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四十九章掐了書記脖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四十九章掐了書記脖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丫滴在我面前人五人六的放什麼屁話!剛才明明是你沒站穩當搞得老子也跟著丟人。不道歉居然還放屁!東西,我看你才是混賬東西!不是個東西1葉老大決定囂張一回了。

見老蓋的指頭剛觸及到自己面上,其實是沒有觸及到,給外人的感覺是蓋紹中手指頭狠狠的戳在了葉凡的面了。

而葉老大同志卻是自衛反擊,於是,伸開大手一把拎住了蓋紹中的脖頸,蓋紹中雖說個頭比葉老大還高上幾厘米,但是,人家葉老大是高手。氣機鎖定之下蓋紹中居然身子無法動彈了。

「你……想……幹什麼?」蓋紹中急得大叫,不過,脖頸被葉老大拎著聲音都發不出來了,整個人被葉老大拎得雙腳都懸空了起來,像一隻被捏拿住了脖頸的鴨子一般雙腿在空中亂踢亂動著。

這戲劇性的場景頓時差點讓項南市四套班子成員們『石化』了。

就是蔡省長跟陳副部長一時都沒反應過來,獃獃的看著在空中亂踢掙扎著的蓋紹中同志。

十幾秒過後才反應過來,蔡強趕緊過來扯住葉凡,說道:「放下放下,都什麼跟什麼,毛病啊1

「哼,以後少在老子面前人五人六的充大爺。自個兒先管好自己這張破嘴才說。」葉老大就驢下坡把蓋紹中擱了下來一把扔到地下,老蓋一屁股坐在了地下,而葉老大趁機還甩了一句狠話,藍存鈞暗中豎了個『你老大』的手勢。

咳咳……

蓋紹中被嗆著了,一動站了起來。不過,一下子又蹲了下去連連咳嗽了十幾聲,藍存鈞還有模有樣的給他當起了捶背女。

「我跟你沒完,我要向省委省政府控告你這種牛氓加無賴行為。」蓋紹中咳完后感覺嗓門恢復了一些,突然站起來指著葉老大吼叫道。

「正好了,我也想向省委省政府控告你這種倒打一耙的無組織無紀律性的行為。」葉老大一臉淡定,冷冷哼道。兩人像兩隻鬥雞,居然有開昴的架勢。

「葉凡同志,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形象!你現在是橫空機電集團的老總了。」蔡強嘴裡說著,當然也得訓幾句給蓋紹中一點面子,轉爾也沖蓋紹中講道。「老蓋。你也注意點。

剛才你這路就沒走好是不是。如果走好了也不會有後邊的事發生。

葉凡同志抓你脖頸是不對,可是你先前也不該罵人家是『無賴行為』。而且,你這手指功也不賴是不是?」

兩邊都各打五十大板,蔡強其實是譏諷著講的。從言語推斷蔡強是站在葉凡這一方的。因為老蓋先出口傷人,爾後又出指想戳人嘛。

「算啦,咱們先進市裡,一直站著也不是個事兒是不是?」陳庭副部長站出來和稀泥了。

「對對,蓋書記,先回市裡吃飯。這飯點到了,五臟廟快造反了。」藍存鈞也跟著附和道。

「吃飯,吃啥飯。」蓋紹中冷哼一聲,說道,「今天這午飯我們項南市只招待省里領導蔡省長跟陳部長,至於什麼狗屁的集團公司的什麼人。跟咱們沒頂點關係,哪裡熱乎自個兒蹲著去。」

一講完,蓋紹中怒瞪了葉老大一眼,最後補了一句道:「咱們走著瞧!這項南市,是我們的地盤1

一講完,蓋紹中一轉身就走。

「沒準兒過幾天就改姓了。」葉老大冷冷哼了一聲。

「少說兩句少說兩句。」蔡強哼道,「上車上車1

今天這事傳出去還真會成為全省同志茶餘飯後的『爆料』了。蔡強跟陳副部長心裡自然有些窩火。不過。事都發生了也無可奈何。

「蔡省長,陳部長,我看這裡離我們公司也不遠了。乾脆直接回總部吃飯算啦。衛書記他們估計還等著?」葉凡問道。

「這樣,我去項南市吃飯。陳庭同志陪葉凡同志先到橫空機電集團總部辦事。」蔡省長說了。

自然也不會冒失的直接就把蓋紹中這種『強人』給得罪透了。這樣子安排倒也合適。既照顧了蓋紹中想法也照顧了葉凡面子。

於是,葉凡坐進了陳部長的奧迪a6裡面,車子直奔通天河畔的橫空總部而去。

在車上陳副部長都沒講話,閉目假眸。

葉凡知道,他不想開口得罪人。這話可是不好講得,一出口就會得罪其中一方,乾脆當啞巴還是來得更貼當一些。

從盤山公路上往下,橫空機電集團總部以及主廠就建在天通山下的天通河畔。

葉凡叫車子停下來,在半山就能俯視整個廠區。

「葉總,這塊地盤可是不小埃」陳部長又開口了。

「是很大,前面三條支流匯入天通主河。而在這裡又形成一個回頭彎,而主廠以及總部就建在回頭彎里。背後就是通天大山。要山有山靠水發水,地盤的確不錯。」葉凡笑道,「陳部長去過橫空總部沒有?」

