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四十章意外的任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四十章意外的任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

「該給你的跑不掉,不該給你的強求也沒用。耐心等著就是了,我相信已經有人在運作了是不是?

這次你立了大功,上頭也當然得補償一點什麼給你。當然,這只是一個方面原因。

也可以說是這次你換地方的催化劑。而你在晉嶺幹得不錯,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對於一個官員的任命,特別是對於你這種級別的幹部,那可是關係很大。

動輒就關係著幾百萬甚至更多的老百姓的生活。上頭不可能不多方考慮,不可能馬虎從事的。

那將是對黨和國家不負責任。當然,你立功這種催化劑能量可是不校

所以,今後你要多出任務才是。爭取鋪更長更寬的路是不是?」龔開河倒是談起心來。

「呵呵呵,龔組,我怎麼覺得你這是在給我『洗腦』。就是要為a組賣命,這是陞官之道。」葉凡挪喻道。

「你小子這是講什麼話,連『洗腦』都出來了。我是很少關注你在政府一塊的事務的。

這次其實我也沒提過絲毫有關這方面的事。這次你的事倒是上面下的意思,跟我沒關係。

本來我還愁拿什麼補償你一點,想不到上面直接給解決了,正好了。」龔開河笑道。

「要不組裡也給補償一點,不然也令人寒心了是不是?」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中啊,50萬夠了。不過,這事我如果往上一彙報。會不會讓上頭的領導改變了主意那就指不定了。」龔開河比葉老大更老奸。

