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二十九章拋出王仁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二十九章拋出王仁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剛才查過了,人家那位同志也是剛上去不久。硬要人家挪屁股也太沒道理。

除非有更好的去處給那位同志。不過,軍隊這邊的安排可是要那邊批准的。」龔開河說道,「倒是葉凡同志,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你在晉嶺那邊的情況我們也清楚,現在只是掛著一個省長助理的空銜,倒是可以便宜行事了。

暫時代一下,等到我們找到合適人手就可以把你抽出來了。到時,你照樣子可以干自己喜歡的工作是不是?

再說了,你現在也是一名軍人。可不能忘了軍人的天職。」

「不會忘的,不過,我現在倒是想到一個人來,他很合適接狼破天同志的班。」葉凡趕緊說道。

「誰?」想不到龔開河跟計永遠同時出聲問道。而且,兩老傢伙那眼神有點狼光閃現。估計是發現了人才而高興了。

「王仁磅。」葉凡說道,心裡為王仁磅默哀一秒鐘,只能是死貧道不如死道友了。

「他不是聽說也才到九段開源,跟巨全同志相比只是稍高一點。

當然,頂階跟大階的實力相差很大。不過,有點方面他不如巨全同志。

畢竟,他到現在還不是a組的正式隊員。更沒有個指揮那方面事務的能力跟經驗。

再說了,我聽王老講過。此人性子也是懶慣了。不喜歡太拘束的工作。

不然的話,怎麼王老到現在也沒安排他進來擔任什麼工作。這種同志本性上並不是講他有缺點,人都是有缺點的。

不過,就這本性真是不適合干這種工作。如果是偶爾出擊一下出出外勤還是行的。」西門東洪馬上阻滯。

這貨心裡不痛快,老子提的人不能進來,你們也甭想提人進來。

「性子懶散是可以磨礪的,有咱們盯著也不怕他再懶散下去。有些事,沒有去乾的時候由著他。

一旦他承諾下去。難道他會不曉得這事的重要性。就是王老跟成澤同志也會時不時的敲他幾下。

這個方面倒不用多擔心。至於功底子方面倒也湊和了。只是他本人估計會不肯。

就這點有些麻煩,王老一家都在咱們組工作,也得看看王老的意思是不是?

不然的話咱們對王家是不是太苛刻了一些。這個要求,是有些過份了。」龔開河有自己的顧慮。

「你們可能還不知道,他現在已經是十段位開源階的高手了。為什麼我會推薦他,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這方面倒是不用愁什麼了。」葉凡也只好硬著頭皮干起了背後陰人的事了。

其實,葉老大也不願意看到王仁磅一直這樣子混下去。也不是個事兒,總得找點正經事干。

「十段。前不久才九段的嗎?」西門東洪有些不信,估計是認為葉老大有冒功的嫌疑。

「今天剛突破的。」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那好,我馬上去王家谷一趟跟王老好好聊聊這事。這次不管怎麼樣,都得讓王仁磅同志加入了。不能再讓十段位高手到外遊盪了。這是共和國的極大損失,咱們看著痛心埃」龔開河倒真心動了。

「王老那邊很好講話,其實。王老也是這個意思。」葉凡講道。

「你是說王老暗示過了?」龔開河一愣,問葉凡道。

「以前倒跟我提過,說是希望仁磅能加入a組。而且,希望我經常給他灌輸這方面的理念,改變他的想法。

我想,以前王家不那麼強烈,估計還是因為咱們出任務危險太大。

而王成澤同志現在還在組裡工作,也不能把王家人都頂上是不是?咱們這個行當內部人都曉得,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

人家一家人都頂上了總得給留『后』是不是?

而接破天同志的班就好辦得多了。至少在安全一塊上概率大了不少。

畢竟。世界在這一塊上還是較『溫和』了一些嘛。我想,王老肯定會大力支持的。」葉凡說道。

龔開河還真是中意王仁磅。

葉老大剛睡到半夜就被一陣急促的玲聲吵醒了。

一看來電居然是王仁磅的。

丫的,估計是來罵人了。葉老大心裡想著,無奈的接通了電話,果然,一接通就聽到王仁磅那氣憤的吼叫道:「我說老大,你不帶這麼害兄弟我的吧?我完蛋了,被你害死了,丫滴。我個去了。我完啦,老大。你這可是……」

「害,啥意思啊老弟。」葉老大自然裝傻了。這種事肯定不能承認滴。

「還裝,這事,肯定是你搞的。」王仁磅氣呼呼的哼道。

「啥事啊老弟,我還真給你搞糊塗了。這大半夜的你吼什麼?我還真給你搞糊塗了,你總得把事先給你嘮一嘮,別整得像個什麼似的。」葉老大貌似還理直氣壯,這貨自然是決定裝傻到底。不然,就有『出賣』兄弟的嫌疑了。

