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這邊居然也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這邊居然也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打開一看,發現了一串鑰匙,好像有一把還是車鑰匙。一看牌子,還不錯,奧迪a6。至於其它鑰匙葉凡看不明白是啥地方的了。

不過,裡面一本證件翻開後葉凡卻是愣神了一下——公安部部長助理,警務警察局副總督察長。正廳級別,享受副部級待遇。

「這個,郭部,我有些糊塗了。這些我不是有一本嗎?」葉凡問道,有些納悶。

「原來的那本只是副廳級別時給弄的。現在的是正廳級別的。而且外加上部長助理一職。

部里還給分了一套房子給你,配輛車子。這一切都是你應該享受的待遇嘛。2843

以前都沒給你,這一點部里後勤部門沒把事辦好,我已經嚴肅的批評過他們的了。不要看這是小事,講大些也是大事。」郭天明笑道。

「郭部,這個,無功不受碌。」葉凡趕緊拒絕,其實這傢伙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了。

以後有了部長助理這個噱頭,全國哪個警察見了不向自己敬禮。

而且,更重要的就是自己可是部長助理。是九巨頭之一的那位的助理。

憑著這個職位能見到『那位巨頭』的幾率就大了不少了。當然。

直到現在葉老大也沒見單獨過國家政法委一號人物那位大佬。電視里倒是經常看見嘛!至於『本尊』,葉老大還沒那福份見到。

「這是組織上經過討論決定下來的,而且在中組部有備過案的。葉凡同志。希望你能接受組織上的安排。當然,我們也明白你的事多,所以,你不用擔心什麼。除非是必不得已的大事才會叫你過來。一般時候我們不打攪你。」郭天明這話說得很透,但也有些怪異。

「堅決服從組織決定。」葉凡站起來一個莊重的敬禮,既然人家都講到這份頭上了,再裝b的話會遭雷劈滴。

「好好好,坐坐。」郭天明笑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我早就認識你了。」

「認識我,不會吧郭部。我好像還是頭次碰上你了。」葉凡再次掃了他一眼,問道。

「呵呵,我還是你曾經的手下呢。」郭天明笑道。

「手下,我……這個,我真給搞糊塗了。」葉凡一幅丈二和尚樣子。這貨還真是不明白。

「唉,幾年前,撒哈啦之戰。我跟老嚴其實是一起的。我配合他一起。只是我當時改變了面部一些特點,所以你認不出來。也因為那一戰我也受了重傷。只能痛苦的選擇了退役。其實,對於我們來講,都是不願意離開a組的。

就像是占雄同志也一樣,開始的時候可是痛苦過一段時間的。不過,時間是治療創傷的最好良『葯』。

後來到檢察院干過,再後來就進了政法委。到現在剛調到公安部。

關於你,我早就聽說過了。這事,龔組長並沒有瞞過,死神同志。能跟你一起共事,我郭天明很榮幸。」郭天明說著站了起來,伸出雙手跟葉凡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原來如此,難道了。」葉凡恍然大悟了。

哈哈哈……

公曆2006年3月1號星期三晚上,葉凡怏怏告別暈『迷』著的喬圓圓,坐東航的晚班飛機直飛天雲省省會榮城市。2843

到達榮城市已經是晚上10點了。

張強早就在機場外邊候著了,旁邊停著一輛軍吉。自然是相當寬大。可以作臨時頭的指揮用的那種大號的加長軍吉。

張強現在xx摩托化步兵師任師長,軍銜也提為了少將。他們師就駐守在天雲剩

「葉哥,聽說你要到天雲來,我激動了幾個晚上。」一進軍吉。張強樂呵呵笑道。

「我又不是娘們,你激動個卵球?」葉凡沒好氣的瞪了這傢伙一眼,其實心裡也挺高興的。

而且,張強現在功底子也恢復到了四段頂階,看趨勢好像有恢復原狀的可能。

葉老大良心上也舒坦了不少。

「哈……」坐前面一個上校軍官沒忍住,笑了一聲,果斷把剩下的『哈』笑給憋在了心裡。

不過,對於張強對葉凡的親熱,也使得開車的勤務兵跟那位上校相當有震驚,馬上就把葉凡定位為某太子黨之流這個階層了。

不然,其人看上去比張強年輕得多。憑什麼讓咱xx摩步師堂堂的的少將師長如此的恭敬和親熱著。

「齊化成,你笑啥?」張強耳可不聾,瞪了他一眼,訓道。

「沒笑啥,不過,師座,你還沒介紹這位葉哥是哪裡來的尊神埃化成我可是久仰不已埃」齊化成笑道。

「久仰,沒聽過名居然久仰了?你這話講得也太假了吧同志?」張強鼻腔里哼了一聲。

「呵呵,我嘛,你叫我葉凡就是了。準備去橫空電機集團公司上班。」葉凡淡淡笑道。

「那地兒,這個……」齊化成參謀長那臉『色』一僵,有些吞吐了起來。

「你也聽說過橫空機電?」葉凡饒有興趣的看著他。

「橫空機電都不曉得還在天雲混啥?」張強『插』了一句。

「看來,在天雲省這橫空機電集團還頗有名氣埃」葉老大自嘲般說道,自然曉得這名氣估計是倒著的意思了,臭名嘛。

「那廠子特別的困難,我一個親戚就在那廠子上班。以前聽說還行,現在不行了,連工資都發不出了。我那親戚三天兩頭跑我這裡來蹭飯吃。趕都趕不走,煩人埃」齊參謀講著嘆了口氣。