「那算啦,錢咱不差這點。」葉老大悻悻然趕緊溜了。

正月十六,終於來正式的消息了。

晉嶺那邊通知葉凡馬上趕回去,說是中組部那邊來人要考核。葉老大當然屁顛著回到了晉嶺。

朱天明部長一臉樂呵呵,一見葉凡進辦公室,笑道:「恭喜你了葉總。」

「葉總,朱部,這啥意思?」葉凡隨口笑問道。心裡也明白一大半了。

「別跟我打馬虎眼了,你還會不清楚。」朱天明小翻了一下白眼,說道,「這次下來考核組帶頭的姓林名更揚,是企業幹部局的副局長。」朱天明說道。

中組部企業幹部局又稱為幹部五局,專門考核的對象就是針對全國副部級及以上的企業老總們。

當然。現在雖說已經取消了企業的級別。但是。這種東西擦邊球還是存在著的。

比如,你擔任以前副部級企業老總。如果有能力的話換了地方就可以擔任地方政府相同級別的職位。關鍵還得看能力跟關係過硬不過硬。

「他們好像不在省城?」葉凡問道。

「嗯,考核組成員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就是同嶺市,接著第二站是風州。

估計對同嶺某些同志的問話還不如風州。因為,在風州你主抓的就是招商引資一塊。

而且還促成了紅拍天真集團順利進駐風州。這對於你來講,是個了不起的政治輝煌。

所以,比較來講,適合你即將上去的職位是不是?」朱天明倒也很直白的跟葉凡提點了一下。

「謝謝。」葉凡臉上顯著感激。

「謝啥,今後騰達了可別忘了你朱老哥。」朱天明親熱的拍了拍葉凡肩膀。

「不會沒朱哥。」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而隨口叫上了『朱哥』。

至於考核組的走巡。葉凡也不用擔心什麼。相信在這個節骨眼上了下邊某些同志即便是心裡不痛快,但也得顧全大局。

往往這種考核其實只是走走過場,上面其實早就定下來了。在這個時候你捅刀子,不但不能捅倒被考核的人。反倒讓考核組的同志記下你來了。

當然,也有個別跟你實在深仇大恨的同志也會下刀子。只是,大多數同志還會幹錦上添花的活計。

考核組每個地方呆了一天半。三天後回到省城龍江市。又徵詢了一些省政府以及省委領導們的意見。

最後才輪到跟葉凡同志談話。

林更揚葉凡沒見過,不過,葉凡相信岳父應該早安排好了。所以,有問什麼就答什麼。

林更揚的問話也相當的有技巧性,沒有觸及到一些葉凡都無法回答或比較尖銳的問題。

而談話中較多涉及的卻是風州招商引資一塊的工作,對於在同嶺時發生的海山礦難事件林更揚隻字未提。

談話結束了,旁邊的記錄員等知趣的退了出去。林更揚站了起來。居然笑道:「葉凡同志,希望你在新的崗位上再拉再勵,爭取取得更好的成績。」

感覺跟林更揚的握手握得很有力度。

爾後就是等待了。

不過,這段時間來電話賀喜的同志相當的多。就是萬達成以及謝端。還有風州的蔡書記都打來了電話。

公曆2006年2月底,也就是28號那天,星期二。這天晉嶺的天空格外的明朗。

因為,林更揚同志又回來了。

這次林副局長到省委后直接宣布的對葉凡同志的任命——天雲十橫空機電集團公司』黨委副書記兼總裁。

並且,明確指出,在級別上參照副部級資格。享受的自然更是副部級待遇了。

橫空機電集團,啥玩意兒。葉凡清楚的記得,在藍存鈞提供的關於在天雲省的中央副部級企業就三個。

他們分別是『華夏機械集團公司』,『紅鋼集團公司』以及『西南電氣集團公司』。

其中並沒有這個什麼橫空集團的名單,難道小藍同志的資料中有誤。

那絕不可能,藍存鈞為了辦這事兒,還親自從項南市趕到紅葉堡跟葉凡親自談過的。

後來葉老大也從國資委那邊掏出了一些材料看過,就是在政務院所屬的中央企業中,包括絕大多數的廳級企業中也沒有『橫空機電集團公司』這牌頭的。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就是,如果沒此牌頭那『橫空機電集團公司』肯定就是省屬或地方所屬的國營企業。

副部級企業是由國資委或政務院某部委直管的。不可能會漏出名單之外的。

而在對葉凡同志的任命書中又明確的指明了是參照副部級定級,享受的也是副部級別待遇。

葉凡馬上抽空打了電話給藍存鈞,哼道:「藍老弟,你玩啥噱頭。」

「玩噱頭,啥意思葉哥,我還真給你鬧糊塗了。」藍存多那口吻是一頭霧水。

「葉凡同志即將到天雲十橫空機電集團公司』任……」葉老大沒好氣的把任命書給念了一遍下來。不過,這貨讀得可是有些陰陽怪氣。

哪曉得藍存鈞一聽,失口叫道:「哎喲,我說老大,那破企業不能去?」

「破企業,好歹也是個副部嘛。不過,你提供的名單中就沒有名。」葉凡哼聲。

「這事我知道一些,『橫空機電集團公司』並不是中央企業,而是省屬國營企業。

幾年前好像是中央下屬企業,後來國資委成立后資產經過重新清理。

這企業早就資不抵債,不過,歷史倒是久遠。聽說建廠已經20幾年了,本來是要撤了或者合併的。

後來天雲省委某些同志不肯。因為,這廠子也曾經輝煌過。國資委經過評估過上報了政務院。

既然天雲省不肯撤解了,就把它從中央企業那邊撤了下來,國資委的意思是不想管這攤爛子了。

就想划拔給天雲省管理。打滴主意自然是你不肯可以,你的屁股自己查。

可是天雲省跟滇南省的某些領導都不肯。」藍存鈞剛講到這裡,葉老大忍不住問道,「這管滇南省屁事啊,他們不肯什麼意思?」

「嘿嘿。」藍存鈞乾笑了一聲才講道,「葉哥有所不知,這橫空機電集團歷史複雜著。

它的廠址20幾年前建廠時那時的地盤本來是天雲省的。後來過了幾年後省界不是重新劃界。

還有一些歷史遺留問題沒解決。結果一重新劃界,居然把『橫空機電集團公司』給懸在半空中了。」

「懸半空中,老弟,這橫空機電集團這麼大的廠,估計地盤也不小,人馬也上千?怎麼還懸半空,什麼玩意兒?」葉凡問道。

「上千,呵呵,再乘以10還差不多。」藍存鈞笑道。

「乘以10,那豈不是上萬了。他娘的,這簡直就是一個雜牌師嘛。」葉老大差點吞了舌頭。

「要人是不缺滴,國營企業嘛,從來是不缺人滴。當初又是天雲省出資建的,省里也是考慮到一部分下崗職工沒地兒去。

所以,這裡就成了『收容所』,再加上開後門進來的,還有當地一些幹部的妻兒老小沒工作乾的全往裡面塞。

結果,本來按規模只能容納二千來人的廠子,結果就造成了萬人大容爐的格局。

這個,也是兩省領導不肯撤廠合併的原因之一。因為,按國資委的意思就是九成以上的人馬要兩個省分別吞了。

這可問題就大了,這麼多人往哪安置。而天雲本來就是大省,而滇南省人口也有半億,都是人口大剩

自已人早沒地兒塞了,哪還能解決這上萬人的吃喝拉撒問題。還不如讓這爛攤子給立著,至少每年能從國家弄些錢回來養活這批人。

雖說只能發點基本工資,但也不會餓死了這批人。這批人如果要折騰事兒,只是怪你們廠子自個兒效益不好。

大家都看得見的。我們政府領導也是儘力了是不是?」藍存鈞說道。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