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三十一章小妹的終身大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三十一章小妹的終身大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是農夫是什麼,天天到農田裡跟水稻苦瓜青菜蘿蔔啥的玩意兒打交道,養豬比養豬專業戶還專業,種菜比種菜大戶還厲害,那皮膚也忒黑了吧,差點成非洲難民了。所以嘛,我看他比農夫還農夫。農夫中的農夫……」葉強幸哉樂禍得很,差點要唱得我『得意的笑』了。

「是不是農業局的技術員?」葉凡一愕之後有些明白了,笑道。

「還是二哥講得好,人家就是技術員。現在都是農技師了,還是農業大學畢業的高材生。」葉紫衣得瑟的講道。

「到底咋回事兒,妹子那你講清楚點。沒準兒我還能幫襯著他一點,整天呆農村跟豬羊打交道也不大好,到時搞得一身糞臭氣的,總得找個機會是不是?」葉凡問道。

「哈哈哈,那傢伙是個獃子。好好的辦公室不呆硬要去紮根農村教那些農民種田種菜養豬養鴨。這都什麼事,整天搞得一身的雞屎鴨糞的。」葉強譏諷著笑了起來,「本來這事我也上心了,不忍看著他那樣子。

所以,也勸過他了。沒曉得那小子一根筋。說是在農村有什麼不好,天天吃綠色菜,綠色肉,用的是無污染的沼氣,呼吸新鮮空氣,睡純木床……

比城裡舒服得多了。去年我費盡周輒給他弄進了局裡還提了個副科,想不到這傢伙一轉眼又到農村去了。

說是辦公室呆著煩人,一年有二百天都紮根農村,還帶了幾個技術員下去。

他倒是熱乎著了,可是跟著他去的幾個小夥子可是不樂意了。背後全叫他『農鱉』。」

「農鱉,有意思。」葉凡差點笑出聲來,怕遭妹妹白眼,不敢笑。

當然,葉老大是從農民堆里出身的,也不會取笑當農民有什麼不好。而且。葉家現在有錢,也不再乎什麼職業了。

當然,打心眼裡葉老大還是希望妹夫能走官場這條路。不過,現在聽葉強一講,這傢伙顯然是個『書獃子』之流,他算是『農獃子』了。

這種人估計是不適合走官場的路。搞不好推上去沒多久就給人涮了,反倒是害了他。

「那娃蠻實成的一個人,不錯的。葉強,你這個當哥的別在背後亂埋汰人家。」想不到父親葉辰西給那傢伙的評價蠻高的,倒也適合父親這老實人的品味兒。

「其實這樣子也沒有什麼不好,不過,真結婚後也不能整天往農村跑。

當領導了就要有個當領導的樣子。偶爾帶人下下鄉還是不錯的。

而且,坐在辦公室里指導手下開展工作也完全能行是不是?都是幹革命工作。指揮者比實幹者更要有挑戰性,而且,作用更大。」葉凡講道,「不過,就怕這傢伙天天往農村跑也會跑出事來,農村妹子可是很多,你這『大』領導來了,那是蹭蹭的往你身上蹭的。到時搞出什麼桃色新聞來妹子可就吃虧了。」

「你還講風涼話,一點忙不幫還好意思。還大官。我看你這大官也是白做了。」想不到葉老大還是遭了妹妹葉紫衣的『衛生球』伺候。

「啥意思,我說妹子,哥可是沒惹著你吧。你什麼時候要求提出來哥沒答應過,就是要天上的月亮哥也得給你去把它摘下來是不是?」葉老大有些丈二和尚,著實有些給弄糊塗了。

「好聽話誰不會講,前段時間我盡打你電話也沒答覆。」葉紫衣哼聲道。

「不好意思,你是曉得哥還兼著公安部一個小職位的。當時執行秘密任務去了。就是協助紀委的同志看守貪官。手機所有要上交,不準跟外界有任何聯繫。這是紀律,你也不希望哥犯錯吧?」葉凡那是面不改色就扯起謊來。

