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三十七章老狼也要走馬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三十七章老狼也要走馬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跑啥老大,我還有件事沒跟你說呢?」狼破天一看,吼道。

「有啥事好好說聊,你這破嗓門這麼大讓人耳朵怪難過的。」葉凡聳了聳肩膀,只好又坐了下來。

「我是先報憂再報喜的。」狼破天居然展開了笑顏,一臉笑眯眯的翹著二郎腿兒晃來晃去的。

「喜事兒,我猜猜。」葉凡想了想,突然睜眼,說道,「你的事有著落了,是去啥地兒高就?老狼啊老狼,有你的。不錯不錯1

「哈哈哈,知我者葉老大也。怪不得咱倆像『亂』。」狼破天突然站起來,在葉老大肩膀上重來了一下。那眼神葉老看了差點把昨天晚上的貨全給吐了出來。2837

「知就知嘛,這麼重,老子幸好有點身手,不然早給你拍散架了。」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臉一板,「規矩點1

「是!首長1狼破天居然一個立正,還真像是那瑪子事,爾後,說道,「葉老大,從此後我可就要脫離組織到外邊廣闊的天地自由自在了。從此後,我老狼可再不是你葉老大的手下了。烏雲散盡,哈哈哈,天高任鳥兒飛啦。」

葉老大自然明白,這傢伙脫開a組,那當然就不是自己這個a組六號人物的手下了。

「嘿嘿,恭喜。不過,上面給你啥地兒蹲著去。」葉凡乾笑兩聲,問道。

「到天雲省軍區任司令員,同時。居然還叫我兼著天府軍區總教官一職。

唉,我跟首長講過了,能不能把天雲省軍區這司令帽子給拿掉,乾脆就讓我干這總教官一職就是了。

到時天府軍區幾十萬軍隊都是我的兒郎,我狼破天舉起鞭子想虐誰就打誰,好不威風。

這跟以前那裡相比,人馬可是多了幾百倍了。而且,咱這總教官,拉風著埃」狼破天一席話出來,葉老大差點瞠目結舌了。這省軍區司令這帽子居然不想要,去當這牢啥子的總教官。

這貨趕緊說道:「不能這樣,這軍區總教官雖說威風,但也只是個雞肋位置。

並沒有什麼實權,要人事權沒人事權,而你訓練的兵蛋子軍官們全是人家的手下。

在特訓時你能使喚得動他們,出了你這訓練營人家可就未必聽你的了。

還是兼著省軍區司令一職要好。一般的省軍區司令或政委都會兼著省委常委一職。

天雲是大省,這省委常委可是相當拉風的。想想,天雲可是接近一個億的人口。

到時你狼常委到那邊一晃悠。那些『政府』官員,下邊軍隊幹部們還不都屁顛著圍上來了。」

「好像……也有些道理。」狼破天『摸』了一下下巴。

「那上面什麼意思。沒給你要求一下就拿掉了吧?熬夜不少字」葉凡有些忐忑了起來。

到時,可就憑白的失去一個常委支持自己了。總教官有屁用,那是幫不了自己什麼滴。

雖說省軍區司令是不干涉地方事務的,但畢竟還是掛著個常委頭銜。放句屁還是管用得多。

「沒有,說是軍人要服從領導安排,不準發牢『騷』提要求。這事,就這麼敲定了下來。」狼破天有點鬱悶,講道。2837

「那就好1葉凡一拍大腿,自然心裡樂著了。

「好啥?」狼破天哼了一聲。眼神怪怪的看著葉老大,說,「怪了,我怎麼直覺好像是鑽入了某人設的套中了。」

「老狼你講這話可就不地道了,兄弟我也是為你好是不是?」葉凡笑道,「你看,以前你那職務雖說風光。但也不能拿出來顯擺是不是?

現在卻是可以堂而皇之風光出巡了。你這軍銜也可以亮同來了。

對了,你這次立了大功,在退出組裡時有沒給你提一級到中將?」

「提『毛』病啊,我壓根兒也不敢提這茬。不然的話又得給他們拿去埋汰了。

這中將。沒有四十歲以上就甭想了。我老狼還差幾年。」狼破天沒好氣的哼聲道,「不過,倒是你葉老大這次可真是離了大功。聽說專家們已經把昌背山秘密破譯一半了。對於這個,你葉老大可是可以居功自偉的。