「去過了,以前陪同老部長去過幾次。風景相當的不錯,而且,圍繞著橫空機電集團總部自然的形成了一個很大的鎮子。

後來項南市就在這裡設了個鎮,就叫橫空鎮,因為橫空機電集團而得名。

聽說光是本鎮就有好幾萬人,跟一個小縣城規模差不多。而且,十分有趣的就是。

該鎮黨委書記居然還是你們橫空機電集團公司里的一個部門領導。

當初建這鎮子就是為了配合橫空機電而生的。」陳部長笑道。

「那這樣講來,我這個公司總裁還管理著這橫空鎮了。」葉凡笑道。

「那當然,鎮黨委書記只是你的手下嘛。而且,在你這個副部級幹部眼中,一個小鎮的黨委書記又能算什麼是不是?

不過,該黨委書記參照的是副處級別。而他的任命是由你們橫空機電集團公司人事部直接任命的,報給我們備份就是了。

不過,鎮長卻不是你們公司任命的,而是由項南市下屬的皇崗縣組織部任命的。

而且,是由該縣一個副縣長掛職擔任。這叫省里跟地方精誠合作嘛。」陳部長笑聲相當的響亮。

「這橫空鎮的管理還真是詭異得很,不過。這樣子一來跟公安部門有點相似,雙重領導了。

不過,既然橫空機電集團任命黨委書記,而書記是管人事的,這個大家都清楚。

難道鎮里除鎮長以久的副鎮長又是橫空機電集團任命的不成?」葉凡有些訝然的問道。

「不是,你們集團只任命一個黨委書記。而鎮里下邊的同志全得由皇崗縣組織部任命。」陳部長微微搖頭。

「那這鎮黨委書記豈不成傀儡了?一個擺設任命來幹什麼?」葉凡哼道。

「實際上也的確有些尷尬。現任鎮黨委書記叫宋誠信。是橫空鎮黨委書記兼你們機電集團黨政辦公室下設的綜合處一名副處長。

而他的戰鬥基地卻在橫空鎮。去年他陪同我在鎮里走過,閑聊時也相當的苦惱。

說他自己根本就是一個光桿司令,手下的兵全是人家皇崗縣的人馬。

既無人事權也無行政管理權,純粹聾子的耳朵,擺設一個。再加上新來的鎮長可是霸氣得很,基本上沒拿他當回事兒。

這種情況他向集團公司總部反應過多次了,可是集團公司領導也是為難得很。

雖說橫空鎮近在咫尺,但集團公司像你們這些副部級幹部居然也管不了小小的一個橫空鎮。

這是因為制度的原因。而我們省委組織部也相當的為難,這叫我們怎麼講?

難道交待皇崗縣全面讓出人事權。人家必然不肯。他們還要求橫空集團連鎮黨委書記的任命權都還給他們項南市委組織部。因為黨委書記是副處級嘛,當然得項南市委組織部任命了。還講你們是企業,政企早就分開了。

企業怎麼能有權力管理起政府來。雖說你們企業級別高,檔次硬,但也無權管理政府。

政府是黨領導的,企業不可能臨駕於黨之上。而橫空集團當然也不肯。就是一個擺設也得擺著。

有的時候還是有點用的,畢竟,是黨領導政府是不是?比如說皇崗縣有什麼精神要傳達,作為鎮黨委書記當然也有知情權。

這個,也能把有些事第一時間給集團公司老總彙報一下是不是?所以,這麼一來,搞得相當的矛盾。

跟當初設立橫空鎮是為了促進橫空機電集團大發展有些背離了。」陳部長說道。

「嗯。相當棘手,也相當的有趣。」葉凡點了點頭。

「有趣……」陳部長看了葉凡一眼,兩人都大笑了起來。

車子盤山而下,不久見到了橫空鎮全貌。整個鎮子都是圍繞著通天河這個大河彎而建起來的。

鎮子兩旁都是商鋪。不過,都稀稀拉拉的開著。開著的不到關門的一半。

「葉總,以前這裡相當的繁華。那個時候橫空電機在省里也是排得上號的大企業。

而當時這個只有二萬人的小鎮子因為橫空的繁華一下子猛增到了七八萬人。

而店鋪而是排滿了兩旁,都是打著橫空的旗號在作生意。就連攤邊賣的小玩件都講是橫空出品。

後來不行了,你看到沒,現在開著的店鋪還佔不到整個商鋪的二成。

即便是開著的也是門可落雀,生意不好做埃更有好多人都搬走了。

前次來聽說人都搬走了近一半,現在估計也僅剩下三四萬人了。

而且,好多房子都掛著出租或出賣。只不過這房子到現在可是不好賣。

全都貼錢賣還沒人要。」坐副駕上的組織部一個工作人員說道。______________________