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四十六章蔡省長的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四十六章蔡省長的態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呵,風州都能引進紅拍天真。難道咱們天雲這天府之國還不能吸引到第二個紅拍天真嗎?

從地理位置來看,風州是處於北方比較偏僻的角落。而橫空機電集團總部是在項南市跟滇南省的江華地區之間。

這個位置可是比風州強得多了。更何況,橫空的產品可以通過內河運輸就能直通到海港,運輸方面更方便。

這是地理上的條件咱們比風州要好。再談談『人和』,晉嶺省委屎政府』重視,支持風州建設。

而咱們天雲省委屎政府』以及滇南省委屎政府』的會比他們花更大的力氣相助你把橫空機電集團帶出來。2846

而屎政府』也會派出一個工作指導小組進駐橫空機電集團協助你開展工作。

有他們在,你想聯繫我們屎政府』是很容易的。有什麼困難,需要等都便於聯繫我們。

而我們屎政府』有什麼文件指示等能在第一時間就傳達給你們。

至於『天時』,從風水術來講。項南市人傑地靈,古代出過大將大帥名人,現在也不泛名人文人之流。

而項南市更有通天河橫貫全市。當然,這通天河跟《西遊記》中所講的通天之河是不一樣的。

不過,也可以看出水系發達,便宜於運輸。機電集團就建在通天河畔,背靠大山,總部前面是水系發達。

因為,三條支流小河在你們總部面前匯聚進入通天大河之中。而在你們總部那裡還有一個大彎,剛好屯積了三河之水源。

這在風水學上稱為『三江龍脈』彙集之地,可是有水有山的好地方。也相當的吻合風水學中的『藏風納水』這一特點。」曲省長一番詭異的理論下來,聽得葉老大差點瞠目結舌了。

鷹眼仔細觀察之下,怎麼覺得此刻的曲省長有點『神棍』氣質。

差點把項南市吹成『仙境』了。

你這項南市如此的天時地利人和,怎麼那橫空機電集團都衰敗好些年了還沒能起來。

這些話當然葉老大不敢說出口來,人家曲省長要『吹』,當下屬的當然也得聽著,而且還要順著幫著他『吹』才行。這一吹領導心裡痛快著了沒準兒還能嘴巴一大漏點什麼出來。

「呵呵呵,是不是把我曲志國當『神棍』了?」曲省長看了葉凡的表情一眼。笑道。

「呵呵,哪能,曲省長講的可是堪輿之術。《易.繫辭》謂:「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

其後,殷、周兩代文獻,亦多有遷都營邑相地相宅的記載。可知相地術與天文學一樣,均起源於初民對大自然的觀測。

西漢史學家班固由此認為。相地與相人、相牛馬、相刀劍器物,同屬於「形法」之學(《漢書.藝文志》。

所以,本人認為,拋開堪輿術的神秘『迷』信面紗,而它其實是一門風水地理學罷了。

世界百態,有神話傳說就不能讓風水學也謂之為一門學問。至少,研究地理也樂在其中嘛。

而且,山川地貌也是我們欣賞它們的一種手段是不是?」書生中文網閑起來。2846

其實。要論這些,葉老大當然是從師傅平時的嘮叨中聽來的。

「哈哈哈……據《後漢書.王景傳》載,與班團同時代的水利專家王景,曾『以六經所載皆有卜筮,作事舉止質於蓍龜。

而眾書雜糅,吉兇相反,乃參紀眾家數術文書。冢宅禁忌、堪輿日相之屬,適於事用者,集為《大衍玄基》。

其實,我是一個很堅定的無神論者。更不『迷』信,而且,也從來也不相信什麼凶宅福地之說。

無非是在閑瑕時翻翻這些,從地理山川方面找找樂子罷了。而且,咱們可以換一個視角來觀察我們這個社會,觀察我們這個世界。

世界很大,無奇不有。換個角度也許對你的工作生活都有一定的啟示。」曲省長居然爽朗的笑了。看著葉凡,居然瞬間頗有股子知音的感覺。

「我也一樣,換個角度好埃當然,小葉我太年輕,在經驗以及能力方面跟曲省長相比相差太多。

關於山川地貌的欣賞體會肯定不如曲省長來得深刻。不過,小葉可以學習,多多請救。

以後有空時還請曲省長不吝賜教,也提攜一下後輩是不是?」葉凡也跟著笑了,此刻,葉凡感覺,兩人的距離似乎在瞬間就拉近了。

這叫什麼——投其所好!

