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四十七章鎮不住你小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四十七章鎮不住你小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所以,半老傢伙是一臉正『色』的板著臉,一點笑容都沒有。臉『色』嚴肅得能滴黑水了,招呼葉凡坐在對面的轉椅子上。

「葉凡同志,聽說你下午要下去,就不用多擔擱時間了。因此,有什麼話你直接說,長話短說。廢話就更不用講了。」蔡強直接說道。

老傢伙,還沒開口就說我講廢話。估計是給折騰得怕了想給老子一個剛到的『菜鳥』下馬威了。

葉老大在心裡暗罵了一句,想整整這老傢伙,所以,這廝本來坐直的身子居然一下了軟了下來,靠在後背上,而且還晃了晃,從褲兜里掏出一盒中華來抽出兩隻遞了過去。

「不用,我談工作時從來不抽煙。」蔡強哼聲道,自然要杜絕葉凡同志一切的『行賂』手段。哪怕是一支煙也不行,要切切實實把這傢伙『伸手』的打算堵死。2847

看了一眼蔡強那被煙得發黃的『二指禪』,知道老傢伙在講鬼話,葉老大心裡想笑。

不過,這貨嘴裡卻是裝得很自然的一邊把煙往褲兜里塞回去一邊說道:「沒錯,田主任也經常給我這樣子講。」

「噢,田主任跟我這習慣一樣?」蔡強一愣,問道。對於葉凡嘴裡的田主任早琢磨出來了。

因為葉凡的履歷人家老蔡同志早研究過了,就連葉凡同志的『性』格習慣,特點老蔡都研究過。

說起來好笑,老蔡研究葉凡同志這些『『毛』帛並不是為了有利於開展工作。

因為。老蔡同志壓根兒也不信華夏乃至全世界哪位同志在天雲省這種環境下能把橫空機電集團救出火坑。

而老蔡主要是為了防止葉凡這個橫空的總裁來找自己時自己怎麼樣對付他。

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嘛!

作為橫空企業的上級主管領導,一直躲著也不是個事兒。不然的話給葉總裁到其他領導哪裡一捅,自已還不得給人落下一個主管領導不負責任的表現,這個在工作中就落了『下乘』。

老蔡是絕不想看到如此情況發生的,他需要的就是面對葉總裁而泰山崩於頂的面不改『色』。

所以,研究葉總裁的『『毛』帛有利於老蔡對付對方嘛。

「他也喜歡如此,不過,他人很親切。所以,看到蔡省長也有此習慣,我彷彿看到了田主任。心裡一下子熱乎了起來。」葉凡說道。

不能被這小子的糖衣炮彈腐蝕了。蔡副省長心裡堅定的想著,不過,臉『色』還是緩和了一點,說道:「咱哪能跟田主任比?不過,你還是先談談橫空機電的事吧?」

老蔡經驗豐富,自然要轉移話題乾脆挑明了講,免得被這位葉總同志給忽悠進去。聽說年青人特能忽悠,估計都是本山大叔的徒弟。

「蔡省長,我聽說橫空機電集團公司最近出了一件大事。上級領導要求我回去到馬上把這件事平息下來。所以。我想了解一下具體情況。為了便於事情快速處理,希望蔡省長能把事情經過告訴我。」葉凡講道。臉變得嚴肅了起來,一股煞氣居然冒了出來。

12段高手之煞氣,使得老蔡同志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大腿居然無由的嗦了一下。

我這怎麼啦,被一個小屁孩給嚇著了,挺住,老蔡對自己的這種沒出惜表現很惱火。

不過,姜是老滴辣,老蔡一轉爾居然給他想到一個殺手,能讓這位年青的葉總也許碰得頭破血『液』的人物。

心說就是他了。蔡副省長沉『吟』了一陣子,說道:「這件事講來很長,要說原因,還不是招商引資造成的。2847

機電的情況很糟糕,所以,必須要有新鮮血『液』注入才能挽救公司。

為此,公司對於招商引資一塊非常的重視。不過。鑒於橫空的特殊情況,基本上的廠商了解到情況后都會給嚇跑了。

小打小鬧的小客商是有一些,不過,都是來談產品生意的。而真正的合伙人基本上沒有。

再加上以前橫空集團是央屬跟省屬共同的企業。那個時候定『性』為獨資企業。

因此也不能跟人合資。後來下放到地方后成為國營地方企業,這方面政策才鬆動了下來。

所以,負責這一塊工作的副總周棟同志很積極很用心。不過,鑒於廠子的特殊情況,每每都是落空。

不過,前年過年時給抓住了一次機會。一個叫劉海平的華裔商人回鄉省親。

聽說劉總在九港市混得不錯,有家叫『正河集團』的大公司。固定資產就達到二十來個億,周總一聽心思就活了。

悄悄的找上劉總的親戚,通過他們,也是費盡周輒的聯繫上了劉總。

劉總當然也馬上了解過橫空機電集團的情況,一了解估計就給嚇著了。

說什麼也不點頭,而且,連周總的宴請也不去了。後來也不曉得周總用了什麼法子,是千磨萬纏。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什麼都是項南市人,總得為傢伙添磚加瓦等等。

劉總回來過三次,前兩次都不肯,最後一次終於給磨上了。畢竟都是家鄉人嘛!

