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四十四章寧大佬也耍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四十四章寧大佬也耍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噢,什麼活動?」葉老大敏銳的感覺到了這『活動』的不同尋常。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橫公司內部有相當大一股人不滿意某位同志。c66c

聯手起來弄他,不過,那傢伙聽說後台特硬,最後這批沒整倒他的人全都給壓得夠嗆。

我那小舅子要不是我在,估計早給發配到廠辦廁所掃地去了。那還能蹲在車間主任位置上。」齊參謀長哼道。

「那什麼時候把你小舅子叫來一起坐坐。」張強也是靈通人,一點就透了。2844

「行啊,張師講了還有什麼話說。」齊化成說道。

葉凡也琢磨明白了,敢情是張強在為自己鋪路。找一個熟悉內部的人來給自已了解一些基本情況。

吃完飯後葉凡拜會了寧志和。

費香玉熱情的招呼葉凡坐下,她親自去泡茶了。費香玉四十幾,皮膚保養得很好,看上去跟三十歲的人差不多。

再加上費家大家族出來的,氣質就更不用說了。

她現在也調到了天雲省,在省工會工作。其實就是掛了個閑職。這個,當然是考慮到寧志和同志工作太忙,家裡需要人照顧的緣故了。

葉老大知道自己的後宮玉顏丸發揮了作用,不然,費大小姐才不會這般的對自己一個下屬如此熱情的。

「還行,第二天就過來了。挺守時的嘛1寧志和臉上閃過一絲滿意樣子。

他擱下了手中的報紙,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明天上午到省委省zhng

fu把該過的程度都過完。下午爭取趕去橫空集團。」

「老寧,人家小葉今天可是坐了一天的車子。晚上又過來聽你嘮叨,明天上午可是要經過好幾關的。你總得讓人家喘口氣是不是?先休息幾天再下去也不遲是不是?」費香玉嗔怪的說道。

「我也想讓他休息,可是時間不等人埃」想不到寧志和皺了下眉頭,嘆了口氣。

「怎麼,寧書記,難道公司發生什麼大事了是不是?」葉凡敏銳的感覺是不是出事了。

「小葉,你也知道。我在天雲幹了二年的省長。干省長的時候要co勞的事就更多了。

作為省長,咱們廢話好聽話不要講,什麼文明jing神等等都先擱一冇邊去。

首先得把全省人民帶上富裕之路才是。所以,提高經濟發展速度是zhng

fu的首工任務,當然其它方面我們也不會忘了。比如jing神文明建設,這個當然也得分個主次了。

但我所講的是主要任務,所以,我是很關注著省里那些大型國營企業的。

當然,也很注重大型私人企業集團。這些公司是全省經濟增長的主力軍。2844

對於橫空機電集團公司我幾乎是每隔一個星期都要聽他們一次彙報。

不過,很遺撼的就是他們每每都令人失望,甚至生氣。我頭上的白髮大部分都是給他們熬出來的。」寧志和講道。

「寧叔,對於橫空機電集團我是昨天才了解了一些表面上的情況。

聽說情況很不好,上萬人的大企業居然到了工資發不出來,企業資不抵債到了快清產倒閉的地步。

我心情很沉重啊,如果橫空真抓不上去,這上萬人怎麼辦?」葉凡講道。

「哼,你只是了解了一些皮『毛』。現在我跟你講句掏心窩子的話。橫空機電集團的問題比你想象中還要嚴重得多。不是快倒閉,而是想倒閉都倒不了。」寧志和哼道,臉s有些難看。

「想倒都倒不了,這個我有些不明白。一個企業最倒霉的結果無非就是清產倒閉了。還有什麼比倒閉更可怕的事?」葉凡看著寧志和。

「很簡單,這麼大的國營企業想倒的確是難,這個並不是我寧志和在聳人聽聞,而這就是橫空機電的現狀。

第一就是上萬人的去處問題,我們省委省zhng

fu也研究過橫空機電集團的問題。

為此,省zhng

fu專門招開了班子會議,邀請了相關方面的專家坐在一起來分析研究商量。

結果就是不能倒,為什麼不能倒?」講到這裡寧志和看了葉凡一眼,說,「剛才講了,這一萬人沒地方安置。如果硬xing的解散或失業xing安置的話這安置費就得好幾個億。這筆錢哪裡來?