去提提,提個中將怎麼樣?」

「算啦,拿來也沒屁用,見不得光。再說了,也不可能,我三十還不到。軍界委員會那些委員還不一人一口水把我給淹死了。」葉凡說道。

「也是,就你這少將都太出格了。風言風語頗有的。不過,後來就沒了。估計是見你也沒啥地兒可顯擺,拿去也是一擺設了。」狼破天點了點頭。臉上居然閃過一線幸哉樂禍。

你丫滴就得瑟吧,以後有得你哭滴,葉老大在心裡狠狠來了一句。

不久,見王仁磅進來。葉老大當然是不管不顧全力開溜了。因為,不溜的話肯定這耳朵得塞滿了。

因為,仁磅同志的氣『色』不大好。居然像一怨『婦』,葉老大心裡直想笑。

不過,那也太打擊仁磅同志了。

進了張衛清辦公室,張衛清的辦公室擺設也相當的簡單。外間會客室。椅子跟茶几都是仿古的玩意兒。

「張哥,這年過得大了。氣『色』不錯。」葉凡笑道。

「彼此彼此。」張衛清一臉笑著招呼葉凡坐下喝茶。

「老弟你過年好像都四處奔波,怎麼哪么忙?」張衛清問道。

「有啥辦法,家裡妹子也大了,叫我參謀一下她的男朋友。後來又回德平去走了一趟,這年這就么混完了。真是可惜埃」葉凡說道。

「是不是談訂婚的事?」張衛清彼為關心。

「還沒有,初次見了下面。不過,四五月可能會訂婚。」葉凡講道。

「那敢情好,到時跟你一起回去討杯酒喝。」張衛清笑道。2837

「那敢情好了,有張哥到,估計南福省委都得驚動了。」葉凡打趣道。

「咱們,悄悄的幹活,低調嘛。」張衛清作了個手勢,難得開玩笑一次,兩人都笑了起來。

「對了,聽說你現在晉嶺就掛著一個省長助理一職。今年有什麼打算?」張衛清問道。

「不瞞張哥,估計得換地兒了。」葉凡笑道,晃了晃腿兒,到張衛清辦公室還是較順便的,跟鐵占雄有得一比。

不過,葉老大有些遺撼。雖說跟張衛清關係不錯,但是,張衛清現在是喬系圈內人,倒也不敢下手去挖岳父的牆角。

不然,張衛清加入葉系的話那自家圈子就得能得到更大的完美。

葉凡的打算是圈內人要往海陸空發展,什麼部門都要涉及一些。以後辦起事來也方便。

當然,葉老大並不是說有什麼野心,至少,朋友多了路子就多了,開展起工作來也順當得多。

「換地兒,那得恭喜你老弟了。」張衛清明顯的一愣,轉爾馬上說道。

「這事還沒定下來,很可能會是平調。只是換了個地兒罷了。」葉凡當然先得藏著一點,別到時整不上去這臉沒地兒擱去。

「我想也是,你資歷不夠。能力的話提個副省部完全行。咱們這個體制就是這樣了。

不過,不管什麼地方來講,你都太年輕了一些。就是去不同政體的美眾國也沒有這麼年輕的副省部級幹部是不是?」張衛清笑道,倒也釋然了。

「也是。」葉凡笑了笑也不說破,轉爾講道,「張哥,想打聽個事兒。金陵市一二把手你都熟悉不?」

「金陵市,難道你要去那地兒?」張衛清誤解了。

「不是,我一個老同學,也是鐵竿兄弟。原來也在同嶺那邊,叫王龍東……」葉凡把事兒講了一遍下來。

「要講熟悉倒真不熟悉,只是見過幾次面。金陵市委書記繆基洪剛到金陵不久,估計咱們想從晉嶺那邊塞人過去他不會『插』手相助的。

畢竟,剛去一個地方就塞人,會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的。會讓原來的幹部們認為你這是在安『插』自己的人。

剛去動作就這麼大,給人一種太霸道的感覺。而且,龍東同志如果真去了,那腦門子上可就貼著一個『繆』字兒了。

想洗都洗不掉,不利於他的發展。而市長周成東同志是金陵土生土長的幹部,經他手上提拔起來的幹部沒有一個營估計也有一個連吧。

如果龍東一去,估計首先就成為他打擊的對象。周成東不會太明顯的去跟繆基洪怎麼樣。

但下手對付像龍東同志這樣的鐵竿手下他還是能下得了手的。自然,一個是敲山震虎,二來也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

當然,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吹倒東風,那就得看雙方的實力來定了。

只是,我覺得到時會讓龍東同志搞得兩面不是人。就是繆基洪看咱們面子把王龍東要過去,但是也未必會信任他。

而外人又認為龍東同志是繆安排的,壓力太大了。不利於龍東同志的發展。」張衛清講的是大實話。估計也只有跟葉凡這種朋友才會吐『露』心聲的。

「我還沒想到這麼多,經張哥一分析,看來,這金陵龍東同志還真不利於去了。

再說了,金陵可是副省級城市,高級幹部可不少。龍東一個外地人去是不合適。

再加上我們在那地兒都沒什麼人馬在,也不好照顧著。」葉凡點了點頭。

感謝『樂樂02524』的『流浪者&』兩位同志打賞,狗哥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