「哈哈哈,你個小葉埃咱們倆還真成了一對『神棍』了。」曲省長爽朗的笑了。

「當一回神棍也無妨是不是曲省長。」葉凡也跟著笑了起來。

「言歸正傳,你下去后打算怎麼樣讓橫空機電集團快速走入正軌。」曲省長問道,面情恢復了嚴肅。

「說句實話,剛認識橫空機電集團才三天。一時之間我還真沒有扭轉其狀況的切實可行的辦法。

畢竟,我還沒到哪裡。不了解集團具體情況,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不過,從大體思路上來講。無非是整頓班子,挖掘有潛力的產品,爾後有了基礎去找合伙人投股,拓展思路,開闊眼界……不過,關鍵處就是合伙人難找。而光是『伸手』要錢的話也不是長久之間,只會讓橫空這個泥潭是越陷越深。

只是,我初初的研究過橫空機電出產的產品,好像很散,小機械有,電力設備之類的也有。

好像涵蓋了機械跟電力設備的許多方面。而且,在粵東那邊還有個製造分廠。

不過。產品太廣而又沒有形成規模。而且,最主要的就是沒有精品的主打產品。

基本上都是以給別人企業加工一些零部件為主。這樣子干只是賺了一點初淺的工錢,而且還是被他們層層盤剝后的可憐的工錢。

以前是計劃經濟時代,而且,這個廠子因為是國營的,而省委屎政府』也大力的支持著它們。

其實,我覺得這種支持就是『寵愛』,給工人們造成一種旱澇保守。不愁吃穿的壞『毛』玻2846

反正沒錢時就張口問屎政府』要,有困難時就問屎政府』。久而久之形成這種惰『性』習慣。

以前是計劃經濟時代,有屎政府』這顆大樹靠著好乘涼。現在不行了。現在是市場經濟時代,什麼都得靠自己。

就是昔日的屎政府』這個娘家也不能把市場硬『性』的彈壓下來『逼』著別人去買你的產品了。

時代不同了,時代在發展,而橫空機電集團卻是還停留在計劃經濟時代的觀念上。

一旦失去了屎政府』這個『娘家』,一時之間公司是手足無措,失去了大方向,失去了目標。

不曉得從什麼地方入手。我翻過最近幾年的資料,發現都是些小打小鬧。

而且,因為不懂市場規律。盲目投資從而使得本來就舉步維艱的集團公司更是雪上加霜。

使得這個泥潭是越陷越深,到現在已經都陷到頭部了。給人的感覺是沒救了。

倒致從公司領導層到職工都沒有了幹勁兒,全都抱著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打算。

沒有人再為公司出力,沒有人再想辦法救公司。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銳意進取的精神,已經失望到了極點。

橫空機電這條破船什麼時候倒了他們也就什麼時候散夥了。而為了自己的飯碗,職工們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都是身在曹營心在漢,看看能不能換個地兒找口飯吃。

這樣子一個思想泛散,毫無戰鬥力的集體想把橫空這艘破船撐起來那隻能講是天方夜譚。

所以,公司管理層至關重要。不整頓人事,不重新洗牌,一切都是空談。」葉凡是滔滔不絕了起來。

發現曲省長很專註的在聽著。

「從你的初步談論中我覺得你是不是已經有了一定的初步打算,既然這樣,你放手去干,我們支持你。」曲省長講道。

「曲省長,如果說我一下去就舉起了屠刀。你們還會支持我嗎?」葉凡口氣很犀利,直接觸及到了問題的核心。

「支持1曲省長就吐出了兩個字。

「好,錢我不伸手要,我就要這兩個字。」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

走出曲省長辦公室後葉凡直奔分管工礦企業一塊工作的副省長蔡強辦公室而去。

因為葉凡下午要起程。剛才曲省長有交待秘書提前給蔡副省長打了聲招呼。

所以,雖說都快到下班時間了,蔡省長卻是沒有離開。

而且,曲省長親自交待打來電話。從中蔡副省長也敏銳的感覺到了曲省長估計對橫空機電集團要『下狠手』了。

其實,這麼多省級領導裡面就蔡副省長最鬱悶了。就一個橫空機電集團就折騰得他三進醫院。

老早就打過報告想換換分管單位,可是所有副職們一聽橫空機電,嚇得全都昴足了勁頭,全都不肯接收這個單位了。

聽說新任黨委副書記,總裁葉凡同志要過來。蔡強早就做好了聽其發嗦,『伸手』的準備。

自然,葉老大過來雖說是頭次見面。但蔡強副省長在心裡已經落下『心帛。

認為橫空的烏鴉一片黑,這小子雖說年輕,但人家如此年輕就能身居高位。其門弟家底子肯定厚實。這種人仗著有『關係』,估計更會折騰人了。

自然,一開始蔡省長就想立威。先把這年輕人鎮住,不然的話今後三天兩頭過來折騰自已這把老骨頭可是經不起折騰的了。其實蔡強並不老,不到五十。

熬夜看書熬夜看書aoy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