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二十六章飛鈴鐺雪丫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二十六章飛鈴鐺雪丫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費棟也沒再嗦,伸出二根指頭像是一老中醫在問診似的。而且,半眯上了雙眼。

「哼,羅剎九寒推,怪不得1費棟突然收手,冷哼了一聲。

「前輩會治這個?」狼破天看到了希望,這貨也是一馬屁精,居然連身子骨瞬間就矮了半截,做出一幅恭敬聽訓的樣子。葉老大暗暗好笑,這種前倨後恭的樣子著實滑稽。

想不到一向剛『性』的老狼也有低頭的時候,看來,這傢伙先前表現出的失去武功后的滿不再乎全是裝出來的。

「呵呵呵……」費棟『摸』了一下鬍子,自顧自的拿起桌上的茅台泯了一口而不再吭聲。2826

狼破天臉『色』一僵,這貨自然是急了。猶如女人給你幹得痛快時你突然給焉頭了,那人家被吊在半空還怎麼樣爽勁著。

所以,小狼是盡朝著葉老大跟鐵占雄使眼神兒。估計是想叫兩位同志出頭給問詢一下。

「前輩,這羅剎九寒推是個什麼樣的狀況,後輩我們從沒聽說過,也想開開眼界。」鐵占雄給狼破天擠眼擠得不行了,只好硬著頭皮問道。

「呵呵呵,小狼,再干12杯。」費棟笑道,狼破天還有啥話可講,乾脆拿起一瓶茅台吹瓶了。擱下瓶子后整張臉紅得像猴子屁股。

以前能用內氣把酒勁『逼』出大半,現在不行了。內氣都『逼』不出來了還怎麼消除酒勁。

對恢復武功的渴求從沒有這般的強烈過,估計這個時候叫老狼叫費棟爺爺他都會出口的。

「羅剎國大家知道吧?」費棟問道。

「知道,華夏元明清朝時稱俄羅斯為「羅斯」或「羅剎國」。當時蒙古族人用蒙語拼讀俄文「rocia」時,在「r」前面加一個母音。因此,「rocia」就成了「oroccia」。滿清『政府』時,蒙語的「oroccia」轉譯成漢語時,就成了「俄羅斯」。而英語中,俄羅斯估計也是想送上門來吧。這點小心思你都看不出來。

愧得你還是大學生,咱們雪家的小公主什麼時候笨到這種地步了?

丫頭,你可就死了心了,那邊可還躺著一位。我們雪家的小公主可不能給人做校」那聲音聽了雪紅這般蠻不講理的話,居然一點不生氣。看來,雪紅深得這位雪丫丫前輩的寵愛了。

對於雪紅這丫頭片子,好像連費棟也頗為喜歡她似的。就是葉老大都有些奇怪。心裡常常納悶的說難道雪紅的人品發『騷』到了如此的地步?

「祖『奶』『奶』,你講什麼嘛……」雪紅頓時羞紅了臉,直跺腳。

「老身是怕你吃虧。」那聲音說道。

「葉哥哥不會害我的。」雪紅純純的講道,那聲音居然沒了,良久才嘆了口氣,說,「你這丫頭,看來真是中毒了。

不過,你真喜歡這小子的話就當正妻還行。不然的話老身我可是不答應。

不過,那位都躺著了,一時半分兒也醒不過來。正好了,丫頭,努力吧。趁這機會收了這小子。」

雪丫丫這話出來可是怪怪的,聽得眾男們都有些頭皮發麻。似乎有武則天的調調兒了。

「祖『奶』『奶』,你會治圓圓姐的病是不是,那趕緊給治埃葉哥哥都急死了。」想不到雪紅噴出這句話來,估計雪丫丫差點要噴血了,哼道,「你還真是笨,丫頭,治好了她你還有什麼希望。就讓她躺著就是了。」

「前輩,只要前輩治好圓圓的病,我葉凡肝腦塗地也會相報的。」葉凡趕緊一抱拳,整個人地一聲,乾淨利索的脆在了地下。

鐵占雄等人一看,也坐不住了,全都跟著跪下請求道。

「求我也沒用,要治好她容易,老身一伸指就能讓她醒來。不過嘛,有個條件。」那人講道。

「什麼條件?」葉凡趕緊問道。2826

「娶雪紅為正妻。」那聲音哼道,聲音有些冷。

「祖『奶』『奶』,你講什麼嘛,我不是那個意思滴。你還是趕緊伸指治好圓圓姐嘛,沒她鬥嘴多沒勁1雪紅急了,又跺腳。居然是為了想跟喬圓圓鬥嘴。

「站一邊去,這事就這麼定了。葉小子,你想好沒有?」那聲音突然霸道了起來。

「前輩,對不起,我不能這樣子干。」葉凡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了,他看了看雪紅,說,「妹子,這輩子你都是我葉凡的妹子。對不起了。」

「我本來就是你妹子,你想啥了,盡往歪處想了。你腦袋不正常。」雪紅跳腳道。

「前輩,既然雪紅也沒這個意思,我看倆人結拜為兄妹倒不錯是不是?」鐵占雄『插』話勸道,啪地一聲,老鐵也給甩到了幾米開外,半邊臉也腫得像豬頭。

「你又打人了,打人不好。」雪紅急得掉淚了。

「唉……你這丫頭片子,以後會後悔的。不行不行1那聲音又響起,突然說道,「昔年流離曾經為老身辦過一點小事。今天老身還他一個人情吧。全力運功,受力1

狼破天一聽,見葉老大在擠眼,趕緊行動。

不久,老狼整個人被凌空弄到空中直打著轉兒。

足足半個小時過後,老狼從空中降到了地下。頭上居然也冒出一股淡淡的水霧來。

「五氣朝元你現在已經擁有一氣,不錯小子。好自為知吧。」那聲音講著。狼破天盤腿於地打坐了起來。

「你是來自羅浮宮的王家吧?」那聲音又響起,眾人都感覺到莫名其妙。

「仁磅,前輩問你話?」葉凡趕緊隔空用內氣推了暫時犯愣的王仁磅一眼。

「是的,我聽說老爺子講是出身於羅浮宮。」王仁磅一抱拳,行了個後輩禮。

「嗯……」那聲音應了一聲,王仁磅也給扯到了空中,差不多狀況,只是王仁磅腦門上沒有白霧淡出。

「我突破十段了,多謝前輩……」王仁磅這貨ji動得上牙打著下牙,講話都不利索了。

「老身走了,丫頭,你的傷我已經給你治好了。」那聲音漸漸遠去。

葉凡跟雪紅都急得請求著,不過,那聲音最後很飄渺的說道:「什麼時候想通了答應老身的條件,你支會一下雪丫那丫頭就行了。自有人傳給老身。不然的話,那姑娘,恐怕麻煩了。」

爾後,再沒了聲音。

「唉……不能見到前輩,真是……」費棟滿臉的遺撼。

「費前輩,前於羅剎九寒推的事你還沒講講呢?」鐵占雄『摸』了一下半邊浮腫的臉,問道。

眾人一聽全都坐回了席間,剛才就像是沒發生過事兒似的。

「不好意思費前輩,鐵哥。」葉凡一臉的不好意思坐了下來。

「沒事,能讓這種高人甩一巴掌,還真是我的榮幸。這掌印子拿回家去印下來可以吹牛了。」鐵占雄笑了笑,很豁達。問道,「葉凡,那位前輩真是雪紅的祖『奶』『奶』?」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