「紫衣。有什麼話快給凡仔講。那是人家的紀律可別亂挨著了。聽說一挨著就要落個處分的。不能怪你二哥了,現在二哥回來了。你還不出口。」林秀芝可是很看重這個。

「饒過你吧,紹東不是不想呆辦公室,他是給人擠到農村去的。

他們局那個劉飛太可氣了,那雙眼就是色迷迷的。而且,他還是紹東的領導。

去年安排人下去駐點,本來紹東是副科長是不用下去駐點的。可是還是給人擠下去了。

當時領導還講得好聽,說什麼革命工作不分貴賤,到農村去駐點最光榮。

這叫支農,黨的政策都向農民傾斜了,咱們這是響應黨的號召。

等支得幾年回來就出成績了。到時要提拔要什麼也容易得多。」葉紫衣憤憤然。

「支得幾年,估計回來連原來的位置都沒了吧?」葉強冷哼了一聲。

「可不是嘛,紹東這個人就死腦筋,走後門的事全乾不來。前段時間我把二哥拿回來的五星茅台弄了二瓶給他。

叫他去送人。結果怎麼樣,居然給他拿去孝敬了他父親。還說他技術過硬,是局裡的頂樑柱子。

是金子總有一天會閃光的,而領導對他又不錯什麼的。其實我都知道,他們領導那鼻孔就是朝天翹著的。

看到沒『靠山』的人那是擺足了領導架子,好像他是皇帝一般。

無非就是個正處級小領導罷了。見到有靠的那雙眼會閃光一般,我看根本就是個馬屁精。」葉紫衣數落開了。

「葉強在,一個正處級有什麼拿不下的。你這盤帝集團的老總不會白當了吧?」葉凡講著看了大哥葉強一眼。

「一個正處級當然算不了什麼,不過,你也講了,叫我們要低調。

所以,一直以來你大哥我可是在記著的。除了跟一些款爺兒們混在一起,很少跟政府官場的人接交上。

而且,咱們這個集團公司是以生產那種東西為主,一生產出來全由國家包了。

倒也不用愁沒地兒去的。至於海運一塊上,也是馬馬虎虎的。跟盧家合在一起,有他們出手倒也不用發愁。

這些當然不是主要原因,主要還是你講的那些,槍打出頭鳥兒。

咱們家出了一個你就夠了,大家總得考慮對你的影響是不是?如果我有什麼大的動作就怕有人會把你硬摻和進來。

到時靠你的關係發財啦,賺錢啦,什麼話都有。這耳朵可是有得聽了,而且,對你的仕途也發展不力是不是?

而且,這事妹妹也沒跟我講。我還以為陳紹東還真喜歡下鄉入村的。」葉強倒出大實話來。

「這話也實在,沒關係。這點小事以後能幫的大哥你還是要出手的。

如果涉及到廳級及以上的幹部,那你們就支會我一聲就是了。至於廳級以下的。

大哥能擺平就擺平了就是。」葉凡哼聲道,這年月心氣兒高了,自然沒把這農業局一個正處長看眼中了。

「不對呀,陳紹東是不是在省農業廳工作?」葉凡轉爾一起有些問題,追著問道為。

「不是,是水州市農業局。他們那個局長叫蔡江,聽說是副廳級幹部。而常務副局長叫歸上海,據說是正處級幹部,而紹東的直接領導,就是那個劉飛科長就是歸上海的親親小舅子。」葉紫衣講道。

「水州並不是副省級城市,農業局局長怎麼可能是副廳級別。難道是以前省里的副廳給唰下來享受副廳待遇的同志。至於常務副局長高配為正處倒是相當的多,這個不稀奇。」葉凡有些不明白。

「以前給陳紹東搞關係的時候我打聽過了,蔡江還兼著省農業廳副廳長一職。

是個半老頭子,估計五十歲左右吧。這傢伙聽說很少呆農業局,有什麼事都是交待給常務副局長歸上海。

所以,這局子快變成歸上海在操辦了。而陳紹東不過一個副科長,再說這傢伙整天往農村駐村去了。

一棍子都打不出一個悶屁來的人,估計人家蔡江一點印象都沒有。」葉強說道。

「他為什麼一直跟紹東作對,這裡頭肯定有原因吧。」葉凡點點頭問道。

「我也不清楚。」葉紫衣搖了搖頭。

「難道一點跡象都沒有,或者說是陳紹東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他不成?」葉凡問道。

「我問過紹東了,他說沒有。不過,劉飛那人很色。聽說局裡有好幾個剛分配進來的大學生都給他搞大了肚子。

而且,紹東駐村的時候,這傢伙居然查到了我的電話,經常騷擾我。

約我出去喝酒逛街,就他那種德性,本姑娘才不會上當呢。後來我連電話都給換了。

不過,這傢伙本事大。不幾天居然又能查到。簡直煩死人了。」葉紫衣氣呼呼講道。

唉……老套的故事,爭風吃醋罷了……葉老大在心裡好笑了一聲。

「咋不早說,老子找些人來打殘了他。還敢動我妹子的歪主意,老子『宮』了他。」葉強爆粗話了。

「你就懂得『宮』,你能宮幾個。現在是法制社會,有什麼事走正規渠道,別給我亂來。到時人家把你招出來那可得下大牢的,別以你當了幾年款爺就牛逼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聽到沒有?」葉辰西一臉嚴肅訓起兒子來了。

「知道了爸,你兒子你還不曉得這個,吹吹牛還是會的。真要幹什麼我會拿起法律武器的。不過,那傢伙也太囂張了。凡仔,想辦法搞他一下才是。總不能讓咱家妹夫就這樣被人欺負了是不是?」葉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