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三十九章開河同志的暗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三十九章開河同志的暗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別在我面前打馬虎眼了,這紅葉堡的主人可是我。你丫的有什麼小心思我還不清楚。最近聽說你對老太爺可是很上心,這端盆洗腳水的活計聽說你都跟蝶舞妹子搶著幹了。說吧,有什麼企圖?」葉老大臉一板,哼聲道。

「天地良心,首長,我對蝶舞姑娘可不敢有半點想法的。她可是您老人家的『貨』。我唐城還不夠資格。再說,您老人家還不抽死我。」唐城這丫滴居然誤會了。

葉老大一聽,頓時計上心來,那臉一板,哼道:「這說明你不是沒想法,只是覺得自己不夠資格是不是?估計,你打心眼裡也認為還是有這種資格的,咱們老唐家是什麼人來著是不是?」

「真沒有,我冤死了。葉大,你要相信我。我真捨不得離開紅葉堡,要說一點想法沒有那我是騙葉大。

我無非就是想親近費老太爺。傳說他是半先天強者,這個,我崇拜得很。

當然,我也想求得他指教一二。到時也是受用無窮是不是?至於蝶舞姑娘。她是我嫂子,我能有啥想法?有想法那是天雷劈的。」唐城見葉老大臉板得嚴肅,還真有些發怵,怕引起誤會,把家底想法都給搗鼓了出來。

「嫂子,你小子這是啥話。」葉老大哼道。

「說錯了,喬姑娘才是嫂了。她是小嫂子。」唐城說道,這傢伙臉皮厚,而且講話好聽。

「沒想法就算啦,那你想不想得到費老太爺賞識?」葉凡問道。自然在吊唐城味口,「不過,關於大嫂子小嫂子可不能亂講。咱們都是政府官員,要注意形象,這傳出去影響就太不好了。」

「做夢都想,我夢中都夢見自己成了高手,突破八段了。」唐城老實的點了點頭,「這個關於嫂子的事,剛才只是開個玩笑。」

「就這點出昔。我還真小看你唐城了。」葉老大譏諷道。

「有啥辦法,咱現在就小五段。還是葉大您給相助提上榷味暈依唇簿褪且桓雒蝸肓恕!碧瞥撬檔饋

「要想得到老太爺的一些什麼獨門的東西,辦法不是沒有。」葉凡故意的摸了一下下巴,作出沉思狀。

這胃口就要吊大些才行。不然,那般難度的『大事業』會嚇跑唐城的。

估計唐家人有嚴厲的交待過,所以,唐城做人相當的正經,低調。這才不能辱沒了唐家人的風範。

這事,如果要唐城出馬,那他就得冒一定風險。要是傳到唐家人耳里。唐城估計得脫層皮子。

見唐城一雙眼像狼樣的盯著自己,葉老大擱下了手,故意的還甩了兩下,嘆道:「真煩啊,最近這事太煩了,唐城,你的事我慢慢給你想辦法。相信。我葉凡的辦法費老太爺還是能接受一些的是不是?」

「謝謝葉大成全1唐城又是一個立正,標準的軍人形象嘛,又急道,「不過。葉大,能不能快點?」

「猴急啥,不是給你講了最近我還煩著一件事。」水到渠成,葉老大開拋下鉤子了。

「啥事交給唐城我去辦。」唐城一急給脫口而出,轉爾這貨也意識到什麼,趕緊伸手捂住了。葉老大都幹不了的事,肯定特別的棘手。

此時此刻,唐城心裡有些覺悟著是不是被葉大給『套庄了。剛才葉大估計是在演戲。心裡自然在鄙視著某些高手了。

「你說滴1葉凡盯著唐城,當然不會讓這傢伙有改口反悔的機會,這貨馬上接著說道,「男人嘛,志在四方。男人嘛,一言九鼎。頭可斷血可流,這話可不能亂講。算啦算啦,看你這樣子估計是害怕了。不像個爺們1

「誰說我唐城不像個爺們了,我就是一純爺們。葉大有什麼事招呼過來就是了。就是斷了頭也得辦成?」唐城雖說低調,但偶爾也有高調的時候。畢竟,其人骨子裡還流著唐家血脈,人家是真正的太子爺。

「這事,這麼說吧,我有一老同學,叫王龍東……」葉老大還要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把話講了出來。

