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三十八章現成的太子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三十八章現成的太子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金陵不好去,不過,我想,龍東同志再呆晉嶺估計心有所不甘。聽說他一心追隨著你是不是?

要不到京城部里去鍛煉鍛煉,一個幹部,要上得部里下得鄉鎮,酸甜苦辣都去嘗嘗,有利於自身的成熟。

便於今後走向更高層次的領導崗位。你既然如此的看重他,肯定有打算把他培養成自己的左膀右臂。

那就得花大力氣培養他了。而他自身能力還行,不過,就缺了一個『背景』。

所以,全得靠你栽培。相信他對你也不錯。」張衛清講道。

「嗯,為了我他可以掉帽子。在晉嶺就證實過了,他追隨我的心思很強。雖說我們是老同學,但他從來不越位。從來就是把自己擱在下屬的位置上的。我很滿意他這個人。對朋友真心,對領導尊重。」葉凡說道。

「最近倒有一個不錯的空缺,政務院辦公廳行政司的副司長老譚同志退休了。」張衛清講道。

「政務院辦公廳行政司是幹什麼的?」葉凡倒真不明白,問道。

「主要是負責政務院領導同志的服務事務和機關的後勤管理工作。雖說是干服務的,但是,跟領導接觸的機會可是不少。這個位置相當的關鍵,比哪些其它部門都要強得多是不是?要是哪天給哪位領導瞧中眼了,他的機會就到了。」張衛清講道。

「這個位置估計相當的關鍵,好去處。」葉凡說道。如果能讓王龍東去的話,那上頭一些大的方向什麼滴也能隨時給自己說說。當然不會是涉及一些機密的東西了。

「嗯,很關鍵。在領導身邊的人,看似只是服務於他們。其實,對這種人領導很關注著。

不過,就是難度相當的高。像這種同志一般都是先從政務院各科室干起,一步步提上去的。

因為在同單位里一層層幹上去的,所以領導也會對這些同志有個基本的認識。

使用起來一個順手。二個也放心。放心才是最關鍵的,因為,這項工作面對的可是黨的高級幹部,涉及到的領導都是正部級及以上級別的高層次幹部。

不要小看一個副司長,政審特別的嚴格。而且,要懂得領會領導心思。

不然,哪位領導願意整天在自己身邊晃悠的人使用起來不順當著。

而龍東同志沒有這方面經驗,在某些方面他是能手。但在這方面他卻是只『菜鳥』。

更主要的關鍵就是要頂上這位置的同志可是不在少數。因為,這個位置幹得幾年了,讓領導心裡舒坦了,看順眼了。

一旦下放到地方副司長一下去就是提到正廳位置。而且,一下去估計就能擔任某市市委書記這種重要的職位。

所以,才有那麼多人盯著。」張衛清講道。

「那當然。不過,雖說龍東同志沒幹過這類工作。但並不等於他干不好,而且,在待人接物方面龍東同志處爛體。我想,到時張哥再面授一些機宜,以低調工作為主,他應該能勝任這項工作。」葉凡講道。

「對了,你跟田林好像還折騰過?」張衛清問道。

「還不是江都省的事,而且。主要不是田林。張哥也知道,田林跟張向東委員關係不錯,而張的兒子跟我很不對付。所以,一扯就扯出一大堆糾葛出來了。張委員倒沒會,就他那個兒子討厭得很。」葉凡講道。

「張委員你現在倒是可以放心了。」張衛清講道。

「放心,怎麼放心?他好像就是主持政務辦公廳工作的主任吧。也就是國務委員外加政務院秘書長。如果他曉得龍東是我的朋友的話就有得樂子找了。」葉凡有些鬱悶,想不到轉來轉去的居然轉到張向東這老傢伙眼皮子底下了。

「呵呵呵,無妨。」想不到張衛清突然笑了。

「怎麼?」葉凡盯著張衛清可是相當的不明白。

「他前段時間病得厲害,再加上歲數也差不多了。所以。現在到國家政協那邊『休息』去了。」張衛清笑道。

「走得還正是時候埃及時雨哪……」葉老大自然開懷笑了,「不過。現在是什麼人上去,這大半年我都不在,對這方面還真不清楚。」

「現在是候志光同志。」張衛清說道,「不過,田林同志可是還在。」

「不管他,如果他真要翻舊賬的話那我葉凡也不是吃素菜長大的。」葉老大哼了一聲。

「也是,防要防,但是,也沒必要怕得連去都不敢去了。這辦公廳領導多著。

除了政務院務秘書長之外還有10名副秘書長,這些都是正部副部級別的高級幹部。

而司局級領導還有四十幾位。龍東同志能進去的話充其量先搞個副司長,這職位低些也許不會讓田林同志盯上。」張衛清淡淡笑了,看了葉凡一眼,說,「不過,龍東同志因為是副司局級,所以,他的任命並不屬於辦公廳人事司的範疇了。

