜了,這次還真是抱頭鼠竄的。

後邊傳來裡面幾個女子那咯咯如母雞下蛋樣的聲音來。

「一千五百隻鴨子,真是吵死啦。」才停下腳步,又傳來梅天傑的聲音。

「書生中文網對了1葉老大點了點頭。

既然寧志和回來了,那就得抓緊。再過三天就過年了,到時恐怕來拜訪人家寧代書記的達官顯貴們多如過江之鯉。

晚上的時候,葉凡先通過寧和和打聽到了寧志和就在家,那是馬上提了兩瓶酒直奔寧志和家裡而去。

來過二次了,小葉同志也是輕車熟路。寧志和住的是以前單位分的房子,現在雖說調到天雲省了,但中組部並沒有收回他以前住的地方。

「是小葉啊,進來進來。」寧和和跑來開的門,門一開就聽到了寧志和那熱情的招呼聲。寧和和朝著葉凡比了個手勢,意思咱給你『美言』過了。

葉凡作了個明白並且感激的意思。

寧和和又比了個『抹臉』的架勢。葉老大差點直翻白眼。心說這妹滴還真是貪啊,剛才要了二顆居然還要,不過,這貨馬上比了個暫時沒有『葯』丸了的意思。

最後,換來寧和和一張『白眼』才放過了葉老大。

「費姨。這裡還有幾顆。就是前次給你的那個。這次的品質比前次的更好。」葉凡一邊擱下手中的五星茅台一邊笑道,這邊又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個盒子。

「這怎麼使得,都是自家人,不必要送這麼珍貴的東西。」寧志和的老婆費香玉還要假意的推託一下。

因為葉凡的師傅費方成的關係。以及葉凡也為費家出戰打敗了橫斷家,因此,寧家對葉凡還是相當不錯的。把他當親人後輩一樣的看代。

「都是一家人了費姨還講這個就見外了。」葉凡笑道,把盒子輕輕的擱在桌上。

發現費香玉的眼神卻是盯著那盒子。知道這『女人必殺』還真是有用。居然連四十多的費香玉都能『滅殺』了。

「媽,你不用我用。」寧和和像兔子一樣跳過來就要搶走盒子。2820

「誰說的。前次隔壁的劉姨看我有些變化就問了這事。我當時嘴一大還講要送一顆給她試試呢。你這丫頭就別再添『亂』了,放開手。」費香玉輕手輕輕的拍了拍女兒的手背。

「是劉司長是不是?」寧志和擱下報紙,『揉』著眼睛,笑道。

「慢著,寧叔,我來給你『揉』一『揉』。」葉凡突然起身到了寧志和身旁。

「馬屁蟲1寧和和在一旁不屑的哼了一聲。

「咱這是盡些孝道,師傅還沒回來,我給寧叔『揉』『揉』又怎麼成馬屁蟲了?不能盡孝道於師傅,本來心裡難過。不過。這孝道我暫時轉給寧叔又有什麼錯?」葉老大這臉皮堪稱厚過大鐵鍋。而且,打滴自然是悲情牌了。

「唉,方成還沒消息。」果然,寧志和一聽,嘆了一口氣看了葉凡一眼。眼中閃著一絲絲疼愛,說道,「好好乾,方成回來能看到你有成就他心裡肯定會特別的高興的」。

這葉老大的效果也就到了。

葉凡把蛇膽製成的粉末抹於掌上隔空『逼』向寧志和。然後輕輕的『揉』拿了幾下。

因為,葉凡發現。用大蛇的蛇膽磨成的粉末塗於人的眼睛上居然能起到清新明目的特殊功效果。並不一定要服下去。

而且,直接塗於眼睛處效果馬上就會顯現,並且,葉凡試驗過,沒有一絲幅作用。

果然,葉凡一收回手掌。

寧志和一張開眼,訝然道:「你這一『揉』效果好久不錯嘛,這難道是你們這些高手的一種『揉』『穴』的手法?」

「寧叔講對了一半,其實,剛才我是用了蛇膽合在內氣上給你『揉』的。不過,這種法子有點局限『性』,那就是要高手隔空用內氣塗抹,因為,內氣能中和『葯』『性』並且使得『葯』『性』發揮到最大境界。普通人幹不了。」葉凡說道。