「還裝,不是你講的他們怎麼曉得我十段了。我說老大,這下子完蛋了,你可是把我給害慘了。」王仁磅大倒苦水。

葉老大直想笑,安慰道,「我真不曉得啥事,是不是說你十段的事。這事倒真是我講出去的。吃完飯後王老打電話跟我聊天,不小心給說漏嘴了。這事,不好意思。給漏了,不過,我想,這事我是跟王老嘮嗑時講出來的,都是自家人倒也影響不大是不是?」

「影響不大,太大了,我給你玩死了。老大,你呀,怎麼嘴這般的嚴實。還兄弟,你這可是害苦了我。」王仁磅這貨居然有些信了。

「怎麼啦?」葉凡故意問道,王仁磅自然氣呼呼的把王老跟父親王成澤聯手壓制自己逼自己加入a組,接替狼破天的事業的事給講了一遍下來。

「哎喲,大哥我可是要恭敬兄弟你了。中警內衛團是多麼崇高的職業埃

你想想,一進去手握大權,手下幾百號人。你放句屁外邊都得抖三抖。

比如說。對外人來講很神秘的地方,比如魚釣台中園海什麼滴你可以當自家後園子一般可以隨便進去。

唉,拉風了。當初見老狼那樣子我還羨慕過一段時間呢?想不到老弟你居然有如此的好運道,發了,發大啦!

而且,到時,見到九巨頭跟到菜市場買菜一般的容易。你看我,想見一次他們多難埃

而且。那個職務可是個將軍職務,你小子馬上就是將軍了,牛逼埃」葉老大笑道。

「好處這麼多你咋不去呢?」王仁磅一句話駁過來,葉老大差點給噎住了,於是說道,「不能這麼說。我不適合那項工作。仁磅,你也老大不小了,三十好幾的人了。

難道真要讓十六看著你就這樣子混一輩子。三十好幾的人了一事無成,整天像個混混亂七八糟的。

現在你都十段位了,天降大任於你,你就應該好好的用上這身功底子。

再說了,兩老都逼你了。你不肯也不行了。乾脆一點,安心加入。咱們兄弟共同打天下。為共和國出生入死,嗯。很有種成就感嘛1

「怪了,我怎麼感覺這好像是個陰謀,而且,這始作俑者有點像是你葉老大經常玩的手筆。

並且,他們講了,我進去也不可能馬上將軍。他們說了,鑒於我十段身手,再加上王家一直對國家的忠誠。

還有上次瑪麗珠納號我立了大功,可以破格給個上校。一年過後就可以提大校了。

再過得幾年就是將軍了。這話講得可是溜得很。可是我不希罕。」王仁磅可是不笨。馬上感覺到了奇巧之處。

「不能這麼講……」葉老大頗費了一翻唇舌。

「哥哥,我的自由。我的性福生活就此完啦。聽說內衛團對於作風問題管得特別的緊埃」王仁磅這二貨叫道。

「那當然,那裡頭是什麼地方,作風問題肯定得抓緊。當然,你這個,也可以靈活些嘛,幹嘛幹啥事非得領導知曉是不是?」葉凡乾笑了一聲。

「算啦,反正都這樣子了,玩完啦……」王仁磅有些喪氣,不過,經葉老大反覆說教,終於讓這貨思想上有些扭轉了過來。

第二天上午,在莊嚴的國旗和黨旗下,王仁磅同志苦瓜著臉宣讀了a組誓言,成為了一名正式的a組隊員。

穿上那上校服,這貨扭來扭去的總感覺到彆扭而扭來扭去的像個小丑樣子。

葉老大自然暗暗好笑,趕緊借口要回去陪喬圓圓那是溜之大吉了。

當然,還得狼破天手把手的帶上他一段時間,熟悉工作嘛。不過,組裡決定,為了儘管讓王仁磅同志成熟起來。

初二下午王仁磅同志就要去a組特殊的訓練基地參加正規的訓練了。這是每位a組隊員的必修課。

初二晚上,藍存鈞到了紅葉堡,主要是跟葉凡聊一下天雲省的中央企業情況。但是,對於葉老大為什麼要這些材料藍存鈞是一頭霧水。

廣義的中央企業包括三類:

一是由政務院國資委管理的企業,從經濟作用上分為提供公共產品的,如軍工、電信;提供自然壟斷產品的,如石油;提供競爭性產品的,如一般工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