這事,還得中組部通過才行。而且,辦公廳這邊的意見也相當的關鍵。

所以,要多頭並進才能弄下來。中組部那邊估計你沒多大問題,關鍵就是辦公廳那邊的負責領導了。」

「張哥在中辦幹了也不少年頭了,政務院辦公廳那邊應該有不少熟人吧?」葉凡乾笑了一聲。

「那邊熟人有,不過,因為這個位置的特殊性,所以,候志光這個秘書長的意見最重要了。

對於他,我可就沒辦法了。直到現在,我只見過他二次。連句話都沒來得及擱幾句。

至於老弟你自已,肯定更不可能認識他了。倒是個麻煩事。」張衛清皺起了眉頭。

「找田主任估計也不妥當,這只是件小事,大炮打蚊子了。不過,候秘書長以前是幹什麼的?」葉凡問道。

「他以前一直跟著康總理的,去過的地方也不少。擔任過省政府辦主任,省委秘書長、副省長也干過,副部長也干過。不過,對於他,我是不怎麼熟悉。」張衛清搖了搖頭講道。

葉凡明白,政務院辦公室秘書長人選肯定得康總理中意才行的。

那人肯定是康總理的鐵竿,就像是中辦田江同志是唐的鐵竿一樣的,政務院是康在主持。

當然,不是講拉幫結派這種意思。只是用自己人使用起來當手罷了。

就像是下邊的地市,市委秘書長一般都是一把手的核心手下。不然,用起來就不怎麼順當,一把手千方百計也會換個人的。

要打通候秘書長的關節,就要搞清楚他的關係網才行。抓住關鍵之處下手才能成功。

至於自家岳父那邊,葉凡不敢再去麻煩他老人家了。因為,自己那『擦邊球』的事還沒著落下來,又去提要求,那還不找罵。

不過,像候秘書長這種層次的幹部根本就不是葉凡所以接觸到的。

葉凡連唐都見過幾次,就是康總理倒沒單獨見過。估計康總理連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

這傢伙搜腸刮肚了起來。

「唉……」

「呵呵,慢慢來。先讓龍東同志在晉嶺繼續呆著。咱們慢慢想辦法。這事急也急不來。」張衛清安慰道。

「就怕到時黃花菜都給涼了。」葉凡有點喪氣。

「也是。」張衛東又皺起了眉頭。

跟張衛清在外邊吃了頓便飯,葉老大有些喪氣的在紅葉堡的草坪旁停下了車子。

「葉哥,怎麼今天這氣色這麼差。」唐城這小子一臉笑眯眯的,老早恭身給葉老大打開了車門,倒是一個盡職的開門童子。

葉凡頓時一愣,坐在駕駛室忘了下車。

丫的,這現成的太子黨就在眼前晃蕩居然沒想到。唐城可是唐浩東的侄兒,唐浩東乾哥哥唐澤喜的兒子。

聽說唐對自家這個乾哥哥很尊敬,因為,唐澤喜還救過唐。唐城雖說低調,但再低調也不能改變他的身份滴。

沒準兒這小子還有辦法……

唐城給他看得有些發毛,那笑容僵硬著,不過,也不敢板起臉孔。

「唐城,你說你一個京城太子爺整天給我看門,是不是很委屈啊?」葉凡一臉玩味兒似的問道。

「報道葉哥,不委屈。唐城很榮幸有這樣的好機會給葉哥看門。」想不到唐城一個立正,來了個軍禮。

「最近我建議龔頭兒撤了一半多的人馬走,現在就剩下三班人馬共計六個人。

加上李松他們也不過十來個,這一天24小時都要看著,也累著你們了。」葉凡突然客氣了起來。

弄得唐城還以為人家葉老大對自己哪裡不滿意要踢自己出門了,這貨馬上說道,「不累,真的葉哥,唐城能為葉哥看門,很榮幸的。我這話如果有半點『水份』,天打五雷轟頂。」

唐城居然發了毒誓,看來還真看重這『門衛』的工作。

「嗯,那就好。最近跟費棟老太爺增進感情沒有?」葉凡坐車裡下來了,笑道。

「我哪敢去親近那位老太爺,那豈不是找不自在。老太爺最喜歡那個林子,經常坐著林子里發獃。而且,老太爺好像也不怎麼喜歡講話,他好像願意自個兒坐著發獃。」唐城小心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