第二個更大的問題就是橫空電力集團直到現在zhng

fu累計投下了100多個億。

這些錢全是天雲省zhng

fu投的,而滇南省後來也投了30多個億。

這麼龐大的數字即便是對於天雲大省或滇南省來講也是一個天文數字。

你知道我們一年的國稅加地稅總計收入才多少?不到一千個億。

而在國稅一塊上全省*級信用企業全省有上千家,而這上千家企業去年國稅納稅也才180多億。

把這些企業一年納的國稅收入全部填進去才建設出一個橫空機電集團。

而全省去年的財政總收入剛剛才突破800億大關。而一個橫空機電集團去年就讓省zhng2844

fu填進去了一個多億。

而歷年累計下來,省zhng

fu總計為橫空機電集團公司背上了10幾個億的外債。這些錢哪裡來,不可能全部省財政來貼,想貼也貼不起。

全省多少事就指望著省財政這點錢了,全省也不可能就救濟一個橫空機電集團。

因此,這些錢大部分都是橫空機電集團公司從省里各大銀行貸款,而省zhng

fu以及相關部門為其擔保而貸下來了。

這只是省zhng

fu為橫空機電集團負的債務,而橫空機電本身經過資產清理,得出的結論是該集團全部資產加起來只值30幾個億。

而外債總額高達60來個億,這其中可是有著30幾個億的虧空。<冇br>

你說,這橫空怎麼倒,這一倒的話那這30幾個億豈不是要省zhng

fu來還了。

再加上職工安置費等等,那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而現在,該企業光是利息一年就要付出幾個億。去年省里給的一個多億除了墊付一部分職工工資以及,大部分都是用在償還銀行利息上去了。

而且,每個月公司班子相關成員都會到省zhng

fu來要錢。現在省zhng

fu的同志一見到橫空機電的同志過來就閃人。

要錢給要怕了,他們辦法多,圍追堵截,去年,弄得省里分管橫空的副省長以及省財政廳長都嚇得不敢回家了。

去年我在擔任省zhng

fu省長時我也給橫空的老總衛玉強同志粘過幾回,你問你嬸子?」寧志和說道。

「還講這些幹嘛,煩人死了。」費香玉哼哼道,「那個爛攤子,早就該解散了。老寧,你現在叫小葉過去接手可是有些不合適。這攤子太爛了,小葉又不是神仙?怎麼搞得上去。恐怕今後小葉的子難過了。」

費香玉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小葉,你跟衛玉強不一樣。咱們家你想來就來,我是不會讓你吃閉門羹的。既然老寧要叫你收拾這個爛攤子,就讓他煩煩也好。」

「我現在是代書記,他的攤子去找曲志國同志去,別來煩我。」寧志和馬上回應道,估計還真怕小葉同志擺著侄兒的身份過來沾乎上自己那就頭痛了。

葉老大聽了心裡直想笑,心裡感嘆這能拿下領導夫人倒也不錯。

今後這後宮丸還得多整些送過來。對女人必殺嘛,即便是省里一號夫人也不能例外。

「寧叔,我可是您老人家給拽過來的。本來我在晉嶺呆得好好的你硬要我過來。現在我過來了,您可不能過河就拆橋是不是?」葉凡一臉苦瓜相,這次下來被陷入了泥潭,肯定得問寧大佬人個『大紅包』才行,不能入寶山而空手而歸。

咯咯咯……

一旁的費香玉居然笑了起來,看老公怎麼回答。

「好個小子,你倒打一耙的本事可是見長了。和著我費心勞神去上面活動,你一點活動費沒給給你升了官長了職居然還賴上我了。這天下還有如此這般的道理不成?」寧志和瞪了小葉同志一眼。

「這個我當然得感謝寧叔了,到時有機會了多整些後宮丸來送給費姨就是了。

寧叔你想啊,費姨變得越髮漂亮了你每天看著不是賞心悅目,你這省里一夫人越漂亮,你這省委一號這臉上不也光彩著。

這些,可是比送你『老人頭』好得多,相信送這個你也不敢要是不是?」葉凡自然要耍賴了,看了臉s一僵的寧志和一眼,嘿嘿一聲乾笑,說道,「寧叔,再怎麼講我初到貴地,就是看在我師傅面上您這作長輩滴也得給個『大紅包』是不是?」

「噢,大紅包。還賴上我了是不是?」寧志和是從鼻腔里哼出聲音來的。

「帶上幾千萬去上任總比空手去好得多,首先先補職工們一個月的工資。這樣一來先落下個好人品,也利於今後開展工作是不是?」葉凡笑道。

「不要講幾千萬,一百萬也別想。叫你小子過來就是收拾這攤子的。

這擦屁股的活計我是幹了二年了,干煩了。再也不想幹了。要發工資可以,你自已想辦法。

而且,我提醒你,估計曲省長看見你也煩。你可就別想著開口就要錢了。

前段時間衛玉強剛來要過錢,看在剛過年過後的份頭上曲省長給了幾百萬。

你現在再去要的話估計得挨批了。寧叔話可是擱在這裡了,到時別指望著我能給你講情什麼的。

只要你能賺到錢,搞到錢,你怎麼補發工資都跟我沒關係。你就是要補發去年的年貨我也不反對。」寧志和居然也淡淡笑著,跟葉老大一般的干起耍賴的活計了。這兩人還真是半斤八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