經過幾次接觸,雙方也熟悉了下來。最後劉總同意了投二個億。說是即便是虧本了也算對得起家鄉人民了。

而且,周棟同志跟著劉總到港九市也考察過幾次。發現人家的公司的確規模很大。

而且,在正式考察前也在暗中調查過劉總的公司。材料都不虛假,結果方向就簽定了合同。

準備另外成立一個以生產機電配件為主的廠子,為了證明,劉總也及時的轉了幾千萬過來並且把銀行卡都放在了財務處便於新公司隨時監督,說這是前期投資。

結果摹=衲旯年時橫空集團剛從銀行貸了一筆錢出來,也出了六千多萬。

結果錢才打進財務賬頭上不久就出事了。等到發現時賬頭上早就沒錢了。」蔡副省長說道。這矛頭可是有些指向周棟。雖說表面上貌似在表揚,不過,葉凡總聽來似乎在批評似的。

「幾千萬說沒就沒了,財務人員幹什麼去了。而且,公司在提款方面都有一整套的手續要辦,不是一個人就能提出來的。」葉凡哼聲道。

「壞就壞在這裡,後來大家知道中招了。因為,新辦廠子任命的財務部主任鄭林東早就找不到人影了。應該是內外勾結作案。」蔡省長講道。

「人沒抓到吧?」葉凡哼道。2847

「哪裡去抓,正河集團是有。但是,人家根就不承認這回事兒,而那邊要查證也相當的困難。

雖說港九市現在已經回歸了,但兩地公安機關要合作的話是要通過公安部的。

很麻煩,公司領導班子到現在也沒吭聲,估計是又交了一筆『學費』。

因為,以前這種事好像還出現過兩起,不過,經額沒這麼大。」蔡省長說道。「不過,廠里職工可是怨聲很大。

為此有些人還糾集了一伙人去鬧過。所以。你下去處理時一定要注意,方方面面都要注意到。

就怕這些人夥同起來上訪就令人頭痛了。所以,思想工作一定要抓,以說服為主。不要搞得太激烈,以免激發矛盾。」

「學費,這麼昂貴的學費就橫空機電這種爛攤子公司也能出得起?這種現象絕不能有1葉凡冷哼了一聲,蔡強一聽,心說果然,這傢伙還是那倔脾氣難改。

估計下邊有好戲了。

「好心辦壞事埃」蔡強嘆了口氣。

葉凡微微一愣。心裡頓時有點明悟了。這麼嚴重的事蔡強一個分管副省長居然講得如此的輕描淡定。難道這位叫周棟的副總有什麼來頭不成?

「蔡省長對於這件事有什麼看法?」葉凡決定先探探這傢伙底子。

「看法,要等了解清楚情況后才能下決斷。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嘛。沒有調查就下定論這是對直面這些的同志是很不負責任的,咱們都是黨的幹部,不能這樣子干。」想不到蔡強如此的講,似乎是推託之語。

「這件事這麼嚴重,都報案了。難道省委屎政府』都沒有什麼反應不成?」葉凡緊『逼』了過去。

「怎麼能說沒反應,那個時候可不馬上就要過年嗎?大家都忙著過年了。

只能等年過後再調查了。這不。調查組還沒成立,你就來了。正好了,這件事就交待給你查清楚再向我具體的彙報了。」蔡強這老傢伙還真是『餿』,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反倒把事全往葉老大身上招呼了。

「剛才跟曲省長談話時曲省長有指示說是屎政府』要成立一個工作小組長期駐紮在橫空集團協助公司開展工作。要不幹脆把這任務交待給工作小組就行了。也免得重複組建,勞民傷財不說折騰出也太大動靜了。」葉凡說道。

「這事曲省長去年年底時就講過了,不過,到現在屎政府』還沒開會討論這個問題。

工作組的事非同小可,人員組成,由誰挂帥等等問題相當的多。

一時半分兒估計是搞不出來。難道你還能等到工作組組建完成之日再展開調查。

真到那個時候,這黃花菜可都得涼了。再說了,屎政府』答應的工作組是過來協助你們集團搞發展的,這個跟調查組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如果要把二者融合在一起,恐怕有諸多的不便。簡直來說,比如,協助你們搞發展的人員組成跟調查組人員組成完全是兩碼子事。

調查應該是由省紀委公檢法機構組成的。這些同志破案查事還是行的。

但要叫他們協助你們集團搞經濟搞發展那就不是他們的強項了。

所以,二者根本就沒辦法融合在一起。」蔡強這話講出來可是在『逼』葉老大出手了。

「這事是集團公司的事,我作為新任總裁,肯定要調查的。」葉凡說道,知道推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