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雷厲風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雷厲風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到天雲又得重頭打天下。而晉嶺的桃子反倒給你摘了,不划算。關鍵是去天雲沒有好的位置。」藍存鈞雖說漏了一句,但也是猜的,現在想想也覺得有些不可能,說,「難道你葉老大還肯過去擔任某市市委書記,那豈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呵呵呵,這事八字還沒一撇。暫時我不能漏什麼,傳出去影響不好。等有眉目時我再跟各位兄弟嘮嘮。」葉凡作了個不好意思的手勢。

大家儘管鬱悶,但也沒再問。這個,玩笑歸玩笑,但正事也不能亂套了。

「中,我就跟頭兒講去。」狼破天下了決定。

這傢伙還真是雷厲風行說干就干,晚上1點,葉凡被龔開河叫到了總部,進去后發現李嘯峰跟西門東洪以及計永遠幾位同志都在。

招呼葉凡坐下后龔開河說道:「葉凡,你看,狼破天同志主動要求去天雲剩」

「唉,人家現在功力廢了。曾經的高手一朝成了普通人,這個,破天同志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不過,破天同志的心境還算是不錯,沒有消沉下去。要是換作一個意志薄弱之輩很可能會自報自棄了。

不過,破天同志心裡必定痛苦著。所以,如果能做得到的事,頭兒,是不是也得為他考慮考慮。

不然的話,這個,會讓這些同志心裡不舒服。」葉凡裝得一臉的可惜樣子,自然馬上打起了悲情牌。

「嗯,這個痛苦我理解。只是,我有些捨不得他走。他在警衛團幹了那麼久了,對那一塊很熟悉。幹起來得心應手的。要是突然換了個人,很麻煩。那邊的事是大事,馬虎不得。」龔開河講道。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你叫他現在還擔任那個職位人家也是力不從心。

以前自已可以頂上,你叫他現在一個三段頂階的低手如何去保護首長。

再說了。下邊的同志還能服氣嗎?人家手下都五段六段甚至七八段。

老狼這臉皮子可是沒地兒擱去。去天雲也好,讓他心境平復平復。

那個地方有利於他恢復一些東西。沒準兒運氣好能慢慢恢復元氣也說不定。

如果硬要把他按在原地,他心裡必不服氣。到時,就怕有點閃失將捅出大簍子來。

這責任,可是誰也擔當不起的是不是?」葉凡講道。

「恢復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專家們都反覆論證過了。不過,破天同志為共和國立下了汗馬功勞,是得給他安排一個好去處。不然的話。也太對不起破天同志了。」西門東洪極力贊成,葉凡覺得有些古怪。

覺得這傢伙是不是別有目的,要知道狼破天可是警衛局局長,擔任的職位何其重要。

葉老大一琢磨,突然一震,難道是西門東洪想安排自己的人上去接狼破天的班?

很有可能。如果能安排自己的同志去接這班,那可是近水樓台先得月。

西門東洪有什麼想法的話也可以通過那位同志有時拐彎抹角的傳達一下給上頭。

當然,警衛團有警衛團的責職,不可能亂開口的。但是,總是有點好處滴不是?

「唉……可惜了,破天是我看著他成長起來的。葉凡同志講得也沒錯。再按在原地肯定不合適。身手方面就不夠了,而且指揮起那些高手下屬來也不順當。這事馬虎不得。」李嘯峰也是難得一臉的凝重。

