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三十六章老子被他耍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三十六章老子被他耍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實力最強大的一系居然不是市委書記喬報國,而是市委副書記、市長吳明天此人。

此人跟喬報國差不多時間到的德平,不過,此人的厲害之外在於他本身就是南福省省委辦公廳下來的。

是從省副秘書長位置到德平任市長的,此人依託著在省委辦的這些年月時積累下來的厚重人脈,在德平的風頭上甚至蓋過了一號人物喬報國。

喬家大院雖說實力雄厚,但也局限於在京城以及高層一塊上。在南福這邊倒也找不到幾位同志能罩著喬報國。

再加上喬報國是從粵東調過來的,其實就是一空降飛機。德平他沒一個夥伴,而在南福省上層的省委省政府他也不認識什麼人。

自然,一年多的時間較量下來。喬報國差點兒被本地老虎吳明天市長給架空了。

可惜那個時代不興穿越,不然喬報國還可以玩轉個『穿越』到另外一個平行空間去稱霸去了。

而德平市的另外一個人物就是接了孫國棟班的柳向東,此人也不是南福本省人。也沒在南福省工作過,而是從京城某部委空降下來的『重磅炸彈』。

剛來時他的境況跟喬報國差不多,不過,此人八面玲瓏。而且,能力不很強。在不長的時間裡居然能搶佔三角中的一席之地。

當然,他的實力在三角中是最弱的了。

但是,正因為如此他這角色很重要。喬報國跟吳市長都想拉他入伙。不過。此人就是不動如山。

搞得上頭的兩位鬱悶著,而此人有的時候倒向誰哪邊就能決定常委會的走勢。因此,此人倒成了德平市權角逐的中心點。

晚上,德平大酒樓里一個包廂。

千洛公司的溫寶玲董事長宴請老熟人葉凡同志。

自然,溫寶玲的叔叔溫信年也在宴請之列。葉凡今晚上要說動的幾大對象之一。

五點,葉凡進到包廂,客人們陸續著都到了。

都是老熟人了,雖說幾年過去了,但都不感生份,大家親熱的攀談了起來。

「葉助理。明天跟我回麻川走一遭,保准萬人空巷。」現任市委常委、副市長、麻川市委書記方鴻國一臉笑眯眯的說道。

「中啊,都走了六七年了。麻川縣由縣改市就證明了方書記的實力嘛。聽說現在那蟠桃園搞得很火紅,每年為麻川財政塞了不少錢吧。這個,我還真是動心啊,真想把蟠桃園給搞我那邊去了。」葉凡笑道。

「我還得感謝葉助理,這還真是前人栽樹後來者乘涼了。現在我們縣有一成的財政收入是從蟠桃園收來的。

那個園子可是葉助理你一手抓起來的。每次有領導過來,第一個點名要去的地方就是蟠桃園。

甭管是不是桃了成熟季節,都要去逛一圈下來。運氣好桃子成熟季節。那個時節來咱們麻川的領導特別的多。

上至少里,下至市裡。中央部委也來過幾個領導。」方鴻國講起這些臉上特別的光彩。「不過,葉助理可不能挖俺的牆角是不是?這晉嶺是你工作的地方,這麻川可是也是你工作過的地方嘛!不能厚此薄彼了不是。」