「這事,政務院的候秘書長我也不熟。這事……這個……」唐城果然傻眼了,這傢伙聰明著。

其中牽扯著的利害關係那能不清楚。候秘書長是康的手下,並不是唐的手下。如果是唐的手下唐城好聯絡一些。

這裡頭可是有些區別的。唐城真是騎虎難下,剛才給葉老大一激,現在可是下不來台了。

「不熟就算啦1葉凡一擺手往房子走去。

「我想辦法去,葉大等我消息。不管成與不成,唐城豁出去一回。不過,葉大,老太爺那邊你可得美言美言。」最後一句話落地時唐城快走到堡大門口了。

「葉哥回來啦?」一進房子,費蝶舞就迎了上來,說道,「我給你放水去。」

「不要麻煩了,我自己會放。」葉凡脫口而出。

「噢……」費蝶舞表情明顯的一僵,有些楚楚然樣子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了。

良久才說道,「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見葉哥累著了。你那邊的人可能會使著不順手。」

「那行,還是你給我放吧。這轉了大半天,流了一身臭汗。的確累著了。」葉凡也有些不忍心,轉爾點了點頭。

「嗯1費蝶舞小聲的應了一聲上樓去了。

唉……葉老大在心裡嘆息著,這他娘的一夫一妻制,都啥玩意兒。急起來老子到阿拉伯去當王子,整上一個班滴後宮,廢話了!

晚上回來時唐城說有點眉目了,不過也講一時弄不下來,要過段時間,慢慢來。

葉凡反倒是安慰他不行別硬撐著,唐城決心很大。拍胸脯說是三個月內搞定下來。

十五那天晚上,龔開河又來電話叫葉凡到總部去一趟。葉老大剛進去龔組就問日本魔宮那個橫木推二怎麼樣處置這傢伙。

「龔組,昌背山秘密破解沒有?」葉凡先問道。

「專家們已經打開了第一道門,不過,裡面也不曉得還有幾重門。這兩把鑰匙有些怪,關鍵就是那兩個胸房專家們搞不懂。」龔開河講道。

「是啊,這兩個胸房格外放在一邊的。按理講這兩個胸房應該就是你弄回來的那把『女人鑰匙』身上的一部分。

安裝上去應該能吻合的。不過,專家們採用了各種辦法,就是沒辦法吻合在一起。

好像。這兩個胸房本來就不是這把『女人鑰匙』上邊的一部分。既然不是,為什麼又要拆解開來擱在一個盒子里。

而橫木推二講原來的盒子被他藏起來了。難道這謎底就在原來的那個盒子上?」科能組頭兒吳光寶一邊說著一邊把盒子打開。兩把鑰匙以及兩個胸房都在這個大盒子里。

葉凡拿起來看了看,也覺得十分的詭異,問道:「材料檢驗過沒有?好像兩把鑰匙所用的材質並不一樣?」

「雖說不能切片進行化驗,但是我們通過一些特殊設備進行過多次的探測以及掃描。

發現幾年前你從魔宮拿回來的這把鑰匙面上看去是仿銅製成的。

其實並不是銅製成的,而是一種顏色像銅的骨頭製成的。這骨頭咱們沒辦法確定具體是哪種動物或鳥類的骨骼。

這世界上的生物太多了,就是我們也無能為力。為此,我們特地請過骨頭研究方面生物專家過來看過,他們也是直搖頭。

說這骨頭只是一根,如果是整本的話還可以復原推測一下。這一根就難度就太高了。

而且。好像類似遠古時代的恐龍之類的骨骼了。」吳寶光講道。

「女人鑰匙是什麼材質?」葉凡問道。

「這第二把鑰匙更為詭異,表面上看是骨頭材料雕刻而成的。可是經過掃描過後可以肯定,絕不會是骨頭製品。

因為,骨頭製品反射的波紋跟木頭石頭等材料是不相同的。這雕刻居然是木頭雕刻的。

不過,令人鬱悶的就是到底是何種木料搞的我們也分析不出來。

我們也組織了林業方面的專家來看過,他們也直搖頭。說是從沒見過這種木質。像白木又不像。」吳寶光說道。

「兩把鑰匙,兩種材質。還有一對脫離的胸房。難道這鑰匙不止兩把,這一對胸房也算是一把或二把鑰匙,共計四把鑰匙。而這胸房是誤導了我們,所以。你們一直不能安裝到女子身上去。」葉凡吶吶道。

「對呀,完全有可能埃」吳光寶一拍腦袋,喜上眉梢。

「馬上給前方的同志講講這個,沒準兒會不會是共有四道門。」龔開河也相當的高興。

吳光寶拿著盒子匆匆走了。

「過幾天估計你就要下去了吧?」龔開河親自煮咖啡。

「這事龔組知道了?」葉凡問道。

「當然得知道,畢竟,你也是我們的工作人員。不清楚情況怎麼才能找到你。而且,出任務時還需要安排一些理由。當然,大體地點我知道,你具體的工作什麼我們不管。這個,你倒不必要擔心什麼。」龔開河講道。

「我知道,難道龔組知道了我去什麼地方?」葉凡有些好奇,問道。

「現在我哪清楚,過幾天你下去后給我們講講就是了。」龔開河說道。

「我還以為你知道消息了,鬱悶。」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