「不過,關鍵是現在那邊沒有合適的人選接手埃這個位置咱們不敢有絲毫馬虎。」龔開河眉頭皺得很緊。

「想找到狼破天這麼優秀的同志接手肯定難,十段位。咱們隊里可是鳳毛麟角。」計永遠講了一聲,居然詭異的看了葉凡一眼。

龔開河順著計永遠的眼神看了過去,居然,嘴角掛上了微笑。

西門東洪一看,好像感覺到了什麼,馬上講道:「其實,關鍵的問題就是能不能指揮得起來。我看段位稍微低一點也不無不可。天通同志也在那邊,倒是也不缺高手。」

「噢,西門同志發現了那位同志適合擔當這個職位?」李嘯峰貌似認真的問題。

「你們看『巨全』怎麼樣?」西門東洪問道。『巨全』是張始明的外號。這特勤a組的所有正式隊員都有外號。像葉凡就稱為『狗子』。

這些外號取得都非常的有『特色』,跟作者名號差不多。比如『狗子』、『噴怒的香蕉』、『卷土』等等。

「功底子太低。才八段頂階。」李嘯峰直接就搖了搖頭。

「功底子比狼破天是稍遜了一點,可是狼破天同志也是近幾年提得快,以前也不就七八段左右身手,說起來比現在的『巨全』還要低。

當時不也就能勝任是不是?而巨全同志又是駐外組組長,處理各方面關係玲瓏。

而且,經驗豐富。首長們去外邊訪問時巨全同志可都參加過安全一塊的工作的。

從沒發生過什麼事。現在組裡的情況大家不是不清楚,實在是找不出合適的人選了。」西門東洪極力推薦了起來。

「誰說沒有人選,我看葉凡同志肯去接班的話比什麼人選合適。在安全一塊安排上葉凡同志的能力很強的。」李嘯峰哼聲道。

「李老,這法子使不得,我幹不了這個。你叫我偶爾出一下任務也許還行。

但長期擔當這麼重要的職位我可不敢承擔下來。要是有所閃失的話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再說了,各位同志也都清楚我的秉性,脾氣太臭,不要講別的,在下邊政府工作時還時常的得罪人。

如果真接了老狼的班了到時一張臭嘴得罪的人可就不是普通同志了。

到時可是會弄得你們幾位推薦我的同志下不來台。所以,我這人,真是不適合干這個。」葉老大趕緊出嘴推薦,要是真接了這班,可就有樂子找了。

「怎麼講話的,幹革命工作嘛,到哪裡干不是干。從功底子來講,你去比狼破天更合適。

從安全防守一塊來講,你比狼破天更得力。至於說指揮方面,你葉凡同志連幾百萬的大市市委書記都擔任過,難道還處理不了你手下幾百號人馬。

而且,有我們在一旁協助,還有中辦那些經驗豐富的老同志帶著,你擔心什麼?

至於說你嘴『臭』。這個,我看你現在也改了不少嘛。慢慢來,適應了那個環境。

你就能感覺到那份工作並不輸給你現在這份工作嘛是不是?而且,從發展來看這只是一個過渡階段。

跟上頭混熟了,對於你今後來講是大大有利滴。」龔開河馬上說道。

「李老,我著實不適合干這工作。滋體事大,可千萬要慎重。我知道各位領導照顧我,我還是希望能回到地方上工作。

你們也看到了,相對來講,偶爾過上幾回刺激樣的血性生活也不錯。

更何況,後邊估計還有很多事要我去干。像前次的事一甩手就是半年多。

政府那邊去這麼長時間人家還能堅持下去。那個地兒可是不行。

不要講半年多,就是幾天估計都不行。要是真這個樣子了,估計今後你們就無法叫我出外勤了。

把我這麼個大高手涼著也怪可惜的是不是?」葉凡講道。自然不想把快到手的『擦邊球』給弄沒了。

「葉凡同志既然不想去,我們也得尊重他的意見是不是?再說了,硬要一個人干自己很不想乾的工作也太難為人了。

而不想干工作起來自然就有些不順心,就怕一不順心就會分了心。

那工作可是不能有絲毫鬆懈的。不然,這簍子誰也捅不起。當然,我並不是講葉凡同志不能勝任這項工作。

我的意思是葉凡同志完全能行。只是要尊重他的意見。」西門東洪這話講得有些驢頭不對馬嘴。

「巨全同志能力還是有的,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以前以著狼破天七八段的身手也能勝任那項工作。

但是,現在恐怕不行了。形式變化很快,美眾國的藥劑人事業發展很快。

這次夜當事件就向我們敲響了警鐘。內衛團的首領功底子太低肯定不行。

如果暫時找不到人,只好叫葉凡同志暫時代著,天通同志配合,咱們再加把勁頭務色人手了。

至於狼破天,還得得儘快給他安排個去處。該同志的確表現太出色了,咱們不能因為一個不能現實的希望而擔擱了人家。」計永遠提的問題比較忠懇,葉老大暗暗叫苦。

這個,把狼破天貶得如此的慘,那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巨全功底子太差,不用考慮了。咱們現在先商量一下狼破天的去處以及剛才老計所講的是否可行。」龔開河否決了西門東洪的推薦,這貨自然有些不滿。

不過,這事太大,也不敢硬頂著上。要是真出了簍子的話這責任誰也扛不祝而且,這事拍板權還在龔開河頭上。他不滿意了你說破嘴皮子也沒用,反倒讓人起疑心。

「破天同志要求去天雲省,我看是不是可以推薦他去天雲省軍區擔任一把手。以破天的資歷以及能力,也完全能勝任此項工作。」葉凡馬上下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