「老方,看到這些我都眼紅得不行了。咱們換個位獃獃怎麼樣?」溫信年一臉笑眯眯的講道。

「嘿嘿,太陽能打西邊出來時我肯換。」方鴻國乾笑了兩聲,桌邊人全都笑了起來。

方圓笑道:「傻子也不會換的,至少,桃子能多吃上幾筐的。」

哈哈哈……

「老了,這桃子太酸的話還真不敢下嘴了。」退休的孫國棟笑道。

「咋能說老呢。孫書記才六十幾吧。」方圓笑道。

「跟你們這些小年青比什麼?」孫國棟笑道。

「我都快四十了老孫同志。」方圓一臉正經的笑著。

「四十,正當年,方圓同志,你還嫩著呢。」孫國棟笑道,他肯來主要是為了兒子。

葉凡的官途是一遍光明,能靠上這株大樹沒準兒什麼時候就能用上的。

孫國棟的眼光老辣,看人一看一個準。不然。晚上他是不會來的。

大家晚上就是開懷暢飲,就是敘舊。葉老大當然了不會直接談這事兒。

吃得快結束時,溫寶玲從外邊進來,說是看見喬書記就在隔壁吃飯。

葉老大一聽。自然得過去打上一通莊了。打完后喬報國也過來還上一通莊。

一來二去,喬報國被葉凡按下來坐著喝上幾杯了。

雖說是在演雙簧,演技也十分的到位,很自然。不過,相信也瞞不過在桌的老油子們。

不過,葉凡也不怕大家曉得。就是為了擺給大家看的。兩人偶爾還會大舅哥妹夫的漏嘴著叫一聲,自然是裝得醉了不小心給講出來的。

這個,大家一聽,自然心知肚明了。

第二天,葉老大往在方鴻國和方圓兩位同志陪同下往麻川縣一行。

還真是萬人空巷,聽說麻川的『路神』葉凡回來了。短短的十幾分鐘,新擴建的街道上站滿了麻川縣的群眾,估計還不止萬人了。

這個葉縣長,那個葉領導的叫著,葉凡聽得心裡熱乎乎的。這就叫什麼,這就叫民心,這就叫『成就』。

吃著蟠桃園的反季節保鮮桃子,葉老大頗為感嘆埃還特別去當初跟鳳傾一起呆過的那顆桃樹下走了一遭,幸好這樹居然還在。到現在也是大樹老樹了。

陪同葉凡一起的女子就是那次葉老大跟鳳傾在樹下啃嘴兒時在樹下叫著攪了葉老大好事兒的那位漂亮秘書。葉老大對她可不陌生。

葉老大一看若有所思,估計當初跟鳳傾在樹上啃嘴兒時早被梅盼兒發現了。所以。直到現在這顆桃樹還保存著。梅盼兒還真是『上心』了。

「梅總經常到園子吧?」葉凡笑問道。

「以前偶爾來一下,不過,最近一年多都沒來了。梅總事太忙,沒空來。再說了,這裡有我在,梅總也放心。」女經理講道。

「是啊,生意做大了,自然就沒時間了。就像我,有時真想回來瞧瞧,可就是抽不出時間來。」葉凡笑道。

「這地方不錯。正適合過二人世界噢1想不到那位女經理居然大有深意的笑道。

「那是,桃樹下更浪漫嘛1方圓插嘴笑道。

「咱們到那邊瞧瞧去。」葉老大心裡有鬼,趕緊打岔轉身就走。不能再論這事了,要是漏出梅盼兒來那還了得。

在德平呆了一天,晚上葉老大趕回京城。

已經是初八了,晉嶺省政府開工的第一天。葉凡請了假陪喬圓圓。

正月十三的那天上午,葉凡卻是到了中辦副主任張衛清的辦公室。

在過道里居然碰上了狼破天,這貨滿面紅光。老遠就大叫道:「老大,慢點。別走這麼快嘛。到咱辦公室走走喝杯茶。」

「噢,你怎麼在這裡?」葉凡有些愕然問道。

「我怎麼不能在這裡。這裡可是我狼破天曾經工作過不少年頭的地方。對於這裡,我估計比你還要熟悉。這每條過道哪裡有衛生間,哪裡有探頭我閉上眼都清楚。」狼破天嘿嘿笑道。

「你在大紅人不熟悉誰還敢講熟悉。」葉凡打趣著跟著狼破天進了辦公室。

「唉,還紅人,麻煩礙…」狼破天居然苦瓜上臉了。

「幹嘛這樣子,有啥麻煩的講出來,咱們嘮嗑一下。」葉凡問道,覺得有些奇怪,狼破天好像遇上什麼麻煩事了。

「倒不是我個人的事。主要是你那個兄弟,沒錯,就是王仁磅那傢伙。」狼破天說道,「那傢伙,忒不安份。」

「他怎麼啦?不會吧?」葉凡問道。

「笨死人了,我手把手教他十幾天了,居然還不能讓我放心的脫身出來。搞得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還要在這裡呆上一段時間。我還真有些發悶了。想出去走走,可是又給那個笨蛋傢伙給拌住脫不了身。」狼破天說道。

「他笨嗎?」葉凡心裡頓時訝然。

「當然笨了,這麼多天下來叫他熟悉周遭環境居然都不沒搞清楚。還十段位,十段個屁。我看他就是一三歲小兒不如的白痴貨色。十幾天了。就是一頭豬也該記下關鍵之處了是不是?」狼破天哼聲道。

「老狼,你想想,平時他有那麼笨過嗎?對於功底子越高的武者來講,這眼神可是好使得很。連帶著智商也絕對能得到最大潛力的開發。他不會越活越回去了。」葉凡突然詭異的一笑。

「你的意思是……」狼破天若有所悟,看著葉老大。

「你說呢?」葉凡似笑非笑泯著極品龍井。

「他娘的,老子被他耍了。肯定是被耍了,我說呢,這小子跟我十幾天了怎麼會變得這麼笨。以前可沒見這傢伙如此笨蛋過。玩我啊小磅啊小磅同志。」狼破天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嚓一聲,茶几裂開散架了。

這傢伙想都沒想,沖外邊喊道,「小陳,換一張茶几,搞張結實點的。」

不久,外邊應聲進來一年青人,應該是狼破天的勤務兵。小夥子麻溜的收拾著,不過,臉上也是苦笑著道:「首長,你就輕點不行嗎?這都第幾張了。可在十幾天的,每次到總務那邊去報銷我都得把耳朵塞起來,不然,估計能把我給嘮叨死了。」

「老子煩著,別打岔,快去換一張來。那老傢伙不肯的話我拍了他桌了去。」狼破天霸氣十足的罵道。小陳不敢嗦了,趕緊拿了散架的桌子溜了。

「看來,仁磅同志還值幾張破桌子。」葉凡乾笑道。

「這小子,不想接我的班居然玩出這麼一出噱頭來。看我今年怎麼樣整治他。敢在我老狼面前耍花招子,看著吧。」狼破天幾乎在吼,葉老大打了個冷顫,趕緊站起來想溜人。

這個,如果給王仁磅曉得自己在背後戳破了他的詭計,估計這傢伙會找上門來罵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