「這做一次效果能保持多久?」寧志和興趣得很。

「大概一個月吧,當然,有的時候也要因人而異。比如你的身體狀況好的話保持的時間就長一些。不過,大體來講就一個月左右。而且,用得越多效果當然就越好了。」葉凡談起了養生之道。

對於這方面寧志和知道葉凡是個高手,倒也贊同其觀點。當然,要拋話題就先下出點『『葯』引子』才行,不然的話直接講『擦邊球』的事也不太生硬太功利了一點。

這就是講話的『硬傷』。

對於寧志和這種級別的封疆大帥,可是『傷』不起的。

「你說我們費家有幾個人能有這種給我塗『葯』的能力?」寧志和問道,自然的意思是很明顯了。

想從葉凡處搞些『葯』粉來讓費家人給抹,那樣子的話也方便一些。畢竟葉凡不可能整天給自己搞這個的。

「恐怕只有費師伯,費老太爺兩位有這能力。因為,要隔空『逼』出內氣至少得武功十段位。

一度才七段,他不行。而青山師伯最近要出外遠遊,恐怕很長一短時間都不會在家。2820

而老太爺年歲,說句實話,太高了一些。這雖說只是塗『葯』,但也頗費精神的。」葉老大還真是『餿』。

先把能行使這種手段的人給收縮到僅剩兩人。而後又把兩人都排除在外了。

那費家豈不是就沒人能擔當這種工作了。

「唉……我這大舅哥是很難見到人,估計也是喜歡於江湖中事。至於老太爺就不必講了。我找他給塗『葯』,那跟找抽有啥區別。」寧志和嘆了口氣。

「還有一個也行,就是費棟太師伯。」葉凡又補充了一句,自然講的是廢話,人家都殘疾人了你寧志和還好意思去求他。而且,估計寧志和也沒敢去麻煩人家費家最老的人。

「呵呵,還是算啦。」寧志和笑了笑,果然正中葉老大計策之中。

不過,葉老大覺得人家寧大佬估計也琢磨到了自己的心思。所以,那笑可是有些意味兒。

葉老大裝著沒看見似的,笑道:「這些法子不行的話其實還有一種法子可行。」

「我說小葉,你就別跟我們打啞謎了,有話快說。我聽完也好給你們安排些點心去。」費香玉笑道。當然也關心老公的身體了。這整天看文件看材料的,眼睛可是耗不起的。

「寧叔把我帶去天雲不就什麼都解決了嗎?」葉老大厚著臉皮拋出了今天來的目標。

「呵呵呵,你轉了這麼彎子估計就是為了這句話吧?」反正把葉凡當自家小輩,寧志和也開了句玩笑。

「這個,呵呵。跟寧叔講話當然得『彎』著來。不然的話寧叔又會講我這個哪個了不是。」葉凡乾笑了一聲,換來了寧和和一遭白眼。

「到書房去坐坐,咱們邊喝茶邊聊。」寧志和說道,自個兒站起往樓上去,葉老大自然是屁顛著跟上了。

「小葉,你這次才拿了兩顆。等下送給劉姐一顆我就剩一顆了。」想不到剛上樓梯,人家費香玉同志卻是發話了。

其實,葉凡聽了心裡卻是一喜。只有對親人人家費姨才會如此直白要東西的。

看來,這幾年下來感情投資是沒有白費。跟寧家的感情又增進了一層。

以前寧家只把葉凡當費方成的徒弟看待,現在感覺不一樣了,有點徒弟轉成自家侄兒的味兒了。

葉老大當然願意看到這種結果,目標就是成為費寧兩家的『侄兒』。別講葉老大有齷齪心理,這個,也正常。

「沒關係,過段時間閑下來時我再出去采『葯』。一旦弄好就再送來。

到時我也去了天雲省,聽說那邊的『葯』也特別的多。看費姨也方便得多是不是。

隨當著也給寧叔『揉』眼,一舉幾得了。」葉凡是繼續厚臉皮,人家寧志和還沒答應,他自個兒就把自個兒給整到天雲省去了。

還真是可笑得很。

「哈哈哈……」寧志和笑了起來。

進了寧志和的書房,寧志和親自過去燒茶。不過,又被葉老大搶先了,這貨笑道:「寧叔,還是由我來。我搞了些特殊品種。合了一些中『葯』,這茶不但能品,而且對身體有宜。」

「你小子門道還挺多的,由著你吧。」寧志和也就順屁股就坐在了轉角處的沙發上準備品嘗葉老大的什麼功夫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