「你給出手換個工作不就成了,別跟我說你齊大參謀在這天雲一點門路都沒有吧。那小子我還見過,好像是你的小舅子吧。叫什麼來著的?」張強『插』嘴說道。

「葉滿。當初我跟老婆談戀愛時一聽說她那弟弟那名兒就講過了。

就這名,取得也太糟糕了。還滿,滿啥?老婆一聽,反倒笑著說人家什麼都『滿』,財滿福滿豈不是更好?2843

現在知道厲害了,天天吹枕頭風要求我給葉滿換個地兒。難礙…」齊參謀長說道。

「這並不難吧,橫空機電也是國營企業。企業人員想調到事業單位有難度,那是因為編製問題。但是,以你齊參謀長的能耐,還不是小菜一碟了。」葉凡也有些不理解。

心說莫不是這個齊參謀長屁本事沒有?連小舅子都安排不了。還混個『毛』啊?

「唉,那小子,我也想過辦法。只不過去什麼地方?人家一聽說橫空機電都給嚇著了。

說是這口子不能開,一開的話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就怕到時一窩峰的湧進來招架不祝

因為,橫空電機太多人想換地兒了。那個大廠子,一萬人中有九千九百人都想換地兒了。

省里倒也號召能接收的同層次的企業多吸納他們。不過,外邊的企業單位的全都沒拿省里的文件當回事兒。

說來也不能怪人家。這廠這麼多。就是橫空機電一個普通職工誰敢說他拐彎抹角之後沒有個把有份量的親戚。

到時這口子一開,還真給惹上了。這是所有外邊的單位企業奈侍狻

就怕這人情淌不了倒還若上了一身的『『騷』味兒』。」齊參謀長說道。

「估計還有一個原因。咱們天雲省是大剩企業跟沿海發達地市相比還是有相當的差距的。

而富餘人員太多,廠子又不夠分,所以,就形成僧多粥少的格局。

效益好的廠子有人擠破腦袋想進去,效益差的企業門可落雀。進不了廠子的大多數年青人都到沿海地市打工去了。

不過,還是剩下了相當多的富餘人員。安頓這些富餘人員還來不及,哪有空接收橫空的人馬。」張強講道。

「看來,如果橫空機電想裁員或分流人員是相當有難饌獗叩穆犯堵死了,裡面又沒辦法自我消化了。」葉凡點頭道。心情有些沉重了起來。

「分流人家都願意,一分流就等於找到了好工作。裁員,那是有相當難度的。

不要講裁員了,就是為了工資問題廠子里也是經常打架。我小舅子就跟人打過好幾場了。

糾其原因,你們肯定感覺好笑,居然是為了一點工資方面的不合。

一個職工比另一個職工多拿了20塊錢就打起來了。」齊參謀長笑道,「對了。一電去那可是跳火坑了。

不過,如果能當上領導也不錯。估計葉哥是下來鍍金的吧。可惜為什麼不找個好地兒鍍去。

就怕金沒鍍上反倒把自已都栽進去。」

「葉哥是金身羅漢下凡,只會越來越金亮,不可能會栽下去的。你這傢伙就別『亂』講了。這烏鴉嘴的真臭1張強哼聲道。

害得齊參謀長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想這位葉哥是太子黨下來滴。

「葉哥。到時到位后可得罩著我那小舅子一點。」齊參謀長可是爽義人,直接在酒桌上就爽義的開口了。

「你小舅子是廠子里是幹什麼的?」葉凡問道,覺得能找個熟悉的內部人也不錯。

「其實他還是不錯的,大專文憑,還是機電專業畢業的。後來擔任了技術員。

前年我活動了一下,給他弄了個車間主任噹噹。當然,聽說橫空集團雖說是企業,這幹部也是有級別的。

他這個小車間主任相當於一個副科級幹部。只不過如果拿到外邊去比的話估計是連普通單位一個沒職務的幹部都不如。

就那點工資,他不到五天就完成『任務』了。他姐葉香在項南市醫院工作,『婦』產科的副主任醫師。

幸好她那個單位福利還不錯,偶爾還干點接生之類的私活,這紅包還行。

要是沒他姐,這小子早就得去喝西北風了。本來這傢伙也參加過一次活動的,只是後來沒成功。」齊參謀長說道。

熬夜看書熬夜看書aoy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